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卷 第二百七十五章:鍛煉 保底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還不快去準備餐具,再讓廚子加一份雪原牛排。”尼古丁返回餐廳,向旁邊的女佣吩咐道。

    “是。”女佣趕緊跑向廚房。

    杜迪安叫住匆忙跑去的女佣,道︰“多煎幾份吧,晚上胃口好。”

    “是。”女佣連忙應諾,轉身疾步而去。

    “沒料到你今晚會回來。”尼古丁拉開椅子入座,道︰“早知道這樣,就讓廚子好好準備一下了。”

    杜迪安笑笑,道︰“怎麼樣,在這里還住得慣麼?”

    看見杜迪安的笑容,尼古丁忽然想到早上翻出的那張紙條,心中暗暗跳動一下,表面卻神色如常,笑道︰“至少比咱們在監獄里要舒服多了,外面的小河風景也不錯。”

    杜迪安微微一笑,片刻後,等女佣將晚餐遞上來後,開始吃了起來,邊吃邊跟幾人閑聊著一些話題,等晚餐結束後,便起身上樓,回到自己的房間中。

    關上門後,杜迪安瞥了一眼自己的衣櫃,來到旁邊的書桌前,掏出火柴點上油燈,從抽屜里摸出一把漆黑小雕刻刀,以及一塊木雕,沒有知覺的左手抓著小刀,在輪廓面目全非的木雕上面輕輕劃動,痕跡時深時淺,力道的掌握依然極其生疏。

    杜迪安靜靜地削著,練習左手的掌控,同時思索著別的事情。

    一夜飛快過去。

    次日。

    杜迪安準時醒來,發現尼古丁比自己起的還早,並且把女佣也都叫醒。看見杜迪安下樓,大廳內的尼古丁抬頭望來,笑道︰“少爺,早啊,熱水已經給您準備好了。”儼然是一副真正的管家模樣,態度也畢恭畢敬,挑剔不出任何毛病。

    杜迪安一笑,用女佣遞來的熱水和毛巾洗漱完畢,來到餐廳上坐下,道︰“今天精神不錯。”

    尼古丁恭敬道︰“少爺過獎。”

    杜迪安看了一眼他的肩膀,道︰“傷愈合的怎麼樣了?”

    尼古丁微微而笑,道︰“老了,傷疤愈合的速度比不上你們年輕人了。”

    “有時傷口太快愈合,反而好了傷疤忘了痛。”杜迪安微笑道︰“若履歷上沒有寫錯的話,你依靠財富購買到的神之賜福,已經將你的體質提升到中級狩獵者層次了吧。”

    尼古丁目光微閃,道︰“少爺您過獎了,我只是初級狩獵者罷了,距離中級狩獵者還有一段距離。”

    杜迪安一笑,道︰“初級狩獵者可無法從兩隊審判騎士的包抄中掙脫,還反殺四名正式審判騎士。”

    尼古丁微微苦笑,道︰“誤傳,都是謠言誤傳,不過是想要將我的罪名定高一點罷了,我可沒能耐殺死審判騎士。”

    “或許吧。”杜迪安淡淡一笑。

    這時,外面有馬蹄聲傳來。尼古丁道︰“應該是郵遞員送報紙來了吧,我去看看。”說完,轉身離開大廳,片刻後從外面返回,手里拿著兩份報紙回來,遞向杜迪安道︰“少爺,您的報紙。”

    杜迪安微微點頭,接過翻看起來。

    在他翻盤報紙時,尼古丁緩緩退下,很快有女佣送來早點牛奶和煎蛋,以及肉芝卷。

    杜迪安邊吃邊看,在財經報紙上佔據較大版面的,依然是自己的軍用十字弩,最近邊境戰事吃緊,關于邊境的新聞報道也較多,尤其是各類軍用物品的動態,以及軍部人員調動的新聞,都在被各家新聞社時時關注。

    “梅隆財團難道想等這陣風頭過去,再出手?”杜迪安翻看著梅隆財團的報紙,上面提到的關于梅隆財團的走向依然圍繞著梅隆財團主要的地礦產業和醫療產業,這是梅隆財團手里的兩項最強武器,而地礦產業的競爭對手是斯科特財團,由于斯科特財團是地礦產業最早最大的運營者,如今依然佔據著絕大多數的渠道和市場份額,但在醫療產業,梅隆財團可謂是“無敵手”的狀態。

    在整個外壁生活地帶三個區中,梅隆財團的醫療產業佔據百分之七十以上的市場,最頂尖的十大醫院中,有六家是梅隆財團的,剩下四家里有一家是梅隆財團跟格林財團合伙經營,但被完全吞並是遲早的事。

    “醫療行業是梅隆財團最大的武器,也是能夠迅速崛起的主要原因。”杜迪安目光閃動,“若是能在醫療產業上給予重擊,必定能將梅隆財團重創。”

