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卷 第六百三十二章︰還願意追隨我麼【二合一】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烏托山的一間華美殿宇中,負責照顧“小少爺”的女佣在房間內到處張望著,這房間實在太大,像一間大殿的廳堂,穹頂高聳,面積又開闊,難以想象這只是一個身高不足一米六的小孩子居住的臥室。

    “小少爺,快出來,不要躲了。”女佣焦慮地喊道。

    聲音回蕩在空蕩蕩的房間中,傳的很遠。

    見呼喚無效,女佣不得不走入房間各處搜找。當她深入到房間後,從距離房門邊的一根石柱後,躥出一道身影,飛快沖出了房門, 地一聲關門聲,將女佣驚動,回頭望去時,頓時大驚失色,急忙追了上去,“小少爺,您不要出去,快回來”一邊叫著,一邊拉開門追了出去。

    走廊外的拐角處一道小身影快速消失。

    鉑伊斯一路向前跑去,很快跑出了廣場,來到一條通往山頂聖馬可廣場的白玉般的台階前。職守在台階處的兩名光明騎士看見這個小少爺,忙恭敬行禮。

    鉑伊斯立刻道︰“他們說我爺爺失蹤了,是真的麼?”

    兩位光明騎士面面相覷,其中一人使了個眼色,勸另一人不可多嘴。

    鉑伊斯年齡雖小,但向來鬼靈精怪,看見這人使的眼色,頓時憤怒了,叫道︰“你們要不說實話,我就把你們貶到外面,當見習學徒,天天追捕黑暗教徒!”

    兩名光明騎士臉色微變,雖然這位小少爺沒有這樣的權利,但他的爺爺教皇大人有啊!而且照顧他的乳娘,向來寵溺他,又是八大紅衣主教之一,如果被這個小家伙告狀到她那里,自己妥妥的要被撤職了,天天追捕黑暗教徒?開什麼玩笑,那是不要命的事!

    另一個騎士忙賠笑道︰“小少爺,您別急,教皇大人並沒有失蹤,只是遇上一些問題,暫時離開了烏托山,正在別的地方秘密規劃著剿滅黑暗教廷的事呢。”

    鉑伊斯直視著他,“真的嗎?”

    “真的。”騎士立刻肅然道。

    看見他認真的目光,鉑伊斯暫且相信了,他哼了一聲,道︰“讓開。”

    二人離開讓開。

    鉑伊斯當即順著台階飛速向上跑去,一步跨出四五個台階,速度快得驚人,像是一頭林間獵豹。

    兩位光明騎士轉頭望著這位小少爺飛快離去的背影,暗暗咋舌,先前一人低聲驚嘆道︰“小少爺的力量,估計比咱們兩個都強吧?”

    “何止”另一個騎士感慨地道︰“小少爺可是從三歲時就被大光明王訓練,如今都九歲了,如果戰斗的話,估計能跟大騎士長比劃一二呢!”

    “等小少爺長大,就是未來的大光明王了!”

    在兩位光明騎士唏噓感嘆時,鉑伊斯順著山道飛速向上跑去,在跑到一半時,陡然,台階旁的山林間一陣狂風卷來,頓時落葉紛飛。

    鉑伊斯抬手遮眼,狂風消失了,等他手掌放下時,頓時看見面前被一道陰影籠罩。

    “你”鉑伊斯吃驚地看著這人。

    烏托山邊緣的一座小山上,這里居住著駐守烏托山的見習、以及初級光明騎士,在其中一間較為簡陋的屋舍中,巴頓抱著自己堆積幾天充滿汗臭的衣物來到外面的井邊,舀水倒入木盆中,然後返身回到自己的房間里,準備先讓這些衣服浸泡一會兒再洗。

    他剛返回屋舍,尚未坐下,一個平淡地聲音忽然在房間中響起︰“好久不見,過得還好麼?”

    巴頓聳然一驚,駭然望去,頓時看見自己的床鋪邊,坐著一個黑發身影,等看見他的面容時,巴頓頓時驚呆了,錯愕地道︰“杜,杜迪安?”

    他怔了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急忙上前道︰“你,你怎麼會在這里?這里可是只有我們才能進來,你,你是偷偷潛入進來的?”

