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394章 退婚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大嬸,阿寶,大家都是自己人,不必多禮。”蕭寒以意念掌控天地元氣,讓天地原地暫時禁錮住兩母子的身體,使得兩母子根本就無法彎下腰去。他們母子倆可都是九龍隊長唯一的親人,蕭寒怎可讓他們對自己行禮。

    蕭寒動作從容而瀟灑的走到桌子前坐了下來,微笑道︰“大嬸,阿寶,都坐下吧!剛剛看你們兩人的樣子,是不是遇到了什麼困難。”

    兩母子遲疑了會,最後還是阿寶開口道︰“寒公子,我和父親非常感激你對我們的照顧,只是我和父親兩人已經過習慣了以前那種平淡的生活,在這里住的有些不習慣,所以,我和父親兩人想搬出去住!”

    聞言,蕭寒眉頭微皺,然而不等他說話,大嬸就開口說道︰“寒公子,阿寶說的對,我們母子倆或許天生就不是過富貴生活的人物吧!我們真住不習慣這樣的日子,我打算用我的積蓄在臥龍城內買下一間小酒樓,然後繼續過開酒樓的日子,還請寒公子成全!”

    蕭寒皺著眉頭想了一會,最後還是尊重了兩母子的意見,輕嘆道︰“好吧!既然大嬸和阿寶喜歡過以前的那種日子,那我也只要支持你們了,大嬸,酒樓的事情你們就不用操心了,我會讓洪伯叫人安排的。”

    ……

    在距離迦南帝國非常遙遠的地方,一個須彌空間當中,一座巨大的雲中神殿穩穩當當的懸浮百米高空。

    “大長老,最近一段時間我們現血影會的人在活動了,不過他們都在沿海一線出沒,非常的頻繁。”一名老者神態恭敬的拱手說道,而在他前方,是一名盤坐在虛空中的中年男子,正是東方鳴的楊伯伯楊蓮亭!

    “血影會!”楊蓮亭眉頭微皺,喃喃道︰“血影會已經有千年時間沒有出現在修真界了,這次突然出現,並且還是在沿海一線,他們究竟要干什麼?”

    “大長老,血影會會不會又有什麼大動作?”身前的那名老者猜測到,神態恭敬。

    楊蓮亭沉吟了會,道︰“高離力千年前就退出了修真界,從此過著隱居的生活,從不干預修真界的事情了,這次血影會突然復出……”楊蓮亭的眉頭微微一皺,露出思索的神色。

    不過旋即,楊蓮亭長嘆一口氣,緊皺的眉頭忽然舒展開來,道︰“二十三長老,以後這些事情你還是去找二長老三長老他們商議去吧!就不用像我匯報了。”

    “是,大長老!”老者退了下去。

    二十三長老走後,楊蓮亭的雙腿也落到了地面,緩步走出大殿,背負著雙手,看著那一片渾濁不清的天空一陣出神。

    ……

    蕭家,蕭寒把東方鳴,宇文拓,徐茂公,李元霸幾人全部召集在一起,此刻正圍坐在一張圓桌前。

    蕭寒目光環視一周,微微沉吟了片刻,整理了下腦中的思路,道︰“現在迦南帝國的事情算是徹底的解決了,接下來,也該干一干我們自己的事情了。”

    東方鳴眼楮一亮,問道︰“蕭寒,你說的是天府小隊嗎?”

    “不錯,正是天府小隊。”蕭寒沉吟了下,道︰“回到迦南帝國這麼久,本來早就想去看一看天府小隊現在究竟展到了何種規模,但之前都被各種各樣的事情纏身,根本就沒時間去管天府小隊,所以才一直拖到今日,現在事情既然都解決了,那我們也該把剩下的精力放在天府小隊身上了。”

    “蕭寒,你組建的這個冒險者小隊在什麼地方啊!我怎麼從來沒看到過,還有小隊的實力怎麼樣。”徐茂公開口問道。

    “這個天府小隊,我已經離開小隊兩年多時間了,如果他們沒有變動位置的話,應該還是在出雲帝國的臥龍城吧!至于小隊的實力。”說到這里,蕭寒有些尷尬的笑了笑,道︰“等你們看見了,自然就知曉了。”

