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九章︰「拾荒者」和「狩獵者」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你們八個,跟我們來。”偏瘦年青人稍微打量了杜迪安兩眼,才冷漠說道,轉身跟同伴離開了教室。

    白胡子老頭看見杜迪安等八人愣愣地沒有動作,連忙道︰“還不快去,這可是你們的幸運,別人想要都沒有。”听到他的話,幾個孩子對視一眼,其中站出一個高個孩子,壯著膽子率先跟了上去,其余人才陸陸續續跟上。

    杜迪安走在最尾,不動聲色地觀察著這些被選中的孩子,以及沒有被選中的孩子,想通過對比,找到自己被選中的原因,但是很快就發現,似乎沒有共同點,至少從膚色、相貌等外在上看不出來明顯區分。

    外在沒有,那就是內在了。

    他忽然想到入學前的體檢,目光微凝,似乎只有這個最可疑!

    他心中思索時,已經隨著其他孩子來到了律法學院外面的巨大操場上。剛來到這里,杜迪安就看到一輛黑色馬車停在學院門口,馬車 轆上嵌入著鐵條和巨大鉚釘,一看就格外結實。而拉車的馬更是驚人,身高近三米,全身佩戴著鋼盔,仿佛一頭猛獸站在那里。

    吃驚的不單是杜迪安,其他孩子更是看得目瞪口呆。

    “過來,上車。”偏瘦年青人惜字如金地道。

    所有孩子一時躊躇不前,先前走在最前面的高個孩子似乎自覺地肩負起了領頭羊的身份,壯著膽子道︰“請,請問,我們這是去哪?”

    偏瘦年青人冷冷地盯著他,道︰“讓你上車就上車!”

    森冷銳利的目光,讓這高個孩子全身一個激靈,汗毛都倒豎了起來,臉色發白,不敢再多問什麼,小心翼翼地避過那只巨馬,順著馬車的踏步爬了上去。

    其他孩子見此,也噤若寒蟬,老實地跟在了後面。

    這輛馬車極為寬敞,容納八個孩子綽綽有余。杜迪安坐在角落里,旁邊挨著兩個滿臉緊張的小孩,他靜靜地望著前方跳上車夫位置的黑甲青年,心里忽然覺得,自己必須盡快做出保命的東西才是,這個世界比他想象的還要危險,雖然有律法,但顯然,某些存在是能夠無視律法的!

    至于人權。

    在農奴和貴族存在的封建社會里,人權中絕不包括「平等」與「自由」。

    馬車奔騰著離開了律法學院,速度奇快無比,道路兩旁的建築物飛速後退,沒過多久,杜迪安便看到了一道高牆,牆上刻著一個大大的字,在茱拉夫婦家住的這幾個月里,杜迪安跟著茱拉學會了不少文字,這個字他剛好認識,是貧窮的“貧”!

    杜迪安認出,這是居民區通往商業區的高牆,難道這輛馬車要帶他們去商業區?

    其他孩子顯然也認出了這點,再聯想到白胡子老人的話,心中的緊張頓時被驚喜所代替,一個個臉上充滿興奮的表情。

    哪怕是一個孩子,也渴望著能夠進入貴族和富豪居住的商業區,目睹一番里面的風景。

    杜迪安沒有感到意外,能夠直接從律法學院帶人離開,就說明這些人背後的能量極大,只是不知道,他們的目的究竟是什麼,是好,還是壞?

    很快,馬車飛馳著從杜迪安先前來過的音樂廳建築旁飛馳而過。看到這座建築,杜迪安不禁想起那個小女孩尖銳地質問話語,忽然感覺有些好笑,雖然他想過自己遲早會踏入這片平民禁地的商業區,但沒想到才間隔短短一個月就回來了。

    沒過多久,黑色馬車來到了一個古堡前,前面的偏瘦年青人跳了下來,拉開車門,向眾人喝道︰“下車。”

    所有孩子都老實了,乖乖地下車。

    杜迪安還是最後一個,只是,他剛要下車時,這偏瘦年青人忽然道︰“你不用下來。”說完,回到前面的車夫位置,抖落皮鞭,駕著馬車奔騰而去。

    原地只留下那七個下車的孩子,一臉茫然。

    杜迪安臉色微變,一顆心微微提起,掀開後面的車簾看去,只見那七個孩子的身影漸漸遠去,直到消失前,忽然有一個黑色西裝中年人,從古堡中走出,來到了那些孩子面前。

    馬車經過一個拐角,那視線阻斷,杜迪安收回了目光,一個人坐在空蕩蕩的馬車里,心思飛快轉動起來。

    逃跑?

    反抗?

    顯然,以對方的勢力,自己只有任由宰割的份兒。

    很快,馬車停在一個莊園前,這是一個極為遼闊的莊園,外面是白色漆木護欄,里面的綠茵草地修剪得極為平整,此刻有幾個園丁在草坪上灑水。

    車門拉開,偏瘦年青人望著車里的杜迪安,一直冷漠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道︰“小家伙,倒挺鎮定。”

    杜迪安看到他的笑容,微怔一下,心底提起的緊張心緩緩松了下來,直接問道︰“是因為輻射值的緣故麼?”

    偏瘦年青人似乎換了個人一樣,臉上帶著微笑,道︰“還挺機靈的,不錯,他們都是勉強及格的,就算通過訓練,也只能當個「拾荒者」,而你嘛,有希望加入到我們「狩獵者」中。”

    “拾荒者?狩獵者?”杜迪安听到這兩個名詞,心中一動,見他似乎變得好說話起來,便問道︰“什麼是拾荒者?”

    “先下來再說。”偏瘦年青人伸手將杜迪安抱下馬車,牽著他朝著莊園走去,邊走邊道︰“拾荒者就是負責在巨壁外面開拓出的安全地帶,找找可用資源。”

    “在巨壁外面?”杜迪安這一驚非同小可,竟然是在巨壁外面工作的?那白胡子老頭顯然知道這點,之前還說什麼巨壁外面都是魔鬼和瘟疫,千萬不能出去,結果一轉眼間把他們拱手送出去了,還說什麼幸運握了個草啊!

    雖然他不信什麼魔鬼,可是毫無疑問,巨壁外面是極為危險的,至少空氣中的輻射就比巨壁內要高得多,等等,輻射?杜迪安突然如醍醐灌頂,明白了過來,難怪會用輻射值來區分拾荒者和狩獵者,多半是巨壁外面的環境極其惡劣,輻射極高,所以體內本身就輻射過高的人,去了巨壁外面,很容易就達到飽和,所以只能挑選輻射值低的人前去。

    想明白這點,他心底不禁倒吸了口涼氣,合著這所謂的體檢就是上面的人植入到平民中的秘密考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