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五百四十二章 最後的手段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姬牢說出這句話之後,沒等到吳勉回答,一邊還沒有離開-席應真看了白男人一眼,隨後說道︰“憑術法你是贏不了他-,你們倆-術法本來就是一個路子。 不過人家是有正經師尊-,術法是人家師尊手把手教出來。你-術法是得到了圖譜之後自己悟-吧差-就是那麼一點口傳心授。還有,他比你多活了幾百年,吃了鹽能死你幾個來回。術法你贏不了他,不過你還有能贏他。娃娃,術士爺爺今天也不要臉了。該說不該說-都說了,該做不該做-也做了。你還不開竅嗎”

    “我也很奇怪,你們為什麼那麼著急要我催生種子-力量”吳勉看了席應真一眼之後,繼續說道︰“你也好,問天樓主也好,甚至廣仁都暗示過我快點催生種子。既然大術士你不該說-也說了,那就再說幾句”

    听了吳勉-話之後,席應真-臉上出現了一絲尷尬-神情。不過這位老術士-性子和歸不歸有幾分相像,兩個人都是不要臉慣了。當下無所謂-沖著吳勉笑了一下,隨後再次說道︰“那麼後面術士爺爺可就真-不管你了。娃娃,後面就靠你自己了”

    最後一句話說完-同時,席應真-身子已經從吳勉-面前消失,隨後又出現在了小任3-身邊。老術士對白男人話里有話,讓一邊-姬牢心中多了幾分遐想。看了吳勉一眼之後,他轉頭對著已經抱起來小任3-席應真說道︰“大術士剛才-話,是不是說已經撤了對我-禁制”

    “你可以試試看,術士爺爺讓你提前選好那一邊-臉挨嘴巴。”席應真斜著眼看了看這位樓主之後便不再理會他,轉頭沖著一臉笑模樣-歸不歸說道︰“老東西,這麼多年你守著這麼一個弄不懂好賴話-刻薄鬼,都是怎麼過來-”

    歸不歸陪著笑臉說道︰“習慣了他偶爾也能听得懂好話-”

    兩個老家伙說話-時候,吳勉身上-傷勢已經好了大半。姬牢看了他一眼之後,說道︰“想不到你能熬了這麼久,如果不是有人偏袒-話。就算有那古怪-法器,你也倒下多時了。不過你-法器差不多也都使用過了吧如果再沒有新-話,你這一世也就到了盡頭了。”

    “有沒有你過來試試就知道了”說話-時候,吳勉-手對著姬牢虛甩了一下。不過這位樓主好像沒有看到一樣,一動不動-站在原地。淡淡-笑了一下之後,對著吳勉說道︰“看來你是真-沒有可以出手-法器了。”

    一句話說完,姬牢最里面念念有詞-向著吳勉-方向走了一步。就在他邁出去-這一步踏到地上-時候,一股罡風猛-向著吳勉吹了過來。瞬間將這個白男人吹出去十五六丈遠,直到他-身子撞到了後面宮柱上,才算止住了吳勉-繼續飛出去-勢頭。不過就是這樣,這個白男人好像被固定在了石柱上一樣,動彈不得。

    看到了姬牢-這一手術法之後,遠處-席應真微微-皺了皺眉頭。隨後自言自語-說道︰“原來他還有這一手,看來這是對著廣仁來。到底是方士一門出來-人,這世上能克制方術-人也就是他們倆了。辛虧現在露出來了”

    說話-時候,老術士還不忘轉頭向著遠處倒地-廣仁那邊看了一眼。搖了搖頭之後,不再言語。

    這時候,那邊-樓微微-笑了一下,主再次向著被罡風擠在石柱上-吳勉邁出去了一步。這一步落地之後,吳勉身後-理石宮柱上面開始出現了一絲一絲龜裂-紋路。吳勉身上-血管也一根一根-浮現了出來,就好像隨時就要爆開一樣。

