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卷 第七十章︰出手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杜迪安想了想,似乎只有這一個解釋。

    “難道說,融化後的深藍圓球,能夠被身體吸收?增強我體質的,究竟是這血色蟲子,還是深藍圓球?”杜迪安微微思索,或許回到巨壁後,詢問財團的人能得到答案吧。

    他跳到大樓底部,搬開堆積的石塊和其他破碎的雜物,以他此刻的體質力量,這些沉重石塊輕易就被掀開,順著氣味,很快便找到藏在石塊下的背包。

    背包里的干糧被壓扁,飲水壺被壓破,水都流干。

    杜迪安吃掉干糧後,腹部的饑餓感頓時消退,體力似乎恢復一些,他順著氣味,找到了散落在另一處的深藍圓球包袱。此外,在這包袱不遠處,還找到那狩獵者弓箭。

    杜迪安抓起這黑色古弓,先前沉重的古弓此刻落在手里,卻是分量剛好。他輕輕拉動弓弦,立刻扯出一個半月,不由得心中一喜,這弓箭是那狩獵者的兵器,殺傷力自然是非同小可,雖然不能帶回巨壁,但至少能在這壁外偷偷使用。

    收拾好東西,杜迪安將弓箭用布料披著,掛在背後,並不起眼,然後提著背包,離開了這座傾塌大樓。

    “不知道梅肯他們身在何處。”杜迪安來到外面的街道上,看看太陽,已經是正午時分。他回到先前跟梅肯三人分開的地方,立刻聞到地上殘留著他們的氣味,當即順著氣味追蹤過去。

    在這八號區已經不是安全區域,行尸出沒,梅肯他們隨時會有危險,杜迪安心中急迫,沿著氣味一路追蹤,突然,氣味到了一處街道前,忽然消失了。

    杜迪安不由得一愣,隨即苦笑起來,難道那三個臭小子,用自己教他們的方法,把氣味消除了?

    這時,寂靜的廢墟前方突然傳來陣陣行尸嘶吼聲。

    杜迪安微怔,急忙悄身追尋過去,很快便來到聲源的街道處,透過一處房屋的拐角處望去,只見在一間商鋪前,七八個人聚在一團,在他們周圍兩側街道處,陸續有行尸靠近,張牙舞爪地撲向他們。

    “斯科特?扎奇?”杜迪安看清了這幾人,不禁一怔。

    這七八個人中,分別是斯科特和米婭,以及四個財團拾荒者青年,另外兩個分別是跟他分散的扎奇,以及另一個同一批的新人拾荒者男孩。

    此刻扎奇和這拾荒者男孩被團團保護在隊伍中央,斯科特和米婭持著短劍,臉色難看地望著周圍不斷逼近的行尸,以他們的身手,勉強能夠單挑一個行尸,最多最多兩個,可眼前卻有六七只行尸,而且遠處似乎還有行尸被嘶吼聲吸引過來。

    “退,退!”斯科特臉色難看地低聲道。

    八人圍成的一團向後面的商鋪退去。

    行尸咆哮著搖晃撲來,最先的一只行尸率先撲向斯科特,猙獰的面目讓斯科特後面的四個財團拾荒者臉色蒼白,握著短劍的手掌輕微哆嗦。

    斯科特怒吼一聲,咆哮著揮劍斬去。

    噗地一聲,短劍斬在這行尸頸脖處,劍刃卻不夠鋒利,卡在頸椎骨中。

    斯科特臉色一變,急忙一腳踹去。

    這時,旁邊的米婭剛想過來支援,頓時從旁邊沖來另外兩只行尸。米婭嚇得急忙回身格擋,牽制住其中一只行尸,而剩下的一只行尸,卻撲向後面四個財團拾荒者。

    這四個財團拾荒者神色緊張無比,絕望地沖了出去,其中一人剛要揮劍斬下,卻被那只行尸飛快地抓住胳膊,身體立刻撲了上來,血盆大口咬在這青年的喉嚨處,鮮血噴射得滿臉都是。

