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卷 第一百四十二節 接戰(4)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弩矢在空中發出特異的鳴鏑聲,這種鳴鏑聲與尋常箭矢大不一樣,整個弩矢在空中劃過的軌跡都呈現出一種奇異的波狀扭曲,看上去更像是弩矢正在經歷一種特殊的勁道加祝而變形。

    這是術法強弩特有的勁道!

    只有這種術法強弩發出的弩矢才會改變整個空氣中的氣流勁道,也才能破突破武道強者的護身元力玄氣。

    哪怕是跨入小天位的強者,一旦被這種術法強弩正面擊中,一樣可能被突破護體元力。

    當然,這也還是和天位強者自身的修為有很大關系,丹期的強者也就罷了,真正到了凝丹期,尋常的術法強弩也一樣無法突破護體元力,除非這種術法強弩也是宗師級別的術法師用特殊資材制作的奇物。

    終于還是被對方的術法強弩手注意到了,身體飛旋而起的柴永有些遺憾。

    本來還想趁著對方猝不及防之大開殺戒,現在看來有點兒困難了,他也不得不承認平盧軍的戰斗力和應變力都堪稱一流。

    自己這才剛剛動手,或許是長久沒有嘗過鮮血了,動作大了一點,氣勁濃烈了一些,立即就被對手的強弩手觀察哨注意到了。

    瞥了一眼術法弩矢的來向,柴永發現平盧軍的確也還是花了一番心思的。

    在城牆向後的甕城接口處,特意向外修建了一處平台,而巨大的戰棚足以容納百余人,而在戰棚外沿還有兩處高台,上面站著多個望哨,顯然是專門針對城牆防御體系而設。

    一旦哪里出現了武道強者,哪里出現了漏洞,哪里被突破了,便會迅速將情況傳遞給正中的指揮官,然後就會有相應的應對舉措出來。

    而在戰棚最前沿處,二十余名在盾牌護衛下的武士懷抱弩匣,背後背負著弩袋,半邊面部都被護甲遮掩,冷冷的注視著這邊。

    在他們前面十名弩手已經將匣弩向自己瞄準,顯然是在尋找最佳的發射時機。

    此時早已經有十余名身披厚甲的戰士或手持長矛,或臂擁大盾,圍成了一個嚴密的弧形陣勢,一步一步的向這邊擠壓過來,而在他們的背後兩名軍官模樣的角色,一個掣出了手中的長鋏,另一名則亮出了一副相當冷門的兵器赤火鴛鴦鉞。

    同樣,在城牆的另一側,五六名軍士重甲長戟,組合成了一個奇詭的陣型,不動聲色的沿著後方逼近過來,在他們幾人的後方更有兩名道裝文士,鬼鬼祟祟的所在了幾面厚盾後,緊張的盯著這邊。

    來得夠快啊,柴永知道自己的大動靜一下子就把城頭上平盧軍的高手們吸引了過來,不但術法強弩瞄準了自己,還有兩名明顯是天境高手的角色,起碼也是太息前期或者養息後期的強者了,這平盧牙軍還真的藏龍臥虎。

    背後那個陣型後面藏匿著的二人,顯然是術法師,只是不知道這兩個家伙是要直接祭起術法,還是要催發術法武器,或者兩者並發?

    就算是背後這幾個持戟武士也不簡單,幾乎都是步入了天階洗髓或者結體期的武者,如果換了是在淮右軍起碼也是都頭以上的軍官,但是從他們的穿著裝束來看,應該是通過專門訓練特殊陣型來應對武道強者的一種組合。

    真還看得起自己啊,柴永不由得苦笑,自己還不敢大意了,這背後肯定還有平盧軍的強者隱藏其後,等待在關鍵時刻給予自己致命一擊。

    柴永不確定這是不是王守忠,但他覺得不太像。

    如果是王守忠本人,完全沒有必要做這麼大的架勢,只要有其中一兩項加進來,都要讓自己吃不了兜著走了。

    更大的可能的是這平盧牙軍的指揮使這一級別的武將,他還不確定守衛東門的是牙軍第幾軍,但肯定不是第一軍,第一軍應該是由張君越親自帶領守衛南門才對。

    平盧牙軍的第二軍指揮使是姚孟,一個固息期強者,第三軍指揮使是岑高,也是固息期強者,距離小天位都只差那一步。

    面臨一個隱藏在暗處的固息期強者的伏擊,如果沒有起他因素干擾,柴永不懼,但如果還有術法強弩和術法武器,甚至還有術法的配合協調,這就危險了。

    只不過處于這種情形之下,柴永也沒有選擇,而且他也不認為這就是壞事。

    這一輪攻擊淮右軍是驟然壓上了相當強悍的武力,現在投石機和重型弩車還在調整,還未能發揮出最大威力,尤其是對平盧軍的弩陣和弓弩手的打擊壓制,還沒有起到效果。

    但是當戰事進入白熱化之後,要想遏制沖城車、雲梯車和鉤車帶來的的波形沖鋒,平盧軍就不得不依靠強弩陣和弓箭手來實施近距離的壓制射擊,而這恰恰是投石機和重型弩車的打擊目標。

    自己在這里吸引了平盧軍最大的注意力,那麼不可避免的在賀人龍沖鋒的中線攻擊波上,平盧軍的壓制力量就會被分散。

    而以賀人龍瘋起來就不顧生死的勢頭和他本身固息期強者的實力,平盧軍如果沒有足夠的應對力量,那就要吃個大虧了。

    同樣,哪怕是平盧軍有充分準備,能夠壓制住賀人龍的攻勢,那麼在南翼呢?

