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940章︰最後的擔當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一方手握雙劍,臉上帶著不羈的笑容,劍尖在天空中緩緩拖動,針尖一樣的空間裂縫被劍尖帶為一條細絲,仿佛能听到天空中茲啦茲啦的聲音,如同冰刀踩在玻璃之上。

    另一方,白發飛揚,衣袂無風自舞,宛若月下凌波仙子,一道道銀白的符纏繞在晶瑩如玉的皮膚之上,整個人仿佛白玉鑄成,通體無暇。

    “刷拉拉”一線天的兩邊,在這種無聲之中無數飛鳥驚懼無比地飛上天邊,化作層層黑雲。

    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蹤滅。

    一線天之間的距離不過一千米,雙方越走越近,一千米五百米就在達到一百米內之時,皎月宮主率先抬起了手。

    “亂月生輝!”聲若空谷幽蘭,形同月宮仙子,天空如同被月夜遮蔽,一輪殘月陰影彌漫萬米,黑暗籠罩大地,一道道純白的月光從黑暗天穹上投射下來,萬米之內,皎月生輝,宛若月食。

    就在這一瞬間,兩人目光霍然閃亮,剛剛沒有一絲殺氣的湖面,怒濤洶涌!

    月蝕如潮,狂風如刀,徐陽逸在獵獵大風中長劍收于腰側,靈識轟然放開,捕捉著逐月宮主的每一個動靜。

    身形半蹲,宛若拔刀,捕食的獵豹追尋著獵物的喉管,魚腸和米斯特汀器靈懸浮左右,沉聲道︰“沒有漏洞。”

    “這些月光如同天眼,你的行動全部在對方掌握之下,就算肌肉的抽動對方都能感知,畢竟是積年元嬰,對領域掌握圓融無暇。”魚腸沉吟半秒道︰“其實,你沒有必要和她硬踫硬。”

    “沒錯,你如果和她牽制攻擊,反而大有機會。”米斯特汀也肅容道︰“小子,你進階元嬰時間還不夠,積累不夠,眼界和閱歷都欠缺,就算讓我解封毀滅她的肉身,元嬰之戰不毀滅元嬰,元嬰就不死。最多止步這個境界。”

    徐陽逸沒有開口,暴風雨的海面,海潮已經在疊加,無聲之中殺氣在半空踫撞,甚至能听到刀劍交擊的當當聲。

    “我沒有時間和她迂回。”半秒後,他苦笑了一聲。

    “為什麼沒有?你到底在隱瞞什麼?”兩人不約而同問道。

    從進入真武界,他們就感覺徐陽逸在隱藏什麼,或許是顧慮,而且是非常大的顧慮,並且,在這種顧慮中帶著一股從未有過的決絕。

    沉默。

    狂風更加凶猛,逐月宮主同樣沒有出手,在追逐戰中她知道了一個道理,這個新晉元嬰很古怪,非常古怪,所謂體修,她摸不透。

    所以,她不允許自己陷入劣勢。

    尤其是在神威城前,在這個北部重鎮面前!一旦落入下風,丟的是整個真武界的臉!並且她如果戰敗,無人再能阻這只虎狼。

    這反而給了徐陽逸交流的時間。

    一方綿里藏針,另一方心意已決,無論如何,只有這一劍。無須思考,無須考慮,揮劍之時,就已結束。

    她緩緩圍繞徐陽逸虛空踱步,無論走到哪一個方位,對方都沒有回頭。然而她無論怎麼看,都感覺對方人劍合一,毫無破綻。

    面對的山,山扎根大地,返璞歸真。

    這是心念達到頂峰的狀態。

    空間中似乎都能听到秒針  的聲音,徐陽逸沉默了足足五秒,才用靈識說道︰“有一個恐怖的怪物,已經沖過了木星,距離地球最多幾個小時或許更快。”

    “多慮了。”米斯特汀搖搖頭︰“你不明白太虛的可怕,現在地球外圍有四位太虛”

    “攔不住。”徐陽逸目光看著自己的手,手握劍柄,沒有一絲汗跡,沒有一絲顫抖。

    “既然你知道什麼?”米斯特汀一句話還沒說完,倒抽了一口涼氣︰“你剛才說什麼?”

    “四位太虛,攔不住對方。”徐陽逸平靜開口︰“它是真正的魔鬼,震懾七界的惡魔。我只有一劍。”

    “只有一劍的時間。”

    兩位器靈全都愣住了。

    兩千年前的萬界大戰,他們知道了太虛的可怕,現在居然告訴他們,四位太虛攔不住?

    到底是誰要過來?

    又從哪里來?哪里能產生這種怪物?

    寂靜之中,徐陽逸的靈識繼續響起︰“記得巴別之塔麼?”

    “當初在塔中,有一個吞噬了整座塔的怪物,米斯特汀前輩您是塔中器靈之一,您應該感覺得到。就是它而當日塔中的,只是初生體。現在跨越太陽系沖來的是完全體。他們,稱呼自己為完美生命體,是七界不,是整個上界的共敵,文明和生命的殺手。”

    米斯特汀情不自禁地渾身發寒。

    它知道的當初巴別之塔中,確實有一個無比邪惡的在吞噬著器靈,若不是羽蛇神最後甦醒,立地飛仙,一聲輕哼斬殺這個怪物,恐怕後果不堪設想。

    它不知道那是什麼,他和觀星者的關系並不親密,也沒有過問,本來以為這種幾萬年十萬年,關系著上一個修行文明的遺跡中,有些許神異是正常,但是現在看來,這不是神異。

    而是閃靈。

    “當初的還不是完全體?”他有些艱難地喃喃自語,隨後猛然抬起頭︰“那麼,你現在必須走!”

