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熾熱情人 第六百零六章 強襲級疫體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蟲媒種的恐怖之處在于你並不知道叮咬自己的蚊蟲是否是疫體孢子攜帶源,如果被叮咬後,立刻出現瘙癢、嘔吐、惡心、甚至是昏厥、痙攣之類的癥狀,雖然疫情緊急,可還有的治,如果是那種有潛伏期的疫病,可就慘了,幾天內發作還好說,如果踫上幾個月乃至一年以上的疫體,等到疫病發作,基本上成功斬除的幾率已經下降到百分之五十以下。

    不用甦然提醒,看到李新榮的慘樣,大家都趕緊檢查身體,還好,沒有任何問題。

    “這女生還真是和傳聞一樣,爛好人的一塌糊涂呀!”

    看著出手幫忙的甦然,練滄濃一陣感慨,人家那種焦急的表情絕對不是假裝,而是真心為眾人擔心。

    衛梵撇了撇嘴巴,他一直被人罵聖母婊,可事實上滅疫士的本質就是斬除疫體,治病救人,總不能因為害怕、或者是沒有利益就對病人置之不理,這邊是所謂的醫德,所謂的醫者父母心。

    例如目前的狀況,大家就算不互相攻伐,也做不到協作,可甦然倒好,第一個站了出來。

    “這家伙是不是傻?”

    古夏愕然,這種時候,明哲保身才是最明智的做法,要知道甦然現在戰斗,不僅耗費體能和靈氣,還很有可能吸引到蟲群。

    “團長!”

    司空古雨喊了一聲,聲音中有著說不出的哀怨,看到甦然沒有回答,她已經猜到了這個結果,也沒驚訝或者生氣,而是冷靜的指揮團員協防。

    南鹿國立大學第一個進入戰場,沒辦法,甦然可是第四英杰,南鹿的旗幟,要是她受傷,那也代表著本校提前退出天梯賽。

     !

    觀眾們目睹了這一幕,驚呼聲四起,不過隨即,不管對甦然是什麼看法,傻-逼也好,愛出風頭也好,聖母婊也好,總之,掌聲響了起來,畢竟不管甦然的目的是什麼,他都在救人。

    “完了!”

    “我就知道,話說這麼干,會不會有加分?”

    “尼瑪,其他學校的人是冷血動物嗎?出手呀!”

    看台上,南鹿的後援團急不可耐,至少要死大家一起死。

    “上吧!”

    團長們陸續開口,沒辦法,現在可是現場直播,要是縮卵,可是會被上千萬人看到,那個時候學校的名譽都要蒙受前所未有的打擊。

    “團長?”

    石泰龍看向了白乙涵。

    “你忘了我說過的話?現在的京大團長是衛梵!”

    白乙涵拒絕,他是一心一意為了京大,一旦把衛梵推出來,他將貼上上京國士的標簽,容不得半點退路,不然他就是叛徒。

    為了達到這個目標,白乙涵不惜在四年一屆整個東方國度都在關注的天梯賽上為衛梵站台。

    “嘶!”

    選手們听力都不差,再加上白乙涵沒有刻意隱瞞,所以大家都听到了,一時間全都愕然地看著他,跟著目光滑向了衛梵,他們想不明白,這個男生有何德何能,能讓白乙涵放棄成名的機會,來成全他。

    除了北莽王黎,其他的八位英杰,包括正在作戰的甦然,都忍不住向衛梵投去了探尋的目光。

    “這這真是大驚喜呀,讓我看看,哎呀,找到了,京大遞交的23人大名單中,團長之位的確屬于衛梵!”

    第五丹夏大聲驚呼。

    其實不少人都看到了,但是他們以為這是京大的障眼法,哪里想到會是真的,如果是剛開賽,肯定不少人質疑,但是現在,他們只是奇怪白乙涵的決定,而沒有任何懷疑衛梵是否不夠資格!

    “衛團長,你的命令呢?”

    石泰龍不服氣的擠兌,眼神挑釁。

    “全團成員待命,防御陣型!”

    衛梵指揮的同時,已經單人竄了出去,一看就是要單打獨斗。

    那些已經打算招攬衛梵的各勢力人馬,都在等著衛梵拿出精彩的表現,可是卻看到他如此保守。

    “太自私了吧?只想著自己表現!”

