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卷 第二百八十八章:傳奇降臨 保底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嗖!

    呼嘯的風聲在耳邊掠過,杜迪安一路全沖刺,如壁虎般飛爬上山丘,順著氣味沿留的方向追去。天籟|2沒過多久,他便看見沿途一些雜草上,散落著濺射狀的血跡,分不清是黑疤的,還是那只未知魔物的。

    他目光陰沉,緊緊握著拳頭,一路翻越過雜草叢邊的巨型魔物骸骨,以及倒塌埋沒的廢墟建築,當聞到前方黑疤和那只魔物的氣味越來越濃時,心中暗松了口氣,這意味著他的度在接近對方,並沒有被拉開,當即摒氣保持著全一路追去。

    七八分鐘後,杜迪安終于看到一個四五米高的黑影,在前方飛快跳躍跑去,是一只爬行類野獸,模樣像狼,但全身沒有毛,反而是綠色的魚皮一樣的鱗片,混合著細密的黑色斑點,頭頂有一簇尖銳的毛,像鋼針一般向後飄著,四肢粗壯,尾巴較長而細,像一根繩子甩在屁股後面。

    盡管是站在後面的角度,杜迪安依然看見,這東西的嘴里橫叼著一個東西,有兩條手臂隨著它的跑動而上下搖晃著。

    黑疤!

    杜迪安瞳孔一縮,眼底殺意暴閃,飛握弓搭箭,邊跑邊穩定上半身,瞄準一個部位射去!

    嗖!

    箭矢急馳出,猛地刺入其尾巴處的臀部。

    這東西吃痛,身體猛地蹦的數米高,在前方草叢處停住,轉身向杜迪安望來。這一下正面望去,杜迪安頓時看見它嘴里叼著的人,正是黑疤,此刻似乎已經昏迷過去,身體無意識地隨著這東西的腦袋而晃動。

    “畜生!”杜迪安心中涌出巨大怒火,在看見黑疤時,他也認出了這只魔物,名叫毒斑犬,生活在叢林地帶,潛力能力較高,喜歡小型群居生活,是極其狡詐的一種魔物,就像舊時代人們印象中的狐狸一樣,毒斑犬在狩獵者的心中就是如此印象。

    不過,毒斑犬雖然狡詐,捕獵等級卻不高,成年期也只達到十四級,正面戰斗能力跟一般的中級狩獵者相當。

    毒斑犬敵視著杜迪安,鼻腔中出示威般的低吼,嘴里依然緊緊咬著黑疤。

    杜迪安看得無可忍耐,迅搭箭瞄準射出。

    毒斑犬看到杜迪安的姿勢,身體迅做出反應,然而,它卻不是跳躍躲避,而是揚起頭,噗地一聲,箭矢射在它嘴里叼著的黑疤腿腳上,刺入進去。

    杜迪安看到這一幕,只覺全身血液都像炸裂一樣,雙目中閃出滔天殺意,拔出腰間短劍,近身沖了過去。

    毒斑犬看到杜迪安撲來,立刻松開了嘴,將黑疤丟到地上,四肢彎曲在地上,作出撲擊姿態。

    杜迪安看到它的模樣,立刻做出防御撲擊的準備,二者在相距六米左右,均動了沖刺攻擊。

    當看見毒斑犬四肢上沖,杜迪安瞬間一手做出防御撲擊的格擋姿勢,一手持劍準備刺穿它的腹部。然而下一刻,毒斑犬的四肢忽然一個變向,轉身尾巴橫掃過來,如鞭子般急怒抽而至,甩動間空氣出響亮的呼嘯聲。

    杜迪安瞳孔微縮,急忙一個彎腰伏地躲避。

    嗖地一聲,鞭尾掃到旁邊的雜草中,頓時雜草被斬斷一片,殺傷力如斬馬刀一般驚人。

    杜迪安伏地瞬間,兩腳一蹬,朝毒斑犬近身撲去,短劍狠狠刺向它頭顱下的脖子。

    毒斑犬似乎沒想到自己的偷襲沒能得手,吃驚之余,身體卻反應不慢,迅後跳躲避,但它的度哪有杜迪安快?立刻被杜迪安欺身貼上,短劍刺到胸前的鱗片上。

    毒斑犬低吼著張口咬去,停住後退,反攻向杜迪安。

    “滾!!”杜迪安暴吼一聲,一拳從側面砸去,將它撲咬下來的腦袋砸得歪倒在一旁,同時手里的短劍狠狠刺向它的胸前鱗片中。

    這鱗片極為柔軟,韌性驚人,短劍在杜迪安的全力推動下,才刺破進去,直沒入柄端。

    毒斑犬痛得嘶吼一聲,四肢劇烈掙扎,猛地狂一般亂踏地面,讓杜迪安無法抓住它的光滑身體,剛一拉開距離,便轉身狂奔而去,竟是逃跑了。

    杜迪安剛要追趕,忽然想到黑疤,硬生生止住了身體,迅返身回來,立刻看見黑疤躺在雜草中,臉色蒼白如紙,似是昏迷,但其頸脖處一個巨大的咬痕傷口,卻無聲訴說著他的狀況,頸動脈已經被咬破了

    杜迪安瞳孔微縮,握緊了拳頭,緩緩地蹲下,伸手按在他的胸口處,並沒有感受到心髒跳動,而頸動脈處的巨大咬痕,幾乎讓他的半個脖子都要掉落下來,顯然是活不成了。

      !

