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卷 第四百九十七章:繁和簡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龍刺格斗術,單體式,群體式,牽制式,潛伏式,刺殺式”

    杜迪安由上至下地閱覽下來,心中不免有些震撼,這一套龍族狩魔術,簡直就像一套狩獵格斗術大全,包含的領域涉及各個方面,而且按上面所述,自己得到的這套狩魔格斗術,還只是龍族格斗術其中之一的龍刺篇,並非龍族狩魔格斗術的全部!

    “龍族三百年的一代代繁衍、修改、填充,簡直是完美!單是龍刺篇要全部學會的話,就需要二三十年的時間,才能夠達到熟能生巧的地步!”

    杜迪安心髒怦怦跳動,有種熱血澎湃的感覺,這就是獨屬于這個原始世界的格斗法,在魔物肆掠的環境下衍生出的至強體系,絲毫不遜色舊時代的科學體系,要知道,舊時代的科學體系也只是經過數百年的展,就已經復雜到令人難以想象的地步。.|2

    常人的九年義務教育,也只能勉強踏入門檻,繼續往上讀研,讀博,也只能在某一個領域專系中有所領會,尚不能說完全領悟!

    而尋常一招一式、一拳一腳的格斗,卻在這里被劃分到極致,像這龍刺篇便是專門針對槍系兵器所修,雖然也能用在刀、劍、棍等兵器上,但多少會有些差別。

    最重要的是,這格斗術能夠針對不同類型的魔物,有蟒類纏繞型魔物,有猛虎一樣直面突襲的魔物,有埋伏偷襲的魔物,皆有與之針對和擊殺之法!

    “太復雜了”杜迪安心中震撼,雖然以他向來喜歡效率的性格來看,這些類型能夠合為一體去學習,畢竟戰斗的宗旨萬變不離其宗,但想要將其統合到一起,就必須要去掉一些過分細致的戰斗法,只是,這些戰斗法仔細看去,全都大有用處,想要去掉,又不免可惜。

    他忽然明白了過來,龍族經過三百年的傳承,所有的戰斗智慧結晶,全都填充了進去,導致龍族的狩魔格斗術體系,龐大到像一個巨大的格斗帝國!

    “所有龍族歷史上的天才,戰斗者,全都將自己的感悟匯集于此”杜迪安怔怔地望著上面眼花繚亂的篇幅,心中不禁在想,若是龍族誕生出一個全能的戰斗天才,或許能夠將這過于豐富,甚至顯得有些臃腫的格斗體系,再收縮一遍,取其精華保留下來。

    如此一來,後人學的也會更容易簡便,畢竟,真正致命的,只有一招!

    但是,同樣不可否認的是,致命招式之前的戰斗過程,卻需要無數次交手,才能促使那致命一擊打出來!

    而這交手的戰斗法,就是平日里的積累,以及隨機應變!

    “系統化的格斗術,豐富到涵蓋所有領域的全面格斗術”杜迪安回過神來,目光微微閃動,不可否認,這上面許多格斗術都有極大作用,甚至處于不同的環境,這些格斗術會成為最佳保命的格斗術,但想要全部學會,需要的時間太久太久。

    而且想要精通的話,二十年都不夠!

    “在最短的時間內,尋找自己最需要的格斗法!”杜迪安心中暗道,他自然不會像龍族子弟一樣,將這些格斗法全都嚼爛到肚子里,他只需要選擇自己今後會遇上的一些戰斗場面,選擇相應的格斗術學習就行。

    而今後會遇見的戰斗局面,不是跟魔物斗,而是跟人斗!

    魔物有巨壁阻隔,狩獵者獵殺魔物,卻受制于人。

    只有跟人斗,才能站在人的頂尖,從而自然能驅使他人,去跟壁外的魔物戰斗。

    什麼是效率?

    效率就是以最直徑的路線,達到巔峰!

