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卷 第二百六十六章:效忠 補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順著木板樓梯下來,杜迪安看到了刑具房,一個青年獄卒坐在樓梯旁的櫃台後,正津津有味地看著一本紙張凋零的書籍,相隔六七米距離,杜迪安能清楚地看到書籍上的字,竟是一本男女情愛的書籍,語言露骨淫|靡,令他微微皺起眉頭。

    青年獄卒听到腳步聲,身體側了側,將手放在書籍上遮住,抬頭看去,本以為是下來玩的同事,卻看見是一個陌生少年,頓時一愣,很快便看清杜迪安的打扮穿著,是從監獄外面來的,眼中不禁閃過幾分興奮之色,將書籍折頁合上,塞到抽屜里面,起身抓起櫃台邊的一串蛇鱗鞭,上前瞧著杜迪安,頓時發現對方身上並沒有手銬刑具,而且也沒有同行押送的審判騎士。

    “你是?”青年獄卒微微皺眉,沒有急著動手。

    杜迪安瞥了他一眼,道︰“我是來保釋提人的。”

    “提人?”青年獄卒頓時想到今天上面的通知,心中微訝,沒想到有能力保釋這里面罪犯的人物,竟然是這樣一個少年。不過,興許對方只是一個跑腿的呢?想到這點,他收起皮鞭,摸出腰間的鑰匙,道︰“跟我來吧。”走在前面,下了樓梯,打開第一層監獄的厚重鐵門。

    杜迪安進入里面,只見這里格局依舊,熟悉的長廊,昏暗的光線,以及一間間鋼鐵囚籠,還有散發到空氣中的尿騷和人體污垢的臭味,他一眼望去,便看見不少熟悉面孔。

    “二十三號,有人來保釋你了。”青年獄卒來到長廊中,手里的警棍劃在監獄囚籠上叮叮作響,直到停在一間漆黑囚籠前,向里面喝道。

    隨著青年獄卒的話落,整個監獄忽然陷入短暫寂靜,下一刻猛地爆發出喧天嘩然。

    “保釋?!”

    “又是保釋,這一年我居然看到過兩次!!”

    “進入這里,居然還能被保釋出去麼?”

    “求求你,大人,也保釋我吧,我願意將所有忠誠奉獻給您!”

    “大人,也保釋我吧!”

    在眾人震撼時,一些距離鐵門較近的囚籠中的犯人已經注意到杜迪安,立刻向他伸出求助的手,投注全身感情地哀求道。

    杜迪安靜靜地看著,走到青年獄卒所站的牢籠前,一眼掃去,看見里面坐著一個滿臉驚愕的金發青年,在他旁邊還有四個犯人,同樣驚愕不已,顯然沒想到自己的老大竟然會被人保釋出去。

    “老金,不認得我了麼?”杜迪安微微一笑道。

    牢籠內的金發青年望著這道遮擋住光線的身影,竭力搜索腦海中自己以往認識過的大人物,但從沒有這樣的面孔,听到杜迪安的話,驚疑道︰“你,您認識我?”

    杜迪安一笑,道︰“我從這里越獄出去,應該沒過多久吧,這麼快就把我忘了?”

    越獄?

    听到杜迪安的話,金發青年一怔,驀然瞳孔緊縮,駭然失聲道︰“你是杜?!”杜杜迪安在監獄里的代號。

    听到金發青年的話,周圍其他牢籠不斷伸手哀求的人,頓時一片鴉雀無聲,愕然地看著這個身材頎長,打扮俊秀的翩翩少年,這是當初越獄逃出去的杜?!

    旁邊的青年獄卒愣住了,錯愕地看著這個領進來的少年,對于荊棘花監獄五十年內唯一一個越獄的人,他早有耳聞,只是當時的他被分配的工作並非監管這些第一層的犯人,所以沒有認出杜迪安,沒想到這位被傳得神乎其神的人物,竟然就站在自己面前!

    從這里越獄出去,如今還敢回來?

