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0642章 島國也有混子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在無數人心中,對于阪本奈月的職業,都會有偏見,認為她們既然能在熒幕上拍攝那麼多讓人氣血上涌的鏡頭,在生活中,肯定也是極為不檢點的。這個觀點是錯誤的。她們平常的生活其實跟正常人無異,那些表演只不過是為了生存。阪本奈月的情況比較特殊,她的家境比較困難,父親有嚴重的腎病,處于這個原因,她才會選擇走上這條路。

    短短出道兩年的時間,她承接了近四百多部影片,按照影片的時長和素材的收集,扣除她生理特殊時期,意味著她每天都在工作。超負荷的工作強度,不僅讓她的身體極為疲憊,而且心理也極其憔悴。但父親的腎病並沒有徹底康復,醫生剛與她說過,想要根治就需要換腎,即使找到了合適的腎源,也需要一筆巨大的費用。

    但阪本奈月實在無法接受繼續從事之前的工作,所以選擇來到了酒吧,擔任陪酒女。而且,她事先聲明過,自己不接受特殊的服務。這也是媽媽桑同意的事情。畢竟手下能有阪本奈月這樣的金牌陪酒女,對于她的隊伍而言,也是極有好處的。

    阪本奈月加入她的團隊,慕名而來的客人絡繹不絕,酒吧的生意也好了很多。

    不過,媽媽桑此刻想要幫助阪本奈月卻是有心無力,因為高杉岬是這邊有名的厲害人物,自己得罪了他,會惹上巨大的麻煩。

    吵鬧之間,酒吧老板松本町走了過來,賠笑道︰“高杉,看在我的面子上,事情就算了吧!不僅給你今天免單,以後你來我這里喝酒,給你六折的優惠!”

    松本町個子不高,身材瘦弱,感覺有種弱不禁風的味道,站在高杉岬對面,明顯氣勢就弱了不少。

    高杉岬用手指刮了刮扁塌的鼻梁,道︰“原諒她沒問題,只要她等會願意跟我走!”

    松本町為難地望向高杉岬,苦笑道︰“高杉,你這不僅僅是為難她,還是為難我啊!”

    高杉岬咧嘴獰笑,道︰“怎麼舍得不這棵搖錢樹,非得跟我作對”

    松本町微微一怔,大致想清楚其中的始末,造成現在的局勢,並不是巧合,而是精心串通好的陰謀。他想得很明白,高杉岬很有可能是受到競爭對手的指使,故意來搗亂。這主要是因為阪本奈月最近的加盟,使得店里的生意太好,讓人眼紅也在情理之中。

    他頓時陷入了猶豫和糾結,畢竟做風俗業,跟社會人員打交道的次數,遠比跟警局更多,如果換做正常的產業,遇到這個情況,直接就可以報警,但他現卻在無法那麼做,陷入了兩難之地。

    “高山,我給你一百萬元,作為補償!今天的事情就這麼結束,如何”松本町繼續讓步。

    “這是什麼道理他打了人,你們不僅討要說法,還賠他錢”站在旁邊的古麗听了半晌,終于知道了始末,仗義執言地說道。

    “你不要誤會,她和你一樣是客人,無需理睬她!”松本町對古麗並沒有感激,反而在埋怨,暗忖你就不要給我添亂了。

    高杉岬望了一眼古麗,有望了一眼松本町,今天他就是來砸場子的,沒想到松本町這麼怯懦,差點兒讓自己鬧事,師出無名,如今古麗蹦出來,不僅讓他豁然開朗,找到了砸場子的合理理由。

    “小姑娘,你膽子不小,敢多管閑事”高杉岬咧嘴冷笑,大步朝古麗走了過去。

    古麗也被嚇了一跳,不過很快鎮定下來,自己練過一段時間的截拳道,今天可以派上用場了。

    只可惜,她還是太單純,低估了高杉岬的身手,還沒來得及擺出架勢,脖子傳來劇痛,被高杉岬的大手一把掐住,直接提得脫離地面,騰空而起。

    旁邊的小妖驚呼出聲,至于倪靜秋也是滿臉驚愕。

    甦韜在旁邊則是無語了,他原本以為古麗這麼古道熱腸,敢多管閑事,自己的身手定然不錯,沒想到完全就是不自量力,一個照面就被高杉岬給扣住了喉嚨,只不過十幾秒的時間,面色已經變成了醬紫色,只能竭力地捂著喉嚨,口里下意識發出嗚嗚的聲音。

    古麗這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主要還是因為長期生活在優渥的環境中形成,雖說遠在島國,但古家的實力還是依然強勢,所以無論何時何地都給她幾分優待,久而久之,她就變得有些肆無忌憚。

    只可惜今天來的這個地方,除了老板松本町知道古麗有些背景之外,這高杉岬並不知道古麗的深淺,一怒之下,直接出手,讓古麗吃到了苦頭。

    一分鐘過去了,甦韜還是沒有出手,因為他覺得讓古麗嘗點苦頭,對她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甦韜對古麗的印象不算太好,但看到那五彩斑斕的發型,就知道這是個被慣壞了的女孩,缺少人生挫折和歷練。

