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卷 第1038章 愛學習的人們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蒂萬不僅送來了燒烤材料,還送來了環之聯盟戰敗的宣言以及和平協議的內容。戰敗者和戰勝者當然要有各自的姿態,賠款之類的內容肯定是有的,不過趙邁更看重里面關于互相約束的部分。

    已經被z蟲控制的區域,環之聯盟進入前將會向刀鋒女王通報,絕對不會在這個區域內布置戰爭武器。這一部分是讓趙邁最驚訝的,因為這樣的舉動意味著趙邁實際佔有了那些領地,環之聯盟不再過問。如果再考慮到已經建立起來的傳送門網絡,這就相當于趙邁借著環之聯盟的勢力,建立並控制了一個差不多的空間通道體系,相當于是環之聯盟二號。

    空間傳送的方法有很多種,最普及最穩定的當然是環之聯盟的元素穿越通道,但是這個系統的運力太小。為了解決物資、軍力調運的問題,在多元宇宙內,還有一些極小規模的物流體系,比如橫跨多個世界的冥河、世界樹之類,但它們都不能與環之聯盟相比,建設成本、維護成本太高是最大的制約。現在偏偏有了z蟲這麼個奇怪的東西,佔據了生物學上的制高點後,又開始攀爬制造能力的高峰,這才有能力不計代價地普及空間傳送門。z蟲的傳送門以藍色水晶為能量源,可以實現大規模運送,這一點比元素通道好多了。只不過藍色水晶就是恆星,就是誕生生命的可能性,就是創造智慧火花的基礎。藍色水晶消耗的太多,對整個多元宇宙沒什麼好處。

    超長期的多元宇宙戰爭也是一樣,沒什麼好處。就在環之聯盟宣布戰敗的同時,近千個世界的園丁龍傳來消息,說是某些星球的領袖或者世界意志要和趙邁商談借用傳送門的事情,同時開出了各種各樣的好處,涉及到一個生物所需求的方方面面。可是再大的需求也沒有犯懶的威力更大。趙邁和刀鋒女王對視了一眼,瞬間做好了決定。

    “對他們說z蟲需要休整,傳送門仍舊屬于自用的軍事設施,只有在緊急救援等情況下允許對外使用。另外,如果能夠證明使用傳送門是為了偵測和對抗耐括斯,那麼也可以例外。”

    刀鋒女王向腦蟲發出信號,然後趙邁的命令就立刻傳達下去,相信幾天之後所有的園丁龍就能做出回復,然後各種傳送門使用請求就能少很多了。兩個人又商量了很久,對于如何偷懶,怎樣讓腦蟲負擔更多的工作達成了戰略一致。

    能夠與環之聯盟達成休戰減輕了很多負擔,再加上刀鋒女王的管理能力、以及數量不斷增加的腦蟲也可以提供足夠的支持,這就意味著趙邁突然清閑下來。他用了兩天時間,一天好好陪陪父母,另一天去看了自己的弟弟妹妹,體會了一把“祖爺爺”的感覺。由于那感覺不怎麼好,他隔天就偷偷溜回來,專心呆在有關部委自家的院子中,繼續學習老頭子的那本竹簡。

    這整套東西就起了個名字叫做《無名》,是依照《道德經》里面“無名,萬物之始”的寓意來的,主要講的是老頭子對于世界乃至多元宇宙誕生方面的觀察,從而反觀自身,認清自己存在的“道”,算是以他的角度回答了“我從哪里來和我是誰”這兩個問題。

    靠著字典以及調集了不少古文字、歷史研究方面的專家,趙邁硬生生將這本竹簡啃了下來,然後放在心里反復琢磨。《道德經》是寫給尹喜這個官員的,是老頭子看到周朝式微,半是說明自己的思想體系,半是規勸統治者的。而這本《無名》,則是寫給想要超脫,想要認清自己和世界關系的人,是剖析本源力量的著作。趙邁一開始讀的時候覺得全是大白話,但是越是重復閱讀,就越覺得有意思,很多道理互相結合起來之後能夠給人耳目一新的感覺。

    “老頭子待我真不錯,這本書太好看了。”盡管早已經記憶在頭腦中,可趙邁還是喜歡一只手拿著竹簡,另一只手背在身後,搖頭晃腦、邊走邊讀,名曰“範兒”。

    “爸爸別說話,我在看書呢!”琪琪坐在桌子前,腦袋藏在一大本圖畫書後面,只有呆毛從書本上面露出來。她晃蕩著雙腳,蹭著地上趴著的儲備糧後背上的毛。這是父女二人的讀書時間,每天得有兩個一小時,雷打不動。琪琪的學習能力遠超自己,這是令趙邁最欣慰的事情。

    原本最適合陪著琪琪看書的應該是莎蒂麗,至少趙邁認為一個魔法師在讀書方面總是會比較有優勢吧。結果發現莎蒂麗是那種動手型的法師,一本咒語記錄外加一個能夠抵御核彈的實驗室才是她最習慣的場景。戴安娜並不真的喜歡讀書,藝術方面倒是有很深的造詣,因此負責琪琪的形體、繪畫等課程。刀鋒女王時不時偷溜過來,專門勾搭琪琪偷偷摸摸去玩兒,算是讓她學會一些狡猾。小花非常安靜,如果不是在講故事,那就是在陪著琪琪冥想,同時還要防止她睡著。真正能陪琪琪看書的,除了趙邁之外就只有朵吉安。

    她端著兩盤草莓軟餅走進來,在父女兩人面前放著,然後壓低聲音給趙邁說︰“那個呂岩又來了,眼巴巴看著這里,卻不說自己要做什麼。”

    “還能是什麼事,肯定是為了這套書來的。”趙邁撓了撓頭,還是覺得不好處理。為這套書,他專門去找過老頭子表示感謝,順便問了句能不能給別人看,結果老頭子什麼都沒說,臉上一絲透露情緒的表情都沒有,這讓人怎麼猜?

    “你就給他看看吧,對你也沒什麼損失。”朵吉安說道,“再怎麼說,他時不時就來轉轉,沉默地喝一肚子茶,久而久之會不會產生精神上的問題?”

    “我是擔心這本書不適合他看但我其實也拿不準。這樣吧,你把這個原本給他看看,允許他現場抄一份。抄多長時間無所謂,只要原本再拿回來就行了。”

    “你自己去說吧,干嘛讓我去,我又不是刀鋒女王。”朵吉安笑笑,將趙邁盤子里的甜餅拿起來咬了一口,然後坐在琪琪身邊,和她一起看書。

    嗯最近的確是經常打發刀鋒女王干這干那的,用得相當順手這明顯是指示園丁龍干活留下的後遺癥。鼻子嗅到z蟲細胞的氣味,自然而然就會將命令發布下去。看來朵吉安是在提醒自己刀鋒女王的獨立性,不能將她當做工具使喚。

    為什麼指使園丁龍的時候她們不反對呢?難道是因為園丁龍長得一樣,數量又大,她們根本不知道我是不是單獨拽著一個使喚,還是將園丁龍當成機器人一樣的存在了呢?趙邁有些摸不清頭腦,又不好意思問,免得以後連園丁龍都沒法指使了。他從朵吉安手里搶回屬于自己的半個餅,做賊一樣溜走了。

    剛和呂岩說了幾句,將書放在他手里,就看到刀鋒女王從書房那邊急匆匆過來了。她一定又偷溜去看琪琪了,可沒想到她直接說道︰“有一支艦隊正在向地球方向駛來,偷偷溜來的。我有種感覺,是朝著你來的。”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