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444章 改頭換面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一路上看到了前行者們的留下的痕跡,有戰斗痕跡和氣息,被新毀壞的神像和石牆,顯然不久之前有高手在這里進行過劇烈戰斗,不過卻沒有尸和血跡,倒是隱約可見一些殘碎的法器……

    “讓我看看,接下來該怎麼走。e小  說”

    剪梅道長從懷里掏出一張古地圖,仔細看了一陣,這才走在前面帶路。

    周良懷疑這老家伙手里很有可能有真的完整的“羽化神朝”遺跡的地圖,現在更加確定自己這樣的猜測了。

    遺跡外圍極為磅礡,無邊無際。

    放眼看去無數殘垣斷壁聳立連接,以某種極為奇異的方位相連,通體金黃色看不到邊,這些殘碎的建築物組成了一座另類的迷宮,修真者在無法凌空飛度的情況之下,若是方向感不強,行走在這金色廢墟之中,極容易迷失。

    對于周良來說,這種地形顯然是極為致命的。

    他只能老實地跟在剪梅道長身後。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剪梅道長突然停了下來。

    “你有沒有感覺到,似乎有什麼東西,在暗中窺視我們?”剪梅道長狐疑地道。

    周良沒有說話。

    雖然釋放出去的靈識並未差距到附近有生物的存在,但的確有一種危險的感覺,在緩慢地逼近,就仿佛是有什麼幽靈在無聲無息地靠近一般。

    “糟老頭你疑神疑鬼什麼?我怎麼什麼都沒有現?”化身為全天候保姆的小銀猴大魔王表示懷疑。

    話音未落。

    一道黑色閃電,突然從旁邊斷壁縫隙之中電射出來,朝著白色母虎撲去。

    這次襲殺來的極為突然,猶如鬼魅乍現。

    周良駢指點出,一縷寒芒迎上。

    空氣之中寒氣大作,那黑影在被寒芒觸及的瞬間,凍成了冰晶掉落在了地面。

    幾乎是在同時,那斷壁的縫隙之中,瞬間又有百十道黑色流光而出,猶如漫天劍雨一般朝著幾人籠罩而來。

    周良身形一晃,第一時間搶在白虎之前,一拳砸在地面。

    一道堅不可摧的冰牆瞬間從地面之下浮現出來,阻擋在了身前。

    砰砰砰!

    一連串爆響,無數黑影撞在了冰牆上。

    不過這些雨點一般的黑影靈活至極,前面的撞在冰牆上,後面立刻以不可思議的度和軌跡繞開了冰牆,繼續朝著幾人襲殺而來。

    周良冷哼一聲,身體周圍突然浮現一顆顆晶瑩的雪花,呼嘯著而出,同樣密密麻麻,猶如漫天飛矢。

    奪奪奪奪!!

    而出的冰晶雪花將那無數的黑影瞬間全部釘在了冰牆之上,沒有漏掉哪怕是一個。

    這可真的十分考驗眼力和對力量的控制,瞬間操控冰晶釘死近百飛行軌跡變幻莫測的黑影,若非是對于力量的空知道了洞察入微的境界,只是依靠強橫的力量的話,絕不可能做到。

    “什麼東西?”

    剪梅道長湊過去觀看,被釘在冰牆上的黑影。

    這些黑影居然都是一個個指頭大小的怪物,看起來像是某種毒蜂,不過小小的身軀居然長著六對羽翼,渾身漆黑,猶如墨染,身體表層是密密麻麻細小的鱗片,頭部佔據了整個身體的二分之一,沒有眼楮,覆蓋著稍大的鱗片。

    當這些鱗片張開的時候,露出了每一個鱗片下面長滿了針尖一般的細碎的黑色牙齒,陰森猙獰恐怖無比。

    被釘在冰牆之上,這些怪蟲其中還有不少猶未死去,瘋狂地掙扎著,出猴猴猴特麼的尖叫,刺人耳膜。

    “好厲害的牙齒!”

