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四十七章︰初戰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杜迪安急忙側身倒地一滾,躲過這只灰色影子的撲擊,同時抬頭望去,這是一只毛發漆黑的巨鼠,跟先前那只逃走的「噬骨鼠」一個模樣,只是體積稍瘦幾分,此刻像一只獵犬般露出猙獰利齒,血紅的眼珠死死盯著他。

    “魔物!”梅、扎、沙三人失聲驚叫,臉色有些發白,兩腿都有些軟了。

    嗖!

    這只噬骨鼠一擊不中,落地後再次躥起,撲向距離最近的杜迪安。

    杜迪安全身汗毛豎起,這只噬骨鼠的速度太快,他來不及再次躲閃,而且初次直面這樣的戰斗,他的大腦反應有些遲鈍起來,本能地抬起胳膊抵擋。

     地一聲,只覺上身被一個重物猛地撞擊,身體失衡向後跌倒,一屁股坐在地上,嚇得本能地要閉上眼楮,但他心中最後殘存的理智,提醒著他那樣做就只能等死,他努力地睜開眼楮,只見這只噬骨鼠撲在自己身上,尖利的鼠嘴長得極大,細小的利齒緊緊咬住自己的手臂!

    驚恐,害怕,渴望時間暫停!

    救我!救我!

    諸多混亂的念頭頓時涌入腦海,當生命遭遇到絕境時,本能立刻將理智完全侵吞。不過,這只是一瞬間的想法,長久以來的冷靜心態,讓杜迪安在驚慌失神中很快找回了理智,當看到這只噬骨鼠的上下顎在不停蠕動,咬嚼著手臂時,尖銳的痛感從手臂上傳來,他心中徒然涌出一股巨大憤怒。

    “呃啊啊”杜迪安咆哮著掄起手臂,狠狠砸在街道上,同時翻身爬起,另一只手松開短劍,抓起這只緊緊咬著右臂的噬骨鼠後腿,用力地拉扯,同時將右臂不停地撞擊地面,讓它的腦袋跟地面劇烈踫撞!

     ! ! !

    連續地猛烈暴砸和拉扯,這只噬骨鼠沒有堅持下去,很快松開了嘴巴,杜迪安咆哮著甩動它的身體,奮力地砸在地面上, 地一聲,噬骨鼠全身撞在堅硬地上,身上的毛發和肉抵消了不少沖擊力。

    “給我死!死!死!”

    杜迪安咆哮著瘋狂砸擊,一次次地掄砸在地上,噬骨鼠的堅硬腦袋跟地面踫撞,骨骼頓時磕裂,很快便有鮮血從噬骨鼠的嘴角灑出,隨著杜迪安高高掄起,鮮血像拋物線般順著它的嘴角灑落在附近。

     地一聲,也不知掄砸了多少下,杜迪安只覺心中的怒火也漸漸平息了下來,疲憊感傳遍手臂,他望著手里已經失去掙扎的噬骨鼠,咬著牙,撿起地上的短劍,狠狠刺向它的肚子。

    短劍極其鋒利,連續刺了七八下,鮮血沾在短劍上,杜迪安見它徹底失去動彈,這才停止了攻擊,只覺自己的心髒仍在怦怦狂跳,回想先前的驚魂一幕,依舊心有余悸,這是他第一次如此直面恐懼和死亡,雖然他已經見過了最恐怖的世界末日,但那只是從電視上看到的冰山一角,就像看災難片,跟自己親身經歷的感觸完全是兩碼事。

    不用照鏡子,杜迪安都能感受到,自己此刻的臉色極其難看,模樣也是極其狼狽,他微微喘息著,看向自己的右臂,上面有幾個深深凹齒痕,幸好,這黑色軟甲的材質極為堅硬,而且里面有一層鉛金屬,沒有被它咬破,否則的話,通過唾液傳染的速度,比其他方式要快得多的多,他多半也會像斯科特說的那位米婭的丈夫一樣,成為不死的行尸

    “迪安!”梅肯徒然大叫一聲。

    杜迪安怔住,抬頭望向他。

    卻見梅肯猛地沖了過來,舉起短劍迎頭斬來。

    杜迪安頓時驚醒過來,想到先前超市里看到的七八個紅色斑點,急忙就地翻滾。

    噗地一聲,梅肯的短劍在杜迪安躲過的剎那,猛地刺在他的後方,鮮血濺射而出,短劍刺中一只跳撲過來的噬骨鼠的胸口處,那里是最柔軟的部位,短劍直接刺了進去。

    杜迪安急忙回頭望去,頓時看見除了梅肯刺死的這只噬骨鼠外,從超市的破碎玻璃大門中先後飛快沖出三只噬骨鼠,血紅的眼珠死死地盯著他們,如敏捷地獵豹,飛速左右躥動,撲向梅肯和杜迪安。

    杜迪安臉色難看,抓起短劍,連連向後倒退,手里的短劍不停地輕輕揮舞,恐嚇著這些東西的靠近。然而,單純的恐嚇並沒有嚇到這幾只噬骨鼠,其中一只躥到杜迪安面前,猛地跳撲過來。

    杜迪安急忙揮劍斬去,劍刃斬在這噬骨鼠的毛發上,卻被油膩堅韌的毛發卸掉,鋒刃打滑一般貼在了噬骨鼠的身上,就像是用劍身去拍打一樣,完全沒有構成傷害,下一刻,這只噬骨鼠撲倒在杜迪安胸口,前面兩只尖銳的鼠爪張牙舞爪地揮舞著,抓向杜迪安的臉。

    就像是野獸的狩獵本能,知道攻擊對方要害。

    杜迪安急忙抓住它的毛發,一旦被它抓傷皮膚,以那爬過各種髒亂地方的爪甲里積累的病菌,會立刻將他感染。然而,黑色軟甲的手套摩擦力不大,而這噬骨鼠的毛發又極其滑膩,杜迪安拼盡全力,依然感覺毛發在手中飛速滑走。

    生命再一次面臨絕境。

    杜迪安大吼一聲,猛地兩腳撐地一個翻身,身體以極柔軟的姿勢扭轉,竟沒有用手就這樣站起,同時他的手臂抓著最後一絲毛發,側面奮力推去,將這只噬骨鼠推飛了出去。

    這只噬骨鼠跌在地上翻滾一圈,又一骨碌爬起,齜牙咧嘴地再次朝杜迪安撲來,氣勢洶洶。

    杜迪安心髒緊縮,全身肌肉繃緊,精神力在這一刻高度集中到極致,在這噬骨鼠撲來的瞬間,猛地一腳踢出。

     地一聲,噬骨鼠跳撲而起,恰在這時,杜迪安的腳仿佛預料到它的攻擊一般,竟準確地踢在了它跳撲的位置上,蘊含著絕望所迸發出的憤怒力量,這一腳踢得極重,噬骨鼠發出尖銳的慘叫,倒飛著翻滾出去。

    杜迪安卻沒有停下,而是主動沖了出去!

    在噬骨鼠落下的時候,杜迪安已經追了上來,趁它還沒有爬起,兩手握緊短劍,用力往下刺去。

     地一聲,短劍刺在它的腹部,穿透到腹內。

    噬骨鼠驟遭巨痛,猛烈掙扎,同時發出一聲聲刺耳的尖銳叫聲,杜迪安咬著牙,兩手用盡全身力量,死死按住短劍,將它牢牢釘在地上,任憑它如何掙扎和慘叫,都沒有松開。

    這一刻,他自己都沒有感覺到,他的心中充滿狠辣和戾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