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卷 第六百十九章︰讓我思考一下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黎塞留默然,低聲道︰“你說的的確有道理,但你想過沒有,你打破規則的那一刻,有多少人因你丟掉性命?你不覺得愧疚麼?他們都是跟你一樣的平凡人,就像曾經的你,但是如今卻因為現在的你而丟掉生命!”

    “這話,你應該跟你上面的人說。”杜迪安道︰“他們不是宣揚博愛麼,既然如此,我也樂意不用兵戎相見的跟他們交換位置。”

    “你!”黎塞留被噎得說不出話來。

    杜迪安道︰“說吧,你選哪條路?”

    黎塞留凝視著他,道︰“在我選擇前,能不能讓我們好好談談?”

    “可以。”杜迪安沒有多加思索便答應。

    黎塞留暗松了口氣,看來他畢竟是少年,臨敵話多,經驗不深。不過,恰是這點也給了他機會,他沉聲道︰“事到如今,既然你心意已決,不在乎其他人的生命,那麼,你總該在意你自己的生命吧?即便你得到教皇的位置,又統御了黑暗教廷,我猜,你的下一步就是攻破外壁區的軍區,以及審判所吧?你的目的,是想統治外壁區麼?”說到這里,他眯眼凝視著杜迪安的雙眼。

    杜迪安沒有躲閃,平靜地道︰“沒錯。”

    看見杜迪安如此輕易地承認,黎塞留微怔了一下,但更加震驚的是,他的猜測居然是真的,這個少年居然打算掌控整個外壁區!

    他的心情很快平復下來,認真地道︰“你跟修道院接觸過,你背後有拓荒者撐腰,那麼你應該知道,內壁區有什麼樣的力量,我們外壁區在他們眼中,不過是一塊被遺棄的地方,不值一提!”

    “我知道。”杜迪安平靜地道︰“說簡單點,外壁區跟內壁區的差距,就像商業區跟貧民區的差距,我記得,貧民區在商業區的富人口中的稱呼,是垃圾場吧?我們外壁區在內壁區眼中,自然也是如此。”

    “既然你知道”

    “你別忘了,我的出身在哪里。”杜迪安打斷他的話,道︰“我來自垃圾場,但我曾經讓商業區的所有富人仰望,讓所有富人都想要沾上關系的貴族們尊敬!我曾經打破了隔閡在貧民區和商業區中間的兩堵牆,就能再次打破阻隔內壁區和外壁區的嘆息之壁!”

    黎塞留怔住。

    他忽然想起這個少年創造的一次次不可思議的奇跡,也回想起這個少年的出身,一個低賤的、卑微的貧民,而且還是被貧民遺棄的孩子,但就是這樣一個生活在泥土中的人,卻站在了他的面前,站在了雲端之上。

    事實擺在面前,他無法否認,過了片刻,他才想到新的措辭,緩緩道︰“我知道,你很出色,但是,你這次的行為太莽撞了,就像你還在貧民窟中,毫無商業區的任何顯貴身份,卻要召集所有貧民跟商業區的富人貴族們對立,你覺得,這樣的結局會是怎樣的?”

    “你說的沒錯。”杜迪安平靜地道︰“但如果,這個貧民的力量,能夠消滅商業區的軍隊,你覺得,這樣的結局會怎樣?”

    听到最後一句原封不動地反問,黎塞留愣住,下一刻清醒過來,眼中慢慢露出一絲驚意,難道說,這少年背後的拓荒者,不止一人?而是內壁區某個大勢力,準備跟修道院開戰?

    想到這些,他心中暗暗凜然,感到一絲危機。

    “你應該感到幸運。”

    “幸運?”黎塞留皺眉。

    杜迪安道︰“我動手的時候通常比動口的時候多,但是今晚,我沒有殺你,也沒有強行奴役你,而是跟你聊了這麼多,你能猜出原因麼?”

    黎塞留臉色微變,緊盯著他道︰“因為你知道,如果殺了我,教皇這個位置,你就無法得到,教廷里的長老團會馬上舉薦出新任的教皇,而且會按照資歷,貢獻,名望等排名高低來舉薦,做你內應的那個人,在這些條件里,未必能佔到優勢,所以你必須要留下我的性命,讓我來讓位給他!”

    杜迪安沒有否認,也沒有同意,道︰“還有呢?”