    杜迪安靜靜地看著他,道︰“我來這里,是找你的。”

    “找我?”巴頓這時忽然注意到,杜迪安背後的床上,還躺著一個小孩身影,似是睡著了。

    “我的事情,你听說了麼?”杜迪安靜靜地道。

    巴頓反應過來,他被杜迪安送入一個落魄貴族家庭後,在光明教廷招手見習騎士時,參加了考核,雖然他的發色不是金色,身體也有一些畸形和毛病,但因為是戶籍出自貴族的原因,還是順利通過了考核,成為了光明教廷的一員。而成為見習騎士之後,他的生活和認知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不再是那個從貧民區偷偷摸摸偷渡到商業區的窮小子,也不再是活在杜迪安羽翼下的一只沒有巢的鳥兒。

    作為一個見習光明騎士,他自然也有權利免費看光明教廷的報紙,從上面看到了不少的東西,也學到了不少,同樣也從上面看見了杜迪安刊登出的杜迪安勾結黑暗教徒,被逮捕到內壁區的消息。

    “我,我听說了。”巴頓看著面前活生生的杜迪安,感到不可思議,他不再是那個抬頭仰望只能看見商業區的窮小子了,他知道,在他從小偶爾听聞到的內壁區,才是最神秘的地方,遠比商業區還要強大,即便是在商業區混得風生水起的古老貴族,都拼了命擠破腦袋想要加入內壁區,這就是最好的證明。

    “你怎麼會在這?你不是被抓到內壁區去了麼?你從內壁區偷跑出來了?”

    杜迪安點頭,然後凝視著他,道︰“我現在需要你,你還願意追隨我麼?”

    巴頓呆住。

    繼續追隨杜迪安?

    這個問題,在杜迪安沒有出現時,他便曾試想過,也問過自己,每當夜深人靜時,他便暗暗反問著自己,答案曾堅定過,也曾動搖過。

    畢竟,曾經在孤兒院過的貧窮日子,深入骨髓,讓他不堪回首,而追隨杜迪安後,每天也是過著膽戰心驚的日子,擔心被審判所的人找到,擔心被光明教廷制裁,擔心被丟到火架上當成邪惡教徒燒烤。

    如今成為了一名見習光明騎士,雖然日子談不上多麼優越,但至少吃得飽,穿得暖,而且能夠抬起頭做人,可以堂堂正正地走在大街上,周圍的人看過來的目光,也不再是鄙夷的,嫌棄的,而是敬畏,這是以前他不曾幻想過的事情,哪怕在追隨杜迪安時,他有錢過,但被人觀望的目光,依然是帶著厭惡的,因為他的發色,以及他身上的輻射暗斑。

    但如今,這些都被光明騎士雪亮的鎧甲所包裹,不再讓他感到自卑。

    “放棄這一切,追隨他”巴頓心中暗暗地問著自己,值得麼,舍得麼,願意麼?

    杜迪安同樣靜靜地凝望著他。

    過了許久,巴頓深吸了口氣,認真地看著杜迪安,道︰“我願意!”

    杜迪安微怔,平靜的眼眸中慢慢流露出一絲柔和,但轉瞬便消失不見,平靜地道︰“真的麼?”

    巴頓重重點頭,“真的!”

    “為什麼?”

    “因為我說過,我願意追隨你一輩子!我雖然笨,但我至少還知道,說過的話,就一定要遵守,這是承諾!!”巴頓一字字認真地道。

    杜迪安微微默然,過了一會兒才道︰“你的選擇,是正確的。”

    巴頓露出了笑容,隨即嘆了口氣,苦笑道︰“說真的,我也不知道我在干嘛,我是不是瘋了,居然把這麼好的工作丟了,跟隨你一起瘋狂,不過,當初我的命是你給的,我能夠來到這里,能夠加入光明教廷,也是你帶來的,所以,雖然有點不舍,但做人不能忘本,不是麼?”

    杜迪安凝望了他片刻,慢慢站起,拍了拍他的肩膀。

    巴頓咧嘴笑道︰“你不用安慰我,咱們可是出生入死的兄弟!”

    “抱歉,害你丟了這份工作,我會彌補你的,再過幾天,就會給你找到一份新的工作。”

    “這樣的工作我都舍棄了,其他的新工作也不用找了,我就跟著你干了!”

    “新工作是當教皇,願意干麼?”

    “啥?”