    他思索著,靜靜翻閱著報紙。

    隨著時間推移,卡奇和黑疤、老金等人陸續起床,下樓吃早點。

    “少爺,等會兒訓練場上,我可就不叫你少爺了。”卡奇大口咀嚼著肉食道。

    杜迪安放下報紙,淡然道︰“早上起來,別吃這麼油膩。”

    “我喜歡。”卡奇哼道。

    早餐結束後,杜迪安和卡奇來到城堡後面一圈石塊堆砌的訓練場中,這是給城堡里的騎士和守衛們訓練用的地方,約七八千平米左右,有各個不同的訓練工具。

    “你的體能方面已經勉強媲美高級狩獵者,只差魔痕沒有再次蛻變,那些入門的簡單課目就省去了,咱們直接來點硬的。”卡奇咧嘴笑道︰“听說你是獵人職業,獵人考驗的可是眼力和臂力,以及耐力,今天上午就先鍛煉下你的臂力吧,你的那條胳膊小心別斷了。”

    杜迪安淡然一笑,他的左手應該已經恢復,縫線的地方已經愈合。

    見杜迪安沒有回話,卡奇嘿嘿一笑,道︰“知道青蛙麼,第一課就用青蛙的姿勢倒立,兩手以肘部九十度彎曲,腿部並攏一線,順便鍛煉你的平衡力。”

    杜迪安臉上露出笑容,道︰“你應該知道,我有辦法去狩獵者學校知道他們的訓練課目,如果你教的跟狩獵學校里的不同,你知道後果。”

    卡奇笑容微僵,冷笑道︰“那你就去打听好了。”心中卻暗暗慶幸,還好他謹慎起見,選的第一個蛙立是狩獵者學校里的項目。

    杜迪安看了他一眼,依照他說的話照做了。

    卡奇微微冷笑,道︰“體質沒有得到提升的普通人,最好的蛙立訓練時間是一個小時二十分,你雖然初次鍛煉,怎麼也得來個三四小時吧?”

    杜迪安一邊倒立,手肘彎曲,一邊吩咐道︰“你可以先去擴建訓練場。”

    卡奇聳聳肩,“別想偷懶,我會一直盯著你的。”說完,轉身離開。

    在杜迪安進行訓練時,古堡外面也迎來一輛馬車,上面插著的是格林財團的旗幟,下車的是一位打扮儒雅的中年人,友好地跟門口的女佣表明來意,女佣立刻進屋通知尼古丁。

    在樓上窗戶處觀看後面訓練場上情況的尼古丁听到女佣的匯報,微怔一下,立刻下樓迎接。

    “你好。”尼古丁面帶微笑,手勢和表情禮貌得體,道︰“我是杜先生的管家,您是?”

    儒雅中年人笑道︰“我代表格林財團,前來拜訪杜神使,不知他是否在里面?”

    “神使?”尼古丁微怔,不動聲色地道︰“他現在不方便,若沒什麼重要事情的話,我可以代為轉告。”

    儒雅中年人微笑道︰“算是重要的事吧,還是跟他當面談比較好,我可以等他。”

    尼古丁見他如此說,只能道︰“好吧,您請。”將中年人迎入客廳,吩咐女佣沏茶伺候。

    “沒想到杜神使如此節儉。”儒雅中年人進入大廳後四處一掃,笑道︰“若是錢不夠的話,請杜神使務必跟我們格林財團說。”

    尼古丁目光暗凜,臉上堆起笑容道︰“少爺向來節約,怎麼敢為一點小錢勞煩你們格林財團呢。”

    儒雅中年人擺手道︰“什麼勞煩不勞煩的,只要杜神使願意把新神術賣給我們格林財團,就算再送他一座城堡,也只是小事情。”

    尼古丁心中一震,他以前混到富商階層,跟一些沒落貴族常常廝混,知曉神使的身份,沒想到杜迪安非但是神使,還是非同一般的神使,竟連格林大財團這樣的勢力都要派人來主動討好。

    他想到自己翻看過的古堡上下,並沒有看到什麼神術物品,道︰“我們少爺的新神術還沒有做好吧,等他完成了再談這些也不遲。”

    儒雅中年人奇怪地看了他一眼,沒想到杜迪安對下人管理竟然這麼寬松,竟然敢擅自涉入主人的事。不過想到杜迪安是神使,一心撲在神術上,對這些無心過問,便釋然了,只是對尼古丁的態度冷淡了幾分,暗想這樣的辦事態度若換成自己的管家,他早就出聲喝斥了。不過考慮到日後求助杜迪安,被他從中破壞說誣蔑的話,還是收起了不悅之色,含著微笑道︰“就算是沒有做好,我們格林財團也願意預定購買,價格絕對會讓杜神使滿意的。”

    尼古丁擔任管家多年,心思何其敏銳,看見對方臉上稍淡的笑容,便知道引起對方心底反感,當即不再過問,只是心中驚訝無比,沒有做好的神術都願意提前預定購買?莫非認定造出的神術絕不會差?這份信心從何而來?或者說杜迪安早已造好了神術,只是放了在神殿里,被這格林財團偷偷得到了消息?

    心中閃過這些念頭,尼古丁默默思索,不再多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