    “滋味不好受嗎這才是剛剛開始,一會你身上-血管會爆開,然後是你-內髒也會爆成漿糊一樣-東西。”說到這里-時候,姬牢轉頭看了一眼席應真。見到這位老術士沒有阻止-意思之後,才繼續對著吳勉說道︰“我們是同樣體質-人,我也知道怎麼才會讓我們這樣-人死掉。除了斷頭和挖心之外,身體里面-血流光,也會讓你魂歸陰世去。我說-可能有點多,一會你自己就會明白了”

    說著,姬牢迎著石柱上面-吳勉,又向前邁出去了一步。

    隨著“喀吧喀吧”-一陣聲響,吳勉緊貼-石柱密密麻麻滿是龜裂-紋路,已經不斷-有理石碎塊從石柱上面掉落下來。而上面貼著-白男隨著全身-毛孔開始流血,片刻之後他就變成了一個血人。

    守著歸不歸和席應真-百無求有些看不下去了,它也不管自己-親生父親和親生父親他爸爸。自己在地上撿起來一柄不知道哪個方士丟掉-長劍,劍尖指著姬牢走了過去。一邊走一邊罵街︰“差不多得了啊,還看不出來行情嗎想弄死你-話早就弄死你了,這不就是要你說幾句軟話嗎你讓老子-小爺叔揍一頓,然後跪在說幾句好話。去方士宗門悔過個千八百年-,就把你們放出來了。現在要揍你還敢還手這都是跟誰學-臭毛病”

    百無求罵罵咧咧-還要繼續,歸不歸看到了皺了皺眉頭,對著自己便宜自己-位置虛點了一下,就見本來罵得正在興頭上-百無求身子突然被定住。他-身體僵住還是保持著罵街-姿勢,嘴里一個字都不出來。

    “這孩子罵他-街,你定住他做什麼”席應真有些不以為然-看了歸不歸一眼,有些掃興-繼續說道︰“你這孩子罵街-本事不錯,有機會借給術士爺爺倆月。我帶著他堵著皇宮大門罵街去”

    看到這樣席應真都沒有阻止,姬牢微微-一笑,沖著掛在石柱上面-吳勉走出來第三步。他邁出來-腳踩在地面上-一瞬間,吳勉-身上突然“噗”-一聲冒出一股血霧,隨後就見他背後-石柱突然坍塌。吳勉-身子好像被狂風吹過-一張絹帛一樣瞬間飛出去,撞到了宮牆之後才摔落下來。

    有了上次-事情之後,姬牢在白男人飛出去-一瞬間便收了術法,吳勉雖然撞到了宮牆上,卻並沒有將後面-宮牆撞塌。看著這個白男人倒在地上一動不動-樣子,姬牢一閃身到了吳勉-身前。微微-笑了一下,轉頭對著身後-席應真說道︰“大術士,真-要我了結他嗎留他一線生機換我們姬牢-命,可以嗎”

    “不可以”沒等席應真說話,倒在地上-吳勉已經將身子翻了過來。他也顧不得自己滿身滿臉-鮮血,眼楮死死-姬牢繼續說道︰“你剛才怎麼說-你我這樣-人流光了身上-血才能死,現在我-血還有不少,勝負還沒有分出來”

    姬牢盯著吳勉-眼楮,沉默了片刻之後,對著這個好像血葫蘆一樣-人開口說道︰“你現在還有翻”他-話還沒有說完,就見吳勉對著他-嘴巴吹了口氣,隨後姬牢-嘴巴里面好像進去了什麼東西。他-臉色大變,正想要吐出來-時候。就听見“ ”-一聲巨響,姬牢-半張臉都被炸碎,身子向後一仰暈倒在了地上。

    看到了這個場景之後,席應真有些恨恨-對著遠處同樣倒在地上-吳勉說道︰“你-這點心眼,倒是吃不了虧。可惜了那顆種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