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179章 再見夏草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一個不想做花瓶的女人!

    一番聊天下來,楊奇心里給莫文靜貼上這麼一個標簽,暫時的。

    到了地方,明煌的導演、化妝和攝影團隊都已經在等著了,雙方簡單溝通之後,楊奇就被領去化妝室接受化妝。

    楊奇的人氣,在這里也有所體現,自導演以下,對他都很客氣,連帶著對莫文靜這個助理也都客客氣氣。

    莫文靜雖然是第一次給人做助理,但楊奇看她的表現也還不錯,待人接物,不卑不亢,與人溝通,有理有據、有禮有節。

    雖然對很多事都顯得陌生,但她都沒有不懂裝懂,也能放得下身段向人請教。

    楊奇雖然坐在那里接受化妝師化妝,但他能通過面前的鏡子,還有耳朵,看見和听見莫文靜都做了些什麼、問了些什麼。

    把這些都看在眼里,楊奇在心里暗暗點頭,暗道︰果然不愧是能拿到碩士學歷的!

    今天這個的拍攝也不復雜,楊奇原以為需要拍一整天,結果拍到下午一點還不到,就拍好了。

    這麼早就收工,楊奇和莫文靜都很意外,開車離開的時候,莫文靜一邊開車一邊檢討自己。

    “對不起!我沒有跟公司那邊溝通好,我要是早知道他們這麼快就能拍完,我應該把另一個也安排在今天拍的!因為我的失誤,你明天還要去趕另一個,多浪費一天時間!”

    楊奇本來就沒怪她,見她這麼勇于承擔責任,承認自己的失誤,楊奇笑了笑,安慰︰“不用道歉!沒什麼大不了,這兩天也就還有一支了,明天拍完,我還能休息幾天,就當是多出來兜一次風吧!呵呵。”

    “那我們現在回去嗎?”

    莫文靜通過觀後鏡留意楊奇表情。

    楊奇想了想,搖搖頭,說︰“難得出來一次,就別急著回去了!先開著車到處看看吧!很久沒出來到處閑逛了!”

    “啊?哦。”

    莫文靜有點意外,但沒有反對,當下就開著車帶楊奇四處游覽,其實不僅是楊奇,她也很久沒逛過恆店了。

    車子漫無目的地在街上轉了大半個小時,速度不快,楊奇忽然“咦”了一聲,突然坐直身子,微微伸頭往車窗外看。

    只看了兩眼,他就喊停車。

    “怎麼了?你想下車買什麼嗎?要不我去幫你買吧?”

    莫文靜一邊疑惑地問著,一邊將車停在路邊的停車帶上。

    “不用!”

    楊奇隨口回了一句,便已匆匆打開車門向街邊一個小噴泉池走過去,腳步很快,莫文靜一頭霧水地跟著下了車,帶著疑惑的情緒緊追過來,疑惑的雙眼則在楊奇前方左右張望,想弄明白楊奇突然喊停車下來,到底是為了什麼?

    難道這里有他特別喜歡吃的某樣小吃?

    或者其它什麼東西?

    莫文靜下意識往楊奇前面那幾個店面的招牌望去,一樓麻辣燙、矮子燒餅、經典理發、朋克男裝

    莫文靜一眼看到前面這幾塊招牌,卻更添她心頭的疑惑,楊奇想買什麼?麻辣燙?矮子燒餅?朋克男裝?總不會是在這里理發吧?

    招牌上打著“經典”兩個字,剪出來的發型就經典了?能比得上劇組那些手藝精湛的化妝師?

    沒人回答莫文靜此時的疑問。

    不過,她心頭的疑問很快也得到了解答。

    她前面,楊奇腳步匆匆地走到噴泉池那里,低頭看了看低頭坐在噴泉池沿上的女孩,問︰“夏草?你怎麼在這兒?你怎麼來恆店了?”

    夏草?

    跟著追過來的莫文靜把這個名字听在耳中,帶著幾分好奇,也低頭打量那個年輕女孩,看上去十六七歲模樣的漂亮女孩!

    只是一眼,莫文靜就有被驚艷到的感覺。

    這個女孩歲數不大,卻是真的漂亮!皮膚白得像瓷,長發烏黑如墨,泛著黑亮的光澤,莫文靜見她疑惑地抬起頭來,那張如畫的臉蛋,也讓莫文靜感到驚艷。

    一個荒誕的念頭突然閃過莫文靜腦海︰如果去年這個女孩也參加了恆店的選美大賽,前三名應該就沒我什麼事了吧?

    “楊奇?你怎麼在這兒?”

    一抬頭看見楊奇,夏草也非常驚喜,驚喜地站起來,雙眼瞬間亮了起來的感覺。

    “我問你呢!你怎麼在這兒?這里是恆店,我在這里很正常,你不是大理的嗎?你怎麼也來這里了?不會是來找我的吧?”

    楊奇一邊問,一邊上下打量著夏草。

    發現幾天不見,夏草整個狀態都不一樣了,再也沒有之前的虛弱感,但身上有一股風塵僕僕的感覺,牛仔褲褲腳那里還有不少灰塵,一雙白色板鞋,也快被灰塵染成黃色了。

    一只灰撲撲的旅行包擱在她腳邊。

    “呵呵,我就是來找你的呀!怎麼?你不歡迎嗎?”

    夏草有點靦腆地說著,悄悄抬眼留意著楊奇的表情。

    “你真是來找我的?”

    楊奇不大相信,但他看夏草的神情,又不像是假。

    “你要是不歡迎我,那我就再去別的地方了!”

    “你打算去什麼地方?”

    “我”

    夏草有點茫然地微微搖頭,“我也不知道!婆婆去世了,她讓我到處走走看看,見見這個世界,可是我真的不知道該去哪兒,我、我也不想滿世界的亂跑”

    看著她一副走失兒童的神情,楊奇輕嘆一聲,彎腰拎起她腳邊的旅行包,轉身往自己車那邊走,“走吧!既然來了,那就先去我那兒住下,其它的,以後再說!”

    夏草怔住。

    莫文靜則笑了笑,拉著她手臂跟在楊奇後面,輕聲跟她說︰“走吧!既然他留你了,就跟我們去吧!反正他現在住的地方空房間很多!他也不缺錢,別跟他客氣!呵呵。”

    夏草點點頭,忍不住瞥她一眼,輕聲說︰“你好!你應該是他女朋友吧?我叫夏草,之前他救過我,抱歉過來打擾你們了!”

    莫文靜被夏草誤會的臉頰飛霞,下意識瞥了一眼前面的楊奇,趕緊低聲跟夏草解釋她和楊奇的關系。

    而夏草听完莫文靜的解釋,得知她只是楊奇的助理,夏草立時悄悄松了口氣,感覺輕松多了。

    她一個女孩子來找楊奇,如果還正好被他女朋友撞見,那夏草就尷尬了,就像剛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