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卷 第1019章︰生命之始(下)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咕嚕

    一片咽口水的聲音。

    新鮮出爐的鐵板燒料理,底下墊著小清新的干淨芭蕉葉。

    生菜絲、檸檬片,墨西哥本土辣椒。

    綠的,紅的。

    花團錦簇!

    不提色彩濃郁的視覺襲擊,那辛辣與鮮香混合而成的氣味之矛,好似直接捅穿了心髒。

    雷傲雪、森田真希、切繪里奈。

    以及蘭斯、切薊。

    眾人都一瞬不瞬盯住被素材圍繞的“食物”,目中寫著清晰的渴望

    想吃!

    夏羽滿臉笑意看著被施加群體定身術一樣的食客們,再次輕笑著發去邀請︰“都嘗嘗吧,別客氣。”

    “我、我們也能吃嗎?”

    森田真希迷迷糊糊的說,神態像是剛睡醒起床,語調也是嬌憨,非常的可愛。

    “能吃”

    切繪里奈代為回答,聲音很是篤定。

    作為夏魔王的身邊人,金毛少女自是了解食霸料理。

    跟食義料理不同。

    食霸,營造重心就在食材,若食材烹調好了,把那一層被視為禁忌的細胞光環,便如同被斬斷利爪,哪怕普通人都能很安心的享用美食,而不必擔心什麼食物中毒。

    食義就不同了。

    高層次高境界的食義料理,只在比賽和重要場合上出現,唯有嘉賓、評審可以品嘗。

    所以切繪里奈主動找來餐盤、刀叉。

    她多拿一份,遞給森田真希,“喏,給你。”

    “謝謝。”

    森田真希挺意外的歪了歪頭。怎麼感覺金毛有點討好她。

    夏羽看繪里奈只是拿了兩份餐具回來,嘴角扯了扯,只得自己再去搬更多餐具回來,美食會眾人、雷傲雪,每人都拿餐盤,手上的刀與叉,閃爍銀色的光澤。

    “呲!”

    餐刀一劃。

    嗯?

    切薊看宛如果凍,跌落在芭蕉葉上的一小塊肉,瞳孔微微縮了縮,“鐵板燒也是炙烤,照理說,食材應該在這過程中,大量排出水分,變得干癟為什麼它還能保持這樣的柔嫩和彈性?”

    其他巨頭也各自下餐刀,于是抽氣聲連連響起。

    另一側。

    最先動刀叉的黑發、金毛少女,右手已經握著一把叉子,刺了團如果凍,晃蕩不息的烤肉,送進嘴巴,輕輕的含住,沒有任何的嚼動,表情卻儼如含住王冠上的寶石,無比的聖潔與虔誠。

    嫩肉,在輕柔的裹住舌頭。

    切繪里奈目中閃過一絲迷離和痛楚。

    並非是純粹又單調的溫柔,緊裹舌頭的肉,旋即釋放一絲絲辛辣。

    之前夏羽對食材堆疊腌制的辣椒洪流,瞬間破開了閘門。

    作為辣椒的發源地,世界辣味的起源點,墨餐的“辣”,與中華川菜、湘菜的“辣”,是有明顯區別的。

    川菜並不講究純辣,相反的,辣椒通常伴隨花椒一起用,辣的同時還有麻!

    當然,除開麻辣,紅油也是川菜用辣技法的代表。

    而如果比較純粹的辣度,墨餐的辣,絲毫不下于湘菜。

    那是純粹的辣,極強的刺激度!

    所以。

    可想而知被綿密的辣椒溫柔鄉,裹住舌頭。切繪里奈此時是什麼感覺。她修長筆直的大腿,緊緊並攏了,不停地摩擦和絞動。

    淚光隱現的眸子里,痛苦,享受,種種復雜神色混合,如此的精彩。

    “好辣”

    “口腔沒知覺了!”

    “我感覺自己能噴火,吼吼吼!”

    眾巨頭表現也沒好到哪去。

    或在張大了嘴巴,  喘著灼熱的空氣。

    或者干脆淚水橫流,不停抽噎,鼻孔也冒出了痛並快樂的水跡。

    受夏羽重點關注的蘭斯,雙目亦露出震驚之色。

    “啊!”

    蘭斯勉強咽下好像全身帶刺的烤肉,喉嚨,食道,胃袋,刺激隨食物擴散,最終“咚”的一聲墜落到胃袋深層時,強烈的撕裂感,令美食會首領鼻子不禁低哼了一聲,肩膀抖了幾抖,旋即迅速地恢復。

    “不是單純的辣椒堆疊!”

    “辣椒的刺激度,絕無可能這樣轟擊我的口腔、味蕾乃至全身是了,辣椒在他的料理中,只是香料的一個環節。”

    想到這,蘭斯敏銳捕捉到口腔殘留的一絲淡淡酒香。

    是龍舌蘭!

