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0528章 拒絕王氏醫館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雖然赫連震公布了結果,但國醫大師的資格證書,還得過一段時間才能頒。ww證書上面要改好幾個重要部門的公章,必須要走相關流程。

    甦韜與凌玉並肩走出中和醫院,凌玉突然停下腳步,伸出手笑道︰“甦師兄,我很開心,這次國醫選拔的經歷,讓我刻骨銘心,原來中醫還有這麼多東西可以挖掘,讓我重新對自己以前所學有了反思。”

    甦韜握住了凌玉的手,不是特別的大,但非常的有力,他謙虛地笑道︰“三人行必有我師。我看了你的火灼針技和御五行針法,也對道家針灸有了新的感悟。有機會的話,我真心希望能與你一起切磋探討。”

    凌玉面色一紅,有些興奮地說道︰“甦師兄,你留個電話號碼給我吧,我們可以長期保持交流。”

    甦韜微微一愣,掏出手機,道︰“你報號碼吧,我打給你!”

    凌玉的手機響起了“高山流水”的古箏鈴聲,他微笑道︰“我記下你的號碼了,以後會經常騷擾你,你千萬不要覺得我麻煩。”

    甦韜暗嘆凌玉還真是一個無法讓人生厭的人,道︰“我其實一直有一個想法,你可以考慮一下來三味堂,我缺少你這樣的伙伴!”

    “三味堂嗎”凌玉眼中流露出驚訝之色,他顯然沒想到甦韜對自己會出這樣的邀請。

    “我可能有點冒昧了!”甦韜見凌玉吃吃不說話,暗忖畢竟他是道醫宗主的關門弟子,身上肩負著不少責任,又怎麼會跟自己攪在一起呢,他微笑著解釋道,“三味堂雖然是我從爺爺手中繼承的,但我覺得它在未來不只是我一個人的,而是無數中醫從業者的夢想之地。像你這樣的中醫人才,也是三味堂最稀缺的。我近期打算在燕京開設一個新店,到時候開張之後,希望你能來捧場!”

    凌玉重重地點了點頭,沉聲承諾道︰“我一定會到!”

    王國鋒早已在外面等候多時,見凌玉和甦韜交頭接耳,面色不善,直接朝兩人走了過來。

    “甦韜,你又在揣摩什麼壞心思,想對我師弟不利嗎”王國鋒警惕地盯著甦韜。

    凌玉連忙替甦韜解釋道︰“師兄,你誤會了!”

    王國鋒冷笑一聲,道︰“師弟,你千萬不要被他迷惑!他是個極其陰險的小人,你太年輕,沒有太多的社會經驗,一不小心就上了賊船,指不定哪一天被賣了還幫著數錢呢!”

    凌玉知道王國鋒和甦韜嫌隙很深,無奈地沖著甦韜一笑,用意明顯,不要與師兄一般見識。

    甦韜點了點頭,表示理解,看在凌玉的面子上,沒有走過去,暴揍王國鋒一頓。

    兩人就此分手告別。

    目送凌玉上了王國鋒的攬勝,甦韜微微有點失落,他很少會如此欣賞一個人,凌玉無疑是其中之一,只可惜兩人現在所處對立面,想要讓凌玉成為自己的伙伴,實在太難。

    如果凌玉能夠加入自己的團隊,三味堂將擁有兩個年輕的國醫,這對于三味堂的影響力,有著極大的好處。

    望著坐在副駕駛位上的凌玉,王國鋒心情愉悅,他顯然已經知道凌玉已經通過了選拔,雖說那個令人生厭的甦韜,也獲得了國醫大師的稱號,但王國鋒心情還不錯,歸根到底,他是個中醫人,今天是中醫在華夏最有實力的國醫專家評委組面前耀武揚威的一天。

    “來燕京這麼長時間,你還沒去過我家吧剛才我爸和爺爺給我打電話,請你去我家里吃飯,算作慶功宴!”王國鋒微笑著說道。

    凌玉有點驚訝,他對王氏醫館自然不陌生,但還真沒機會造訪王氏醫館,連忙道︰“那等會路邊找個市,我第一次上門,不能空著,有失禮儀!”

    王國鋒暗忖凌玉的性格挺討喜,笑道︰“我已經幫你買好了,放在後備箱呢!”

    凌玉感激地說道︰“師兄,謝謝你!”

    王國鋒手指拍打著方向盤,輕松地說道︰“凌師弟,我得謝謝你!你今天做了一件了不起的事情,算是替我完成了夢想。你能獲得國醫大師的稱號,讓我對宗門和師父的愧疚減少許多。道醫宗由你傳承,我很放心,相信你一定能做得比我好。”

    凌玉從王國鋒的話語中听出了真誠,安慰道︰“師兄,看得出來你對中醫的感情很深!”

    王國鋒重重地點了點頭,突然語氣一變,陰狠地說道︰“一切都是因為甦韜,他讓我萬劫不復。我不求你跟我一樣仇恨他,但希望你能與他保持距離。”

    凌玉暗忖王國鋒這是在道德綁架自己啊,他心知肚明,嘴上沒有說明,“我能理解師兄的意思!”

