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二卷 風華少年 第三一零章 決賽開始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怎麼了?”肖遙故意一臉懵懂的問道。

    “我和衛森、向藍在快本等著你,有本事就再來一次我們快本!”柯俊惡狠狠的道,“看看到底誰玩游戲比較厲害。”

    “行啊,”肖遙笑道,“不過我出專輯發單曲什麼的一般都不做什麼宣傳活動,等我什麼時候有影視作品了,我主動拿去你們快本做宣傳!”

    “好,一言為定,我們等著你!”柯俊道。

    “今天可是《歌手》決賽,肖遙你說什麼影視作品?”洪瑋不滿的對肖遙道,“你這又是在提醒我們你還有一個身份是演員嗎?”

    “還有柯老師,”洪瑋又看向柯俊道,“他不給你們快本面子,你不是應該封殺他嗎?怎麼這就又給他預定了一期快本嘉賓的身份,還是明顯帶著宣傳目的去的嘉賓?”

    “對啊,好像是讓他佔便宜了!”柯俊恍然大悟一般的叫道。

    “柯老師,說話算話,不許反悔哦!”肖遙一指陳貝拉自拍桿上的手機道,“現在在網絡直播,你剛才的話可是有上百萬網友听到的!”

    “6666”

    “還有這種操作?”

    “不愧是高智商學霸!”

    “這操作可以的!這波不虧!”

    直播間里又跳出滿屏夸贊肖遙機智的彈幕。

    一番笑鬧過後,大家也慢慢消停下來。看看時間差不多了,柯俊就宣布開始進行本次決賽的出場順序抽簽。本次決賽分為兩輪,第二輪的出場順序是由第一輪結束後現場觀眾的投票結果決定的,而第一輪的出場順序,還是采取了傳統的抽簽方式。今天既然有柯俊這位專業的主持人在場,抽簽自然也是交給了他來主持。

    這次決賽的抽簽道具也比較特別。在柯俊的指揮下,一旁的工作人員抬過來的一張桌子上擺著七支放置在塑料底座上的麥克風,每支麥克風上都貼著一張白色的標簽。

    “大家可以看到這兒有七支麥克風,每支麥克風上面貼著一張標簽,這張標簽的背面是有數字的。”柯俊介紹道,“待會兒抽簽,每位歌手挑一支,然後現場把麥克風上的標簽撕下來,標簽背後的數字是幾,就代表這位歌手是第幾個出場。順便說一句,這些麥克風就是你們待會競演的時候手上拿的麥克風。這一次大家不用再等到上舞台的時候從工作人員手里拿了。”

    “表演時用的麥克風?里面不會有壞的吧?”沈曼插了句嘴道。

    “要是有壞的,那肯定得換給你們家肖遙用。”洪瑋立刻道,“反正他不用麥克風都可以唱的。”

    “對對對!同意!”其他歌手紛紛笑著點頭附和道。

    “再來一次我可受不了!”肖遙連連擺手道。

    “怎麼可能啊?”柯俊笑著瞪了沈曼一眼道,“節目組不要面子的啊?連著再來一次,陶導還不得瘋了?盡在這兒瞎說!”

    “好了,抽簽開始,”柯俊接著道,“只有一個基本規則,那就是直接晉級的三位歌手先抽,突圍賽晉級的四位歌手後抽,具體誰先誰後,你們自己商量。”

    “洪姐先來吧!”肖思齊和梁雪瑩一起道。

    “好,”洪瑋也不推遲,從桌上挑了一支麥克風拿在手里,卻不急著撕下標簽,“等大家都挑完了,再一起撕標簽,一起揭曉。”

