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卷 第二百二十三章︰恐怖行尸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杜迪安將背上的折疊行囊打開,將里面一卷遮雨的油布掏出,蓋在火藥箱上,以防下雨將火藥淋濕,然後抱著其中兩個火藥箱,輕手輕腳地朝著前方遍布雜草的廢墟中走去。

    由于沒人開路,這條巨壁通道外面的地上全是荒草,有的是泥土松軟潮濕的泥坑,杜迪安每一腳都走得極為小心,在缺乏資料和地圖的情況下,他只能靠自己摸索,在其他財團中,清掃這樣的未知區域,往往是派一些身手矯健又極具保命藏匿能力的狩獵者先去打探情報。

    畢竟,財團的狩獵者有限,就算派出七八名中級狩獵者,對整個壁外數量龐大的魔物而言,依然不夠塞牙縫。

    沿途偶爾會看到一些凸起在荒草上的大塊物體,上面遍布苔蘚和藤蔓,杜迪安從里面聞到極淡的異味,估摸著里面覆蓋的並非石塊,而是某些魔物的腐爛骸骨。

    當杜迪安小心翼翼地經過一處草叢時,忽然間草叢內響起極輕微地沙沙聲,猶如微風刮動的聲音,但杜迪安心底卻猛然升起一股寒意和凜然,臉色一變,急忙丟下火藥箱,轉身後退。

    在他後退的同時,從草叢里驀然躥出一道細長綠影,撲向杜迪安。

    杜迪安急忙拔出腰間利劍,揮舞斬去。

    這細長綠影被利劍擋開,落到身上,身體一閃,沒入到旁邊草叢中,消失無蹤。

    杜迪安臉色變了變,雖然沒有看清全部,卻看見它消失時露出在草叢外面的一截蛇尾,上面是綠色鱗片,跟雜草的青嫩綠色一模一樣,顏色更為鮮艷,一看就是劇毒蛇類。

    最重要的是,他無法聞到對方的氣味。

    “還好速度不是很快,應該不是太高級的魔物。”杜迪安心中暗暗慶幸的同時,愈發小心起來,他左右掃視著周圍的草叢,緩緩移動到火藥箱邊,用利劍挑開箱蓋,里面是滿滿的一箱黑火藥,丟一根火柴過去瞬間就會引爆。

    他用利劍插到里面,將火藥挑出,灑落在周圍的雜草中,淅淅瀝瀝地落下,頓時間,火藥的氣味散發出來。

    杜迪安目光冷冷地掃視著周圍,鼻子卻飛快辨別著周圍的氣味,很快,他聞到一股黑火藥的氣味在緩緩移動,眼底殺氣一閃,利劍倒插在腳下泥土中,反手一手抓弓一手抽箭,動作快如閃電,箭已搭好,朝著一處草叢中猛然射出!

    噗!

    利劍馳過,草叢中猛地一陣劇烈波濤涌動。

    半米高的茂密雜草叢驀然分撥開來,猶如一道尖銳的風劃過,朝著遠處飛速馳去。

    杜迪安立刻看清,一條碗口粗的四五米長的大蟒在草地飛速扭動著跑去,半身處插著一支箭矢,全身綠色鮮艷鱗片,極容易跟草叢混淆。

    杜迪安毫不客氣,飛速搭箭瞄準。

    噗!

    第二箭驟然馳出。

    這條綠鱗毒蟒扭動著游到近五十米處,箭矢瞬間馳來,恰好釘在它游去的地方,從頭骨後面斜刺而入,將其腦袋貫穿,釘死在地上。

    杜迪安松了口氣,拔出利劍緩緩走了過去,只見這綠鱗毒蟒的身體依然在無力地扭動,尾巴也在不停打卷。

    杜迪安的注意力分布到周圍,以免有別的魔物伺機偷襲,雖然他的嗅覺能聞到一些氣味濃郁的魔物,但有些魔物擅于藏匿和偷襲,不能過于依賴嗅覺。

    一邊戒備著周圍,杜迪安一邊斬下這條低級魔物的腦袋,從它的模樣來看,有點像魔物圖冊上的叢林魔蛇,獠牙有劇毒,成年的叢林魔蛇是捕獵等級十二的存在,這條明顯是幼年期的,捕獵等級在四到六左右,比起普通行尸稍微要強一些。