    從巴頓的住所離開,杜迪安來到了附近的一間旅館中,只見海利莎坐在房間中,一動不動,跟他離開時的坐姿一樣,他立刻上前牽住她,低聲道︰“對不起,讓你久等了。”

    海利莎默默不言。

    杜迪安握住她縴細冰涼的手掌,低聲道︰“我們現在就回去,接下來我都陪著你,你不會生我氣的,對不對?”

    海利莎面無表情地看著他。

    杜迪安抬頭望著她,眼眸中極盡溫柔,道︰“我們走吧。”拉著她從床上站起,然後拎著昏迷的鉑伊斯,從窗外離開了這間旅館。

    回到古堡後,已經是下午五點,太陽落山。

    黎塞留被監視在古堡中,不能外出,也不能傳信,時刻有人看守,當杜迪安回來時,他立刻看見被他帶回來的一個熟悉身影,當看清面貌時,他頓時感覺到全身鮮血像是凝結一般,凍得發冷,他手指顫抖,只覺劇烈地怒火從胸腔中蔓延,像是要炸裂全身,他死死地盯著杜迪安,道︰“你把他怎麼了?!”

    “只是昏迷了,還沒死,別擔心。”杜迪安看見他的反應,淡然道︰“看來沒有抓錯人。”

    黎塞留頓時清醒過來,但仍感到不受控制地憤怒,他咬牙道︰“他還只是一個孩子,我已經效忠你了,你為什麼不信我,為什麼要用一個孩子來要挾我?!”

    “在我眼里,他只是一個籌碼。”

    “你!”黎塞留氣得攥緊了手指,忽然想到一個問題,“你怎麼找到他的?”

    “你不是招供了第九區的長老麼?”杜迪安淡然道︰“你能出賣別人,別人為什麼不能出賣你?”

    黎塞留臉色一變,驚怒地道︰“他不會出賣我的,你把他怎樣了?”

    “殺了。”杜迪安看見他這模樣,也懶得再戲耍,“他的確很忠誠于你,被我活活折磨致死,才將你的信息一點一點地擠出來,真是可惜了。”

    黎塞留怒吼道︰“你個人渣!!”

    “人渣的意思,是人類中的渣滓,就是不可利用的廢物,顯然,我不是。”杜迪安平靜道。

    黎塞留咆哮道︰“以你的手段,有很多方法能讓他招供出我的信息,為什麼要殺他?!”

    “因為這樣效率。”

    “你!”黎塞留後槽牙咬得  作響,拼命忍耐,“他以前是圖書管理員,從沒有離開過圖書館,一生沒有干過任何壞事,你為什麼要這麼殘忍?”

    “豬也沒有做過壞事,不也死了?”杜迪安淡漠道。

    黎塞留頓時氣得說不出話來。

    “既然你還有這顆仁愛的心,以後就多多配合吧。”杜迪安將鉑伊斯交給旁邊的格萊莉,道︰“帶下去,你親自看管,這小鬼的力量,接近高級狩獵者。”

    格萊莉听得一驚,難以置信地看著手里這個小孩,這麼小居然就有接近高級狩獵者的力量?

    人比人氣死人,她總算體會到了,有背景和沒背景的差距,從出生就輸在了起跑線上。

    黎塞留怒不可遏地看著杜迪安,他知道這時候發怒是沒有意義的,表現的越憤怒,反而越落入的圈套,他深深吸氣,道︰“你已經掌握了我的性命,要是出事了,我的命你隨時能收割,為什麼還要這樣做?”

    “對于有用的牌,多加幾套防護總是沒錯的。”杜迪安隨意坐到沙發上,道︰“只要你好好配合我,你什麼事都沒有,你憤怒什麼呢?是憤怒你要背叛我,卻無能為力?”

    听到這話,黎塞留頓時收起了臉上的憤怒,低頭道︰“沒有,我從沒想過背叛你。”

    杜迪安擺手,“閑話不說,五位監教使我已經解決了,接下來該怎麼做,你說來听听。”

    黎塞留心中一震,駭然抬頭,“五,五位監教使,全都死了?!”

    杜迪安點頭。

    黎塞留眼皮微微抽動,心中震撼到無以復加,短短一天不到,杜迪安便殺死了五位監教使,這速度簡直是割麥子了!

    “我知道了。”他壓下心中的震驚,深吸了口氣,道︰“我會全力配合你,讓你的人登上教皇之位的。”

    寫到三千多字時忽然踫到鍵盤,字全沒了,差點嚇懵,還好反復撤退幾次,又出來了,呼

    度帶你

    搜索引擎各種任你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