    有學生說起了壞話,也有人持中立態度,還有的鐵粉替他找借口。

    “也可能是他指揮能力欠缺,不擅長做團長。”

    “是呀,到目前為止,衛梵的學識儲備,臨床滅疫術,以及戰斗力,都拿出了完美的表現,這種人已經算是全才了,如果連指揮能力都爆表,那當真是千年難遇的天才了。”

    大人物們看問題更加直接,那就是衛梵的利用價值有多大,看到他也有不擅長的,並沒有遺憾,反而松了一口氣。

    沒辦法,想一想也知道,想要招募一位全能滅疫士要付出多大的代價,那根本已經不能用金錢來衡量了。

    就在這個時候,李斯克開口了。

    “蕭容容,李天佑,完顏上黨,你們三個上!”

    全場沉默,因為他們看不懂這一手的涵義。

    “李斯克不愧第一英杰之名,他很謹慎,遇到危險,不僅冷靜睿智,采取的行動更是滴水不漏,他派出三個人,都擅長不同的方面,可以協作,算是一個小團隊!

    特邀的五星醫龍嘉賓贊嘆連連︰“斬除疫體,需要的是團隊合作,各司其職,並不是人越多越好!”

    “讓我來!”

    解一凡早就想炫技了,看到這麼多人出場,他直接一個箭步撲了出去,長刀一撩。

    呼!

    橘紅色的火焰翻騰,宛若一片火燒雲漫卷,籠罩了蟲群。

    滋啪!滋啪!

    一只只的蟲子都燒爆了,發出密集的聲響。

    “這至少是S級刀術呀?”

    不少滅疫士露出了羨慕嫉妒的神情。

    疫體的種類千差萬別,沒有一種萬能的刀術可以一刀破萬法,但是類似火焰、冰霜、雷電這類刀術,因為適用性很廣泛,所以成為主流,別說雙S級,就是單S級,也價值過億了。

    “上呀,不要敗給他們!”

    學生們都在加油助威,雖然拯救大猩瑞恩已經結束,但是對學校來說,聲譽和形象也是很重要的事情,直接關系到報考率,號召力,要不是校長們很矜持,不好意思亂開口,怕是就算選手死掉,也會讓他們繼續攻擊蟲群。

    “找到傳染源體了嗎?”

    維多利亞詢問,其他人也都一個個瞪大了眼楮尋找,大家都是名校生,知道干掉這些蟲蠅沒有任何用處,只要傳染源體還活著,這種蟲蠅就會源源不斷的誕生。

    不用找了,因為在十點鐘方向的半空中,有一團湍急的黑色濃雲以極快的速度飄了過來。

    一時間,所有選手都看傻眼了,僵在了原地,隨後,不少人開始退出戰團,快速的遠離戰場。

    “全體解放,快!”

    衛梵和甦然同時大吼出聲。

    “怎麼了?”

    看著這些選手臉色蒼白,觀眾們不明所以,就連女主持也突然卡殼了,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黑雲撲面而來,眾人這才看出,原來那是數之不盡的蟲群,在靠近核心的位置,有一團巨大的黑影,隨著到來,一道恐怖的靈壓猶如排山倒海一般奔襲而來,彌漫了全場。

    轟!轟!轟!

    眾人仿佛被戰車碾過了頭顱,又猶如被丟進了絞肉機中,渾身難受的要命恨不得自殺。

    “退,快退!”

    哪怕是一向淡定惜字如金的李慎獨,此刻都呼喊了起來,招呼團員︰“孫寂,給我滾回來,不準戰斗!”

    越是危機的時刻,越能看出一位滅疫士的應變水準,這些選手已經是九大名校經過淘汰留下的精英了,可是即便如此,依舊有一半人未能及時做出反應。

    不,寬容一點來說,不是他們不夠快,是因為敵人太強大,太出乎意料。

    “這到底是什麼疫體?”

    有人大聲詢問,不用人回答了,因為聞涵竹的聲音重新響起。

    “強強強襲!”

    聞涵竹拉長的嗓音,在廢棄都市上空飄蕩,其中的驚訝,恐慌、擔憂氣息濃郁,那情緒的波動,簡直就像一個正在被的倒霉女孩。

    “我的天呀,這只疫體,竟然是一只強襲級,我的天呀,怎麼辦?這些學生一定會死,對,最高議會,趕緊派特殊災害處理部隊營救呀!”

    聞涵竹語無倫次了,言語顫抖,哪怕隔著屏幕,也能听到她的靈魂在害怕。

    “什麼強襲級?”

