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卷 第六百三十章︰暗殺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一個年輕平民牽著一個身穿紫色旗袍,蒙著面紗的女子走出了魯恩小鎮,他們沒有沿著車旅繁多的官道而去,而是徑直來到了附近的荒野密林中,順著密林一路穿梭。

    這荒野密林內多有野狼,蛇豬等凶殘野獸出沒,平民不敢靠近,但密林中有一條運輸小道,這是商隊為趕時間抄這條近路開闢出來的,商隊經過這里時,往往會雇佣一些退役的士兵,或是在輻射區探險過的冒險者來當護衛,畢竟,在這密林中除了野狼餓虎外,據說還有強盜土匪,甚至還藏著令人聞風喪膽的黑暗教徒,在這里做秘密邪惡的實驗。

    杜迪安帶著海利莎順著商隊小道一路前行。

    簌簌!

    途徑半道,草叢中忽然躥出幾個披著綠草編制衣服的強盜,持刀攔在了杜迪安的去路上。

    “哈哈,老老老大,咱們出來第一次干,就就就遇上肥羊了!”

    “結巴,你少說話,把氣勢都弄沒了。”

    “哼,你們兩個人也敢來這里,簡直是找死,小子,快點把你的”

    幾個強盜的開場台詞還沒說完,杜迪安跑動的身影驟然加快,揮動手腕,鈴鐺叮叮作響。

    看見他像一陣颶風般朝幾個迎面沖來,幾個強盜頓時嚇得目瞪口呆,愣在當場。

    嗖地一聲,杜迪安和海利莎同時縱身一躍,從幾個強盜的頭頂飛過,跳到十多米的高度,落在幾個強盜的身後,繼續頭也不回地跑去。

    幾個強盜直愣愣地抬頭向後望去,只見杜迪安和海利莎已經跑遠,只剩下一個遠遠的背影。

    “老,老大”

    “你你你你見過能跳到樹尖這麼高的人麼?”

    “老大,我,我現在想回去當個好人”

    杜迪安順著密林一路向前,沿途在商道上遇見了一只餓虎,被他順手解決了,十多分鐘後,便離開了這片密林,來到了一座村莊,然後順著村莊的郊區徑直穿過,以最近的道路趕往下一位監教使的住所。

    帕德里商業街,是商業區的四大經濟中心之一,有各種品類的大型貿易市場,也有各類花樣繁多的娛樂產業,其中最吸金的地方,無疑是帕德里商業街最大的維羅大賭場。

    在維羅大賭場外面是一片廣場,這片廣場的主要目的,不是給教廷舉辦祈福祭,也不是設立雕塑,敬仰先人和神明,而是給前來維羅大賭場的富豪貴族們停放馬車專用。廣場上的馬車常年佔滿,在這里能看見各式各樣裝扮的馬車,以及各個貴族家族的徽章旗幟。

    此刻在維羅賭場頂樓的一間豪華包廂中,七八個金發白膚的貴族圍坐在圓桌賭場邊,這里是頂級貴族包廂,賭場上的籌碼最低限額,便抵得上一個普通平民家庭五十年的積蓄。

    在賭台旁邊擺滿果汁,香檳,美食等等,服務周到。

    艾科尼轉動著手里的籌碼牌,看了一會兒,輕嘆了口氣,起身離席,拍了拍身後侍從騎士的肩膀,道︰“你來替我玩玩吧,我換換手氣。”

    侍從騎士恭敬道︰“是。”對于這樣的情況,他已經不是第一次遇見了,通常艾科尼輸多了,就會讓他代替自己玩幾把。

    艾科尼沒有在一旁看賭,而是轉身來到了包廂的休息區,從這里能俯瞰到維羅賭場外面的大半個街區風景,繁華的街道上行人匆匆,以及遠處停著無數豪華馬車的廣場,如此美景,即便是在內壁區,也只有在繁華城市才能看到,不過在內壁區的繁華城市居住,生活費用太過昂貴,即便是他這樣有不錯職位和俸祿的貴族,都會感到心疼。

