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卷 第一百六十五章︰提審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荊棘花監獄內堡,典獄長辦公室中。

     地一聲,房門被猛然推開,黑色盔甲青年大步而入,將手里的報紙甩在桌上,滿臉憤怒地道︰“這是怎麼回事,保釋?我需要一個解釋!”

    辦公室內,瓊斯坐在書桌前,一邊吃著早餐培根面包,一邊翻閱著報紙,面對突然闖入沖到面前的黑色盔甲青年,微微皺眉,道︰“注意你說話的音量。”

    黑色盔甲青年憤慨地道︰“我這幾天帶著手下兄弟沒日沒夜地搜查,好不容易剛剛找出這小子的行蹤,就在亞德小鎮上,你卻跟我說他被保釋了?這麼多天,我恨不得把這小鬼抓起來剝皮,現在他就這樣被保釋了,開什麼玩笑,這可是越獄的通緝犯!”

    瓊斯的目光從報紙上抬起,瞥了他一眼,道︰“你先平靜下來,我再跟你說。”

    黑色盔甲青年看見他慢條斯理地模樣,咬了咬牙,深深吸了口氣,道︰“你說吧,我要一個說法!”

    瓊斯將報紙放到一邊,端起奶茶喝了一口,淡然道︰“報紙上說的很清楚,是貴族保釋,這小子能找到貴族去幫他保釋出來,是他的能耐,這對我們而言,其實也是一件好事,至少能忽略掉這小子越獄的事實,也不至于讓咱們荊棘花監獄太過丟人。”

    黑色盔甲青年一怔,臉上浮現出怒容,道︰“就因為這個?他可是通緝犯!”

    瓊斯淡然道︰“拋開他通緝犯的身份外,他僅僅只是一個偷竊犯,而且還是一個因貴族策劃而入獄的罪犯,如今又有貴族替他出頭,將他保釋出去,也沒什麼稀奇的,至于被通緝的事情,這件事會被當成一則錯誤的消息,隨便找一個人去承擔就行,既不損咱們監獄的顏面,也能讓這件事到此為止。”

    黑色盔甲青臉色變了變,道︰“可是,就這樣被保釋出去,是不是太便宜他了?”

    瓊斯看了他一眼,嘆息道︰“說到底,你我都是夾在貴族中間的僕人罷了,就算心中不爽,又能如何,貴族出面,以貴族的信譽去擔保他出獄,誰能阻攔?就算是其他貴族,都沒辦法阻攔!除非,他再次犯下什麼事情,而且有確鑿的證據,並且在有目共睹的情況下,才能再次抓他入獄,但只要有貴族做靠山的一天,就依然有被保釋出去的機會,這就是規則。”

    黑色盔甲青年怔了怔,說不出話來。

    瓊斯呵呵一笑,淡然道︰“雖然審判所號稱公正無私,曾經斬殺過不少貴族,但那些貴族隕落的背後,無一不是其他貴族聯合推動的,審判所宣稱能無視權貴,任何人都能公正處置,但說到底,這個世界的命脈掌握在貴族的手里,絕大部分的經濟和力量,也都在貴族手里,無論是光明教廷,還是審判所,都不能忽視貴族在人們心底根深蒂固的尊容地位,以及信譽。”

    “就像這保釋,若是一個普通富商,哪配提保釋?最多保幾個小偷小盜,哪敢插手咱們荊棘花監獄的罪犯?但貴族不同,哪怕是一個最沒落的貴族,只要他還有貴族的身份,他就具有這樣的權利,這叫階級共享。”

    黑色盔甲青年默然了,半響後,忽地道︰“就算被保釋了,這小子也活不久!”

    瓊斯看了他一眼,輕輕一笑,道︰“沒錯,殺了審判所的執事,這已經是觸怒到審判所,就算是貴族庇護,審判所一樣能處置,畢竟,其他想討好審判所的貴族太多了,或許會連保釋這小鬼的貴族也一並鏟除。”

    黑色盔甲青年輕吐了口氣,臉上露出一絲冷笑,道︰“等他被處決時,我會親自去現場觀看的。”

    瓊斯笑了笑,道︰“只是個小玩意兒,沒必要太動怒。”

    商業區,厄爾多斯山,布隆家族。

    巨大城堡坐落在山坡上,城牆修築在山腳下,在山周圍環繞著護城河和吊橋,值守在城牆上的騎士和扈從極多,時刻有人來回巡邏。

    在高聳宏偉的古堡中,斯魯迪•布隆早上起後,沒有下樓,叫僕人過來伺候洗漱完畢,將早餐送到他的房間中享用,順便還有今天早上的報紙。

    “這個小鬼”一看到報紙,斯魯迪就留意到霍萊特的刺殺事件,眼眸微微眯起,從前幾天的通緝令來看,他幾乎可以確信,這就是那個姓杜的小子干的好事。

    “荊棘花監獄,也是一群飯桶,軍部的辦事能力越來越差了。”斯魯迪掃到報紙下面的主要嫌疑人上,等看到杜迪安的名字時,微微皺起的眉頭才舒展開來,“還是審判所管用。”

    他看了兩眼,便沒再去關注,翻閱起其他的新聞,片刻後,忽然在報紙左下角的小欄中,再次看到那個讓他敏感的名字,“保釋,出獄?”

    他怔了一下,臉上頓時籠上一片陰霾。

    “萊恩家族,好肥的膽子!”他將報紙按在桌上,向旁邊的侍女招手,冷漠道︰“把今天買到的所有報紙銷毀,別讓小姐看到,另外,今天不許她出去,在家里好好待著!”

    年輕侍女恭敬道︰“是。”

    剛要退下,斯魯迪又叫道︰“等等,她最近跟著吉昂達辦一個案子,你去叫吉昂達過來,把案子的資料也帶過來,陪小姐在家里研究。”

    “是。”侍女恭敬點頭。

    等這侍女退下,斯魯迪望著桌上的報紙,目光微微閃動,思索片刻後,向右邊侍女道︰“去把管家叫來。”

    “是。”侍女恭敬應諾。

    片刻後,一個打扮紳士,梳理得一絲不苟的中年管家來到斯魯迪的面前,恭敬道︰“早上好,老爺。”

    斯魯迪冷漠道︰“去把福林那個老東西叫過來。”

    中年管家一愣,注意到他手邊的報紙,醒悟過來,當即應諾,轉身離開了。

    亞德小鎮上。

    杜迪安吃過早餐,剛來到旅館外面,就被一隊審判騎士包圍。

    “我們懷疑你跟一起凶殺案有關,請跟我們走一趟。”為首一個年輕審判騎士推起頭盔上的護額,向杜迪安冷漠道。

    杜迪安掃了一眼街邊,問道︰“馬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