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卷 第三百十二章:杜迪安的新神術 二合一章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哼!強詞奪理!”七旬老者冷哼一聲,“小小年紀,你以為你得到時代獎章,就能夠藐視一切?當烈陽升起時,黑暗早已瑟瑟嚇退,何須一戰?你制造出一件神術作品,代替光明神傳播主的福音,能造福多少人?你獵殺魔物,又能造福幾個人?二者孰輕孰重你分不清?”

    杜迪安平靜道︰“我說過,我能退出狩獵者,專心研究神術,但希望你不要輕視狩獵職業,若沒有狩獵者在壁外獵殺魔物,請問你能研究什麼?你對壁外又知曉什麼?”

    “放肆!”七旬老者拍案而起,怒目而視,“你怎麼說話的,有沒有一點禮儀?難怪是賤民泥腿子,入了神殿還是改不掉惡習!”

    杜迪安臉色一冷,道︰“想要讓我尊敬你的年齡,希望你先拿出屬于你這個年齡的修養。天籟|2”

    “你!”七旬老者氣得怒目圓瞪,微之一窒。

    “好了,杜先生,不得無禮!阿森斯,你也別跟小輩去計較這些,杜先生來自平民家庭,以前又是狩獵者,脾氣難免會犯沖,你多多見諒。”先前的寬臉老者連勸道。

    七旬老者阿森斯看了他一眼,克制住怒氣,冷冷地看著杜迪安,“就憑你今天的言論,我將話說在這里,我能斷定,你將來一輩子都難以觸踫到主上的靴尖!”

    在元素神殿中,“主上”指的是光明神,而“靴尖”則指的是大師,這二字的由來是很早以前的神殿初期,曾有一位在獲獎時自嘲,自己只是觸踫到了主上的靴尖,只窺見冰山一角。後來,這句話成為許多大師自謙的流行語。

    “一輩子很漫長,話別說太滿。”杜迪安淡然道。

    七旬老者冷哼一聲,坐回到椅子上,不再言語。

    先前的寬臉老者看了看二人,苦笑一聲,想到杜迪安的脾氣,本想要勸教的幾句話,也收回到嘴里,以免被頂了回來,讓自己沒面子,他見識過太多的天才,知道這些天才是何等的驕傲,而杜迪安在這些天才中,無疑是最耀眼的一個,單是史上最年輕獲得時代獎章這份榮耀,就足以說明一切,因此,他苦嘆了口氣,道︰“你們兩個的脾氣也是算了,不說這個,杜先生已經同意退出狩獵者職業,不再前往壁外,就說明還是識得大體的,阿森斯你也別跟後輩去見識了。”

    阿森斯冷笑一聲,轉過頭去。

    杜迪安輕輕掃視了一眼他的服裝,若無其事地繼續听著寬臉老者的話,態度謙遜。

    “除了這件事以外,第二件事是關于境外戰事的研究,持續的戰斗造成邊防壓力吃緊,軍部希望我們能夠再造出一些新的軍事神術,徹底擊垮野人,在座的各位都在軍事神術領域有所建樹,希望近期能夠將神術重心,轉移到軍用神術上,爭取再造出幾件神術作品。”寬臉老者環視眾人,緩緩道。

    杜迪安目光微動,沉默不語。

    長桌兩側的眾人面面相覷,陷入沉思。其中先前的矮胖老者摸著下巴上的小胡子,緩緩道︰“自從上次造出雪影弓後,我已經很久沒踫軍用神術,不過對于雪影弓,我倒是看過一些中級神使在任務中的改良版,觸動了一些神感,倒是能將雪影弓再改造提升一下,應該能達到四星中品級別。”

    寬臉老者一笑,道︰“四星中品就夠了,沒想到雪影弓這麼可怕的兵器,還能夠有這麼大幅度改良,看來你在這方面的造詣,早已深入骨髓了。”

    “過獎過獎。”矮胖老者哈哈一笑,連忙擺手,臉上卻有幾分得意。

    寬臉老者微微一笑,向旁邊的杜迪安道︰“杜先生,你的軍用十字弩非常不錯,若是能夠再改良一下也好,哪怕有一絲提升,對戰場的局勢也是非常有幫助的,希望你回去多多鑽研一下。”

    杜迪安微微點頭,道︰“我會的。”