    剪梅道長將一柄道家真氣匕湊到其中一只未死去的小怪物跟前,那鱗片下的小嘴瞬間高幻影般咬合,無聲無息之中半截劍尖就消失不見了。

    簡直就像是在啃豆腐一樣。

    好凶殘的小家伙。

    周良也吃了一驚。

    那可是一件法寶匕,堪比百煉精鋼,居然瞬間就被咬碎,這要是咬在人身上,只怕連道宗級別高手的肉身強度,都可以被瞬間攻破。

    周良心中一動,從其中取出一個上位死去的怪蟲,用力一捏,感覺就像是捏在一塊精鋼上面一般,足足用了三成的力量,才將其捏扁。

    這怪蟲的身體強度,簡直匪夷所思。

    堪比極品法寶了。

    “這到底是什麼怪物?”周良覺得有些恐怖,這小東西類似于食人蟻,如果有城成千上萬的怪蟲組合在一起成為一支大軍的話,絕對是連道尊級聖級高手都要頭疼的存在。

    最主要的是它們居然可以避開自己靈識的偵查,無聲無息地展開襲殺,實在是有些不可思議。

    正思忖之間,就看剪梅道長突然喜滋滋地將釘在冰牆上的怪物一個個都扣了下來,裝進了自己的黑鍋之中。

    “你干什麼?”周良感到奇怪。

    “嘿嘿,我有一種感覺,這些小家伙煮一煮會很好吃。”邋遢老頭笑的很燦爛。

    周良和小銀猴大魔王同時做了一個干嘔的動作。

    這些像是糞蛆一樣的東西……能吃?

    這老小子難道什麼東西都吃?

    一路繼續向前。

    前方終于傳出了廝殺之聲。

    不過等周良等人到了跟前的時候,戰斗已經分出了勝負。

    地面上徒留著一些帶著血跡的殘肢斷臂,空氣之中還殘留著一些未散去魔氣,只見那殘肢斷臂上,一點點黑影蠕動,正是之前見過的黑色怪蟲,猶如跗骨之蛆一般,瞬間就將這些殘肢斷臂吞噬掉,連一絲絲毛衣物都沒有剩下。

    這種場面,詭異血腥恐怖到了極點。

    怪蟲的凶狠殘暴,令人不寒而栗。

    應該是幾尊運氣不好的宗魔境界的高手,被怪蟲現且圍攻,一番苦斗之後,最終難逃一死,無一例外全部都隕落了,化作了怪蟲口中的血食。

    感受到周良等人的到來,那些怪蟲頓時嗡嗡嗡化作了一片黑雲遮天蔽日地圍攻了過來。

    周良張口一噴,赤色火焰噴薄而出,瞬間將大片的黑色怪蟲燎燒成為了灰燼,這是他第一次嘗試融合了畢方精血之後的火焰,的確是無往不利,瞬息之間就可以將怪蟲化作灰燼。

    “唉?停停停,別燒啊!你這是暴殄天物!”剪梅道長心疼地大喊︰“我的美食,我的美味,快,都道我的鍋里來!”

    他揮舞著黑鍋,拼命地收取黑色怪蟲。

    看起來只有半米直徑的黑鍋簡直就像是個無底洞,釋放出一種可怕的吸力,源源不絕地收取怪蟲,到了後來,看起來簡直就像是黑色怪蟲主動朝著鍋里飛一樣。

    短短時間之內,足有成千上萬的黑色怪蟲進入黑鍋。

    黑色怪蟲顯然是具有一定智慧的,眼看無法取勝,最終轟然一聲散開,消失在了周圍的殘垣斷壁之中,消失的干干淨淨。

    “哎?別走啊?快到我的鍋里來啊……”剪梅道長還未滿足,念念叨叨地追出去。

    一路繼續往前走,不知不覺,已經深入到了“羽化神朝”遺跡的深處,又見到了不少戰斗場痕跡,根據周良推斷,至少有四五十位人族和獸人的高手,喪命在了殘垣斷壁迷宮之中的黑色怪蟲之口。

    終于順利走出斷壁迷宮,前方是一個巨大的廣場,一眼看不到邊,大的有些不可思議,很難想象,在森林之中,居然會有這樣一片場地。

    周良覺得自己有點兒幸運。

    若不是跟著剪梅道長,只怕自己早就迷失在了這個殘垣斷壁迷宮中。

    他現在可以肯定,被困在迷宮之中的各方高手,絕對不少。

    真正走出來這片迷宮的人,只怕還不到一半。

    前方是一個巨大的廣場。

    廣場以金色岩石鋪就,古樸大方,一直延伸到了地平線的盡頭。

    每隔數百米,就會有一根金色龍柱處理,金光璀璨,仿佛是以黃金鑄成一般,一直高聳插入雲霄,看不到頂端,且每一根龍柱的造型都不一樣,或為人物,或為獸人,栩栩如生,仿佛真的是一尊尊的上古高手仙魔降臨在了這片無盡廣場之上一般。

    “怎麼會有這麼廣闊的廣場,有些不正常,這應該是某種空間陣法吧?”