    後面三人嚇得兩腿哆嗦,只能不斷後退,甚至舍棄了前方抵抗行尸的斯科特和米婭。

    那新人男孩也跟在三人後面嚇得跑去,扎奇站在那里,滿臉焦急,卻又不知該如何是好。

    這時,那啃咬著青年的行尸,忽然將目光投向了他。

    “跑!”斯科特咆哮道。

    扎奇臉色蒼白,卻忽然不知從哪鼓起的勇氣,持著短劍猛地沖了上去,在臨近那行尸的時候,卻忽然矮身一滾,兩腳掃向行尸的腳踝,撲通一聲,這行尸頓時被絆倒。

    扎奇趁機爬起,剛要揮劍刺去,突然背後響起一聲嘶吼,卻是另一只行尸趕了過來。

    扎奇臉色煞白,就在這時,徒然一塊石頭飛射而來,擊中那行尸的腦袋,將其擊倒在地,竟沒再動彈。

    正在抵抗行尸的斯科特、米婭和扎奇不禁望去,頓時看見一道身影飛速逼近,從背後追上一只趕往這里的行尸,在那行尸听到動靜回頭的瞬間,跳起一腳踢出,踹在它的脊梁骨上,這行尸頓時向前爬出,胸口摩擦著地面馳出兩三米。

    還沒等它掙扎著爬起,那道身影飛速追上,一腳踩在它的背上,手里握著一柄消防斧,斬在它的腦袋上。

    噗地一聲,這行尸的腦袋頓時被斬下。

    斯科特和米婭、扎奇不由得驚呆了,已經逃到商鋪里的三個財團拾荒者和那新人男孩听到動靜,回頭望來,也不由得錯愕。

    只見這飛速斬殺行尸的,正是杜迪安。

    剛斬下這只行尸的腦袋,杜迪安便飛速跑向扎奇,在那只行尸剛爬起的瞬間,手里的斧頭甩出,噗地一聲,斬在它的頸脖後面,將其劈到在地。

    然而,這並沒有傷到這行尸的腦袋,它繼續掙扎著爬起。

    杜迪安趁著時間,已經追了過來,抓起斧柄,奮力斬去。

     地一聲,行尸腦袋掉落,斧柄也折斷。

    杜迪安輕吐口氣,還好趕上了。他沒有用那狩獵者弓箭射殺,以免暴露。在看到扎奇他們被包圍時,他立刻將那狩獵者弓箭藏到附近一輛報廢汽車底盤下,然後抓著從大樓里隨手帶出的消防斧沖了過來,只可惜這消防斧的斧柄被腐朽太嚴重,兩下子就斷了。

    “是,是你?”斯科特有些驚駭,短短兩個呼吸間就殺死兩只行尸,這是什麼手段?

    “小心!”杜迪安低喝一聲,抓起斧頭甩去。

    噗地一聲,斧頭像金屬磚一樣,砸在撲向斯科特的那只行尸胸口,將其擊倒,但沒有造成致命傷害。

    斯科特回過神來,急忙短劍刺去,將這只行尸釘死在地上。

    杜迪安向扎奇道︰“去里面躲著。”轉身沖向旁邊的米婭,抓起地上那個被啃咬到的拾荒者青年的短劍,刺向那行尸的腦袋。

    這行尸先前迅捷無比的動作,在杜迪安眼中變得清晰可見,短劍從它的下顎處刺入,猛一用力,貫穿到頭顱中。

    這行尸喉嚨里“呃呃”兩聲,無力地倒下。

    “謝謝。”米婭著,向杜迪安說道,眼中泛著奇異光彩,好奇地看著杜迪安,這樣的力量,絕不是一個拾荒者所具有的,不過她也知道,此刻情況危急,沒時間讓她詢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