    “皮鱗是打造鎧甲和貴婦皮衣的好材料,能值十幾金幣。”杜迪安蹲下用綁在腿邊的匕首劃破它的身體,迅速剝皮,然後將它的腦袋切開,將兩根獠牙取下,在獠牙的凹槽後有半透明色黏液,他從行囊中翻出鑷子和盒子,將兩根獠牙裝入里面,收到行囊中。

    做完這些,杜迪安將蛇皮卷起,一並收起,然後回到原地,抱起自己的兩箱火藥,繼續小心翼翼地前行,朝著嗅覺感應中距離最近的那只腐尸方向過去。

    來到廢墟中的街道上後,隨處可見路面的裂痕中長出雜草,杜迪安望著停在路邊東倒西歪的遍布苔蘚的汽車,距離最近的一只行尸,就關在其中一輛小型汽車中,這汽車後面的車窗已經破碎,苔蘚和植物爬入其中。

    杜迪安將火藥箱放下,看了看周圍,視野還算開闊,就算有什麼嗅覺無法聞到的魔物,他憑視覺也能看到,當即不再遲疑,掏出弓箭,瞄準這汽車的駕駛座位處,飛速拔箭射出。

    噗地一聲,玻璃破碎聲響起。

    雖然汽車內一片漆黑,但杜迪安的視線還是能清楚地看見,里面的安全帶上套著一個中年行尸,先前似乎是沉睡狀態,他的箭矢射在了它的喉嚨處,並沒有殺死。

    他當即再次補上一箭。

    這一箭射中其頭顱,這掙扎著醒來的中年行尸頓時脖子一軟,當場死去。

    杜迪安迅速上前,拔出箭矢,將這行尸腦袋斬下,解剖開來。

    腦袋里的寒晶正處于初始的融化狀態,在寒晶周圍的血肉在釋放著溫度,以極慢的速度在腐爛。

    杜迪安將寒晶掏出,看了一眼左手,上次過度吸收寒晶導致左手被寒晶侵蝕,後來又在火藥上燒烤,導致痛覺神經徹底喪失,不知道還能不能繼續直接吸收?

    他思索著,心想先試試吸收一顆再說,如果行的話,以後就每次少量吸收。

    雖然知道這樣做有些風險,但直接吸收寒晶遠比用神之賜福得到的提升要大得多。

    他用另一把干淨匕首劃破左手,將寒晶放上,很快,寒晶觸踫到他的鮮血,就像冰雪遇火,逐漸消融,化作液體順著傷口滲透了進去。

    由于左手已經失去知覺,杜迪安感受不到任何異樣,只覺得體內又有種初次吸收寒晶時的感受,仿佛精力比剛才更加旺盛了一些。

    他松了口氣,將左手止血,回頭望去,只見一道行尸氣息從街道拐角處緩緩走來,似乎是被這里的玻璃碎片聲引開的,他拔出弓箭,正準備射殺,卻忽然臉色微微一變。

    只見這只從拐角走出的行尸,體格極為高大,竟有三米左右,手長腳長,身體極瘦,腰背駝著,眼眶極大,而里面只有一點猩紅之色,並不見眼球,或者說,眼球顏色是純黑,在其手臂處,從手掌後面到手肘處有一條凸起的鐮刀,就像鯊魚的背鰭。

    這行尸的臉是一個年輕人模樣,但頭骨和臉皮都被拉得極長,表情顯得極為消沉和陰森。

    “鐮刀行尸?不,鐮刀行尸體格沒這麼高,難道生前是身高較大的人?”杜迪安臉色微微變化,見其注意到自己,急忙搭箭射去。

    距離就是武器!

    嗖!

    箭矢破空飛出。

    這大型鐮刀行尸面無表情,噗地一聲,被箭矢釘到臉上,箭頭順著臉頰顴骨處射入,卻卡在了骨頭上。它緩緩地抬手抓住箭矢,將其拔出,眼眶中一點猩紅的眸子猶如甦醒一般,煥發出血紅光芒,身體搖晃著像一只人形蜘蛛般疾沖而來,嘴巴張開,嘴角處是撕裂狀,導致上下顎能像蛇類一樣張到一百八十度。

    今天就三更了,這幾天六更持續下來有點吃不消,今天提早睡下,好好補個覺,還欠下兩章萬幣打賞和兩更加更,以及刑天盟主的,明天再繼續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