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卷 第八十五章︰煉金啟動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杜迪安看見他眼里的喜悅,以及頭發間散落的幾根白發,忽然覺得,他們雖然領養了自己,但自己卻沒有應盡到一個當兒子的義務。盡管三年前讓他訂婚艾薇家族的事情,在他心里造成一些陰影,但時間過去,他心底的恨意早已撫平,父親就常說,人非聖賢,孰能無過?

    “才離開十多天,就瘦了這麼多。”茱拉心疼地看著杜迪安。

    格雷笑著道︰“過來坐下說話。”

    杜迪安微微點頭,將行囊放下,來到餐桌前,陪他們聊一些商業區的見聞,至于任務的事情屬于機密,還是不跟他們多說為好。

    “你說你得到財團賞識,提升了職位?”格雷听到杜迪安剛才的話,有些吃驚,這才第一次執行任務就提升職位?未免太快了吧?

    杜迪安摸出懷里的鑰匙,道︰“財團分配了一套房子給我,以後我們就可以搬過去新房了。”

    茱拉錯愕道︰“直接分配一套房子?這麼好闊氣!”

    “嘖嘖,不愧是梅隆財團啊!”格雷顯然听過梅隆財團的新聞或事情,感嘆一聲,然後微微搖頭道︰“不過,我和你媽媽住在這里太久了,周圍的鄰居都很熟悉了,搬到新地方有些不適應,而且我的工作也離家不遠。”

    “這樣啊,那我就只能一個人住在商業區了。”杜迪安遺憾道。

    “嗯,你也快到婚齡了,也該學會自立嗯?等等,你剛說啥?住在商業區?你是說財團分配給你的房子,是在商業區?”

    “是啊。”

    “你,你那個啥,咱們什麼時候能搬過去?”

    “隨時都行。”

    “哈哈”格雷頓時大笑起來,他一生追求,就是希望能夠去商業區居住,見識一下人上人的生活,沒想到這樣的願望,竟然會如此突如其來地實現。

    茱拉捂嘴輕笑,看著杜迪安的眼中充滿關懷和欣慰,同樣沒想到杜迪安會給他們這麼大的驚喜。

    杜迪安看見他們如此開心,臉上也不自禁地露出笑容,忽然想到一事,從懷里摸出一枚金幣,道︰“這是我這次執行任務時賺的,之前跟你們借了不少,多余的就當孝順你們的。”

    格雷和茱拉看到金幣,有些吃驚,沒想到執行一次任務,短短十多天的時間,就賺到一個金幣,這比他們的工資還高得多,簡直不能比。

    “這是你賺的?”茱拉仍有些難以相信,忍不住道︰“你的任務是做什麼的,是不是要做的事情很困難?你以前還被接去培訓,又是守衛兵,該不會,你們的任務很危險吧?”多年的生活早已讓她明白,付出和收獲是成正比的,天底下絕對沒有免費午餐,就算有,也是在垃圾桶里。

    杜迪安笑了笑,道︰“沒有的事,咱們又不打仗,沒什麼危險,就是任務比較復雜,所以需要培訓,一般人是干不來的。”說著,咧嘴一笑。

    茱拉半信半疑地看著他,“真的?”

    杜迪安無比肯定地點頭。

    見此,茱拉這才放心下來,笑道︰“這麼說,你還真是有本事,當初我第一眼看到你,就覺得你跟其他孩子不同”說到這里,忽然感覺丈夫手臂踫了她一下,給她使了個眼色,頓時醒悟,不該繼續提孤兒院的事情,免得勾起杜迪安的回憶。

    杜迪安注意到了格雷的小動作,但沒有在意,反而心底有些歉疚,因為他知道,自己雖然能對他們好,但永遠不會忘記自己的親生父母,還有從小疼愛他的姐姐,他們在他心里牢牢佔據了太多的位置,任何人都代替不了。

    “等去了新房子後,我幫你們在財團里掛個職位。”杜迪安向二人道︰“這樣的話,你們不用工作,每個月也能領取到基本工資,你們也不用再這麼節約,該吃的吃,該用的用,以後我會賺很多很多錢的。”這也是他的狩獵者特權之一,只要動點關系,在財團里各個產業鏈里,挑一個有空子的就能搬到。

    格雷笑道︰“我還健壯呢,還不需要你養老,你雖然賺的多,但錢不能亂花,留著將來娶妻生子,知道麼?”

    “說起這個。”茱拉忽然一笑,道︰“迪安,幾天前我認識的一個阿姨,人很好,她女兒也快到了婚齡,想跟你見見,你覺得如何?”

    杜迪安不禁臉上微紅,頗為尷尬道︰“這個,這個”

    “你也快到年齡了,該考慮了。”格雷也說道。

    杜迪安有些汗顏,哪里到年齡了,他距離十二歲都還差一個季度好不好,十三歲才是法定結婚年齡,而且在他的世界觀里,就算是十三歲,也只是個小屁孩,跟結婚生子八竿子搭不著呢!

    不過這個時代人們老化的快,而且疾病,災痛等問題每年都會奪取大量生命,甚至體內輻射累積到差不多含量時,還會失去生育功能,所以結婚都極早,但他卻無法適應這點。

    “等我到了年齡再考慮吧。”杜迪安委婉地道。

    茱拉看出杜迪安眼底的堅持,無奈道︰“好吧,你不願意我也不勉強,不過,你真的不去看看麼,她家女兒挺漂亮的,我見過,絕對是個小美人。”

    “這點我認同。”格雷笑道。

    茱拉向他翻個白眼。

    杜迪安連連搖頭,等見面了再拒絕,就更傷人了。不過,他心底卻忽然想到那個月夜下,在花園里並肩坐在亭中,仰望著灰蒙蒙月亮暢聊一夜的身影,心跳不禁微微加快,暗暗想著,也不知她現在在做什麼?若是直接過去找她,會不會太突兀?

    想到這些,不禁有些思緒飄遠。

    當晚陪伴茱拉夫婦聊得很晚,第二天一早,天剛亮,杜迪安的生物鐘還是準時將他拉起,簡單洗漱吃過早點後,他便跟茱拉夫婦打個招呼出門了,乘坐馬車前往貧民區。

    昨晚茱拉提到孤兒院,讓他心中有些急迫起來,雖然當初跟巴頓他們只住幾個月,如今三年過去,腦海中記憶的面容都模糊了,但心底卻還記得,最初來到孤兒院時彷徨茫然時,是他們陪在自己身邊。

    他非常清楚,一旦超過年齡沒有被領養,孤兒會面臨怎樣的待遇。

    如今,他已經具備領養他們的資格,而且,恰好他也累積到了資金,準備開始建設自己的實驗室,正缺幾個人手,能讓他信賴的人不多,除了梅肯三個外,就是這幾個最早幫過他的殘疾孤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