    一分半過去,甦韜終于開始行動,因為再不救下古麗,這女孩恐怕會直接窒息而死,畢竟是她帶自己和倪靜秋過來感受下島國的風俗業文化,該出手時還是得出手。

    高杉岬只覺得人影晃動,他只覺得手腕一麻,如同被電流擊中一般,下意識地松開了手,隨後脖子發出劇痛,整個人被提了起來。安

    高杉岬身高一米七四,在島國人中算是偏高的身材,但在甦韜一米八五左右的身高面前,無疑沒有任何優勢,甦韜很輕易地像他對付古麗那樣,將高杉岬給提了起來,手指稍微用力,就如同鋼釘刺入皮膚一般,讓高杉岬痛不欲生。

    前後不過呼吸之間的事情,高杉岬身後的幾名同行者,發現了變故,謹慎地望著甦韜,紛紛從口袋里取出彈簧刀,默契地環繞在甦韜的身邊,形成了一個包圍圈。

    “放開他!”其中一人警告道。

    甦韜听不懂島國語,但也能猜明白他們的意思,漫不經心地抬腳踹在了高杉岬的腹部。高杉岬只覺得如同被重錘擊中,整個人騰空飛起,砸在座位之間的擋板上,驚得圍觀者紛紛後退。

    甦韜微微一笑,沒想到島國的混子,如此不堪一擊!

    “八嘎!”那幫同行者瞧出甦韜藐視的神情,頓時暴怒,一起朝甦韜沖了過來。

    甦韜輕巧地擰身,在狹窄的人縫中穿行,四人瞬間萎頓余地,倒地不起,口中發出淒慘的呻吟聲。

    有了這麼喘息的機會,高杉岬也回過神,從地上爬了起來,警惕地望著甦韜,“你是誰惹上我們青狼組,你知道後果嗎”

    甦韜皺了皺眉,問不遠處的倪靜秋,“他嘰里咕嚕地說什麼呢”

    倪靜秋無奈哭笑,如實翻譯了高杉岬的意思。

    甦韜暗嘆了一口氣,自己又不是長期在島國,偶爾來一次,怕你什麼青狼組

    言畢,他徑直朝高杉岬走了過去,狠狠地一腳踹在高杉岬的臉上,因為沒有控制好力量,直接將他踹暈了。

    見甦韜這麼英姿勃發,器宇軒昂,圍觀眾人紛紛鼓起掌,贊許甦韜的見義勇為。

    只是松本町面色難看,得罪了青狼組,自己這個地下酒吧以後恐怕就免不了受到頻繁的騷擾了。不過,他也知道,今天高杉岬前來鬧事,即使自己步步退讓,後面的結果還是一樣。

    “謝謝你的出手相助!”松本町跟甦韜致謝道。

    甦韜听到了熟悉的“阿麗亞多”,知道松本町在感謝自己,他淡淡一笑,然後走到阪本奈月的身邊,笑著說道︰“沒事了,你起來吧!”言畢,他看到不遠處有一個男士的外套,走過去,將之蓋在了阪本奈月的身上。

    阪本奈月沒想到甦韜會如此紳士,雖然听不懂甦韜在說什麼,但還是忍不住眼楮通紅,鼻子發酸,潸然淚下。

    阪本奈月其實內心知道身邊諸人看待自己的眼光,即使媽媽桑和酒吧主人,對自己客客氣氣,但在他們的眼中,自己並不值得尊重,仿佛什麼事情都能干。

    但事實上,她也是個普通的女人,如果不是為了生活,也不會出賣自己的姿色。

    高杉岬自知不是甦韜的對手,只能夾著尾巴離開。

    酒吧老板松本町出于好意,提醒道︰“你們趕緊離開吧,等下他們會喊更多的人來,到時候你們就走不了了。”

    古麗緩過神來,從剛才的情緒走走了出來,她沒想到甦韜竟然幫了自己的忙,再望向甦韜的時候,眼神也有些不對勁了。

    高杉岬出門之後,上了自己的轎車,準備撥通電話,像上面的老大尋求支援。不過,他還沒有來得及撥通號碼,就覺得眼前一黑,脖子被人狠狠地勒住,那人早已潛伏在他的車內,他試圖掙扎,但襲擊他的人力量太大,數分鐘之後,他就徹底眩暈了過去。

    等甦韜幾人出門的時候,並沒有遇到想象中,被青狼組成員圍堵的情況。

    當眾人離去,松本町接到了一個陌生號碼打來的電話,他沒想到是大名鼎鼎的青狼組老大親自打來的致歉電話,這讓他听得膽戰心驚!

    等接完電話之後,松本町暗自唏噓,這算是因禍得福

    剛才那幾個華夏人,他們的背景還真是深不可測!

    自己的擔憂多慮了,而且以後恐怕也沒有人敢來騷擾自己的生意了!

    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