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卷 第五百三十一章:出手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海瑟薇殿下?”伊恩等人愕然,吃驚地看著尤金,沒想到這人的靠山居然是那位高高在上的大人物,聖女殿下的親妹妹!

    伊恩很快反應過來,忽然怔了一下,轉頭望向另一邊的杜迪安,能夠招惹到海瑟薇殿下還能夠活著,似乎也不是簡單的小人物

    杜迪安听到尤金的話,目光一閃,心中有些明白過來,他本以為是海利莎一派的支持者派來暗殺他的,但情況又不像,畢竟暗殺他的機會很多,尤其是先前跟啄尸者戰斗時,就是絕佳的出手機會,但尤金並沒有行動。現在看來,海瑟薇派他過來,多半是想更多的了解自己,也說明她仍然想要再次利用他這顆棋子!

    “得到聖女的身份,還是不肯罷休麼”杜迪安眼眸微眯,心中泛起一絲殺意,掃了一眼旁邊的伊恩等人,看見他們的神情,心中頓時有所了解,緩緩道︰“隊長,這是我們的私事,希望你們不要出手,如果他死了,等回去以後只需跟上面通報一聲,被魔物所殺就行。”

    伊恩、馬丁等人微怔,見杜迪安滿臉殺氣地模樣,知道這場戰斗已經無法阻止了。伊恩知道杜迪安說這話的目的,是擔心他們忌憚尤金背後海瑟薇殿下的存在而出手相助尤金,但他們怎麼可能干這樣的蠢事?

    不用想也知道,能夠得罪海瑟薇殿下的人,背後的力量也絕非小可,不是他們這些沒有大靠山的普通龍荒衛能夠招惹得起的,如果有必要的話,他倒希望這兩個人同歸于盡,全都死在這里最好,這樣回去以後跟誰都不用交代。

    只是,此刻上面還有魔物沉睡,若是二人戰斗的動靜過大,驚動了魔物,只怕所有人都會有危險。

    猶豫半響,伊恩還是低聲道︰“你們要不等上面的那東西離開了再打?要是驚動它的話,大家都會沒命。”

    尤金冷笑一聲,道︰“不用,對付他,不會鬧出什麼動靜的。”說完,全身的肌肉微微膨脹起來,臉頰上的顴骨下側隱隱浮現出金色鱗片輪廓,正是全力釋放出魔痕力量的特征。

    看見他的變化,伊恩頓時一怔,臉色微變,他對溫度感應極其靈敏,雖然沒有熱感視覺,但還是能感覺到尤金身體散發出的溫度出現了明顯變化,驟然升高了好幾度,這已經超出了正常人體的溫度,若是換做普通人的話,這樣的體溫早已會高燒到暴斃。

    杜迪安的感受最直觀,清晰地看見尤金體內的熱量迅速沸騰,旺盛了數倍,比在場所有人體內的熱量都強,包括一直熱量最旺盛的馬丁,都不及此刻尤金體內的熱量濃度,隱隱逼近了拓荒者的級別。

    他沒有驚訝,反而松了口氣,還好海瑟薇沒有太喪心病狂,直接派來一名拓荒者過來觀察他,那樣的話,他真的沒有多少底氣與之交戰。

    不過想想也是,即便是在高手如雲的龍族中,拓荒者也是鳳毛麟角的存在,少之又少,大多都處于高層位置,又怎麼會耗費時間過來觀察他這一個小棋子。

    馬丁注意到伊恩的神色變化,朝他望了過去。

    伊恩給了他一個眼色,馬丁微怔一下,眼中有一絲深沉的忌憚,面色凝重地看著尤金,手掌悄悄地握緊了戰刀,他有種預感,尤金斬殺了杜迪安後,多半不會給他們留下活口,免不了還有一番苦戰。

    盧娜和羅絲瑪麗,魯比等人看見伊恩和馬丁傳來的目光,頓時領悟過來,各自暗暗警戒起來。

    悶熱的封閉巢穴中,頃刻間劍拔弩張,殺機四伏!

    密密麻麻的白色卵蛋輕輕跳動著,像一顆顆眼珠,靜靜地觀察著這些侵入者間的內戰。

    尤金輕輕一笑,向杜迪安道︰“你的熱感視覺應該已經看到了吧,先前你口氣似乎還很大,還回去通報一聲我被魔物殺死了?呵呵,現在我給你一個機會,歸順海瑟薇殿下,回去的話,跟我去面見殿下,听候殿下處置,怎麼樣?”

