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卷 第五百零九章:未來的路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聖女?”杜迪安微怔,忽然心中一動,“是海利莎的那位姐姐?”

    在他心中思索時,昏暗的牢房中飄來一股淡淡清香氣味,不像任何胭脂香水的味道,隨之而來的是一道身材縴細的妙曼身影,肩後背負著一把巨劍。

    當看清她面容的時候,杜迪安和對方都是一愣,幾乎異口同聲地脫口道︰“是你?!”

    海利莎吃驚地看著牢籠中蜷縮的杜迪安,她從小記性過人,一眼就認出了這位曾有過一面之緣的少年,而且那次會面的情況有些特殊,讓她印象較為深刻,此刻萬萬沒有想到,這位被自己妹妹陷害進來的兒時送到孤兒院的男孩,居然就是上次獵殺割裂者時見過的那人。

    杜迪安同樣吃驚,沒想到會在這里踫見這位擊殺割裂者的唐裝少女,忽然,他一下子明悟過來,心中的諸多疑惑瞬間得到解答。

    先前海利莎曾說,她姐姐能夠狩獵捕獵等級一百以內的魔物,而這位唐裝少女上次卻能輕易擊敗那只割裂者,盡管當時那只割裂者剛產蛋生育,又被自己設計受傷,不是全盛時期,但要知道,那是傳奇魔物!

    同樣的捕獵等級,傳奇魔物和普通魔物卻有著天壤差別。簡單來說,同樣都是捕獵等級二十的魔物,賜名魔物卻能夠輕易秒殺普通魔物,而傳奇魔物,則遠遠超過了魔物圖冊上定義的捕獵等級,像那只捕獵等級六十八的傳奇魔物割裂者,正面戰斗力絲毫不遜色捕獵等級上百的普通魔物!

    具備如此強的力量,又是龍族的人,顯然,她就是海利莎的壞姐姐。

    當然,如今落得這樣處境,他自然不會再相信海利莎說的那些鬼話。

    “你是海瑟薇?”杜迪安立刻問道。

    海利莎微愣,頓時明白過來,搖頭道︰“我是海利莎,先前跟你接觸的那人是我的妹妹,海瑟薇。”

    “你是海利莎?”杜迪安微怔,下一刻醒悟過來,“原來如此,難怪她將我逮到這里來,卻不擔心我招供出她,因為我只會招供出海利莎。果然,她把所有的事情都算進去了,包括我的反抗,都會成為她利用的一計。”

    想到此處,他心中的謎團全都解開了,海瑟薇在看見自己手帕的時候,就認出了這是她姐姐的,故而利用自己,然後冒充她姐姐的身份跟自己接觸。在第一次踫面時,她就邀請自己加入龍族,試圖讓自己進入內壁區,顯然,如果那次自己答應的話,她就會將自己帶到龍族的某個禁地中。

    到時,龍族必然會將他逮捕,並且詳細調查,然後就會順藤摸瓜地把嫌疑和矛頭指向眼前的海利莎。

    但是那次,他拒絕了。

    而且他當時起了疑心,這一點,估計海瑟薇當時就看出來了,所以第二次見面時,她沒有像初次那樣急切,又是表白,又是邀請,而是選擇另一種方式,就是提供神漿相助。

    先是神漿相助,博取自己的好感,第三次見面就直接贈送龍族不外傳的秘書,第四次就可以證據確鑿地逮捕自己,陷害眼前的真正海利莎。

    一瞬間,杜迪安明白了整個事情的經過以及背後的陰謀過程,當初海瑟薇跟自己坐在廢墟高樓上談及她的姐姐時,說的惡毒不堪,如今看來,顯然是加入了自己的感情因素在里面,抹黑的成分居多。

    想到這里,他忽然一怔,不禁抬頭望著面前的海利莎,怔道︰“給我手帕的人是你?”

    听到杜迪安提及手帕,海利莎眼中的詫異之色很快消失,不禁仔細地看了杜迪安兩眼,頓時確信,這就是她當年帶去孤兒院的那個穿著奇裝異服的小男孩,畢竟,黑發黑眸的血脈雖然存在,但數量並不多,大多數都是棕發褐眸,而且自己的手帕,當初只給過這一個人。

    “你就是那個下大雨在街上亂轉的小孩?”盡管心中確信,海利莎依然凝視著他問道。

    听到一個比自己看上去只大一兩歲的女生稱自己小孩,杜迪安心中有一絲怪異,但先前吃過一次虧,盡管這次的事情他已經確信自己的猜測八九不離十,還是決定仔細地問一遍,道︰“你還記得當時的情形麼?”