    賀人龍在南翼布置的是他實力最強的中營,中營指揮使是他的弟弟賀人蛟,這同樣是一個太息後期的強者。

    如果不是考慮到第一輪軍改泰寧軍整編後還未能完成滿編建設,沒有足夠的空缺位置,以及他們這幫人投誠時間太晚,賀人蛟完全有資格擔任一個軍的指揮副使,甚至指揮使。

    之所以賀人龍和賀人蛟在這第一輪就一起上陣,也就是打著這個主意,要在這第一戰中打給淮右軍高層看一看,他賀家是貨真價實的軍伍世家,每一個人拉出來都當得起合適的位置!

    柴永來不及想太多,一個奇異的背退,猛然欺身而入背後剛來及搭建起來的長戟陣型中,陌刀連續滾動,幻化出無數個黑色的光球,連閃暴擊而出。

    “嘿!”後面的五名持戟武士反應也異常迅疾,長戟三下兩上,或刺或撩或削,帶起罡風陣陣,迎面而上。

    只是他們的動作再是迅捷,卻也慢了半拍,柴永已經下定決心要先解決背後的術法師威脅,自然不會給他們半分機會。

    伴隨著霹靂爆響般的風雷滾動,陌刀連續卷起層層氣浪,三名持戟武士在慘叫聲中踉蹌翻滾而出,三人身上無數道刀鋒割開的猩紅刀口,赤裸的肌肉翻卷而出,駭人無比。

    另外兩名持戟武士也沒有能討得好,被柴永突然欺身而進的身體一下子拉近,刀鋒尚未臨近,肘、膝卻是連續撞擊,兩道身形頓時變成了滾地葫蘆,大口的血沫從他們的口中涌出,眼見得是不能活了。

    陌刀再度揚起,三名保護在術法師面前的持盾武士也在怒吼聲中踉蹌散開,強勁無比的元力根本不是這些尋常戰士能抵擋得住的,只不過他們還是為兩名術法師贏得了幾許時間。

    “看招!”

    當那清亮的長鋏帶起的寒意逼近自己後頸時,柴永就知道自己失去了斬殺了這兩名術法師的機會,他不得不揮刀後揚,蕩開了從後面暴襲而來的兩名武者,一雙赤火鴛鴦鉞帶起的火性氣息更是貼地直撲自己的腿部。

    而在面前,一連串的木制符飛起在空中,緊接著一條暗黃色的龍形物事撲面而來,張牙舞爪,擇人而噬!

    木性術法!

    媽的,還真看得起自己,柴永心中也是涌起一陣苦意,誰讓自己這一上來就要裝逼呢?這下可好,把所有最強悍的力量都召集到自己這邊來了,便宜了賀人龍賀人蛟這兩兄弟了。

    想歸想,柴永身形步法卻是半點不亂,手中黑鐵陌刀連續攪動,迎著那撲面而來的暗黃龍氣就是凌厲的疊加三擊!

    凌厲的刀氣剎那間就撕破了先前還不可一世的暗黃龍形,濃烈的術法氣息頓時彌漫在空中。

    “哼!”一名術法師後退一步,羽衣被刀氣卷得凌空飛揚,手指在空中連點,一連串的暗綠色的枝蔓在空中憑空而起,呼啦啦演變成一道密織的羅網,呼嘯著席卷而來。

    “咦?有點兒意思!”

    柴永身影輕盈的一搖,驟然失去影蹤,但是背後的一雙鴛鴦鉞卻如跗骨之蛆一般追隨而來,哪怕是柴永凌空躍出城牆外十步之遙,這廝卻依然死纏不放。

    藤蔓在空中合龍,不斷糾纏變化,進而演變成了一條暗綠色的樹龍,頭部由無數枝椏幻變而成,有如真龍一般,呼啦一聲在空中翻滾著向著柴永猛撲而來。

    柴永也沒想到在北地居然也還有這般不凡的術法師,還能以木性術法進行深度進化。

    這已經超出了一般術法師水準,起碼都應該是方術師的實力才能進行這種術法進化,而且這樹龍能循跡而至,顯然是被對方加祝了氣息引導,這就更增強了這頭術法樹龍的威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