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八百五十三章 轟殺神通境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一瞬間,沾滿了鮮血的雷霆長矛就將飛花宗副宗主給洞穿了,鮮血爆出,綻放出了一朵血花。

    一切都在一瞬間發生了,速度太快,甚至許多人都根本來不及反應,幾乎就像是瞬移一般,就出現在了飛花宗副宗主的面前。

    “你……”飛花宗副宗主瞪大了眼楮,兀自是不可置信,楚雲凡再度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

    因為他原本以為在半空之中,楚雲凡即便能移動,也不可能真的以超高速度移動,那不符合常理。

    先天境界的高手是不具備飛行的能力的。

    緊接著一陣揮動翅膀的聲音伴隨著一陣風雷的聲音落入了他的耳中,他轉身一看,卻見不知道什麼時候,楚雲凡的背後已經多出了一對風雷之翼,在扇動之間有風雷的力量在其中沸騰。

    楚雲凡居然長出了翅膀!

    到了現在,他如何還不明白,楚雲凡之前一直在地上被動承受他的攻擊,讓他以為楚雲凡確實如同猜測的那樣子根本沒有更進一步出手的可能性。

    楚雲凡不能飛,這就是最大的弱點,在這種情況下,即便楚雲凡的實力遠比尋常先天巔峰的高手要強橫的多了,最後也是難逃一死。

    因此他一點防備都沒有!

    然而現在楚雲凡卻用現實狠狠打了他一個耳光,楚雲凡不是沒有飛行的能力,而是一直隱藏起來,一直等的就是這一擊。

    之前所有的準備也是為了這一擊出手,其戰斗心機之深,居然讓飛花宗副宗主都產生了幾分心悸的神情。

    “楚雲凡,他居然飛起來了!”

    “他居然飛起來了,他長出了翅膀,難道他變異成了怪物了麼?”

    “這可不是什麼變異,你們看他身上的那一對羽翼,明顯是雷霆力量凝聚而成,是雷霆之翼,他速度能夠飆升到這個地步,這麼看起來,也就合理了,因為雷霆本身就是天地間最快的元素之一!”

    “不過即便如此,這也根本不可能,我修煉的也是雷法的武學,也能夠釋放出一些雷霆之力,甚至凝氣成刀,但是也沒听說過,能夠凝聚成一對翅膀,那絕對不是尋常的手法能夠做得到的!”

    “難道是他得到了什麼超古代文明的遺跡了麼?也唯有如此,才有可能造成如此驚人的效果!”

    所有人都震驚了,無論是現場的高手,還是虛擬互聯網上的高手,都震驚了。

    這一對羽翼絕不僅僅只是讓楚雲凡飛起來這麼簡單,應該說它是補足了楚雲凡之前唯一的一個缺陷。

    到了現在,楚雲凡也能夠在天空之中飛行,那飛花宗副宗主所具備的優勢也都消失于無形了,不可能像是在之前那個時候,讓楚雲凡光挨打而無法還手。

    “這麼想起來,楚雲凡之前一直沒有怎麼還手,就是在塑造假象,讓所有人都以為他不能飛麼?這……簡直恐怖!”

    “心機實在是太深了,如果換做一般人,這一擊就足夠致命了!”

    許多人再看向飛花宗副宗主,在這種情況下,直接被一擊命中,飛花宗副宗主就算是滋生神通的高手,肉身遠勝于一般人,也經受不住這般攻擊。

    果然,在飛花宗副宗主的胸口,一個拳頭大小的空洞出現,能夠看到背後的情況,直接被扎了個對穿。

    而且位置已經非常接近心髒了,如果不是在關鍵時候,飛花宗宗主避開了對心髒的攻擊,他就死定了。

    被打爆了心髒,即便強大如同飛花宗宗主這樣的滋生神通級別的高手一樣會死。

    滋生神通級別的高手,說起來是滋生了神通,但是畢竟不是神明,生命層次剛剛開始躍遷,肉身遭到重創,就真的完蛋了,死定了。

    在傷口處能夠明顯看到了焦黑色,顯然是被雷霆之力給肆虐過後造成的,上面甚至還能夠隱隱看到雷霆之力在沸騰。

    “好,好,好,真是好心機,我終日打雁居然被你這大雁啄了眼楮!”飛花宗宗主能夠感覺到生命力在飛速的流逝,換了一般人這種傷勢早就已經死了,避開了必死的心髒也只是拖延時間而已。