    “嗯,議會到此結束吧。”寬臉老者宣布道。

    眾人起身,從杜迪安身旁經過,6續而出。在經過其面前時,有的會向他微微點頭,算是見過,有的直接走過,沒有多看一眼,作為神術大師,他們都有各自的驕傲,縱然杜迪安是一個潛力非凡的神使,將來也不過是成為一位杰出大師,這還是往好的說,往壞的很可能直接就卡在中級神使上了,也不是沒有可能的事,自然不值得去提前結交。

    等眾人全都離開後,寬臉老者拍了拍杜迪安的肩膀,“走吧,阿森斯就是這脾氣,你別往心里去,而且他說的也沒錯,我信任你的能力,但是該有的禮儀還是有,畢竟在座的並非只是他一位大師。”

    杜迪安看了他一眼,知道他說的是好心話,每個階位的人都有各自的圈子,容許自己窩里斗,但不容許外人來輕視,這也是為什麼他看見有兩位大師在議會結束後,對他的態度明顯沒有先前那麼隨和的原因,顯然是認為其輕視了所有大師,因此不悅。

    “嗯。”杜迪安點頭,沒多說什麼。

    離開議會後,幾位大師從神殿內6續走出,在一樓有他們的學生,一路護送,來到神殿外面停靠的馬車上,坐車離開。

    等待在議會前的人自覺性地讓開一條寬敞的道路,敬畏地看著這些榮光環繞的大師,一百多人的場面竟沒有任何哄鬧喧嘩。

    等所有大師離開後,杜迪安和寬臉老者一同最後出來,一前一後並肩而去。

    看見杜迪安時,人群中響起一陣騷動,似乎有幾聲驚嘆,顯然沒想到這位最近一直登上報紙的風雲天才少年,竟然已經能夠跟這些大師一路同行,如此殊榮,令人眼紅。

    望著周圍擁堵的人群,杜迪安忽然有些後悔,沒有坐馬車過來。

    “我先去了,新神術的事情,你好好把握。”寬臉老者上了馬車,掀起車簾,向杜迪安笑道。

    杜迪安點點頭。

    周圍的些許騷動頓時有些寂靜,等寬臉老者的馬車 轆滾動著遠遠離開後,人群中才響起一片嘩然之聲,眾人輕吸著涼氣,各種驚嘆和羨慕地看著場中少年,沒想到後者的神術進度,已經受到大師的看好和關注,要知道,後者的階位只是區區中階啊!

    等馬車遠去後,杜迪安順著人群另一處快離去。

    人群反應過來,立刻追上,杜迪安連忙跑去,在沒有施展狩獵者力量的前提下,依然輕松跑過這些體弱的神使,要知道,他當初的拾荒者訓練可不是白練的。

    回去神術堡後,杜迪安來到自己的神具室,將避雷針拆解後包起來,背著前往神術神殿,這次是直接乘坐神術堡內的公用馬車而去。

    到了神術神殿後,杜迪安下了馬車,將幾個行李箱拖下,兩手提著和夾著,進入到神術神殿中。

    此刻神術神殿內有十幾人,在排隊提交自己的神術作品。

    杜迪安來到一個隊伍前排隊,等待前面的四人離去。

    “咦?”前面一人看見後面有人,回頭看了一眼,忽然驚詫地叫了一聲,疑惑地看了杜迪安兩眼,猛地一怔,瞪大眼楮,驚喜道︰“你,你是杜迪安?天才杜迪安?”

    “你好。”杜迪安禮貌地道。

    這青年有些受寵若驚,連道︰“您好,您好,你也來提交神術?”

    杜迪安點點頭。

    “您請,您先來。”這青年連忙道。

    杜迪安連忙拒絕,“不用,你先吧。”

    “沒事,我時間多。”

    “好吧。”

    杜迪安跟青年換了個位置,這時,前面三人听到青年的叫聲,也回過頭看了過來,站在杜迪安前面的一個少女臉上有幾顆小雀斑,滿臉興奮又緊張,道︰“我跟你換個位置吧,您先來。”

    杜迪安看見她胸前是初級神使勛章,從後者打扮色來看,在如此年紀有這樣的成就也算優秀了,他沒有再客氣,換了位置。

    很快,前面排隊的二人也立刻跟杜迪安交換了位置。

    “請提交你的神術作品”櫃台後面的人剛向最前面的青年說完,轉身去拿表格,回過頭時,就看見那青年出現在後面,最前面的是一個膚色白嫩的少年,不禁微怔,忽然感覺有些眼熟,驚訝道︰“你是?”