    周良暗暗猜測。

    “這應該就是一百零八魔神廣場了,傳說之中“羽化神朝”曾經建造過這樣一個古戰場,這些黃金通天龍柱,用來囚禁當時中域一百零八位絕世高手的神魂……”剪梅道長看著手中的地圖,若有所思地道。

    周良朝著最近的一根通天龍柱走去。

    誰知道眼看就在五六十米距離的龍柱,周良大步走去,居然越走越遠。

    身邊人影一閃,就看剪梅道長身形不動,就到了那龍柱跟前。

    “哈哈哈,在廣場上度是相反的,腳步越慢,移動越快……”剪梅道長哈哈大笑。

    周良一愣,放慢了腳步。

    果然下一瞬間,自己和黃金龍柱之間的距離,越來越近了。

    “這應該是某種天道之力的逆轉?”

    周良倒吸了一口冷氣。

    真的難以想象,這遺跡居然可以做到這一點?

    難道說當年的“羽化神朝”已經具備了逆轉天道之力的能力?這可是只有道尊級巔峰存在才具有的神通啊!如果“羽化神朝”當年有道尊高手坐鎮的話,不至于那麼輕易就被中域騰蛇大帝覆滅,莫非傳說有誤?”

    周良暗暗心驚。

    傳說不一定為真,歷史的塵埃湮沒了一切。

    誰不能確認當年在“羽化神朝”這個級勢力的身上,到底生了什麼樣恐怖的巨變。

    “快走,我們不能在這里停留了,再耽擱下去,遺跡仙藏都被人開了,別人吃肉我們連喝湯都趕不上了……”剪梅道長在嘗試將金色通天龍柱裝進黑鍋失敗之後,就變得急躁了起來,立刻催促了起來,著急趕路。

    周良只能放棄繼續觀察這通天龍柱,繼續向前。

    幾人像是散步一樣,以閃電般的度前行。

    足足約半天的時間,才走完了這片廣場。

    一路上竟是再也沒有見到人。

    前方終于出現了一片連綿不絕的瓊樓玉宇,庚金之色的飛廊長榭、假山石亭以及恢弘的神殿神像,一直連往天邊,遠遠看去就像是這恢弘的古建築一直從地面連接到了天外之上一般,仿佛是一片仙人殿宇。

    當真是猶如夢境一般,令人震撼。

    “哈哈哈,飛閣接天,玉宇垂地,瑯邪美奐,人間極境,這是當初古人形容“羽化神朝”的特殊,眼前這一幕,毫無好差,哈哈,這一定就是傳說之中的“幽冥幻境”了,哈哈,這一定就是“羽化神朝”的外城了,哈哈,果然是真的“羽化神朝”遺跡,這回我們要了。”

    剪梅道長哈哈大笑。

    周良也不禁一陣贊嘆,被狠狠震撼了一把。

    眼前這一片瓊樓玉宇古建築雖然蒙塵,但依舊無比的震撼人心,猶如仙宮,仿佛其中住著仙人仙人,可以想象,在當年輝煌鼎盛時期,它們到底有多麼的恢弘,別說是心雲宗的山門,就算是北域“末日劍宗”這樣的門派駐地“黑日之城”,也遠遠無法和眼前這片廢墟的規模相比。

    前方終于可以看到無數人影閃動。

    數千米之外,至少有數萬人圍聚在這片瓊樓玉宇的外圍,似乎是在等待著什麼。

    “恩?看起來這些家伙,還沒有公開遺跡外圍的防御陣法啊!哈哈,咱們還來得及……”剪梅道長很興奮地大笑,然後換上了一身白色道袍,面部肌肉奇異地游走,一頭蓬亂灰白的頭也徹底變成了銀白如雪,最後居然化身成為一個道骨仙風的老人。

    “喂,你小子愣著干什麼?趕緊換個面目,我們不能引起別人的注意,這樣的場合,渾水摸魚才是最好的選擇……”仙風道骨的剪梅道長催促周良。

    這老小子絕對是怕自己之前賣假地圖的事情東窗事吧?

    居然還照這麼多的理由。

    周良表示鄙視。

    以陰陽老人所傳授的小技巧改變了身形,成為了一個身高兩米多的巨漢,又換上了一身黑色玄鐵道袍,戴上頭盔,鬼臉面甲遮去了真面目,猶如一座黑色鐵塔一般,煞氣逼人,仿佛是一尊殺戮機器一般。

    就算是再熟悉的人,站在身邊,也不可能認出來這個鐵塔壯漢是周良。

    換完了行頭,周良扭頭看向小銀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