    “廢話,強襲級疫體呀,足以毀滅一座城市的那種!”

    有人還在傻乎乎的發問,其實也不怪他們,因為強襲級的疫體實在太罕見了,一旦爆發,就會引起巨大的傷亡。

    “根據疫體的種類、性質、傳染方式以及途徑等等,它們的傳染性也有強弱甄之別,依據最高議會官方發布的最權威災害等級,分為丁、丙、乙、甲,每一級,又分為一、二、三級。”

    聞涵竹吞了一口口水︰“一株三甲疫體,就足以毀滅一個縣城,威脅幾十萬人的生命,而在三甲之上,還有強襲、颶風、災厄、以及深淵級別,因為每一種,都擁有毀滅一座城市的恐怖威能,因為也被統稱為超級災害!”

    “這麼說,大家可能理解的不太直觀,所以舉個例子,歷史上,黑死病、天花、在發病之初,就是三甲級,因為控制不及時,直接晉升為超級災害!”

    第五丹夏也開始狂飆語速,搶奪表現的機會,只可惜觀眾們的注意力已經全部轉移到了疫體身上。

    這兩種疾病,大家是在太熟悉了,因為它們曾經導致一個帝國的衰落,數千萬人喪生。

    “大家不要擔心,只是強襲級,以最高議會在洛都的軍團儲備,很快就可以斬除。”

    一個渾厚的嗓音突然響了起來,顯然是有人接過了話筒,在穩定午夜城附近縣市區觀眾的情緒。

    “不錯,大家不要擔心,九大名校的陳列室中,災厄級的標本都有幾具,所以請放寬心,繼續支持你們的選手。”

    特邀嘉賓依舊冷靜,不愧是頂著五星醫龍頭餃,站在滅疫界頂端的大人物,處變不驚的態度,很是給人信心!

    事實上,經過最初的緊張過後,觀眾們的擔憂已經放了下來,畢竟隔著很遠,很安全,于是一種更加刺激興奮的情緒在胸膛中蔓延。

    開玩笑,這可是名校生對陣強襲級疫體,不管哪一方,平時都少見到,現在能夠看到他們廝殺,還不用買票進場,簡直絕贊。

    看台上,九大名校的後援團已經吵成了一團。

    “按照滅疫士條例,發現強襲級疫體,要第一時間向最近的議會機構報告,並且立刻進行監視,哪怕不惜付出一切代價。”

    皇甫胤祥復述著,臉色蒼白,如果平時,就算逃了,也沒人知道,可現在是直播,沒有一個人可以離開,否則就等著被剝奪滅疫士資格吧,所以說,這是把他們推上了斷頭台。

    “能不能斬殺?”

    “你在開玩笑嗎?把這些名校生全都換成醫龍,還得是至少三星級,才有可能!”

    “臥槽,你們發現沒,京大團的陣型是最整齊的!”

    無人攝像機來回盤旋,尋找最佳角度拍攝,于是每一支戰醫團都呈現在了屏幕上。

    所有的隊伍都在退,因為面對死亡,眾人承受的壓力可想而知,所以陣型不免凌亂,但是京大沒有。

    “我想起來了,衛梵剛才給出的命令是原地待命,我以為他是怕別人搶他的風頭,現在看來,人家是早預見到了這一幕。”

    有人一語道破真諦。

    “不會是瞎貓踫上死耗子吧?”

    這種反駁,非常的無力,尤其是在和英杰的對比下,衛梵的優秀,已經毋容置疑。

    “加油!”

    “加油!”

    “斬除!”

    到最後,斬除聲已經響徹一片,觀眾們期待著看到優等生精彩的表現,畢竟這可代表著滅疫界的未來。

    “不要再退了,在這里重整攻勢!”

    甦然開口了,可是沒人听,尤其是千亞和神田,退的最是靠後,反正送死,讓別人去就好了。

    “你在搞笑嗎?”

    李天佑譏諷,這女人腦殼,絕對壞掉了。

    “你們這些自私的家伙!”

    甦然很氣憤︰“必須制止它,你們沒看到,它其實剛生長大強襲級,內核還沒有穩固,現在擊殺,成功率很大!”

    還是沒人動,這種時候,沒人會拿生命去冒險。

    “等等,你們說,這有沒有可能是組委會故意弄出的隱藏關卡?不然強襲級疫體的出現,為什麼會這麼巧?”

    李慎獨突然開口了,說出的內容,讓眾人悚然一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