    他端起旁邊的紅酒輕輕品嘗,雖然今天輸了不少,但一點都不能影響到他的心情,自從來到外壁區後,他的心情一直很好,這個曾經在他印象中是貧瘠,落後,骯髒的地區,遠比他想象中的要干淨、富饒得多,給了他一個大大的驚喜。

    他甚至覺得,自己晚年在這里居住,也沒什麼不好,被一群賤民捧著當“大人”,總好過被一群真正的貴族輕視著當“小人”好。

    “大人,這是雪山的松露,非常名貴,在內壁區沒有,您可以嘗嘗看。”旁邊的另一個侍從騎士指著旁邊桌上的一碟食物,向艾科尼推薦道。

    艾科尼看了一眼,端起用上面的勺子輕輕舀了一點吃下,只覺味道松軟甘甜,極其清冽又美味,他不禁贊嘆,道︰“這些外壁人,比我們還會享受美食啊。”

    侍從騎士含笑道︰“這是外壁貴族才有資格享受的美食,這些貴族畢竟也是學過我們的禮儀教導,多少還是懂得一些享受的。”

    艾科尼聞言看了他一眼,道︰“這里什麼都好,但有一點讓我覺得很刺眼,你知道是什麼嗎?”

    侍從騎士忙低頭,“屬下不敢妄自揣測。”

    “就是他們。”艾科尼說話的語氣顯然是沖著包廂另一邊賭台周圍的人,冷聲道︰“看見這些賤民有著跟我一樣的金發,我就覺得惡心,你知道麼?”

    侍從騎士反應了過來,頓時知道自己先前失言,忙道︰“屬下知道了。”

    “賤民永遠都是賤民,哪怕是混血賤民,骨子里也一樣流淌著賤民的低賤血液。”艾科尼冷聲道︰“這是無法更改的事情,就像境外的野人,哪怕強擄了平民去給他們生孩子,生出來的也一樣是個不通教化的野種。”

    侍從騎士冷汗滲出,低頭道︰“大人說的是。”

    艾科尼瞥了一眼另一邊賭台旁轉頭望來的一個金發青年,道︰“你看什麼?”

    金發青年看他氣勢不凡,忙道︰“沒什麼,我好像听錯了。”說完,轉過頭繼續投入到賭台上,不再去管那些跟自己無關的事情。

    艾科尼吃完松露,看了一眼外面,見時間不早,道︰“中午卡米拉家族邀請我們去吃飯,準備出發吧。”

    “是。”侍從騎士恭敬應諾,然後來到賭台旁,招呼先前代替艾科尼上台的侍從騎士準備離開。

    在賭台首席上坐著的一個身材肥胖的中年人看見艾科尼要走,忙起身道︰“艾科尼先生,您這麼早就要回去了?怎麼不多玩會兒,要是錢沒帶夠,我這里有,我借給你。”

    艾科尼淡然道︰“不用了,我有個午餐邀請,要去了。”

    中年人明悟過來,含笑道︰“那我就不挽留了,你一路慢走,下次再來。”說著,伸手握住他的手掌,相送到門口。

    “你繼續去玩吧。”艾科尼松開了手,在兩名侍從騎士的陪同下離去,等包廂的房門關上時,他取出懷里的手帕,擦拭著手指,一根根擦拭干淨後,將手帕揉成一團丟棄在走廊的垃圾桶里。

    很快,三人出了維羅大賭場,來到廣場上的馬車前。

    兩名侍從騎士護送著他上了車廂。艾科尼剛進入車廂,便瞳孔一縮,看見這寬敞的車廂內,竟靜默無聲地坐著兩道身影,一男一女,像兩道幽靈般毫無聲息。

    他瞬間意識到什麼,剛要出手,一縷寒光猛然襲來,快如銀電,在他瞳孔中飛速擴大,然後消失,緊接著是一陣裂開般的劇痛,從額頭上傳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