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卷 第六百十六章︰復仇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眾人再次相顧,有些吃驚。 .

    這件事他們都未曾听說過,沒想到杜迪安卻知道,顯然,對方的情報網比他們所掌握的還要廣密,滲透得更深,甚至是滲透到了內壁區中!

    想到這點,眾人心中暗暗凜然,結合到先前杜迪安說過的解決黑暗議長的事,越發覺得大有可能。而且以杜迪安這樣的實力,已經大大超出了狩獵者的層面,如果在內壁區沒有背景的話,斷然不可能具備如此強悍的力量。

    要知道,只有內壁區才有神漿,雖然他們通過秘密渠道也能兌換到,但價格昂貴不說,每次分量還很少,難以讓人突破狩獵者極限。

    杜迪安提出問題的同時,眯眼留意著所有人的表情,他的廣視覺恰好能同時注意到所有人。

    听到這第三個問題,冥王微怔了一下,心中暗驚,他驚的是這位冷酷少年的情報之廣,居然知道這樣的秘辛。他一直以為,知道杜迪安養父母掌握著杜迪安某些信息的人,只有他一人,畢竟,這位神術天才居住的區域,距離他管轄的區域不遠。

    他在這位神術天才成名時,就留意到了他,後來派人關注後,果然收獲不小,曾知道他的養母秘密進入過他的古堡,看望過他,而且是帶著醫療箱,可見這位神術天才患了不為人知的疾病,而且是不能讓人知道的疾病。

    雖然在後來的嚴刑拷打中,並未從那個女人口中挖出這個情報,但他沒想到,這個秘密居然會有除他之外的人知曉。

    等等!冥王忽然心中一動,當初他選擇讓杜迪安養父母的死訊登上報紙公開時,目的是讓第九區新上任的那位長老知道,也就是自己眼前的這位少年。

    而讓他知道死訊的目的,就是想要驗證一下,他是否就是修道院派來的那位神術天才,畢竟,帶走杜迪安的正是修道院,而他,也是修道院出身,對修道院的一些辦事方式還是略微了解的。

    想到這里,他眼中閃過一絲驚疑之色,抬頭看了杜迪安一眼,這一看卻正好看見杜迪安也在凝望著他,目光似乎直指他的內心深處,將所有秘密全都暴露。

    他心中一緊,面帶微笑地低下頭,掌心卻溢出冷汗。

    “不,不對,一定是我搞錯了。”冥王心中暗暗道︰“那小子只是神術天賦了得,跟這個人完全無法比,即便有修道院的資源栽培,最多也只是達到跟我差不都的水準,絕不可能這麼夸張,能輕易秒殺夜王這種狩獵者極限的頂尖強者,應該是我想多了。”

    想到杜迪安前面的兩個問題,他心中漸漸放松下來,“詢問教皇的生活喜好,應該是想要擊敗帶領我們黑暗教廷,跟教皇開戰,詢問這個神術天才,估計是想要得到此人,畢竟,這個神術天才的威力實在太大了,僅憑一己之力就能擊退野人,只需制作出一件傳奇神術,就足以媲美十個高級狩獵者的戰斗力。”

    想到這些,他緊繃的肌肉完全放松了下來,剛準備開口跟杜迪安稟報,但話到了嘴邊,卻忽然怔住,下一刻瞳孔輕輕收縮,全身寒毛豎起。

    “不對!”他心中驚駭,掀起巨浪,“他為什麼會問,是誰殺了那小子的養父母?他的目的不是要知道他養父母所掌握的消息麼,為什麼不問,殺死他養父母的人,是否從他們嘴里知道這個消息?這不才是最重要的麼?”

    想到這些,他心髒怦怦狂跳,但很快又想到,“也許是我想多了?他只是想先問問,是誰殺了他的養父母,再詢問他有沒有知道什麼消息?”

    他心中反復思索著,總感覺有些怪,猶豫著還是選擇了沉默,心想,我已經是副議長了,沒必要再領功,以免遭到其他人的妒忌,而且萬一他就是那個神術小子,我豈不是死定了?

    思前想後,他還是決定裝作不知。

    “怎麼,沒人知道麼?”杜迪安見眾人半天不答,眯眼道。

    眾人相顧,你看我,我看你,沒人開口。

    “誰是第四區長老?”杜迪安皺眉道。

    一個全身籠罩在黑袍中身材矮胖像水桶一樣的中年人連道︰“是我。”

    杜迪安盯著他,道︰“據我所知,他們死掉的地點,就在你的管轄區內吧?”

