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卷 第一百九十二章︰發明家杜迪安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看到這個陌生人急匆匆地離開後,男孩回過神來,望著倒在一旁地上的媽媽,急忙從樓梯上小跑下來,眼眶中已經止不住淚水翻涌,上前扶起媽媽,緊張而恐懼地大叫︰“媽媽,醒醒,你醒醒。”

    在他的搖晃下,秀麗婦女的腦袋軟軟地搖擺著。

    男孩只覺眼前一片昏暗,強烈的恐懼攥緊他的心,抬起手摸了摸媽媽的動脈,他並沒有繼承自己父親霍萊特的職業,當一個神官,而是從小喜愛做醫生,在課堂上老師便教導過他簡單的辨別人體生死的方法,並非是談鼻息,而是摸動脈,人在重傷時,鼻息是極其微弱的,難以察覺到,但摸動脈卻能極為準確感知。

    在觸摸的時候,男孩頓時感受到頸脖處並沒有跳動,他腦子嗡嗡作響,又顫抖著試了試鼻息,同樣失去生命體征,眼淚從他的眼眶中奪目而出,撲在秀麗婦女身上嚎啕大哭。

    哭了一會兒,他忽然想到那個陌生人凶手,心中頓時充滿強烈的仇恨和殺意,急忙爬起,小跑出去,拉開門,那凶手早已走遠,他緊緊攥著拳頭,轉身關上門,又回到了房間中,在搖搖晃晃地回來時,忽然眼角余光瞥見地上的金色項鏈,不禁一怔。

    他知道媽媽的首飾盒中,並沒有這一款項鏈,心中頓時一個激靈,剛要去撿起,忽然想到父親常說的一些事情,破壞證據和指紋等等。

    想到此處,他頓時停下,轉頭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媽媽,咬牙推門而出。

    坐在馬車中,杜迪安將外套和褲子脫下,換上自己的外套和衣物,讓克魯恩直接驅車去郊外。

    很快,馬車行駛到一處荒野上,遇見一個小型凹地,里面被災雨積滿,像一片小池塘。

    杜迪安立刻讓克魯恩停車,他將維坎德的外套和褲子丟在車廂內,換上自己的衣物,然後在車廂里到處摸索一遍,確認沒有遺留下什麼東西後,讓克魯恩下車,自己來到馬車前,將馬車牽到小池邊,一拳打在馬腦袋上, 地一聲,馬匹腦漿迸裂,身體一抖,搖晃著踉蹌幾步,倒了下去。

    杜迪安來到車廂後面,連帶著馬的尸體和馬車一同推入到池塘里淹沒。

    “走。”杜迪安掃了一眼周圍,確認沒有被人注意到,當即招呼克魯恩背著自己離開。

    克魯恩有些詫異,當听到杜迪安說出“腳印”二字時,才醒悟過來,蹲下背起杜迪安,遠離了此處,來到一條荒野的小石道上,才將杜迪安放下,二人一同返回。

    等趕到忒爾街道的小巷前時,杜迪安遠遠便看到巴頓二人站在附近等待自己,而維坎德的氣味早已在小巷中淡去,多半已經離開。

    巴頓二人看到返回的杜迪安和克魯恩,立即小跑過來。

    杜迪安用目光制止他們的嘴巴,道︰“時間不早,等會兒再說。”說完,在路邊雇上一輛大馬車。

    “他什麼時候走的?”馬車中,杜迪安向巴頓問道。

    巴頓連道︰“在你們回來前的一個小時左右。”

    杜迪安心中默算了一下,這個時間比自己擊殺霍萊特妻子的時間要稍早一點,是個小小破綻,他微微皺眉,但願審判所的人不會追查得這麼仔細,畢竟,任何計劃都有變數,能做到這樣已經很走運了。

    回到古堡後,杜迪安讓幾人全都去大洗一遍,更換衣物。

    次日。

    杜迪安和福林一起吃早餐時,古堡的侍女遞來幾分郵遞的早報。

    杜迪安伸手接過,掃了一眼那張梅隆財團新聞出版社的早報,今日的頭條依然是抨擊斯科特財團,不過抨擊的真正目標,卻是質疑斯科特財團推出的火柴產品,到底能不能夠取代火鐮的地位。

    杜迪安看了一眼其他幾張出版社的報紙,上面也有關于火柴的報道,只是評價都較為中肯。

    此外,其中兩張報紙還指出火柴的發明者,正是他的名字。

    上面的頭餃卻不是狩獵者,而是見習神官,畢竟,狩獵者對平民而言,是需要隱瞞的職業。

    “這下子,你算是揚名了。”福林也看到報紙,向杜迪安笑了笑,“以後還要再給你多一個頭餃,大發明家杜迪安先生。”

    杜迪安淡淡一笑,卻道︰“說起來真是奇怪,光明教廷明明對煉金術士窮追不舍,但火柴和其他財團的一些煉金術物品,卻能夠在正規渠道上售賣,而且被貼著全新產品的標簽,甚至制造者還被冠以發明家的稱呼,難道包裝一下的煉金術,就不是煉金術了麼?”

    “這不是很正常麼?”福林一笑,道︰“你看那外面的野花,在曠野上自由生長,卻一文不值,如果將它移到花店去,就能賣出價錢,你再看你和我身上的衣服,若是脫光了,大家都是的,但穿上了這身衣服,我就是貴族,你就是平民。”

    杜迪安問道︰“你說光明教廷既然知道這些發明家就是煉金術士,為什麼還允許他們光明正大的存在?”

    “因為斯科特財團已經代你向光明教廷表面,你所發明的火柴,是遵循光明神的旨意所創造。”福林笑了笑,道︰“你也知道,光明教廷的信仰,是光明神,核心的教義便是神造就了萬物,其他財團的發明家,推出的任何一個產品,都需要標明,這是在神的指示下進行創造的。”

    杜迪安恍悟過來,“這麼說,發明家就相當于是向光明教廷屈服的煉金術士?”

    “差不多吧。”福林笑道︰“有不少煉金術士混不下去了,便會投靠光明教廷,你應該知道元素神殿吧,那里面聚集的全都是大發明家。”

    杜迪安自然听過,所有壁外的資源,都會流入到元素神殿中,通過元素神殿的評估給予價值定義。

    “這麼說起來,光明教廷掌握的渠道太大了。”杜迪安說道。

    福林搖頭道︰“也別小看了黑暗教廷,在暗處反而更有優勢。”

    杜迪安微微點頭,能跟光明教廷扳手腕的,自然不會遜色。

    “看來,你並不是一個好的信徒。”杜迪安笑道。

    福林呵呵一笑,道︰“這你可錯了,我的信仰一直很堅定。”

    “你還有信仰?”

    “金幣難道不是一種信仰?”

    月票也是一種信仰,康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