    杜迪安心中一動,控制著臉上慢慢露出難看之色,甚至逼出一點冷汗,手掌也不自禁地微微握緊,似乎想要後退,但又邁不動腳步的模樣,陰沉著道︰“我效忠的是海利莎聖女,你要是傷了我,聖女不會放過你的。”

    尤金嗤笑一聲,道︰“之前不是還信誓旦旦地說要殺了我麼,怎麼現在慫得這麼快?”說的同時,朝杜迪安緩緩地踱步走去。

    杜迪安看著他慢慢靠近,緩緩後退一步,反手拔出了弓箭搭上瞄準,以弓箭手的特性,率先出手,同時後退拉開距離。

    尤金微微冷笑,踏出的腳步驀然疾速快步奪出,如虛影般一晃便避過杜迪安的箭矢,瞬間逼近到後退的杜迪安面前。由于周圍都是白色卵蛋,本就不算寬敞的巢穴中更顯擁擠,杜迪安的弓箭手在這樣的環境中完全施展不開,這也是尤金不屑的原因之一。

    “結束了,卑劣的小子!”尤金戰刀揚起,居高臨下地俯視著杜迪安,猛然揮斬而下。

    杜迪安臉上的難看之色卻忽然消失,而是平靜地看著他,甚至有一絲淡淡微笑。這一抹忽然涌現的危險,讓尤金心頭一跳,微愣一下。

     !

    杜迪安瞬間出拳。

    拳頭像黑色炮彈,驟然砸在尤金的胸膛上,龍荒者的新人制式戰甲瞬間凹陷進去,隱隱有骨骼碎裂地聲音響起,沉重的巨力讓尤金的身體失衡,向後倒退而去,揮下的戰刀自然也失去力道,雖然姿勢沒變,但被杜迪安輕易側晃躲過,以攻為守給化解。

    蹬蹬蹬!尤金連退三步,看見杜迪安作勢欲撲,急忙腳掌一跺,縱身後躍開來,拉開十多米的距離。

    他臉色有些難看,甚至流出了冷汗,同時感覺有些憤怒,作為一個持刀的戰士,居然主動跟弓箭手拉開距離,這簡直是恥辱!

    不過,在這一刻他也管不了這些了,真正讓他惱怒的是,自己再一次上當,被杜迪安給陰了!

    杜迪安撲擊的姿勢瞬間收回,原地靜靜站著,再次握住弓箭搭箭瞄準他,卻含箭不發,似乎在尋找尤金的破綻。

    尤金被他的箭頭指著,不敢再冒然輕舉妄動,全力應對,隨時準備斬開這一箭,然後在杜迪安補箭的空隙挺身上前,先前是他大意了,才會被杜迪安擊中,不管怎麼說,杜迪安始終是個弓箭手,先前跟啄尸者戰斗時表現的刁鑽箭術,說明在此道上鑽研了不少時間,近戰能力自然就會相對較弱。

    二人相互對峙,氣勢凝重,時間似乎也停止流動。

    在凝重的僵持氣氛中,渾然不覺身外之物,但時間已經轉眼過了兩三分鐘。

    尤金輕輕地喘息著,胸口時時傳來的疼痛感讓他憤怒,但他已經冷靜了下來,先前中拳的那一刻,他身體的本能反應更快,及時鼓起了力量護在胸前,否則受傷更重。

    吃了這一拳,他也並非毫無收獲,至少能判斷出,眼前這少年的力量,雖然跟自己有所差距,但差距並不大!

    而這點差距,利用技巧,戰斗的謀略,很輕易就能彌補過去。

    好在,周圍的環境幫了他,在這狹小的環境內,杜迪安將不得不跟他近戰!

    在思索時,尤金陡然一怔,頓時感到一絲憤怒,他再次被騙了!

    杜迪安含箭不發,分明是要耗損他的精力和體力,根本就沒有射箭的意思!但在這樣的對峙中,他卻時刻需要保持在全盛狀態,否則先前杜迪安一拳的蠻力足以發揮出極其迅捷的箭矢,讓他無從躲閃!

    “該死!”尤金心中大罵一聲,猛然率先挺身攻出,繼續僵持下去的話,時間越久,他越吃虧!

    望著尤金撲來,杜迪安果斷射箭。

    嗖!

    箭矢掠過,尤金飛速揮刀,將箭矢擋開。

    杜迪安射出一箭後便想也不想地收起弓,雙眼緊緊地盯著尤金,反手拔出一支箭。

     !