    “沒錯。”矮胖中年人難為情地道︰“可是,這樣的小人物,我真的沒有去關注,誰會料到,他們居然知道那位神術天才的消息,早知道這樣的話,我就直接把他們綁架過來,嚴刑拷打了。”

    杜迪安盯著他半響,微微眯眼,轉頭看著旁邊的冥王,道︰“你呢,知道點什麼嗎?”

    冥王心中一緊,連道︰“回稟大人,屬下對這些小人物沒有關注過。”

    “真的嗎?”杜迪安盯著他。

    望著杜迪安逼人的目光,冥王心髒跳動得快了幾分,似乎心底的想法全被窺知了一樣。不過,他畢竟身處高位,對這樣的情況應對熟練,忙低頭恭敬道︰“大人,屬下真的不知道,不過,這件事屬下回去一定詳查,務必調查出他們的死因!”

    “死因?”杜迪安眯眼道︰“你難道不清楚嗎?”

    冥王心頭一跳,背上寒毛全都豎起,抬頭望著杜迪安,露出冤枉的表情,道︰“大人,屬下真的不知道,雖然我想過利用那位神術天才的養父母來威脅他,幫我們黑暗教廷制造神術,但後來一想,他們畢竟只是養父母關系,感情不深,而且據我所知,那神術天才被他的養父母領養後不久,就被強征到拾荒者集訓營去了,在一起的時間就更少了,所以就沒有這麼做。”

    “萬一失敗了,我們反而暴露了,還引起其他勢力警惕。”

    其他人听到他的話,微微點頭,的確,他們也有過類似的想法,但都因為相同的原因放棄了,畢竟,當時的那位神術天才光環太盛,而且又是騎士殿堂受封的人,可謂是前途光明,為了感情不深的養父母而拋棄自己身上的諸多光環,投身到他們黑暗教廷中,實在是不現實。

    杜迪安凝視著他,過了片刻,緩緩收回目光,就在眾人以為這個問題結束時,他冷不丁地再次盯著冥王,道︰“他們就是你殺的吧?”

    冥王心髒狠狠收縮了一下,全身冷汗瞬間溢出,看著杜迪安逼視過來的篤定目光,他有種被完全看穿的感覺,畢竟,撒謊本來就是一件令人心虛的事情,他雖然已經老練到早已能夠面不改色的謊話連篇,但此事關乎他的生死,卻被杜迪安當面戳破,簡直是一種驚嚇!

    下一秒,他很快反應過來,苦著臉道︰“大人,真不是我殺的,如果是我殺的話,我肯定會稟告給您,請您相信我的忠心!”

    杜迪安凝視了他片刻,再次收回目光,平和地道︰“我相信了,只是開個玩笑,你別往心里去。”

    冥王心中快要咒罵,“開玩笑?誰跟你開玩笑?”雖然氣憤,但他現在基本已經可以確定了,眼前這個人,絕對就是那位神術天才杜迪安!

    從他上任第九區長老的職位,到那位杜迪安被帶入內壁區的時間,相差不遠,基本可以百分百肯定了!

    想到這些,他心中不免有些震撼,沒想到一個神術天才,如今居然成長到如此恐怖的程度,尤其是這一身力量,比起他的神術還要恐怖!不過,他有些佩服自己了,還好反應夠快,沒有貪功,否則此刻多半已經被殺了!

    “不過,他為什麼會問到我?難道是我的什麼地方暴露了?”冥王心中很快冷靜下來,暗暗思索,決定回去後第一件事,就是先將當初參與此事件的人,全都滅口。

    “今天到此為止,各位散會吧,今後十二區不分排名,只需各司其職就行。”杜迪安淡漠道。

    眾人對視一眼,恭敬道︰“屬下告退。”

    杜迪安向劍王道︰“去跟上面的人說一下,別鬧出太大動靜。”

    劍王立刻道︰“是,屬下這就去。”說著,縱身一躍,徒手攀爬在大殿的牆柱上,迅速躥上了穹頂的窟窿,跟外面聚集過來的菲蘭家族高層溝通去了。

    杜迪安靜靜地坐在椅子上,手指輕輕搓著,似乎在思索什麼,又像在等候什麼。

    其余人陸續跟杜迪安告退,領著手下轉身離開了大殿。

    冥王不敢落後,看著目光出神的杜迪安,小聲道︰“屬下也告退了。”

