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卷 第六百零六章︰血腥躁動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尼古丁見杜迪安發怒,頭皮發緊,但還是硬著頭皮道︰“少爺,奪回種植基地倒是不難,但如今的梅爾家族,不是我們能夠對付的,除非您能恢復以往的身份,否則的話,以梅爾家族的關系網,稍微動用點人脈,就能以強佔土地的罪名將我們逮捕。”

    “依我看,梅爾家族估計正愁沒辦法給我們治罪,如果這時候強行奪取基地的話,多半會被他們抓住把柄,將我們一鍋端了。”

    旁邊的梅肯听到他的話,頓時憤怒道︰“強佔土地?分明是他們搶我們的,居然還惡人先告狀?!”

    尼古丁偏頭看了他一眼,嘆息道︰“這樣的事情,不是再尋常不過了嘛。”

    梅肯更加怒了,道︰“就是因為你這麼想,所以才會縱容這種顛倒是非的事情越來越多!”

    尼古丁有些無語,想要反駁,但又覺得他話里似乎有些道理,不由得嘆氣。

    杜迪安手指輕輕點在沙發的真皮扶手上,緩緩道︰“這件事,你盡管去辦,梅爾家族,不會再插手此事。”

    尼古丁微怔,疑惑地看著他,“不會插手此事?為什麼,莫非少爺您打算親自出面?這未免有點不妥吧,您如今沒有神殿大師的身份,梅爾家族多半不會再這麼輕易退讓了。”

    “我自有辦法。”杜迪安擺手道︰“你不用擔心,去吧。”

    尼古丁心中奇怪,瞧了他兩眼,卻見這少年十分淡定平靜,似乎運籌帷幄。他心中好奇,以他的智謀,將所有能想到的辦法都試想過了,但沒有一種辦法能夠解決此事,如今杜迪安和梅爾家族已經是死仇,即便是有天大的利益,估計都難以讓梅爾家族止步。

    畢竟,沒有誰會坐等敵人成長起來,殲滅自己。

    不過,既然杜迪安已經這麼說了,他也只能照做了。

    等尼古丁領命離開後,杜迪安收回目光,冷漠道︰“格萊莉,卡奇,吉妮絲,你們三個隨我出去一趟。”

    三人微怔,立刻領命。

    杜迪安向諾伊斯道︰“你留下來看守。”

    “是,少爺。”諾伊斯恭敬點頭。

    杜迪安當即起身,踏出了古堡,海利莎如影隨形地跟在他後面。

    “少爺,這位是?”格萊莉看見緊緊跟隨在杜迪安背後的海利莎,感覺寒毛微微豎起,有種莫名地心慌感覺,不由得問道。

    杜迪安頭也不回,漠然道︰“你們不必知曉,也不必在意,只要別輕易靠近她就行,她雖然很溫柔,但討厭陌生人,如果冒然靠近,小心丟掉性命。”

    三人微怔,眼中頓時凜然,杜迪安這話的意思豈不是說,這個女孩有能力斬殺他們?

    他們雖然感覺到這女孩非同凡響,但自認自己在這外壁區中,也算是頂尖行列的強者,能夠擊敗他們的人有很多,但想要擊殺他們的人,卻是屈指可數。

    吉妮絲的目光凝望了一會兒這神秘女孩的背影,總感覺這背影曾經在哪見過,但一時想不起來。她很快收回思緒,向杜迪安問道︰“我們現在要去哪?”

    “梅爾家族。”杜迪安說道。

    三人頓時愣住。

    杜迪安從古堡中出來,順著泰扎河道上走去。

    卡奇剛要提醒杜迪安躲避駐守士兵的監視,忽然看見杜迪安前行的方向,分明就是那駐守士兵所在的位置,不禁心頭一跳,隱隱猜到什麼。

    很快,杜迪安一馬當先,來到了河對面的營地處,這里扎著帳篷,七八個士兵圍在這里的篝火處燒烤,吃喝,地上有幾個空的扎啤酒桶。

    “小子,走遠點,這里不是你能來的地方。”其中一個放哨的巡邏士兵向杜迪安喝斥道,他心中有些緊張,從杜迪安離開古堡時,他就注意到他們幾人,尤其是杜迪安後面的卡奇、格萊莉等人,在這段時間的監視中,早已極為熟悉,不知這幾人深夜來到這里所為何事。

    杜迪安微微抬手,冷聲道︰“殺!”

    三人微怔,但很快反應過來,吉妮絲最先領會杜迪安的意思,率先沖了出去,手指間匕首冷光轉動,將這個向杜迪安喝斥的士兵頸脖擊穿。

    這士兵只是普通士兵,尚未反應過來,便已斃命。

    卡奇和格萊莉迅速出手,轉眼間,坐在火堆邊休息的,以及帳篷里睡覺的所有士兵,全都被三人斬殺,沒留一個活口,全都是一擊致命。

    等殺完所有士兵後,三人回到了杜迪安面前,格萊莉臉色難看,向杜迪安道︰“少爺,我們殺了他們,只怕軍部不肯善罷甘休。”

    “不肯善罷甘休的是我。”杜迪安眼眸冰冷,剛要轉身離開,忽然感覺到一陣躁動和殺意從身後撲來,他心中猛然一凜,急忙轉身躲過,嗖地一聲,一陣冷風極速沖出,撲在地上一個士兵的尸體上,將其抱起啃咬,正是跟隨在杜迪安身後的海利莎。

    這驚變的一幕讓卡奇三人完全驚呆。

    看見海利莎啃咬那士兵的頸脖時,三人瞪大了眼楮,難以置信地看著這一幕。

    杜迪安同樣臉色一變,眼中有一絲心痛和惱怒,一個箭步踏出,上前將海利莎的肩膀抓住,制止她繼續啃咬,道︰“你不要這樣,這樣的垃圾不配讓你觸踫,你要忍住!”說完,搓出兩個短節拍的響指。

    听見響指聲,海利莎啃咬的動作頓時停住,但嘴角微微抽搐,身體似乎在顫抖。

    看見她這模樣,杜迪安知道她在極力忍耐,當即一腳踢開她手里抱著的士兵尸體,隨即將她的身體抱起,轉身飛快離去。等來到距離士兵尸體較遠的空地時,他才停下,將海利莎放到地上,此刻的她似乎已經恢復了平靜,沒有先前那麼躁動。

    杜迪安松了口氣,轉頭看了一眼跟上來的格萊莉三人,見三人滿臉震驚地模樣,微微皺眉,冷聲道︰“這里看見的事,最好不要泄漏出去。”

    卡奇回過神來,連忙點頭保證封口,他終于明白,自己從這個女孩身上感受到的心悸感覺是怎麼回事了,這絕不是一個普通女孩。

    那興奮地啃噬同類的一幕,讓他從心底深處感到寒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