    這句話,他沒有直面去問過那位海瑟薇,但旁敲側擊地問過,但她說不記得了。

    而在當時,這樣的回答也合乎情理,畢竟八九年前的事情,不記得也很正常。

    “當時夜色很黑,下著大雨。”海利莎一听杜迪安的問題就知道他吃過妹妹的虧,想要確認一下子的身份,記憶不禁被拉回到那個夜晚,那是她第一次翻牆離開的夜晚,印象極深,“當時你在街上亂走,穿著一身奇怪的衣服,臉色非常的蒼白,像沒有鮮血的尸體一樣,我看見你全身被淋濕,災雨對你們這些普通人來說,殺傷力太大,就把你領到一個避雨的窩棚邊”

    杜迪安怔住。

    當听到她說自己“穿著一身奇怪的衣服”時,他就已經確信,這就是當初帶自己去孤兒院的那位模樣可人的小女孩,自己當時體虛,走路險些跌倒,一路都是她攙扶著自己。

    想到這里,他眼中忽然涌出一股熱意,但下一刻隨之而來的卻是一股從頭冷到腳的寒意。

    看見杜迪安臉色陡然發白,海利莎目光一凝,上前幾步,道︰“你怎麼了?身體不舒服?我看你的體溫很低的樣子”

    “對不起”杜迪安像是沒有听到她的話,先前注視著她臉上的雙眼低了下去,緊緊地攥住了拳頭,“我害了你,我”

    他很少會自責,但這一次卻是發自內心地感到一股強烈至極的愧疚,這愧疚感讓他的心髒扭曲到一團,像是身體被扼住,難以喘息。

    他之所以戴著手帕,是希望今後如果再遇見那個小女孩,能還她一份恩情。但是,如今這份恩情非但沒有還給她,卻反而再次害了她!

    雖然,他知道這次事情的主因是那位海瑟薇一手策劃的,對她的恨和殺意是一回事,但自己卻中了她的圈套,這是無可回避的事實。

    他不會完全遷怒到她身上,而是懊悔,為什麼當初察覺到怪異時,沒有听信自己的直覺,而是被自己的感情所左右!

    看見杜迪安痛苦地樣子,海利莎微怔,沒想到這個只有過兩面之緣的人,會因為這件事如此自責,她心中忽然有一絲歉意,輕聲道︰“該說對不起的人是我,如果不是我這麼多年的縱容,她就不會做出這樣的事,她只是要對付我,卻把你卷入了進來,是我牽連了你。”

    杜迪安依然低著頭,微微搖頭,聲音有些沙啞,道︰“如果我能夠再敏銳一些,就不會中她的圈套,就不會有今天的局面,既讓自己落得這樣的處境,又害了你,這是失敗,致命的失敗!如果如果我能夠更理性,更相信直覺,抱著寧可殺錯也不可放過的態度,就不會被她欺騙。”

    海利莎忽然覺得這個少年身上有一股倔強,孤獨的倔強,她眼中微微閃動一下,臉頰柔和了幾分,道︰“話說這麼沒錯,但你會相信她,應該也是以為她就是我,所以你才沒有好好防備。”

    听到她安慰的話,杜迪安知道她說的沒錯,這次的事情他不夠理智,直覺的數次警鐘,他沒有听信,反而被自己的主觀情感所左右。這讓他心中的痛苦和恨意反而更濃了,同時還一絲茫然。他恨的不是海瑟薇,而是恨自己。

    “一個善良的人,才會輕信于別人。一個壞人,在對待別人時才會狠得下心,寧可殺錯,不可放過!但對待熟悉的人,摯友,親人,愛人,如果也能因為一點猜忌,寧可殺錯,不可放過,這又算什麼人?或者說,這還算是人?但如果不這樣以後又會有多少人會偽裝成自己的親人,朋友,在最沒有防備的時候給自己捅刀子?”

    想到這些時,他想到了背叛自己的克魯恩,想到了珍妮父親的陷害,想到了海瑟薇的偽裝若只是一個平凡的普通人,或許這種種都不會遭遇到吧?

    但是,他已經走到了今天,已經無法回歸于平凡。縱使能夠當一個平凡人,他又怎麼甘心?又怎麼可能因為懼怕再遇上這些而停止自己的腳步?

    如果站到最高點,注定要走這樣一條孤獨而絕望的路,他又有什麼選擇的余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