    還要保釋一同坐牢的人?

    青年獄卒難以置信,怔在當場。

    杜迪安微微一笑,道︰“在我之後,難道還有別人越過獄麼?”

    金發青年已經借著牆頂的微弱光芒,看清了杜迪安的模樣,雖然跟當初瘦骨嶙峋時有所差別,但眼眸和嘴唇卻是一模一樣,尤其是這說話的口吻和笑容,都是如出一轍,他哈哈大笑,激動得抓住囚籠的欄桿,道︰“當然沒有,你是老子這輩子見過最狠的人了,沒有之一!”

    其他囚籠的人也反應過來,情緒激動起來。

    “杜,你回來了,也把我們保釋出去吧!”

    “杜,大家都是熟人,也把我保釋出去吧!”

    各個牢籠中一片乞求。

    杜迪安微微抬手,眾人頓時收聲,期盼地看著他,不敢惹起不快。

    “我這次來,只保釋五人。”杜迪安神色平靜,道︰“保釋你們,不是那麼容易的,需要請求貴族出面,此外還需要五萬金幣左右的費用。”

    “五萬金幣?”

    各個牢籠的人嚇得一跳,膛目結舌,他們中除了少數的個別人外,大多數人這輩子都沒見過上萬金幣,像當初杜迪安被關進去的第一個囚籠內的綽號肥豬的中年人,曾經是富商,也最多只有一兩萬金幣的資產,五萬金幣對他們而言,簡直是天文數字。

    “杜,你就行行好”

    “杜”

    其中一些人反應過來,立刻向杜迪安哀求起來,雖然知道五萬金幣的數目不是輕易能夠拿出的,而且杜迪安跟他們非親非故,為他們掏出五萬金幣的可能性也低得微乎其微,但眼下唯有繼續哀求才能博取一分希望。

    杜迪安微微抬手,打斷眾人的哀求,道︰“各位,這次保釋的名額已定,將來若是再籌集到錢,自然會再保釋你們,至于誰先誰後,這個等會兒再說。”

    听到這話,眾人面面相覷,立刻不敢再多言了。

    青年獄卒在旁邊听得眼皮抽動,五萬金幣保釋這些垃圾,他感到心在滴血。

    杜迪安看了他一眼,目光示意。青年獄卒頓時明白杜迪安的意思,連忙掏出鑰匙打開囚籠,向里面的金發青年道︰“出來吧,杜大人來保釋你,可真是重義氣。”說完討好地看了杜迪安一眼。

    金發青年剛邁出牢籠,听到獄卒青年的話,不禁望向眼前這個少年,瞧著他燈光下的淺淺笑容,忽然感覺胸口被什麼堵住一樣,他狠狠地捏了一下鼻子,握緊拳頭,重重捶在自己胸口心髒處,深吸了口氣,低沉道︰“杜,你讓我重獲自由,我知道你保釋我出來,應該不止是看在往日情分的面子上,而是有需要我的地方,你放心,我會將余生全都效忠給你!”

    杜迪安見他道破,也不在意,道︰“我信你!”

    金發青年低著頭,肩膀顫動了一下。

    杜迪安轉過身,朝著長廊里面走去。金發青年立刻跟在他身後,青年獄卒趕忙將囚籠再次鎖上,飛快追上杜迪安,在前面帶路,訕笑地道︰“第二位是三十六號,就在這邊。”說完,小跑到一個牢籠前,向里面的人道︰“三十六號,快起來,有人保釋你了。”

    陰暗的牢籠里站著一個體格魁梧的青年,早已從草席上站起,臉色復雜地看著囚籠外面自如行走的少年,當听到青年獄卒的話時,頓時身體一震,只覺一股熱血從腳底直躥上來,涌上大腦,全身的血液都像沸騰燃燒起來一般,雖然他很想開口哀求,但沒有開口,沒想到此刻卻听到自己就是被保釋的五人中之一!

    呼,第三更有點晚了,超過11點半個小時,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