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二十三章︰絕地反擊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杜迪安頓時明白,為什麼他的手臂會變成那樣,多半是用自己的身體進行過「生命構造」實驗,從結果來看,顯然是實驗失敗了,手臂上的扭曲觸體雖然能听從神經信號來行動,但每次行動,都會付出相應代價,否則,單憑那變異觸體的力量,在這個冷兵器時代,絕對是一大殺器!

    佝僂老者似乎已經休息好了,向杜迪安冷聲道︰“去那里趴著。”說話間,干枯手掌摸在小型弩弓上,似乎只要杜迪安拒絕,立刻就會射擊。

    杜迪安臉色變了變,咬牙站起,在這生死存亡時刻,腦子里卻急得有些亂糟糟,他深深呼吸,想保持冷靜,可是任誰在這樣陰森絕望的環境下,都難以維持鎮定,他身子微微顫抖著,以最慢的速度挪向佝僂老者指向的地方,那里是一個工作台,像手術床,邊上有許多切割用的刀具,有的刀具上還沾著沒有洗淨的血漬。

    杜迪安忽然听到左側有動靜傳來,斜眼望去,立刻臉色一變,只見在一個鐵籠中,有十幾條大蛇盤在里面扭動,其中還有像白天見過的那種黃鱗蛇,顯然,這些都是對方抓來進行「生命構造」實驗的材料。

    佝僂老者並沒有催促杜迪安,只是靜靜地看著他,就仿佛獵人在靜靜地看著獵物做最後的垂死掙扎,當他看到杜迪安臉上變色時,嘴角微微勾起一抹殘忍笑意。

    這時,杜迪安已經來到了工作台前。

    “看見那上面的鎖鏈沒,自己綁上。”佝僂老者命令道。

    杜迪安望著固定在工作台上的幾條鎖鏈,知道多半是對方以前用來綁住其他實驗者的工具,他目光微微閃動,但還是抓起了一條鎖鏈,纏向自己手腕。

    佝僂老者臉上露出一絲冷笑,準備等杜迪安綁好自己後,起身將他活活切割致死。

     !

    徒然,正在纏弄鎖鏈的杜迪安,猛地一個下蹲,縮到工作台下面,與此同時,甩動鎖鏈擊向側面那個距離不遠的鐵籠, 當一聲,籠中沉睡的十幾條大蛇,立刻驚醒,在籠內掙扎扭動。

    佝僂老者臉色沉了下來,寒聲道︰“小鬼,本想讓你死的痛快點,你偏偏要自作聰明,你以為,你能夠從這里逃出去麼,就算再次耗損一次身體,我也會將你擒下,你若識趣,就乖乖出來,我最後再原諒你一次!”

    杜迪安自然不會信他的鬼話,抬腳狠狠踹在鐵籠上,有工作台的掩護,佝僂老者那個角度無法射到他,一旦對方靠近的話,他就有機會跟對方近身搏斗。

    雖然,佝僂老者有變異觸體,近戰也極為可怕,但他的腦袋終究是人的腦袋,致命點是薄弱的,這就讓杜迪安有了一拼的資本!

     當,鐵籠只是用鎖輕輕拴住,沒有鎖緊,此刻在杜迪安的踢踹下,鐵籠立刻打開,十幾條大蛇從籠中飛快游出,有的朝黑暗中游去,有的朝佝僂老者游去,而其中大部分卻是朝杜迪安游來。

    佝僂老者冷冷一笑,“不知死活!”

    下一刻,他的笑容卻驟然停頓,只見那些游向杜迪安的大蛇,忽然像回心轉意一般,繞了個彎兒,游向了其他地方,其中有四五條朝他游來。

    “怎麼會”佝僂老者睜大眼楮,忽然想到什麼,望向旁邊一個台子上,臉色頓時陰沉下來,“竟然把雄黃偷走,難怪有膽子開蛇籠。”

    杜迪安牢牢抓著手里一瓶雄黃摸碎的粉末,將他灑落在自己全身各處,這瓶雄黃粉應該是佝僂老者在捕捉這些大蛇時所準備的,他在注意到蛇籠時,就想到了雄黃粉。畢竟,這佝僂老者雖然號稱「煉金術士」,但本質上只是這個時代的生物科學家罷了。

    而且又如此年邁,想要赤手空拳抓住這些大蛇是不可能的,只能依靠別的東西。

    結果如他所料,很快就看到了這瓶雄黃粉,或許是這里太久沒人來,一直是對方一個人生活,所以東西擺放的很隨意,恰好就在他經過的地方,于是被他偷偷摸了過來。

    “哼!”佝僂老者冷哼一聲,抓起旁邊牆上掛著的另一套棕黃色大袍,披在身上。這時,那些游向他的大蛇,立刻停了下來,然後扭動著身子,游向周圍的黑暗中。

    看到這一幕,杜迪安立刻知道,這件袍子上多半灑有雄黃粉,而且很可能就是他專門去捕捉大蛇時穿的外套。

    “小子,你最好乖乖出來。”佝僂老者目光陰森,緊盯著工作台,手指緊緊貼著弩弓,只要杜迪安稍一露頭,立刻射殺!雖然對方只是個孩子,但是接二連三地制造出變故,已經讓他感受到威脅,不會再給杜迪安任何機會了!

    杜迪安抬頭四處打量密室,目前唯一活命的辦法,就是制服這位煉金術士,而想要制服對方,單靠自己手里的匕首,還遠遠不夠!

    沒錯,他的手里有一把匕首,這是剛才蹲下來的時候,趁機從工作台上抓到的切割工具,也是他準備跟佝僂老者近戰拼命的唯一武器!

    就在這時,杜迪安忽然看到,在側面一個靠牆的櫃台上,堆積著一些瓶瓶罐罐的東西,上面貼著標簽,其中兩樣,赫然是硫磺和木炭!

    這是黑火藥的主要原料之一!

    杜迪安眼楮一亮,心中頓時狂喜,急忙四下張望,卻並沒有看到火硝,不禁臉色微變,沒有火硝這個主要原料的話,單靠硫磺和木炭是無法制造出黑火藥的!

    他握緊拳頭,這感覺就像一只腳踏入了生門,卻又被硬生生推了回來。

    “小鬼,我知道,你手里有匕首,準備跟我拼命是吧?”佝僂老者的聲音再次響起,杜迪安心中一沉,知道他已經留意到工作台上少掉的匕首,只听他繼續道︰“咱們就繼續這樣耗著吧,我先吃點東西補補,你餓不?”說著,冷笑兩聲。

    杜迪安听他一說,立刻感覺餓了一整天的肚子,胃汁灼燒起來。

    不過,他心底卻稍稍松了口氣,至少自己還有時間,能夠繼續想辦法。

    就在這時,徒然一股綠霧飄來。

    杜迪安瞳孔一縮,急忙捂住嘴巴和鼻子,他沒想到對方竟然會在這狹小密室中放出這個東西,顯然,對方有解藥,或是別的應對措施。

    杜迪安捏緊鼻子,心髒怦怦狂跳,知道自己的時間不多了,他沒有急切站起拼命,料想對方可能已經瞄準他的位置,只要他一站起,就會被射中。

    他微微咬牙,攥緊匕首,看著另一只手的雄黃粉,剛準備投擲出去,先來個聲東擊西,徒然,他腦海中猛地閃過一道靈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