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卷 第四百十一章:守秩者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杜大師,行刺者的身份已經調查出來了。”大廳中,審判所的執事羅塞斯向坐在沙發上的少年匯報道,他態度客氣,甚至有一絲謙恭意味,論地位,審判所執事勉強跟高級神使相當,見到大師矮半個頭,得客客氣氣,何況是面對杜迪安這樣注定前途非凡,潛力無限的大師。

    杜迪安微微點頭,見這羅塞斯身上有體制氣息,嘴角微微勾起一抹弧度,道︰“執事大人,您說,我听。”

    羅塞斯受寵若驚,連連點頭,道︰“好,大師,這位行刺者名叫朗科恩,出身平民家庭,十三歲曾得到騎士殿堂的韋尼亞明騎士看中,收做學生,後來在韋尼亞明騎士的栽培下,逐漸嶄露頭角,在二十八歲的時候,順利通過黃金騎士考核,成為一名優秀的黃金騎士!”

    “在成為黃金騎士後不久,朗科恩謝絕各方邀請,主動請求加入梅爾家族,自此擔任梅爾家族的騎士統領直至今日。”說到這里,羅塞斯抬眼看了杜迪安一眼,關于杜迪安跟梅爾家族的矛盾,他有所耳聞,這種事情只要他想調查,很容易就能查到。

    杜迪安聞言,平靜的表情頓時一沉,道︰“執事大人,您的意思是,梅爾家族派人來刺殺我?”

    羅塞斯微微苦笑,道︰“大師,這只是初步調查,還沒有查清楚究竟是梅爾家族主使的,還是他自己過來的”說到這,聲音不禁弱了下去。

    若沒有指使,一個騎士統領干嘛要冒險刺殺一位大師呢?

    “沒有查清楚?”杜迪安轉頭看著他,“執事大人,您說要多久才能查清楚?”

    羅塞斯感受到杜迪安話語中的怒氣,心中苦笑,這兩頭都不是他能得罪得起的,勉強笑道︰“大師,您放心,我們會抓緊時間調查的,盡快讓梅爾家族給您一個答復,若真是他們主使的,我們必將給您一個交代,而且我們的人已經去了梅爾家族,正在著手調查。”

    杜迪安見此,微微點頭,臉上依然留著幾分怒氣,沒有再多說什麼。

    “調查?”就在這時,大廳外面傳來一道清朗聲音。

    杜迪安和羅塞斯望去,只見一位身披白銀鎧甲的中年人大步而入,他看見沙發上的杜迪安後,臉上的冷傲之色頓時微微收斂,上前道︰“光明教廷守秩者雷德梅恩,見過杜迪安大師,冒昧拜訪,還望見諒。”

    該來的終于來了。杜迪安心中暗暗想著,臉上露出一抹微笑,道︰“你好,沒有迎接,還望海涵。”

    “大師您客氣了。”雷德梅恩笑了笑,道︰“我們奉命過來,配合審判所一同調查這件刺殺案,定會給大師您一個滿意的答案,敢襲擊大師的人,多半跟骯髒的黑暗邪教有關,等會兒我會派人親自去梅爾家族察看,還請大師耐心等待。”

    杜迪安微微點頭,“有勞了。”

    旁邊的羅塞斯臉色微變,心底嘆息一聲,知道這梅爾家族是真的完了,刺殺光明教廷所創辦的元素神殿里的大師,多半會被冠上邪教的名頭,這絕不是區區一個梅爾家族能夠扛得住的,尤其是如今聲名狼藉的情況下,更是無人相助,無法承受了。

    “羅塞斯執事,合作愉快。”雷德梅恩轉頭伸手,笑吟吟道。

    羅塞斯伸手握住,點點頭,沒說什麼。

    “你說什麼?!”梅爾莎雅震驚地看著自己的哥哥梅爾克,精靈般的眼眸中露出一絲驚恐之色,道︰“把我們當邪教來調查?”