    “你不知道太初的可怕,我再說一次,太虛超乎你的想象之外!既然四大太虛都攔不住,你在他手下幾乎沒有半點逃生的可能”

    “他們不敢堂皇殺入本源之地。而我可以隨時進入巴別之塔。”徐陽逸舔了舔嘴唇,他感覺到了,對方已經快按捺不住了,對方在感覺他的同時,他也在抓著對方的漏洞。而現在,空氣中的殺意已經沉澱了下去。

    不是消沉。

    而是壓抑。

    為了下一刻的全面爆發。

    逐月宮主確實快忍不住了。

    既然你是山,那麼我就撬開這塊地!

    就在剛才,她的領域徹底封死了周圍三萬米,杜絕了對方逃出去的最後可能。

    她眼眸微垂,如同寒星,身上符全部亮起,于無窮月華中升騰半空。

    “怎麼還不開始啊”周圍神威城的修士,心急如焚道。

    “沒有辦法,雙方可能實力差不多,先手太過重要,誰都想後發制人。看似沒有攻擊,他們的靈氣靈識試探應該已經不下千萬回,元嬰不是我們能理解的境界。若是我們,恐怕已經被這個不歸界真君的殺意壓垮。”

    就在這時,徐陽逸轉過了身,眼觀鼻,鼻觀心,心如止水,維持著同一個動作,面對逐月宮主。

    目光踫撞,火花四濺。

    無人逃避。

    米斯特汀和魚腸嘆了口氣,沒有勸阻徐陽逸現在就離開月面。

    這是擔當。

    身為地球修士的擔當。

    這是心結,不將這一劍斬出,無法去別的地方的執念。

    這是在為六大母艦苦戰的元嬰的交代。

    這是為了孕育生命,生他養他的位面最後的付出。

    無論如何,他不能避戰。

    “當”就在此刻,半空中仿佛響起一聲鐘響,仿佛天地都為他這個舉動擊節贊同。

    “道心大誓?”魚腸愣了愣,愕然看著徐陽逸︰“他發過結束萬界大戰,或者是擊潰真武界的道心大誓?”

    “現在天地響應?他就沒想過如果地球戰敗怎麼辦?”

    但是,沒有時間給他們繼續思考了。

    “逃到這里來,辛苦你了。”一道數百米月華直沖天際,逐月宮主飄飛其中,神聖不可方物,微微抬起手︰“月濁。”

    來了

    徐陽逸深吸一口氣,他感覺到了,四面八方瘋狂的靈氣朝著他身邊沖來,若深陷劍海,退無可退。

    若說之前的殺意還若隱若現,壓抑若海,此刻,就是真正撕下了最後一層遮羞布。他想一擊必殺逐月宮主,對方,好像也一樣。

    “千光搖曳,萬花升騰!!”逐月宮主雙手猛然合攏,下一秒,漆黑的天穹,拉出了一道璀璨的銀白。

    絕美的畫卷在眼前展開,殘月褪去,如盤古開天,黑雲從她頭上緩緩裂開,分為兩半,滿月倒映于天穹,海天一色。而隨著遮擋明月的陰影散開,慘白的月光瞬間傾瀉大地!

    “轟轟轟!!”柔和中的暴虐,寂靜中的殺戮,月光所致,除了逐月宮主自己,周圍兩萬米全數崩潰。

    那是末日,月下的末日,空間殘破成渣,寸寸坍塌,月光就是天穹利劍,地面上轟然出現無數劍斬過的裂痕,兩座入雲大山如同被刀切過的豆腐,瞬間整整齊齊分為小塊。

    下一秒,就是漫天石落,鋪天蓋地。

    “我的天”神威城本來還打算觀摩的修士,看到這一幕完全呆滯了。無窮無盡石落如雨,一線天瞬間不復存在,那種超乎自然災害的恐怖感,宛若古代攻城投石車的窒息感,讓他們齊齊發出一聲尖叫,瘋了一樣往外逃去。

    “轟!”一塊巨石落入神威城,一棟高大的古色古香閣樓瞬間坍塌,緊接著是第二塊,第三塊!第無數塊!

    整個神威城,一片狼藉。真正的天崩地裂!

    白色的死亡光幕越來越近了,徐陽逸並沒有躲避,他的靈氣靈識此刻攀升到了最高,面前一塊塊巨石崩塌而下,他只從巨石的裂縫中死死盯著對方的身影。

    對方同樣也在看著他。

    一塊巨石帶著漫天硝煙落入兩人之間,就在這一瞬間,他瞳孔倏然張開,輕聲道︰“阿修羅相。”

    下一秒,他全身的靈氣轟然爆發!三頭四臂,身高三米,大阿修羅再次出現!

    在巨石落下的同一瞬間,他已經人劍合一沖了出去!

    等會兒還有兩更說了三更的,我在正文里發了今天晚點更,不知道各位看到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