    “哈哈,蕭寒,我可是早就听說你有一個冒險者小隊的,只是一直沒有見到,真是期待快點去橘洲城,讓我也見識一下你的冒險者小隊究竟是什麼樣的。”東方鳴呵呵笑道。

    “我們什麼時候出?”說話的是宇文拓,由于他這人性格就比較冷漠,說以說話的時候,也是面無表情。

    聞言,蕭寒沉吟了會,道︰“在前往橘洲城之前,我還要去一個地方,你們先在蕭家中呆一會吧!等我回來之後,就立即出。”

    隨後,幾人紛紛散去,不過蕭寒卻把東方鳴留了下來,道︰“東方鳴,你跟我一起走一趟吧!我介紹一位道友給你認識一下。”

    “行,去哪里!”東方鳴非常爽快的答應了下來。

    “雲嵐書院!”

    蕭寒和東方鳴兩人離開了蕭家,東方鳴被蕭寒帶著御空飛行,一路向著雲嵐書院趕去。

    南方,一座靈獸遍布的原始森林中,這個森林被人稱之為迷霧森林,因為這座森林終年都被一層濃濃的迷霧籠罩,而且越是靠近森林深處,迷霧也更加的濃郁,很容易迷失方向。

    根據先人留下的典籍中記載,迷霧森林在最開始的時候只是一座擁有靈獸生存的普通森林,只是在數千年前,不知何種原因讓原本非常普通的森林突然被一層濃霧籠罩,剛開始的時候眾人出于好奇心,不少自詡實力不弱的冒險者都成群結隊的進入迷霧森林森林打探,但這些人都沒有一個能活著走出來。

    不過他們的失蹤並沒有引起冒險者們的恐懼,反而吸引了越來越多的冒險者,許多人都認為迷霧森林深處肯定有什麼寶物現世。

    在貪婪之心的驅使下,更多的冒險者組成了一個規模龐大的隊伍同時向著迷霧森林森林出,但是在幾天後,數千名進入迷霧森林深處的冒險者隊伍,卻只有寥寥數人身受重傷的從迷霧森林內逃了出來,同時也帶出了一條驚人的消息,在迷霧森林深處,竟然出現了六階靈獸!

    這條消息對于眾多冒險者來說,無異于一道驚雷在炸響,因為臨近迷霧森林的附近幾座城池,都是二級三級的城池而已,五階靈獸對于他們來說已經是非常強大的靈獸了,六階靈獸,這在他們眼中是只可仰望的存在,足以輕易的毀滅任何一座二級修真城。

    這條消息很快驚動了附近的幾個帝國,隨後幾個帝國紛紛派出玄宗境界的強者趕往迷霧森林深處,試圖擊殺六階靈獸獵取獸丹。因為在修真界,六階靈獸幾乎都生存在萬獸森林深處,這個地方對于人類的所有強者來說,絕對是一個禁區,因為任何踏入這個禁區的玄宗,都不可能活著出來,因此,就形成了六階靈獸在修真界十分稀少的緣故,但凡每一次出現六階靈獸,都會引來各方強者的獵殺。

    但當這來自數個帝國的玄宗御空飛行剛進入迷霧森林深處不久,所有人就毫無例外的全部灰溜溜的離開了這里,里面也並沒有爆任何打斗的聲響,讓所有打算觀看玄宗大戰六階靈獸的冒險者都大失所望,不過這樣一來,迷霧森林在眾多冒險者心目中的威懾力也更加巨大了,名氣也逐漸的傳揚了出去,雖然不是名震修真界,但在方圓數萬里內也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自此之後,所有冒險者都知道迷霧森林內隱藏著讓玄宗都要懼怕的可怕東西,因此,雖然有不少冒險者依舊在迷霧森林中獵殺靈獸,但都是在外圍徘徊,無人敢踏入迷霧森林的深處。

    而在迷霧森林的深處,除了幾名進入過這里的玄宗外,無人能想象這里竟然隱藏著一大片建築物,周圍的迷霧全部盤踞在建築物的外圍,沒有半點滲入進來。

    而在這片建築的正中央,一座足有千米高的寶塔屹立在那里,而在寶塔的第一層,數名老者正面帶微笑的坐在那里詳談甚歡,其中兩人,正是廣寒氏族的雷電二老。

    “雷老,電老,你們二人可是難得來我荒古氏族一趟,這次不如就在我荒古氏族內多呆一段時間吧!”說話的是一名鶴童顏的老者,身穿簡潔的白色道袍,頗有幾分仙風道骨的氣質。

    “荒古族長,我們二人可以所的無事不登三寶殿,這一次前來,是有重要事情。”雷老開口說道,面色一陣為難,顯得有些難以啟齒。

    “呵呵,究竟是什麼事情能讓兩位長老親自跑一趟呢!莫非是嘯天氏族又有了新的動作?”荒古族長微笑道。

    雷老搖了搖頭,從儲物戒指內拿出一張書信交給荒古族長,道︰“荒古族長,請你看看吧!”

