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六百九十一章 山上來了個白衣僧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鏡蝶拼盡全力的掙扎,可是那白衣僧人在她背後抱著她,緊緊抓著她的兩只手往前推那長劍。

    “我在教你。”

    白衣僧人道︰“我看到了你眼中有恨,所以你應該學會斬斷。你這個師父是個妖怪,殺了這妖怪,便是斬斷一段過往,你的心會變的更加強大起來。你的眼神里還有欲望,是不是修行沒有進展心中急切?殺了他殺了他,我帶你修行。”

    “放開放開她!”

    達極霸嘶吼著,眼楮都紅了,可是他的修為境界實在是太低了,根本不可能掙脫開。他眼睜睜的看著那長劍往自己心口刺過來,眼睜睜的看著鏡蝶整個人都快崩潰了。而那白衣僧人顯然太過邪惡,根本不想馬上就殺了達極霸,所以那長劍往前推的速度很慢很慢。

    “鏡蝶!”

    達極霸忽然放棄了抵抗,看著鏡蝶大聲喊道︰“你振作一點!你記住,哪怕是以後你回想起來今天的事,也不要痛苦。就算是你手里握著長劍刺進了我的心口,那也和你無關。這對你來說,也許是一種歷練,是一種折磨,但我相信,未來的你一定會更為強大。你會救你的母親,你會成為真正的修行者。”

    “你看著我!”

    達極霸大聲喊著,讓鏡蝶看向自己︰“你記住,將來不管你的成就是高還是低,都不要做惡。當你想到做惡的時候,就想想看今天你的手上染了我的血。雖然我沒有教導你什麼,但我就是你的師父。下山去找道長,道長會救你!”

    鏡蝶哭的嗓子都嘶啞了,眼淚順著臉頰不住的往下流。可是她什麼也做不了,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那長劍一點一點的靠近達極霸,看著長劍的劍尖噗的一聲刺進了達極霸的胸膛。

    達極霸一聲悶哼,卻反而變得平靜下來︰“鏡蝶,你是一個好姑娘。但是你的心被你的仇恨蒙蔽了,所以你看不到自己未來的模樣。有件事希望你原諒我,其實我可不是什麼前輩高人,我自己的修為也稀松平常。我帶著你們出來,只是因為你們活的太苦太累了。雖然我耗盡了家財,也把時間都浪費在了你們這些小家伙身上,但我不後悔。”

    “原諒我。”

    達極霸嘴角勾勒出一抹最慈善的微笑︰“我不是心存惡意的騙你。也原諒你自己,你沒有做錯什麼。”

    長劍已經刺入很深,那白衣僧人臉上的微笑依然︰“說完了嗎?我都快被你們感動了。可是你說這些有什麼意義呢,他終究是死在你手里的。以後的每一個夜晚,你閉上眼楮都不敢睡覺,因為閉上眼楮你就會想起今天,想起這把劍,想起你握著劍的手,還有他心口里流出來的血。”

    “啊!”

    鏡蝶撕裂者嗓子的吼著,已經崩潰。

    “看,還是仇恨能給你力量。”

    白衣僧人笑的更加燦爛了︰“我已經感受到了你體內有一種力量在覺醒,就是這樣。以後你跟著我,我帶著你殺更多更多的人。你山下不是還有一些同門嗎?殺了他們,你的力量就會徹底覺醒了。”

    長劍繼續向前,血順著傷口流出來。

    因為疼痛,達極霸的臉已經開始扭曲,但他依然在喊著︰“鏡蝶!不要听他胡言亂語,我知道你心里有善念!”

    噗!

    長劍刺入。

    達極霸的身子猛的一僵硬,表情凝固在臉上。

    然後他側頭看了看,一只手出現在他肩膀上,隨隨便便的把他扒拉到了一邊。那黑衣道長的聲音出現在他後面,有些懶散,有些憤怒。

    安爭一把將達極霸扒拉到一邊,眯著眼楮看向鏡蝶身後的那個白衣僧人。他左眼的三個藍色星點迅速的旋轉起來,天目和善爺的瞳術開始發揮力量。

    “召喚獸。”

    安爭嘴角往上挑了挑︰“還是等級很高的那種,窮奇?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應該是這個名字,這絕美的皮囊下面的你,真是丑的讓人想吐啊。你畫這皮囊,真是很用心。”

    白衣僧人的臉色顯然變了變,但很快就恢復過來︰“想不到,真的存在啊。之前帝君給我說的時候,我還不相信這個世界上真的存在能看破我們的人,甚至我都不相信聖魚的存在。這個世界還真是有意思,上天總是設置好對立面,然後看著對立的人殘殺,死的血流成河,上天還在那哈哈笑。”

    他將長劍轉過來,橫在鏡蝶的咽喉︰“可是,你縱然可以看破我,但是你還能做些什麼呢?眼睜睜的看著這個小姑娘去死?當然了,她的死對你來說也不算什麼。”

    安爭︰“除了你之外,誰也死不了。”

    白衣僧人搖頭︰“看來你真的不了解我啊,這里的人都會死,但唯獨我死不了。”

    他的長劍往回一拉,劍刃抹向鏡蝶的咽喉︰“你看,你的作用已經完全發揮了,如果不是這樣,他怎麼可能會離開那個破道觀?那道觀里有些東西讓我厭惡,很厭惡。”

    啪的一聲,原本毫無反抗之力的鏡蝶忽然之間抬起手,一把攥住了長劍的劍身。她的手很好看,很白皙很細膩,手指很長。但是攥住劍身的那一刻,血順著她白皙的手掌往下流。

    “你該死!”

