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卷 第九十三章︰新研究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第二日,杜迪安再次來到這隱秘煉金室中,在他來的時候,毒蛇和先前自己追蹤的那個老鼠也在。這代號老鼠的男孩應該听毒蛇說起過杜迪安,一見到杜迪安便緊張地問道︰“獵犬是吧,你,你跟蹤我過來的,這麼說,你見過我的模樣了?”

    杜迪安心想這沒辦法欺騙,點頭道︰“見過,我會保密的。”

    老鼠滿臉沮喪,道︰“又暴露了。”

    毒蛇沒好氣地道︰“誰讓你當初把刺青刻在手腕上,我看吶,你遲早會被光明淨化,到時可千萬別出賣了我們就是。”

    “我才不會出賣你們。”老鼠愁眉苦臉地道︰“我家里給我訂婚了,我現在都想退出煉金了,反正以我這水平,也很難有所成就,最多混個隕星徽章罷了。”

    毒蛇聳肩道︰“如果要退出,記得把刺青剝掉。”

    “我就是怕疼,才一直猶豫的。”老鼠無奈地道。

    杜迪安有些無語,看了看夜鶯的煉金室,問道︰“她今天不來麼?”

    “這個時間點都沒來,估計就不來了吧。”毒蛇隨口道。

    杜迪安說道︰“我能借用她的煉金符號書看看麼?”

    “這個隨意,不過她的其他煉金材料最好別踫。”

    杜迪安點頭,等他們去忙實驗了,便拿起夜鶯的煉金符號書籍,繼續默背起來。雖然他有超級芯片,里面儲存的現代化學體系比這個時代的煉金體系要先進和完善得多,但古老並不意味著落後,在這煉金體系中依然有許多優點值得學習,畢竟,這就是化學的雛形始祖。

    杜迪安先將昨天背下的再重溫一遍,然後繼續默背後面的煉金符號。

    又是一天過去。

    杜迪安背下三分之二左右,到了黃昏時分,跟毒蛇和老鼠等人陸續離開煉金室,這次依然是毒蛇第一個離開,老鼠最後斷尾,負責填上通道,這件事交給一個新人做他們不放心。

    杜迪安來到外面後,再次看到毒蛇又躲在旁邊想偷窺自己,他沒有理睬,順著昨天的方向繞了幾圈路,回到家里。

    第三天,杜迪安繼續來到煉金室,今天夜鶯也在,他借來煉金書籍繼續默背,到了晚上離開前,終于將整本背下,已經能看懂夜鶯等人的實驗。

    單從煉金台上刻畫的符號,杜迪安就能大致猜測他們要做什麼實驗,在還書的時候,他飛快掃了一眼夜鶯的煉金台,立刻看見一個太陽符號和兩個水滴符號,以及勺子符號,不由得心中驚訝,這夜鶯的野心倒挺大,竟然直接研究黃金,難道想直接制造出賢者之石?

    第四日。

    杜迪安照常來到煉金窩點,今天毒蛇沒在,夜鶯和老鼠各忙各的,偶爾老鼠會跑出來請教夜鶯一些問題,在這里她的煉金水平儼然是最高的一個。

    “今天不看了?”夜鶯看見杜迪安沒有向她借書,奇怪地道。

    杜迪安搖頭道︰“不用看了。”

    “不用?”夜鶯愣道︰”什麼意思,你已經背下了?”

    “嗯。”杜迪安微微點頭,道︰“我想開始學做實驗了。”

    夜鶯明白過來,笑道︰“看來你先前也背的挺多的,我說呢,怎麼可能連煉金符號都沒背熟,就能做實驗,你想做實驗的話,材料得自己購買,今天我可以先借點給你,前提是我有多余的,但明天你得還給我。”

    “謝謝!”杜迪安心中感謝,抬頭掃了掃她貨架上各個原料,頓時瞧見了制造黑火藥的幾樣原料,這幾樣原料也是其他煉金實驗里常用的材料,黑火藥是舊時代他的祖國最早發明的,給全世界都帶來巨大影響,起源于煉丹術,而煉丹術其實相當于東方的煉金術,較之西方更早,更先進。

    “這個黃磷我要點。”杜迪安指向其中一個瓶罐,黑火藥他自然不打算在這里制造,雖然在現代來說,這算不得什麼科技,是很古老的技術,但在這個時代絕對是爆炸性的煉金術,而且是真的能“爆炸”

    夜鶯看了一眼,點頭道︰“行,剛好這個我也有多的。”

    杜迪安又要了點樹膠和赤鱗等原料,然後將小倉庫打掃出來,這時忽然發現一個問題沒有煉金台!

    他有些傻眼,這可不是制造黑火藥,已經有完整配方,只需要將原料調合起來就行。他打算研究下火柴,在上次引爆黑火時,他就感覺到點火是個難題,這個世界普遍用的火鐮點火實在太不方便,需要用火鋼反復抨擊,才能擦出火花點燃火絨,在關鍵時候簡直要命。

    杜迪安又找到夜鶯,好奇道︰“你們的煉金台是哪來的?”這東西市面上可沒人敢賣。

    夜鶯正在調配原料,見到杜迪安找來,愣了一下,才醒悟道︰“都忘了跟你說這個,這樣吧,你去找找老鼠,看他晚上有沒有空,有空的話,帶你去地下集市上買一台,不過價格有點貴,你最好多準備點錢,至少兩個銀幣以上。”

    “地下集市?”杜迪安微怔,忽然想到羅斯亞德的手記里似乎也提到過這個地方,是黑暗教廷地下交易的集市,在各個地方都有據點。

    當即,杜迪安找到老鼠,將事情說了一遍。

    老鼠沒有多想,一口答應,晚上再帶他過去。

    杜迪安一時無所事事,便跟夜鶯打個招呼,離開了煉金窩點,心想三天過去,巴頓他們的事情不知道辦得怎麼樣了,當即雇佣馬車,前往貧民區。

    來到事先約定的一座破舊廣場上,杜迪安很快便找到巴頓等人留下的暗號,臉上露出一絲笑容,順著暗號一路找去,很快找到一個偏僻的小窩棚中,這里靠近貧民區的難民聚集地。

    杜迪安剛來到窩棚前,就在這窩棚對面的一個窩棚里,听到巴頓的驚喜聲音。

    杜迪安愕然望去,卻見那低矮的窩棚掀開,巴頓等人走了過來,三天不見,幾人都比以前精神了幾分。

    “我們把暗號暴露,所以在對面又租了個。”巴頓看著杜迪安的表情,悻悻地解釋了一句。

    杜迪安愣了愣,笑道︰“你們倒想的挺周到。”雖然知道暗號暴露的可能性極低,但看見他們這樣的謹慎,杜迪安還是很開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