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二十一章︰夜襲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托布瞳孔一縮,猛地一巴掌拍在櫃台上,寒聲道︰“你竟然拿我的學生當誘餌?”

    克麗絲微微聳肩,“我可沒這麼大能耐,而且咱們也是老熟人,我還是了解你脾氣的,這次的安排是上面決定的,我們只能服從。”

    托布憤怒地道︰“可也不能讓一群孩子當誘餌啊,明知道這里有煉金術士潛伏,還讓一群孩子過來為他們引誘,這就是光明教廷的行徑?!”

    克麗絲臉色微變,低沉道︰“私下妄議光明教廷是大罪,你可不要犯渾!再說了,若是能擒到煉金術士,也會給這些孩子們記上一筆功勛,等將來他們不管是被淘汰了,加入守衛兵編制,還是合格留下,成為拾荒者,這筆功勛對他們都是寶貴財富,平常想要建立功勛,可不是那麼容易的!”

    “哼,這麼說,我還得感謝他們了?”托布冷笑道。

    克麗絲無奈道︰“不管你感謝還是不感謝,這都是事實,再說了,若是今年改變考核場地,反而會打草驚蛇,這群煉金術士的人脈廣的很,咱們軍隊里都有可能埋藏著他們的眼線,這群孩子雖然還嫩了點,但三年後畢業了,不管是加入守衛兵還是拾荒者,都有可能面對上煉金術士,那時,他們就是沖在第一線的戰士,沒有誰能庇護,這對他們來說,也是一次寶貴的經驗!”

    托布微微皺眉,冷哼一聲,將木質扎杯遞給櫃台後的老頭,道︰“老羅,再來一杯。”

    “看你火氣這麼大,給你多點冰。”櫃台後的老頭笑道。

    托布一窒,悶著頭沒說什麼。

    夜晚來臨。

    隨著太陽下山,荒漠上的氣溫立刻降低下來,沙粒的保溫效果極差,熱量飛快散發出去。這時,杜迪安和沙姆已經用幾個石塊搭好一個火坑,里面燒著枯老的植物。

    而點火的辦法,自然是最原始的鑽木取火。

    “好餓”扎奇摸著肚子,看著杜迪安。

    杜迪安靠在火堆邊,閉著眼楮,道︰“熬一熬吧,十天很快就會過去,另外,說話會餓的更快。”

    扎奇苦笑一聲,也閉上了眼楮。

    梅肯坐在火堆旁,笑道︰“都好好睡吧,睡著就不餓了。”

    “又餓又冷,活著真難。”沙姆緊了緊衣服,靠得離火堆更近一些。

    梅肯微微一笑,時不時撿起柴火丟到火坑中,牢記杜迪安的吩咐,時刻要保持火光,以免有野獸靠近。

    夜深,氣溫更低了,時不時一陣風刮來,縱然坐在火堆旁,梅肯也覺得冷得哆嗦,他兩腿微微抖動,讓身體產生熱量,然而頻繁的抖動,讓他忽然有一股尿意涌來。

    他看了看已經熟睡的杜迪安三人,起身來到一旁的沙地上,解開褲子,剛要撒尿,徒然,黑暗中一只干枯的手掌猛地伸出,捏住了他的喉嚨。

    梅肯瞳孔收縮,心髒猛烈跳動,恐懼讓他幾乎瞪裂了眼眶,只見黑暗中浮現出一張布滿皺紋的臉,陰惻惻地看著他,以極輕微地沙啞聲音道︰“乖,別叫。”

    梅肯全身汗毛都豎起,第一時間就想叫救命,但他張著嘴,喉嚨卻被捏得幾乎碎裂,想叫也叫不出來,只能發出“嘎嘎”地布料撕裂般的聲音,在這強烈的恐懼下,他腦海中徒然浮現出杜迪安始終平靜的臉孔,眼楮猛地睜開,腳掌奮力向後面踢去。

    腳後跟踢到腳下柔軟的沙子,濺射到了火堆旁。

    不夠!

    距離還不夠!!

    梅肯有些絕望。

    而這時,那只干枯手掌的主人,也注意到了梅肯的求救,陰冷的眸子中掠過一抹寒意,另一只手抬起,在黑暗中,梅肯借著微弱火光看得清楚,是一把匕首!

    嗖!

    筆直刺來!

     地一聲,在梅肯大腦完全空白的時刻,徒然一塊石頭飛擲過來,砸在匕首上。與此同時,杜迪安大吼地聲音響起︰“有敵人,起來!”

    在他的吼聲下,扎奇和沙姆立刻驚醒,抓起墊頭的石頭,滿臉緊張。

    杜迪安死死盯著黑暗中這道身形削瘦卻佝僂的身影,他向來睡眠淺,尤其是在這樣的危險環境下,對梅肯的守夜並非完全放心,剛才忽然感覺有幾粒沙子濺到臉上,立刻甦醒,睜眼的第一個畫面,就看到梅肯坐著的地方,沒有他的身影,等他轉頭望去時,恰好看到適才驚險一幕,立刻想也不想地抓起火堆旁的石頭砸去,沒想到正好擊中。

    “該死!”這佝僂身影是一個老者,全身披著黑色大袍,右手握著的匕首掉落在了地上,手腕微微顫抖,劇烈疼痛讓他心底涌出怒火,推開了不停掙扎的梅肯,從胸口摸出一個綠色瓶子,將瓶口打開,綠色煙霧從瓶中裊裊飄起,他對準杜迪安幾人方向,大口一吹。

    綠色煙霧立刻飄來。

    杜迪安臉色一變,急忙捂住鼻子,想要提醒扎奇、沙姆,而綠霧卻已經飄到近前,無法開口。

    撲通一聲,距離佝僂老者最近的梅肯,正面被綠霧籠罩,立刻倒了下去。

    杜迪安瞳孔一縮,急忙倒下裝死。

    又是撲通兩聲,杜迪安不用看也知道,多半是扎奇和沙姆也吸入了這綠霧,就是不知道,是昏迷過去了,還是中毒死去。

    他心髒怦怦狂跳,心底充滿緊張和疑惑,難道這也是考核之一?如果是這樣的話,他相信,除了那些大團體外,其他的小團體都會被淘汰!

    難道這次考核的目的,是讓大家團結?

    杜迪安心思飛快轉動,不禁有些後悔,或許上面的意思,根本不是讓他們生存十天,而是看他們是否團結?

    “該死的小鬼!”就在這時,杜迪安听到那個佝僂老者的腳步聲,朝他走了過來,立刻知道他是想報復自己的投石攻擊,心中暗暗叫苦。

    “浪費我一瓶失魂藥劑,該死!”光听聲音,杜迪安就知道他是在咬著牙說的,一顆心提起,手掌悄悄抓住一把沙粒,準備伺機而動。

    就在這時,杜迪安感覺自己的腳掌被一只干枯的手掌抓住,這手掌上沒什麼肉,捏得他的腳踝有些生疼,他暗暗咬牙,只等對方彎腰殺他,就將手里的沙子投擲出去。然而,這佝僂老者似乎沒有殺他的意思,只是拽起他的腳踝,將他向前拖行。

    杜迪安心中一沉,知道他是要將自己帶到他的老巢去解決。

    攻擊?

    還是繼續等待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