    杜迪安目光依然出神地望著被巨石壓垮的桌子,听到他的話,表情不變,緩緩道︰“你先留下,作為副議長,有點事要跟你說。”

    冥王微怔,心中暗凜,恭敬道︰“是。”

    片刻後,其余人全都退去了。

    破裂的大殿中,只有杜迪安等人,以及冥王及其手下的十人。

    冷風從穹頂的窟窿中灌入,吹動著地上的灰塵,空氣中靜默無聲。

    冥王看著始終出神的杜迪安,心中有些緊張,想要開口,但又怕打擾,還是忍住了。

    許久後,杜迪安慢慢地回過神來,看了一眼冥王,起身道︰“跟我來,帶你去一個地方。”

    冥王微怔,恭敬道︰“是。”

    杜迪安縱身躍起,徑直跳上了大殿穹頂上的窟窿邊緣,抬手打出幾個有節奏的響指後,一道縴細身影從底下大殿中飛躍上來,靜靜地站著他身邊。

    杜迪安牽著她緩緩向前走去。

    原本包圍在周圍的菲蘭家族士兵,此刻早已退去,周圍半個人影都沒有,只有地面殘留著的鮮血,是先前殺進來時留下的。

    等杜迪安來到菲蘭家族門口時,卡奇等人和冥王等人也趕到此處,杜迪安坐上馬車,吩咐出發。

    冥王也坐上自己的馬車,領著自己的護衛隊伍,緊跟在杜迪安的馬車後面。

    夜涼如水,靜默無聲。

    此刻外面早已過了宵禁時間,街上空無一人,只有巡邏的士兵,以及偶爾經過的貴族馬車。

    杜迪安的馬車一路行駛,漸漸來到了一處郊外,距離繁華的街道越來越遠。

    看見這偏僻的路段,冥王臉色微變,心中驚疑,不知道杜迪安要帶他去哪里,難道是他的秘密據點?

    兩個小時後,馬車停在了一片樹林前。

    卡奇和格萊莉、吉妮絲等人疑惑地看著四周,他們也不知道這是何處,似乎從未听杜迪安提起過。

    加百列向簾子後面的馬車里道︰“少爺,您說的地方到了。”

    杜迪安撩起簾子,看了一眼,眼中有幾分深切的沉痛,他慢慢地下了馬車,向後方馬車上的冥王道︰“下來吧。”

    冥王一路上都在注意著周圍的情況,看見這個陌生偏僻的空曠地方,心中的疑惑更大,同時有種危險的感覺,直覺告訴他,應該馬上逃跑離開,但想到杜迪安那驚人的速度和力量,他還是忍住了這種沖動,下了馬車,向杜迪安恭敬道︰“大人,這里是?”

    “這里是我養父母,茱拉和格雷,以及他們領養的另一個小孩的墓地。”杜迪安緩緩道,聲音毫無情感,像寒風一般冷颼颼。

    冥王听到杜迪安的話,瞬間遍地發寒,瞳孔緊縮,驚駭地看著杜迪安,沒想到他承認了,而且這里是他養父母的墓地?!

    驚駭過後,他猛地轉身就跑!

    杜迪安身影一晃,如鬼魅般出現在冥王的身前,道︰“你要去哪?”

    冥王急忙剎車,硬生生止住身體,同時飛速拔出腰間的彎刺骨刀,向杜迪安的喉嚨刺去。

    杜迪安瞬間出手,捏住了冥王的手腕,輕輕一扭, 嚓一聲,骨骼碎裂聲響起的同時,冥王的手腕以一個九十度姿勢折豎。

    冥王劇痛難忍,但生死關頭,卻顧不得這麼多,飛速揮拳,同時張口吐出一物。

    杜迪安似乎早有預料一般,腦袋一偏,躲過從他嘴里射出的一個黑色細小物體,同時抓住他揮來的拳頭,再次一扭, 嚓一聲,這只手也被折斷。

    杜迪安捏著他的兩只手,漠然地看著他,道︰“是不是很疑惑,為什麼我會知道是你殺的?”

    冥王痛得滿臉漲紅,但更多的是恐懼,他顫聲道︰“真的不是我,我沒有殺你的養父母,真的不是我,我可以幫您找出凶手,求您放過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