    荒古族長接過信封就直接打開看了起來,不過當他看完心中的內容之後,原本微笑的臉色也變得有些難看了起來,沉聲道︰“你們廣寒氏族竟然要主動解除婚約,雷老,電老,不知你們廣寒氏族這究竟是什麼意思?”

    雷電二老皆是歉意一笑,拱手道︰“荒古族長息怒,這個決定是我們老祖宗親自下來的。”

    一听到老祖宗,荒古族長的臉色也變得稍微凝重了起來,手掌將書信重重的壓在桌子上,臉色難看的說道︰“兩位長老,你們老祖宗這究竟是什麼意思,這門婚約是當初他親自提出來的,現在卻又要單方面的強制解除,莫非是在戲耍我荒古氏族不成!”

    “荒古族長,實在是抱歉了,由于我們小姐心中已經有了心上人了,而我們廣寒氏族也不好強行把他們拆散,所以這門婚約只好作罷,若有得罪之處,還請見諒。”電老滿懷歉意的說道。

    “哼,不知你們小姐看上了哪個氏族的公子,竟然讓你們廣寒氏族老祖做出如此決斷。”荒古族長一臉難看的說道。

    “我們小姐看上的人,是大秦帝國的護國國師。”雷老微笑的說道,他心中已經可以想到當荒古族長听到這個消息時是怎樣一副表情了。

    果然,一听到大秦帝國護國國師,荒古族長臉色立即一變,眼中露出深深的忌憚,不過旋即就冷笑道︰“原來如此,原來你廣寒氏族找到了大秦帝國這顆大樹,的確,有了大秦帝國的支持,你們廣寒氏族可以無懼于嘯天氏族的威脅了。”荒古族長心中有難以掩飾的怒氣,廣寒氏族的小姐廣寒嫦娥天賦異稟,以二十歲的年紀就達到玄皇,讓他們荒古氏族都為之欣賞不已,曾經還千方百計的想把廣寒嫦娥拉到自己氏族內,只是都被廣寒氏族給否決了。

    終于在半年前,嘯天氏族又有了大動作,讓廣寒氏族感到龐大的壓力,這才一概反常,主動要求和荒古氏族聯姻,試圖結合兩家的力量威懾嘯天氏族,讓嘯天氏族不敢輕舉妄動。

    對于這個提議,荒古氏族是百般欣喜的接受了,因為荒古氏族一旦和廣寒氏族聯合起來,那實力就再次和嘯天氏族的陣營成為了平衡狀態,讓嘯天氏族不敢輕舉妄動,因為實力平衡的兩家一旦火拼起來,那最終的結局都是兩敗俱傷,嘯天氏族是不會冒這個險的。

    可以說,廣寒氏族和荒古氏族的聯合,只是為了能威懾住嘯天氏族,並非要真的開戰,所以荒古氏族才會這麼痛快的答應下來。而現在,廣寒氏族突然單方面強行解除婚約,的確讓荒古氏族的族長感到非常的不滿,因為荒古氏族實在是太看重廣寒嫦娥了,並且廣寒嫦娥要嫁的人還是荒古氏族當代族長最疼愛的孫子,這如何不讓荒古族長生氣。

    “兩位長老,你們請回吧!這件事情我會如實的向老祖稟告,直接去找你們廣寒氏族的老祖理論理論。”荒古族長頗有些氣氛的揮了揮手,對雷電二老下了逐客令。

    雷電二老無奈的退了出去,在他們兩人走後,荒古族長皺著眉頭站在那里思索了會,然後徑直上了寶塔的最高層。荒古氏族的確非常看重廣寒嫦娥,並且就連荒古氏族的老祖對廣寒嫦娥都是贊賞有加,現在廣寒氏族突然取消婚約,這件事情荒古族長必須要向老祖稟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