    鏡蝶的眼楮里忽然紅光一閃,緊跟著她就變了。她的身體竟然變得透明,瞬間就消失不見。下一秒,那個白衣僧人忽然楞了一下,然後身體好像被什麼東西定住了似的,居然不能移動了。

    “有意思”

    他說了三個字,然後竟然自己抬起手,自己將長劍橫在了脖子上。而之前消失不見的鏡蝶,出現在他背後。一只手抓著白衣僧人的手,一只手往前推著他的腦袋,然後抓著劍的手猛地一拉。

    噗嗤一聲,長劍切開了白衣僧人的脖子,血一下子噴了出來,如同噴泉一樣。

    白衣僧人的身子軟軟的倒了下去,但是表情卻異常的平靜。他倒在地上,抬起手捂著脖子,似乎想堵住那噴薄而出的血液。可是動脈已經被切開,他堵不住的。然而看起來他似乎沒有任何痛苦可言,只是躺在那抬著頭看著鏡蝶。

    “好玩嗎?!”

    他忽然問了一句,然後跳起來,笑的手舞足蹈。他脖子上的傷口依然在流血,但是他看起來根本就沒有什麼事。他似乎是極為開心的,笑的咳嗽,咳嗽的時候血管里噴出來的血就更多了,染紅了他的僧衣,染紅了他的鞋子。

    “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他的脖子切開了一條口子,但居然還能說話。

    “好好玩,笑死我了。剛才那一刻我的演技怎麼樣?你們是不是覺得我已經快要死了?”

    他身子往前壓著,兩只手攤開︰“可我沒有死啊,哈哈哈哈我脖子上被你割了一劍,我還在流血,但我沒死啊哈哈哈哈”

    他猛地站直了身子,然後居然翻出來一包針線,當著安爭他們的面開始穿針引線,然後有些艱難的在自己脖子上開始縫合︰“好麻煩,你們知道我自己弄這樣一個皮囊多不容易?割的這麼長”

    他看了鏡蝶一眼︰“一會兒,我也在你漂亮的小脖子上割這麼長好了。”

    安爭沒有出手,因為他發現有些詭異。這個僧人像是個瘋子,可是他絕不會真的是瘋子。

    “好疼好疼。”

    白衣僧人血糊糊的手捏著針在自己的脖子上縫起來,因為看不到,所以縫的亂七八糟,脖子上的肉皮都被揪的扭曲著,看起來特別惡心。他好不容易縫合好了,然後把針線包丟在一邊,低頭看了看自己的手︰“你們為什麼不動手呢?剛才我縫脖子的時候,多好的殺我的機會啊。”

    “是不是因為,擔心我還有什麼別的陰謀詭計?”

    他忽然又笑起來,笑的前仰後合,好像是剛剛講了一個特別可笑的笑話,但是听笑話的人沒有笑,他自己卻笑的受不了了。他笑的動作幅度太大,以至于脖子上剛剛縫合的傷口又崩開了一塊,血液好像被水槍噴出來似的往外噴。

    “哈哈哈哈哈”

    他笑的上氣不接下氣︰“我還真的有陰謀詭計,你們哈哈哈哈哈,誰都沒有看出來。”

    他突然站直了身子,然後指了指安爭他們身後︰“你看,那就是我的陰謀詭計啊。我是個說話算話的人,這個山上的人都要死,但是唯獨我自己不會死,哈哈哈哈。”

    達極霸猛地轉身往山下看,就看到好幾個一模一樣的白衣僧人出現,他們每個人手里都拎著兩個自己的弟子,而且那些弟子的身上都是血。他們顯然還沒有死,但是每個人看起來都受了傷,那幾個白衣僧人一路走上來,那些弟子一路呻吟。

    站在安爭他們面前的白衣僧人笑的跌倒在地上,用手拍打著地面︰“可笑不可笑啊哈哈哈哈,你們看到我脖子里流的血了嗎?那根本不是我的啊,哈哈哈哈你們這些白痴,被我耍的團團轉。”

    他坐直了身子,拉開自己脖子上的線頭,一拉,血就噴出來。而遠處一個白衣僧人丟過來一個弟子,那弟子躺在地上,心口上破了一個洞。他一拉自己脖子上的線頭,那弟子的心口位置就開始往外淌血。

    “哈哈哈哈哈不行了不行了,我快要笑死了咳咳咳咳飆血啊,好不好玩?”

    他忽然不笑了,坐在那看著安爭他們︰“你們覺得好玩嗎?如果你們也覺得好玩那就笑一笑啊,如果你們不笑我就要開始殺人了。”

    語氣驟然變冷,整座山仿佛都被冰雪瞬間籠罩。

    微信公眾號︰美貌與才華兼備的知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