    “你想從我這里得到某些消息。”黎塞留眯眼道︰“關于修道院的,所以你不急著殺我。”

    杜迪安微微點頭,不置可否地道︰“這點不錯。”

    黎塞留心中一凜,杜迪安這話的意思,豈不是否認了他上面說的第一點?如果是否認了,那也就是說,做杜迪安內應的那個人,在教廷里的名望、貢獻並非自己猜想的那樣,而是非常之高?

    想到這里,他心中瞬間浮現出幾個名字,但同時又冒出另一個想法,這或許是杜迪安的煙霧彈也未可知,不能就這樣輕易被他給離間了!

    “還有麼?”杜迪安繼續道。

    黎塞留挑眉,道︰“還有?”

    見他說不上來,杜迪安微微搖頭,道︰“看來,你真的老了。”

    黎塞留臉色微沉,道︰“可否直說?”

    杜迪安豎起一根手指,道︰“最主要的原因就一個,我需要得到你的忠誠。”

    “忠誠?”黎塞留微微愣住,旋即不可思議地看著他,道︰“你想要讓我效忠你?!”

    “沒錯。”

    黎塞留被他氣笑了,“讓我效忠你?我是什麼身份,我會效忠你?”

    “你能當修道院的狗,為什麼不能當我的狗?”杜迪安很自然地看著他,一副理所當然地樣子。

    黎塞留臉色一變,表情頓時陰沉了下來,道︰“即便是修道院待我,也不敢這麼放肆!你不要以為,你現在是在挾持我,我不想動手,只是不想暴露我的力量。”說到這里,略微佝僂的背脊微微挺直,脊椎中發出咯吱的聲響,全身散發出一股強盛氣勢,似乎不再是披著華麗教皇衣袍的溫和老者,而是手握血腥的殺戮君王!

    杜迪安卻沒有絲毫意外,表情很平靜,道︰“我當然知道,作為黑暗教廷的議長,沒有兩把刷子,怎麼可能鎮壓得住那群不遵紀守法的小壞蛋,如果我沒看錯的話,替修道院守護嘆息之壁這道界限之牆的你,力量應該達到了高級界限者的極限了吧?應該比修道院預料的還要強上一些。”

    黎塞留心中一驚,沒想到杜迪安一眼識破了他的底牌,顯然,這少年具備極強的感知能力!他心中冷哼一聲,感知能力越強,就意味著杜迪安的戰斗能力越弱,先前的出手估計已經是發揮出最強的力量了。

    “既然知道,就留不得你了。”黎塞留森然說道,腳掌一動,剛準備踏出。

    杜迪安忽然道︰“等一下。”

    黎塞留身影微頓,冷冷地看著他,“求饒?還是”

    “不要說話,讓我思考一下。”杜迪安打斷了他的話,皺著眉頭扳著手指頭喃喃自語道︰“高級界限者極限,比起拓荒者的話,應該還有一段差距,一招應該不會被直接殺死吧”說到這里,微微皺起眉頭。

    黎塞留還以為他會說什麼,听到他自言自語的話,又是氣又是怒,還有一絲心驚,因為杜迪安的態度實在太淡定了,看不出半點虛張聲勢地樣子,但是,要說這里有誰能一招殺死自己,那是絕無可能的,首先他非常篤定,杜迪安的實力絕不會是拓荒者,畢竟,即便是強如內壁區的大勢力,雖然能批量栽培狩獵者,乃至是界限者,但想要栽培出一個拓荒者,卻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而旁邊的另一個蒙面女子,就更不像了。

    如果她就是杜迪安背後的拓荒者,那麼跟自己說話的,就輪不到杜迪安了。而且從這女人的站位和姿態來看,似乎也只是一個僕人,最重要的是,杜迪安還牽過她的手,如果沒有特別親密的關系,拓荒者豈會容他人觸踫?

    他心思轉動片刻,最終還是排除雜念,沒有再多說一句,驀然出手。

    真正需要動手時,他從不廢話。

    嗖!

    他的身影驟然掠出,如一道金黃色華麗的聖光擊打向杜迪安。

    在他腳掌發力的同時,杜迪安已經抬起了手掌,手腕上的鈴鐺微微晃動。

    音波飄入海利莎的耳中,沉寂的她像是忽然復甦一般,純黑的眼眸中露出猙獰嗜血之色,低吼一聲,極速朝迎面沖來的黎塞留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