    “難怪”

    美食會首領恍然,“墨西哥人在餐桌上,本就是喜歡吃辣椒,飲龍舌蘭。辣椒對舌頭刺激度高不說,龍舌蘭也是極富刺激性的高烈度酒。”

    辣椒與烈酒。

    這樣一來,食譜之中的香料結構,便逐漸清晰了!

    而讓蘭斯心情難以平復的是,由于使用了大量且不同種類的辣椒,偏甜的,偏酸的,以及有阿茲特克燻烤風味的啟波特雷辣椒,每一種辣椒,細細品嘗,都好像是有濃濃特色的豪華墨餐,千變萬化,千奇百怪!

    可是,這些辣椒墨餐儼然在口腔中渾然一體。

    呼!

    火焰在底下炙烤著。

    仿佛有個低沉威嚴的嗓音在說︰“進化著,升華著!”

    蘭斯忍不住再以銀亮的刀子,割下一塊烤肉送進嘴巴。

    這次是以牙齒咬,在口腔里反復研磨和咀嚼,終于,蘭斯神色驀然一震。

    嗡嗡的無形熱流,一口將他吞噬!

    “這”

    “就是它揭開面紗後的面貌嗎?”

    蘭斯突然意識到,那截“咸魚”神秘的胎動,是怎麼回事了。

    而他也隱隱懂得了夏羽為什麼要喪心病狂去堆疊辣度,瘋狂拉升料理的刺激性。

    撕拉!

    第二口,身體就慘遭撕裂。

    蘭斯感覺自己意識分散在身體的碎片中。

    然而,他的意識並沒有就此陷入黑暗,生命的熱流裹住他的碎片。

    “砰”的一聲。

    某天。

    蛋殼破碎了。

    蘭斯幾乎歡呼雀躍的涌出巢穴,他在蔚為壯觀的海底,遨游,喊叫,他並不孤獨,不遠處有更多的“卵”破碎了。

    以切薊、安德莉亞為首的巨頭們,回歸初生狀態,渾身光溜溜的無一絲毛發。

    他們這群人,就好似生命的起源!

    初生的生命精靈!

    意識到自己也變禿的蘭斯,摸了摸自己的腦殼,入手一片光滑,他怔了下,接著嘿嘿發出大笑︰“哈哈哈哈,原來這就是變強了!”

    “我獲得了新生!”

    四周的巨頭,也興奮喊叫,聲音交疊︰

    “新生!”

    現實,夏羽看著冒熱汗好像在群體蒸桑拿的食客們,自己卻在悄悄檢查系統信息。

    “嗯,任務完成了?背包的源之石、領悟水晶都已到賬。”

    “但是為什麼料理完成度只有66?”

    勉強及格嗎?

    夏羽眉一皺,心中那丁點喜悅消失干淨,自己不僅豪氣丟了3張靈符進去,還輔以爆炎、神之手、香料不等式三種廚技,所有能想到可用的手段,全都掏空了,然後系統你告訴我,菜品才是及格的水平?

    “系統,你給我出來!”

    “宿主請再接再厲提示,宿主可食用未命名菜品,增加細胞進化進度。”

    “”

    雖然早知道是類似的回應,夏羽卻還是手扶額頭。

    這時,一具發熱發燙的嬌軀,軟綿綿撞了過來,夏羽忙扶住,只听一個化身萌妹的聲音,向他吐出一口令人迷醉的氣息,嬌聲在傾訴︰“要、要出來啦。”

    素手在胸前,緊緊絞成一團。

     。

    安德莉亞抓住少年的手,使勁按在規模可觀的胸上,“這心跳急驟的旋律,你听到了吧?”

    她說著又突然嘻嘻一笑,俏臉有嬌媚,有一絲純真。

    “原來撕裂後就是新生呢。”

    “喂!”

    夏羽不禁吐槽女巨頭這句污值max的話,“我賦予菜品的食義,我在菜品里頭的影子,可是正氣凜然的。什麼撕裂,用詞別這麼污。”

    “那該怎麼說?”

    “比如達到什麼的”

    “刺激度的嗎?我的確達到啦”女巨頭笑了,神色更為嫵媚。

    夏羽頓時黑臉,閉上嘴,決定不跟一個心理狀態異常的女人搭話,否則一口粗鄙之語,真是叫他受不了。

    一身正氣夏魔王是也。

    其他人也相繼清醒,夏羽受到視線轟炸。

    除去安德莉亞。

    雷傲雪、森田真希、切繪里奈似在眸波流轉的眼楮,也讓夏羽暗呼吃不消。

    “厲害!”

    蘭斯長吐一口氣醒來,第一時間,就是高豎大拇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