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卷 第三卷︰割裂者 第一百七十八章︰闖入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一輛輛貴族式馬車駛入亞德小鎮,從鎮上各家各戶的門前經過,如此盛景讓這些小鎮居民大為驚異,自從萊恩家族搬遷到這里,成為他們的領主,他們還從沒見過如此多的貴族前來拜訪。

    馬車停在萊恩古堡前面。

    福林的管家親自站在門口,恭迎著各方貴客。

    杜迪安下午便早早過來,跟福林老族長商議著事情,此刻二人站在古堡二樓的窗戶前,望著燈火通明的莊園前一輛輛馬車駛來,這些馬車上皆插有各自家族的旗幟,福林老族長每看到一個,便會給杜迪安介紹其來歷,背景,讓杜迪安受益頗多。

    “人到的差不多了,我們下去陪客吧,作為主人可不能太失禮。”福林老族長向杜迪安道。

    杜迪安微微點頭。

    二人一同下樓,進入到裝扮過的大廳中,原先只點上四盞油燈的大廳,此刻卻點了十幾盞,照得猶如白晝。只見一個個衣著鮮艷,氣質不凡的貴族帶著妻子,或是子女,在大廳中邊吃點心和美酒,一邊閑聊著。

    在杜迪安和福林老族長下樓時,這些熱情聊天的貴族立刻將目光投入過來,顯然早就在留意著這里。

    “哎呀,老福林,幾年不見,看上去依然這麼精神啊!”站在樓梯旁最近的一個貴族打扮的中年人看見下樓的福林,立即舉杯上前笑道。

    杜迪安看了他一眼,先前听福林說過,這中年人是相鄰幾座小鎮的尼肯家族,也是一個沒落小貴族,而且跟萊恩這樣曾經輝煌過的貴族不同,這尼肯家族自始至終都是一個小貴族,苟延殘喘至今。

    福林老族長輕輕一笑,道︰“過獎了,酒還喝得慣麼?”

    “早知道你這里有如此美酒,我早就過來了。”中年人哈哈一笑道。

    福林微微一笑,道︰“以後也隨時歡迎。”

    這時,旁邊其他貴族也簇擁了過來,向福林見禮寒暄,這些前來的貴族總共有八個家族,大多數都是族長親臨,只有兩個家族是族長年齡過大,跟福林一個輩分,便派了子女過來代替祝賀。

    “老話說的好,瘦弱的老虎壯過狼。”一個氣質雍容的貴婦含笑道︰“萊恩家族此次創立財團,想必是想搞一番大動靜吧?”

    在她說話間,其他人皆是微笑地看著福林。

    福林輕輕一笑,道︰“既然是創立財團,自然是想賺大錢,各位難道不想麼?”

    “哦?”先前的尼肯家族中年人饒有興趣地道︰“這麼說,老族長您有什麼好財路?”

    福林一笑,道︰“這個等會兒再聊,晚會快開始了,大家先听听音樂吧,我可是特地請了聖彼得音樂學院的大師過來演奏,給各位洗洗耳朵。”

    見他岔過話題,其他人識趣地沒有繼續追問,隨著福林老族長一同進入大廳,來到早已構架好的音樂演奏台前的座位上入座。

    “這位是?”另一個身材發福的中年人望著形影不離福林的杜迪安,疑惑問道。

    福林含笑道︰“這是我們財團的狩獵者,杜迪安先生。”

    “狩獵者?”听到福林的話,坐在旁邊的幾位貴族皆是臉色一變,下意識地身體微微偏離,拉開距離,但很快便意識到這樣很失禮,而且沒有作用,便恢復了原樣。那位詢問的發福中年人臉上擠出一絲笑容,道︰“沒想到你們財團剛剛創立,這麼快就拉攏到狩獵者的加入,果然是勢頭凶猛啊,呵呵”

    杜迪安注意到這些貴族眼底深處的懼意,神色平靜,從福林老爺子那里他便知道,狩獵者對貴族而言,既是極為喜愛的存在,又是極為憎惡的存在,喜愛是因為狩獵者能為其帶來財富,而憎惡的卻是狩獵者極為易怒,而且危險性極大,在歷史上就曾多次出現過狩獵者暴怒失控,將貴族當場殺死的事情。

    雖然那些狩獵者在事後都被審判所的懲戒者處決了,但死掉的貴族卻不會就此復生,因此大多數貴族都不願意太過接近狩獵者,就算是傳令,也往往是信箋通知,偶爾需要面對面交談,也會暗中布置騎士保護,隨時提防這樣一個危險品。

    甚至,在大多數貴族眼里,根本沒有將狩獵者當作“同類”看待,而是跟壁外的魔物相同的怪物。

    其他人知道杜迪安的身份,一時間也笑得有些拘謹。

    杜迪安看見他們的笑容,忽然覺得有些熟悉,當初他參加梅隆財團的貴族聚會時,看到格萊莉和另一個財團的高級狩獵者入場時,貴族們“友好”地主動打招呼,當時他年齡太小,並沒有注意到那笑容中夾雜的隱晦畏懼,如今卻很清晰地感受到這一點。

    “音樂會快開始了。”福林微笑著道。

    杜迪安偏頭看了他一眼,望著他遍布皺紋的臉上的笑容,心中平靜下來,靜靜地抬頭欣賞著台上的音樂演奏會。

    這音樂演奏會是一個專業的大型團隊,有二十多人,在福林老族長的示意下,演奏會的指揮手會意,緩緩揚起手里的指揮棒,潺潺流水般的音符飄蕩而出,環繞在大廳內,沁人心脾,讓坐在大廳後面和角落處的福林老爺子的子女和這些貴族帶來的子女听得悠然沉醉。

    忽然,大廳的門吱呀一聲被推開,一群身影進入到大廳中,其中一個晴朗的男聲冷笑道︰“福林老族長好心急啊,人都沒有到齊,就開始宴會了麼?”

    流水般的音樂戛然而止。

    大廳內看似祥和的氣氛,也忽然凝固。

    眾人回頭望去,頓時臉色微變,坐在杜迪安旁邊的發福中年人低聲驚呼︰“梅爾家族?米蘭家族?他們怎麼會來?”

    杜迪安回頭的時候,也認出了來人的身份,為首是一個身子苗條優雅的少女,臉頰極美,如夢幻一般,精致裁剪的服裝襯著尊貴的氣質,在她旁邊站位稍微靠後半個腳掌的是一個青年,華麗的白金服裝,身姿筆直,猶如騎士,腰間佩著貴族擊劍,氣宇軒昂。

    在這二人後面,五六個騎士簇擁,以及兩個侍從。

    其他貴族注意到這些騎士肩上的家族徽章所象征的名字,臉色皆是變了變,實際上就算沒有看到家族徽章,單是為首的年輕男女,他們便能認出是何來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