    杜迪安將行李箱放上,遞了過去,道︰“這是我的神術作品,我叫杜迪安。”說完,遞出另一份文件夾,道︰“這是設計圖紙和組裝圖紙。”

    “杜迪安?”櫃台後的女子听到這名字,頓時想起了起來,驚喜地道︰“是你?你的新神術?”

    “嗯。”

    這女子有些激動,卻不知該說什麼,只能將杜迪安遞來的行李箱先收下,飛快地將表格遞出,滿臉歡喜地道︰“您填寫身份表吧,然後把你的勛章在上面烙印。”

    杜迪安將表格飛快填好,取下勛章,在旁邊的紅粉盒中印下去,然後在表格上蓋上,很快一個勛章的圖案出現,刻著他的名字。

    “神術的審核日子是一到三天,若是遇見【祈禱日】,將推遲一天。”這女子笑容滿臉地道。

    “謝謝。”杜迪安笑著道一聲謝,轉身離開櫃台,向讓位置給自己的四人道一聲謝,轉身飛快離開了神術神殿,返回自己的古堡。

    在杜迪安離開神術神殿時,櫃台後的女子都沒有顧得上給剩下的四人辦理神術提交手續,拿起杜迪安填寫的那張表格,以及地上的神術材料,轉身回到後面的小房間中,來到其中一張桌子前,向趴在上面忙碌的一位中年婦女興沖沖地道︰“莉姐,這是杜迪安的新神術,就是那個天才杜迪安的。”

    莉姐抬起頭,頗為驚訝道︰“是他的?”說話的同時,伸手接向這女子手里的表格,頓時看見上面蓋的勛章印,不禁怔了一下,連道︰“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忙吧。”

    這女子連連點頭,將東西放下後轉身離開了小房間。

    在她離開後,莉姐迅將地上的幾個行李箱疊在一起,叫來旁邊一個侍衛,道︰“你,抱著這些跟我來。”

    “是。”這侍衛應諾。

    半個小時後。

    莉姐和侍衛出現在另一座古堡中,將行李箱遞交給這座古堡櫃台後的人員。

    櫃台後的人看見行李箱上貼著一個紅色標識,知道這是優先審核的意思,當即派人送入了優先通道中。

    第九堡的二樓,茶廳。

    一道身材縴細的女子坐在鋼琴前,彈奏著悠揚婉轉的音樂,如泉水潺潺流淌,環繞在大廳內。

    在鋼琴前的台階下是一張茶桌,伊維薩端起桌上的茶,倒給他對面的空茶杯上,斟得七分滿。端起這杯茶的是一只蒼老的手,其面容模樣真是杜迪安剛見過不久的阿森斯。

    “你說可不可氣?”阿森斯喝著茶,仍有些怒意未消,道︰“小小年紀,真以為得到個時代獎章,自己就是未來的大師了,哼!”

    “天才嘛,都這樣。”伊維薩笑道。

    阿森斯沒好氣道︰“什麼天才地才,我們年輕的時候,哪一個不是天才?不是天才能走到今天這步?”

    伊維薩狡猾地笑道︰“哥本哈根就不是,他六十歲才從初級神使,一飛沖天,進入大師殿堂。”

    “那是個例!”阿森斯翻起白眼,“像他那樣大器晚成的能有幾個,再看看如今的初級神使中,又幾個是六十歲還在兢兢業業鑽研神術的?那些混到四十多歲的,哼,早就在神術道路上倦怠了,被外面世界貴族提供的歌舞享受給蠱惑,沉溺在世俗玩樂中,這些人就是神殿的蛀蟲,就該被開除!”

    “這確實是一條漫長而枯燥的道路,像哥本哈根那樣數十年如一日的堅持下來的人不多。”伊維薩感嘆道。

    阿森斯冷哼一聲,“沒決心做什麼都是失敗的,像這個小子,有天賦又怎麼了?狂妄自大,賤民就是賤民,一輩子學不會無聲吃飯!”

    伊維薩笑笑,並不搭話。

    就在這時,神堡內的管家忽然跑來,恭敬道︰“伊大師,神術神殿那邊有新的雷系神術,讓你去審核鑒別。”

    過年事多,今晚陪親戚吃飯喝酒,險些耽擱了更新,過年期間只能勉強保持住更新,還望大家多多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