    梅爾克嘆了口氣,曾經迷倒無數富家少女的英俊臉頰上此刻滿是傷感,道︰“以我這些年當光明騎士的了解,光明教廷的高層一旦遭受行刺,必將會嚴格調查,派遣守秩者出動,這一點跟審判所早有協議,審判所也無權組織,一旦守秩者將此次刺殺事件定義在邪教活動上面,就會掌握調查和判決的主權!”

    “一旦掌握了主權,以光明教廷的行事作風,多半會嚴密調查,甚至不惜用一些特殊的手段,除非我們真的是清清白白,從未跟黑暗教廷有過接觸,一旦有的話,必定會被他們給調查出來,這是逃不過的。”

    听到梅爾克的話,在場眾人的臉色皆是難看無比。

    作為商業區叱 風雲的梅爾家族,麾下產業眾多,要跟方方面面的人打交道,這其中自然也免不了黑暗教廷,甚至在黑暗教廷里臭名昭彰的煉金術士,在他們看來都不算什麼,這也是所有貴族間的潛規則和默許的事情,沒有哪個貴族能說自己是清清白白的。

    若是嚴查,自然免不了查出許多曾經掩蓋的事情。

    梅爾莎雅咬著嘴唇,握緊了縴指,道︰“絕不能讓守秩者介入調查,若是被他們逐個查的話,肯定會查出咱們家族曾經跟黑暗教廷的人接觸過,甚至有一些生意上的合作,一旦被證實的話,罪名太重,不但所有資產被剝奪,連貴族身份都未必能保住。”

    眾人面面相覷。

    他們何嘗不知道這一點,可是,現在又有什麼辦法能阻擋守秩者?

    這時,人群後面忽然讓開,卻見梅爾肯森緩緩走來,他站在台階上面,環視著眾人,斧刻般的臉頰有幾分滄桑和低落,但此刻繃著臉,仍維持著冷漠威儀模樣,緩緩道︰“這件事,必須有人扛,等光明教廷的守秩者過來調查時,我來承擔,這件刺殺事件,純粹是商業競爭,這樣的話,只會罰一些錢,現在,你們馬上把能變賣的房產盡快變賣,能轉移的產業,就轉移出去,將資金轉出家族。”

    所有人怔住。

    梅爾莎雅怔怔地看著父親,淚珠從眼眶中大顆地掉落下來,心中有種撕裂般地疼痛,她忽然後悔自己曾經的任性和自以為是,若是能早點殺死那個少年,就什麼事都不存在了。

    但是現在,整個家族的所有人,卻被對方區區一人,逼得如此狼狽。

    後悔!痛苦!悔恨!

    她從未如此後悔過一件事,可惜時光並不會為她逆轉。

    忽然,一聲咳嗽從梅爾肯森的身後傳來。

    梅爾肯森微怔,轉頭望去,便看見管家攙扶著父親走來。

    短短半日不見,所有人望著這個老人,臉上露出震驚之色,曾經身體硬朗精神奕奕的梅爾喬治,此刻儼然像一個真正的老人,筆挺的背脊佝僂了下來,臉上的皺紋前所未有的深刻和蒼老,披著絨毛大衣,卻更顯單薄。

    “父親!”梅爾肯森急忙上前。

    梅爾喬治看了他一眼,嘆了口氣,伸手拍了拍他的手背,道︰“孩子,還記得我以前怎麼跟你說的麼,被敵人用拳頭打倒了,你就用劍刺回去家族的未來,就交給你了。”

    梅爾肯森臉色一變,連道︰“父親,這件事是我的疏忽,是我犯的錯,由我承擔就夠了,您”

    “我老了。”梅爾喬治靜靜地看著他,目光掃過全場,看見的是一張張晚輩的臉孔,他微微一笑,道︰“人老了,就該死了,何況這點小事,還不會殺我,你們都是我的好孩子,今後要更努力才行,知道麼?”

    在他說話時,有的人已泣不成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