    “好!”大家紛紛點頭同意,肖思齊也在梁雪瑩的堅持下挑了一支拿在手里。

    接下來,大家依次上前各挑了一支麥克風拿在手里,然後在柯俊的指揮下,同時撕下了麥克風上的標簽。

    肖遙手上的麥克風標簽背面是個數字“4”,也就是說將會在第四位出場,這個順序說不上多好,但也算不上壞。

    抽簽結束,歌手們就該各自回房間做最後的準備了,柯俊跟幾位歌手告別,也去為自己的主持工作做準備了。

    “拉姐,節目組對你有安排嗎?要不要去拍一下歌手房間?”看見柯俊離開後,陳貝拉並沒有馬上離開,就主動走過去問道。

    “好啊,”陳貝拉高興的道,“陶導說我可以直播到競演開始前十分鐘,能拍到什麼,播什麼都看我自己。只要不打擾到歌手們的準備工作,歌手本人同意就行。”

    “行,那咱們就上樓去吧,這樓下你也拍了不少了。”肖遙笑著道,領著陳貝拉往二樓自己的房間走去。

    “嗯,進門沒看到節目組的編劇,終于可以輕松一回了!”進了自己的房間,肖遙就毫無形象的把自己扔到了沙發上,愜意的道。

    自從踢館賽踢館成功淘汰了趙立勛後,肖遙就接過了主持人的工作,每次競演之前,房間里都等著給他主持台本的編劇。今天決賽的主持人換成柯俊,肖遙也終于可以不用背台本了。

    “我記得梁雪瑩幫你代班過一期主持的。”陳貝拉卻毫不留情的戳穿肖遙道,“而且我之前采訪過節目組的編劇,她說你每次背台本,十分鐘不到就搞定了,一直都很輕松的!”

    “十分鐘背下來,可我不還得一遍遍在心里重復練習啊?”肖遙翻了翻白眼道,“編劇那是看著我輕松,有本事讓她自己背背看。”

    “對對對對,”陳貝拉閉著眼楮連連點頭,擺了擺手道,“你是大明星,你說什麼都對!”

    舉著手機在房間里轉了一圈,跟水友們做了一番介紹後,陳貝拉回到肖遙身旁的沙發上坐下道,“怎麼沒見到你的幫唱嘉賓呢?我還以為嘉賓會在房間里等著一起候場呢。”

    “所有的嘉賓都是有專門的休息室的,歌手的房間只有歌手和他的團隊!”肖遙道。

    “你請的幫唱嘉賓一定很大牌吧?你就好意思把人家單獨留在休息室啊?你不過去看看?”陳貝拉往肖遙面前湊了湊道。

    “不去,也不用去,節目組會把所有嘉賓都照顧得很好的。”肖遙依然癱在沙發上道。這次兩首歌曲的服裝和妝容都不復雜,又是第四位才出場,陳貝拉還在房間內的情況下,肖遙也不急著換衣服做造型。

    “真的很大牌啊?到底是誰,提前給水友們透露一下唄!”陳貝拉指了指自拍桿上的手機攝像頭道。

    “怪不得讓我去看看嘉賓,原來是想打探我的幫唱嘉賓是誰!”肖遙笑了笑,也往陳貝拉面前湊了湊道,“你很想知道?”

    “嗯,非常想!”陳貝拉連連點頭,指了指手機屏幕道,“水友們猜了好多人呢,我實在猜不到是誰,很糾結呢!”

    “你要是當初答應做幫唱嘉賓就不用這麼糾結了!”肖遙抱起雙臂道,“懸念一定要保持到我出場的那一刻!”

    “可如果我當初答應你做幫唱嘉賓,我今天就沒法給水友們直播了啊,”陳貝拉立刻道,“而且幫唱嘉賓都不能進你的房間,我現在不只進來了,還可以把你的房間播給水友們看,所以我還是覺得我做了一個很正確的決定!”

    “對對對對,”肖遙學剛才陳貝拉閉著眼楮連連點頭,擺手道,“你是麻麻,你說什麼都對!”

    “哎呀,你不要玩了啦!不要再醬紫叫人家啦!”陳貝拉一著急,飆出了一口寶島腔道!

