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卷 第三卷︰割裂者 第一百七十九章︰邀戰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福林臉色陰沉下來,但很快又恢復了平靜,杵著拐杖緩緩站起,道︰“老朽請的客人已經到齊了,不知二位深夜闖入這里,有何貴干?”

    “哦?這麼說,我們這算是不請自來麼?”俊朗青年嘴角掛著一抹弧度,道︰“這就是你們傳承古老的萊恩家族的待客之道麼?”

    福林冷聲道︰“這就是你們米蘭家族的拜訪之道麼?”

    俊朗青年微微一怔,臉上笑意微微收斂,道︰“听說你們萊恩家族申請成立了財團,我們是特意前來拜訪的,如有冒昧,還請見諒。”話雖謙和許多,但語氣和表情依然生硬無比,甚至帶有一絲譏諷。

    福林淡漠道︰“畢竟只是百年不到的家族,禮儀傳承的不多,可以諒解。”

    俊朗青年臉色一沉,眼珠轉動,忽然微微而笑,道︰“我們米蘭家族的歷史自然比不上你們萊恩家族,只可惜巨樹易老,鮮花易枯,不是什麼家族,都能夠將傳統和財富保留下來的。”

    福林淡漠地看了他一眼,道︰“今日的太陽會沉下,明天的新日會升起,但誰又知道,新日不會步入舊陽的後塵?”

    俊朗青年臉色微變,剛想繼續開口,旁邊氣質尊貴的少女捂嘴一笑,道︰“今晚這里是開葡萄宴麼,怎麼這麼酸呢,福林族長,您可別跟我們二位晚輩見怪,若有冒犯,還請多多擔待,我們這次過來,是代表家父前來祝賀的,祝願你們財團一帆風順,前途光明。”

    福林淡淡一笑,道︰“二位家父在如此繁忙中還記得掛念我們這點小事,真是讓他們費心了。”

    “您曾經畢竟是我們梅隆財團的一份子,記著您是應該的。”少女含笑道。

    福林掃了一眼他們後方的騎士,道︰“看來你們的父親沒有教導你們,參加宴會是禁止帶入騎士的。”

    旁邊的俊朗青年眯了眯眼,微微冷笑,道︰“我們當然知道這點,只是,我听說這場宴會中有一條狩獵者,想必您是知道的,跟狩獵者這樣的危險物處在一起,不留點防備,萬一被咬傷怎麼辦?當然了,我相信以您的教導,必然能讓那只狩獵者服服帖帖的,但再乖順的忠犬,總有發狂的時候,不是麼?”

    福林用眼角余光掃了杜迪安一眼,見他神色平靜,似乎沒有听到這話一般,心底稍松了口氣,說道︰“狩獵者是我們的客人和伙伴,沒想到你們梅隆財團是如此看待自己麾下的狩獵者,實在讓人痛心,但願這些話不會讓他們听到,否則難保不會出什麼亂子。”

    俊朗青年一怔,眼中頓時閃過一絲惱怒,想要發作,卻被旁邊的少女用目光制止了。

    “听說你們招募到的這位狩獵者,曾經是我們梅隆財團下的一個新人,是叫杜迪安麼?”少女接過話道。

    福林微微眯眼,嗅到了這話語里的攻擊意圖,平靜道︰“不錯,不過杜先生在加入貴財團時,就已經是萊恩家族的好友,也是知道萊恩家族曾經是梅隆財團的一份子,才會加入梅隆財團的,如今萊恩家族脫離了梅隆財團,幸得杜先生不棄,始終追隨如一。”

    少女心中暗道狡詐,她本想用“挖牆腳”的說辭來擠兌福林,沒想到話剛出口,就被堵住了,果然是條老狐狸。

    “是這樣麼?”旁邊的俊朗青年微微冷笑,道︰“听說這位姓杜的狩獵者,三年前犯下偷竊罪,盜走我們米蘭家族的龍山紅寶石,被判入獄,審判所親自審核,此事應該不會有假吧,你們財團使用這樣的人,就不怕他偷偷搬空你們財團的倉庫麼?”

    福林淡然道︰“杜先生是被冤枉的,這中間有差錯,日後杜先生自會跟審判所申訴。再說了,龍山紅寶石可是你們米蘭家族的三寶之一,居然看守得如此不嚴謹,真是令人堪憂。”

    俊朗青年窒了一下,握了握拳頭,氣得胸口發堵。

    “我們說不過這老狐狸的。”少女在旁邊悄聲說道,向福林道︰“我看你們宴會也快開始了,歡迎我們入場麼?”

    福林淡然一笑,道︰“來者是客,二位既然來了,就一起參加吧,只是二位帶的騎士,還是留在外面較好,若是冒犯到其他人,可不太禮貌。”

    俊朗青年目光轉動一下,道︰“族長說的是,我忽然有個主意,這次來的匆忙,也沒帶什麼禮物,我們就來點小表演,給大家助助興如何?”

    其他貴族面面相覷,沒人應答。

    福林眯了眯眼,道︰“禮物就不必了,老朽怎麼能收後輩的禮品。”

    “若不送禮,晚輩可有點坐立不安了。”俊朗青年一笑,道︰“听聞這位姓杜的狩獵者實力非凡,是一位中級狩獵者是麼,不如讓他跟我的騎士配合一下,讓大家見識見識這位狩獵者的本領。”

    福林臉色微沉,他對外宣稱杜迪安是中級狩獵者,是給財團造聲勢,對方顯然是抓住這點,趁機過來拆台。

    杜迪安見福林在猶豫,出聲道︰“也好,既然能給大家助興,我樂意之至。”說著,走出幾步,向那俊朗青年微微一笑,道︰“米蘭家族是吧,想必你也知道,狩獵者練習的技巧,都是以殺戮為主,單純的表演,我可不太熟練,若是不小心傷到你的屬下,還請見諒。”

    俊朗青年上下打量杜迪安兩眼,眼底閃過一絲殺意,臉上卻掛著笑容,道︰“彼此彼此,騎士性格都太正直,若是不慎弄傷你,也希望你能保重身體。”

    杜迪安掃了一眼他腰間的佩劍,含笑道︰“看起來,你似乎也是一位騎士,不如你親自出場如何,如此方顯誠意。”

    俊朗青年臉上笑容微僵,他確實是騎士,也通過了騎士的各項考核,但他畢竟是貴族,獲得騎士身份只是給自己身上鍍金,並沒有深入鑽研,只是一名正式初級騎士,單純論戰斗的話,跟初級狩獵者相比都要稍顯不足,而對于杜迪安的信息,他早已從梅隆財團了解得很清楚,三年前就是初級狩獵者,雖然初級狩獵者的技藝還沒有完全掌握熟練,後來又入獄身體受刑,但狩獵者的體質畢竟在那里,自己未必是對手。

    “貴族從不和狩獵者爭斗。”俊朗青年心思轉動,大方地道。

    杜迪安一笑,道︰“但你也是一位騎士不是麼,應該具備騎士的勇敢精神吧?”

    一晃眼月底最後一天了,這個月落後十天,落後1000月票,咱們追回了三百,差700票,嗯,老古也沒有太猛力去爆發,不然應該能追回更多。

    下個月開始發力拼一波了,求下保底月票,明天先送上四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