    在戰刀揮來的同時,他手持箭刺向尤金面目。

    尤金身體如游魚般一滑,躲過杜迪安的箭,同時斬向杜迪安。

    杜迪安看見他的身法,頓時想到看過的龍刺篇,這身法正是其中一種。

    他腦海中忽然靈光一閃,身體一矮,躲避戰刀的同時,抬腳踢向尤金的襠部。

    尤金臉色一變,急忙後退,跳開幾步,憤怒地看著杜迪安,道︰“卑劣的小子,你就只會這些陰招麼?!”

    “能致勝的招,就是好招。”杜迪安冷漠地道。

    尤金滿臉怒容,心中卻格外冷靜,這憤怒只是做出來給杜迪安看的,讓他以為自己處于憤怒狀態,道︰“陰損的小子,你隱藏的實力已經暴露了,我承認,單在體質上面,你跟我差不多,但你還是死定了,你的弓箭只是初級界限者的配備,發揮不出你的力量,但我有刀!”

    杜迪安微微眯了眯眼,道︰“我也有。”

    “在哪?”

    “你手里。”

    听到這樣猖狂的話,尤金怒極反笑,道︰“那我就送給你!”低吼一聲,拽開步子猛地飛速沖出,身影呈直線掠動,單刀刺出。

    戰刀刺出的同時微微抖動一下,這細微的抖動極其關鍵,會迷亂對手的判斷。

    杜迪安全身肌肉收縮,瞳孔縮小到極致,緊緊盯著他,雖然他還是高級狩獵者階段,而他自我估算出的力量,只是捕獵等級四十五左右,也就是初級界限者老手的級別,跟眼前的尤金相差懸殊,但不知為何,他感覺有一種熱血沸騰的感覺,仿佛心底渴望著這樣的戰斗,甚至有種想要將對手侵吞的欲望。

    嗖!

    在戰刀刺來的瞬間,他猛地退出數步,身體一晃,避來這一刀。

    “別逃啊!”尤金迅速追上,獰笑道︰“你不是要刀麼,我來送你了。”

    杜迪安身體瞬間扭動,躲過這一刀,同時兩手撐地,如撲食的惡狼一樣躥出七八米外,來到尤金先前所站的位置,跟他的方位對調了。

    旁邊的伊恩、馬丁等人看得臉色微變,有些震驚,沒想到這兩個“新人”隱藏的力量都這麼強,尤金已經夠讓他們吃驚了,但這個杜迪安所表現的反應力和速度,似乎更加迅捷和靈敏!

    嗖!

    尤金持刀再次沖來。

    杜迪安雙眼緊盯著他,身體快速爬動,姿勢極其怪異,渾然不像人類的姿勢。但這一刻杜迪安已經顧不得什麼姿勢了,腦海中只有戰斗,而戰斗只有兩件事,躲避,以及攻擊!

    他在尋找攻擊的破綻!

    身體同時本能地躲避著,尤金的奇妙身法和揮舞戰刀的刁鑽角度,全都落入他的眼中,他已經來不及像先前那樣思考布局,只是本能地躲避著,同時他心底有種奇妙的感覺,就像是獵人在捕獵前的興奮嗜血感覺!

    嗖!

    杜迪安身體晃動,再次躲過尤金的一次斬擊。

    好快!他身體爬到另一端時,視線周圍快速變幻的場景,讓他心底冒出這樣一個念頭,他頓時有些興奮起來,胸前的魔痕似乎在輕輕扭動,傳給他奇妙的感覺。

    “你就只會躲嗎?!”尤金連續數次攻擊不中,有些心驚,他感覺自己的速度似乎變慢了,或者說是杜迪安的速度變快了,難道在這短短數息間的戰斗,他的體質就發生了驚人的成長?這是絕不可能的事情!他心中浮現出一絲忌憚的感覺,裝作憤怒地模樣咆哮道。

    在他咆哮著撲來時,杜迪安腦海中跳動出一個信號︰“殺!”

    他沒有思索,身體已經驟然撲了出去。

    尤金看杜迪安撲來,不禁眼中露出一絲喜色,知道杜迪安中計,怒吼著猛力揮斬而去,采用了龍刃篇中破壞力最大的一式格斗架勢,龍神斬!

    這一刀勢大力沉,能將力量百分之兩百的發揮出來,但因此也注定沒有太多的曲線和技巧。

    杜迪安眸子瞬間一眯,身體怪異扭動,像是除了手腳外,身體四周還有幾條看不見的肢體在協助他,瞬間從戰刀旁擦身而過,手掌驟然伸出!

    他的指甲在手掌伸出時,竟暴漲許多,握住尤金手腕時,指甲頓時深陷進他手腕的血肉中。

    “脫!”杜迪安心中一聲低吼。

    噗地一聲,尤金的手腕猛然斷裂,竟被他活生生撕扯下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