    看肖遙吃驚的瞪著自己,陳貝拉毫不示弱的瞪了回去,但嘴里依舊是寶島腔道︰“干嘛啦,又不是只有你一個人會醬紫說話的啦!”

    “得!你犀利!”肖遙換了粵語道。

    “麻麻迪啦!”陳貝拉也換了粵語道。

    “粵語也會?”肖遙再度瞪眼。

    “姐翻唱過那麼多歌,幾句粵語還能難得倒我?”陳貝拉得意的道,“還有什麼?川語?陝西話?放馬過來!”

    “#”肖遙道。

    “你說的啥?”這次終于換陳貝拉瞪眼了。

    “斯瓦希里語,非洲語言!”肖遙道。

    “非洲語言?真的假的?”陳貝拉不信道,“瞎掰的吧?”

    “《seve》听過嗎?我寫的!你可以去查的!”肖遙得意的道。

    “你太過分了!”陳貝拉崩潰般叫道,“這還怎麼玩?”

    兩人嬉鬧著的時候,陳貝拉一直舉著手機在直播,這些畫面都展現在了直播間的水友們面前。看著兩人的這番互動,直播間里的彈幕也炸了,數量多得將兩人全都遮蓋得看不見了。

    一直到歌手大廳內的廣播響起競演開始倒計時十分鐘的提示,陳貝拉才起身告辭離開,同時也結束了直播,收起手機,跑到演播廳里去做現場觀眾了。

    演播廳內,各項工作準備就緒。現場音響中響過五秒鐘的倒計時聲音後,在現場觀眾們的掌聲中,一身黑色正裝的柯俊拿著麥克風,從舞台通道內走了出來,出現在了觀眾們的面前。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本季《歌手》決賽的競演現場!我是”柯俊說著開場白,故意頓了頓,才接下去道,“主持人柯俊!”

    “這個節目聚集了一群非常優秀的歌手,在之前的三個月中,每周都給我們帶來了一場非常精彩的視听盛宴。我跟大家一樣,也是每周都守候在電視機前面觀看這個節目。”柯俊笑著繼續道,“其實早在今年這個節目還在籌備階段的時候,陶導就找我來出任今年決賽的主持人了。當時我覺得很榮幸,心里也挺高興的。這麼受關注的一個節目,能做決賽主持人,多牛啊,是不是?”

    “是!”台下的觀眾們配合的喊道。

    “但是我現在很後悔!”柯俊卻忽然變了臉色,露出一張苦瓜臉道,“因為陶導告訴我,贊助商要求今天的決賽上,我也必須像上一位主持人那樣念詞。雖然我自認是一位非常專業的主持人,主持經驗也超過二十年了,但是我可從來沒有那麼念過詞,我讀書的時候,老師也從來沒有那麼教過啊!我們當初就算是練習繞口令的時候,那也是可以中途換氣的!”

    “哇喔”觀眾們明白柯俊說的是什麼了,發出了一陣歡呼聲。

    “可是,做為一個專業的主持人,我也是不能向困難低頭的!”柯俊揮了揮手道,“現在,就是我們念詞的時間。”

    “加油!”觀眾們送上一陣鼓勵的掌聲,還有人大聲喊道。

    “”

    柯俊用肖遙那種方式非常快速的念完了一長段的詞,然後微微喘了口氣道︰“大家覺得怎麼樣?”

    “好!”不少觀眾豎起大拇指喊道。

    “那大家覺得誰念得好?”柯俊又追問了一句道。

    “肖遙!”不少觀眾毫不留情的笑著喊道。

    “那個,決賽現在開始,接下來向大家介紹今天晚上登場的第一位歌手”柯俊略有些尷尬的撫了撫額頭,轉了話題道。

    “哈”

    “吁”

    “哦”

    現場觀眾們發出了一陣比較雜亂的聲音。有對柯俊尷尬表情的笑聲,有對柯俊轉移話題的噓聲,也有對即將出場的第一位歌手的歡呼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