    “跟魔物斗,能借助智商,跟人斗,卻不能。”杜迪安目光閃動,雖然自己踏上巨壁巔峰的道路,必然要跟無數人戰斗,但這絕不是一件輕松的事,甚至比魔物要困難得多。

    魔物早已記錄在魔物圖冊中,資料信息一目了然,而且智商笨拙,能輕易利用計策和陷阱將其擊殺。

    但人類卻不同,每個強者的魔痕能力,都是未知,戰斗技巧,也是未知,而且恰巧因為都是人,所以想要脫穎而出,都會有不同于別人之處,這卻恰恰是最難對付的一點!

    杜迪安望著卷軸,沒有馬上學習,而是皺著眉頭,陷入思索,“雖然龍刺篇最適合搭配的兵器是長槍,但兵器的區別,只需要稍微轉變一下,如果遇見必須用槍才能應付,刀劍無法解決的局面,就舍棄掉,為了修煉一門格斗術而更換兵器,才是最耽誤時間的事。”

    “單體式,群體式,刺殺式,在今後的戰斗中,既然要挑戰內壁區的各大勢力,就必然會遇見以一敵多的情況,群體式要學,單體式也要學,刺殺式適合偷襲體質強于自己的人”

    他眉頭皺起,這三樣,他感覺缺一不可,都要學,但都學的話,需要的時間少說也要兩三年才能熟練掌握。

    “效率太慢,還要再刪減”杜迪安低著頭,眉頭緊索,陷入思索中。過了片刻,他忽然雙眼一亮,“刺殺式可以拖延到以後再學,借助新神術,我只需要正面擊殺,以新神術當偷襲就行,能彌補刺殺這一點!”

    “單體的話,也可以延後學習!”

    “只要學會了群體式,哪怕遇上單對的敵人戰斗稍微遜色,但有新神術輔助,也能將其擊殺!”

    想到這里,他眼眸亮,從里面找到了屬于自己的路,立刻卷到龍刺格斗術群體式的篇幅中,仔細地觀看著上面的架勢和講解。

    時間飛逝。

    他完全沉浸其中。

    這群體式絕非簡單一兩個架勢,而是用理論性地概述得極其詳細,比如從一對二開始,對方的站位不同,選擇不同的最有效率的戰斗法,到了一對三時,又換另一種更效率的方法,講述得極其細致。

    “一對二,一對三,一對四”杜迪安慢慢地看了下去,他沒有急著跟著練,而是反復地來回地看,到最後甚至有深陷萬軍叢中的戰斗架勢。

    然而,看過前面的由淺入深,在反復地觀看中,他隱隱抓到了一些規律。

    “原來如此”杜迪安漸漸明悟,臉上不禁露出一絲笑容,不管群體式中的人數和站位是如何變化,遞增,以及應對的格斗招式是怎樣變幻,但其中的核心卻始終不變。

    而這核心,才是群體式的精髓!

    “群體戰,跟單體戰其實也沒有不同,單體戰是跟人斗,群體戰跟天斗!”

    “假設周圍的風,周圍的空氣,全都的敵人,就必須全部擊敗!除自己以外,所有存在皆是殺滅!”

    杜迪安悟到了,就像鑽研一門神術,陡然明悟過來幾種化學公式的解法,他忽然覺得,格斗和科學,在某些方面並沒有什麼不同。

    只要找到了共同點,找到了精髓,所有的公式,架勢,外在,皆是迷人眼球的虛幻招式!

    誠然,在這龍族三百年精煉的格斗術中,這些表面招式也具有極其有實用的效果,但是太繁瑣了,在戰斗時未必會用上!

    反而正因為這種數百年的鑽研,將一招一式都挖掘得仔仔細細,揮出極其富有實際作用的價值,最終的結果卻導致所有的招式都是精華,都無法舍棄。

    但對于學習來說,卻是一座太過龐大的寶山,完全啃光,需要的時間太久太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