    杜迪安手指攥得輕輕作響,他緊咬著牙,心里充滿自責,沒想到出來的第一次,五人中就折損一人,雖然料到這壁外凶險無比,但他還是低估了這里的險惡生存環境,自己的嗅覺並非出色的感知能力,在感應的效率上和听覺、視覺沒辦法相比。

    想到自己當初將他們從監獄中保釋出來,準備讓他們跟隨自己干一番大事業,而他們也是如此的信任自己,沒想到如今第一次出壁,就遭遇到這樣的事情。

    杜迪安咬著牙,將他的眼楮撫上,抱起他的尸體。

    忽然,他鼻子微微嗅動,臉色微變,緊接著漆黑眸子中涌出一股強烈殺氣。

    緩緩地,將黑疤放回到地上。

    杜迪安拔出綁腿上的一把匕,轉過身,眼底殺氣濃烈,死死盯著草叢後面。

    沙沙!

    叢林中輕快地跑來八只身影,體積相近,是八只毒斑犬!

    其中在中間的一只,胸前插著短刀,鮮血已經止住滲出,正是先前落荒而逃的那只,此刻一雙暗紅色眸子,陰冷地盯著杜迪安,充滿猙獰和憤怒。

    杜迪安的目光從這八只毒斑犬身上一一掠過,只覺全身冰冷的血液像沸騰,又像在凍結,他心底殺意如狂,雖然知道自己落在下風,甚至很可能喪命,但背後就是黑疤的尸體,他想到曾經在監獄中,這個漢子自嘲似的說著曾經的狩獵夢想︰“以前只希望死後,能有個人給我收尸,將我帶回壁內,讓我以人類的死法死去,而不是暴尸荒野,喂給這些畜生,如今倒好,關在這里,省心了”

    這嘲弄的話語和表情,數年過去,在他心中卻沒有忘卻。

    人是自己帶出來的,如今死了,尸體必須由自己帶回去!

    這是他此刻唯一的想法,內心頻臨熄滅的微弱的火種,在這一刻似乎熊熊燃燒成旺盛的火焰,灼燒著他的大腦,讓一貫的冷靜判斷和最利益化選擇的頭腦,被火焰所吞沒,怒火!

    感受到杜迪安眼底散出的實質般濃烈殺意,八只毒斑犬沒有冒然進攻,分散了開來,環繞著杜迪安,將其包圍在圈內,這也是它們群居捕獵時的習慣作戰方式。

    當包圍圈成立後,八只毒斑犬低聲咆哮,相互應和,一時間如犬如狼的吼嘯聲此起彼伏,充滿震懾心魄的氣勢。

    杜迪安握緊匕,死死盯著那只殺死黑疤的毒斑犬。

    眼看大戰一觸即,忽然,包圍著杜迪安的八只毒斑犬吼嘯聲停了,仰頭望著四周,穩定牢固的包圍圈似乎有些騷動起來。

    杜迪安眉頭微皺,揮鼻子聞去,頓時嗅到一股極淡的氣味在接近這里,是別的魔物?

    嗷!

    八只毒斑犬忽然看向左側叢林,似乎感知到什麼,剛形成的包圍圈頓時瓦解,朝相對的方向頭也不回地跑去,看都沒看一眼杜迪安。

    杜迪安臉色陰沉,能讓八只狡詐的毒斑犬直接跑路的魔物,不用想也知道多半是捕獵等級二十以上的大型魔物,他收起匕,迅轉身抱起黑疤,剛準備跑路,徒然一道陰影從旁邊的草叢處飛彈射而出,落在自己前方十幾米的地方。

    看到這跳出的巨影,杜迪安瞳孔暴縮,手上抱著的黑疤都險些嚇得抖落,這竟是一只模樣極其古怪的猙獰魔物,像是巨型螳螂,但不同的是並非直立行走,而是像一團扭曲的海草,全身各處部位都是鐮刀形狀,單從外表就能看出其戰斗時的恐怖戰斗力。

    而看到這東西的瞬間,杜迪安就感覺腦子有些空白,嗡嗡作響,雖然是初次見面,但這個模樣,卻在他腦海中有極深刻的印象,正是魔物圖冊上記錄的魔物頂端存在,八大傳奇魔物!

    而這,便是其中之一的割裂者!!

    而且是成年期,捕獵等級六十八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