    抵達將軍胡同的王氏醫館,管家早已在門前等候多時,見王國鋒下車之後,就走過去拉開了副駕駛的車門。

    王國鋒笑著與凌玉介紹道︰“這是王氏醫館的管事人,田叔。”

    凌玉連忙與田叔喊了一聲,“田叔,好!”

    田叔擺了擺手,笑道︰“都是一家人,不需要這麼客氣。”

    田叔從王儒口中得知,王曦準備將凌玉培養成王氏醫館的下一任館主,雖說王氏醫館依舊屬于王家,但凌玉未來也是能影響自己是否還能在王氏醫館管事的關鍵人物,所以他得小心伺候好。

    王國鋒走在前面,一路與凌玉介紹著院子里一些不經意的小擺設,別看那些假山亂石、花草樹木,很多都是自己父親和爺爺的患者,感恩兩位名醫的救命恩情送來的禮品,絕大多數都是位高權重的人物。

    凌玉對那些權貴的名字不熟悉,也從不關心,不過,他向來恬淡的性格,倒也隨遇而安,听著王國鋒帶著驕傲的解說,還不時地追問幾句,難免讓王國鋒有種沾沾自喜的感覺,仿佛這些大人物的高看一眼,都跟自己有關似的。

    王儒早已讓人在寬敞的餐廳備好了飯菜,雖只有四人參加,但桌上菜式加起來差不多有三十多道,潘魚、醋椒魚、白煮肉、醬爆雞丁、油爆肚仁、糟溜三白、黃燜魚翅、桃花泛、干煸牛肉絲、貴妃雞、三不粘

    菜式京味兒十足,色香味俱全,可見王家對凌玉的重視。

    凌玉也能感受到王家人對自己的親切態度,表現得也很自然,沒有太多的拘謹之感。

    王曦與凌玉閑聊了幾句,旁敲側擊地問了幾個小問題,凌玉的回答讓他很滿意,暗道凌玉能被選為國醫,是貨真價實,沒有半點作假的成分,心中就更加堅定了,要將凌玉培養成王氏醫館的下一任館主。

    “你現在已經是國醫大師,未來打算怎麼辦如果繼續游走鄉間,顯然不太合適,有沒有想過穩定下來,比如找個醫館或者自己開設一家醫館”王儒笑眯眯地關心道,

    “暫時還得听從師父的意見!”凌玉放下筷子,謙和地笑道,“我在鄉間行醫多年現,華夏中醫博大精深,不少土方比起名方更有效,而且作為一名大夫,在哪兒治病,給誰治病,並沒有太多的區別。”

    王儒贊同道︰“你的觀點沒錯,醫生治病救人,不問來歷,眼中只有病魔。不過,能力越大,責任越大,好男兒要心有抱負,小醫病,上醫國,你現在已經有這個能力,就得承擔更多的壓力。相信你師父對你有更多地期待。”

    一頓飯下來,王曦與王儒都沒有與凌玉挑明,想邀請他來王氏醫館工作的意圖,他們今晚這個飯局,主要還是考察凌玉,看他是否真的足夠優秀,能挑起王氏醫館的大梁。

    雖然凌玉現在貴為國醫,但在他們眼中還是晚輩。

    晚飯結束之後,王國鋒將凌玉送至酒店。

    王曦站在月光下,望著難得一見的星空,淡淡問道︰“你對凌玉有何評價”

    王儒唏噓地嘆了一聲,道︰“的確比國鋒要強上不少!國鋒在凌玉這個年齡,哪有這般心性!”

    王曦點了點頭,道︰“看來我的判斷不錯,將凌玉視作王氏醫館的未來館主培養,是個很好的選擇。至于國鋒那邊,你與他商量過了嗎”

    王儒微笑道︰“國鋒成熟了不少,他明白你和我的良苦用心。他現在很努力,準備用自己的努力,讓你能夠諒解。至于王氏醫館由凌玉來接管,他也表示很放心。”

    王曦擺了擺手,輕聲道︰“人是很難改變的!國鋒,看似穩重,內心太過急躁,所謂欲則不達,終究還是得吃虧。你是他的父親,護子心切,我能夠理解。但王氏醫館,決不能因為婦人之仁,毀在你我的手中,千萬要銘記!”

    王儒暗忖王國鋒哪有真的這麼不可救藥,心中雖然責怪王曦對孫子要求太嚴格,但表面上還尊重王曦的決定,道︰“爸,子不教父子過,以後我對國鋒一定會勤加管教!”

    王曦盯著王儒的臉,深深地看了兩眼,暗忖王國鋒都三十出頭,心智早已定型,哪有那麼好改變,無奈地嘆了口氣,踱步回到了屋內。

    凌玉回到了酒店,接到了師父打來的電話。

    道醫宗主平靜地問道︰“王曦、王儒父子,對你評價很高,他們想讓你接管王氏醫館,你有何想法”

    凌玉心如明鏡,早已看出了王家的用意,微微沉吟,搖頭道︰“師父,我拒絕!”

    “哦”道醫宗主並不太過意外,“原因呢”

    凌玉嘴角浮出一絲微笑,“我覺得跟著甦韜,能讓我學到更多的東西!”

    道醫宗主沉默許久,道︰“我尊重你的選擇!王家那邊,我會幫你拒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