    對于他來說也差不了多少,如果不及時治療的話,恐怕也同樣難逃一死。

    他萬萬沒有想到,這一次出山,居然有這樣的問題,連自己都差點著了楚雲凡的道。

    然而顯然,楚雲凡不會給他治療的機會,楚雲凡那握住了還在滴血的那一桿雷霆戰矛,底下的江玄雷看著眼楮都紅了,因為那一桿雷霆戰矛就是他的武器,當年就是被楚雲凡一拳轟成重傷,連雷霆戰矛都被楚雲凡給奪走了。

    而現在,他又再度看到了雷霆戰矛,但是和那個時候相比,楚雲凡強大太多了,雷霆戰矛在他的手里也爆發出了遠超尋常人想象的威力。

    “該死,楚雲凡一定要死,一定要死!”

    他雙目通紅,完全無法相信,自己布置下了這種局,楚雲凡居然敢來,而且還將他逼到了這個份上。

    這讓他想起了當年險些死在了楚雲凡手上的事情。

    而楚雲凡則是有些遺憾,一擊沒能干掉飛花宗副宗主,如果按照他最開始的計算,飛花宗副宗主躲不過這一擊。

    “到底還是有幾分道行,但是也沒什麼區別,你還是要死!”

    楚雲凡提著雷霆戰矛看著飛花宗副宗主,雖然心中覺得有幾分遺憾,但是倒也沒有覺得有什麼了不得的,因為即便是比拼真實實力,他也不是自己的對手。

    好飛花宗副宗主剛剛跨入滋生神通境界沒有多久,論戰力最多和當初剛剛跨入先天七重的時候楚雲凡相差無幾。

    而現在,早就已經不同了!

    “你說的太早了!”

    飛花宗副宗主咬著牙說道,他胸口的那一個巨大的血洞居然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一點一點的恢復,不一會兒,就已經恢復到了尋常的情況,如果不是那里附近的衣服破損了,恐怕許多人甚至都不會察覺他之前受過重傷。

    而眾人明顯能夠感覺到的,飛花宗副宗主頭上原本烏黑的頭發,居然發白了大半,這一次恢復傷勢消耗了他大量的生命力,直接讓他從原本的青年姿態,變老了許多。

    眾人都知道,他付出了極為慘痛的代價,才能夠恢復過來。

    但是這樣子的恢復能力,還是讓許多人看的目瞪口呆,尤其是許多人都覺得滋生神通級別的強者,已經破壞了生態平衡,有不少的大勢力都在研究如何干掉滋生神通級別的強者。

    這也是常態,許多勢力一方面要依靠滋生神通級別的強者,一邊又要想辦法干掉滋生神通級別的強者,尤其是聯邦政府,聯邦軍隊,許多人對于這種級別的高手的存在,都是寢食難安。

    現在看到了這種驚人的恢復力,又讓他們將滋生神通級別的高手的危險提升一個檔次。

    一個剛剛跨入滋生神通境界的高手就如此難纏了,那些老牌的高手只怕更難對付。

    “我要用最為殘忍的手段弄死你,我要讓你知道,即便是死,都是一種恩賜和解脫!”

    飛花宗副宗主全身上下都在散發著危險的氣息,他在咆哮,仿佛一頭受了傷的野獸一樣。

    “我一定要讓你死!”

    楚雲凡對此只是冷笑一聲︰“能做得到再說吧!”

    就在那一剎那間,飛花宗副宗主爆發了,無邊的劍氣一下子爆發了出來,然後以一個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一劍朝著楚雲凡轟了過來。

    劍芒撕裂開了一切,化成了一朵巨大無比的花朵,一瞬間,淹沒了一切,花開一世,天下無敵!

    這一劍之重所綻放出的恐怖劍意在以一個驚人的速度蔓延了出來。

    飛花宗副宗主本來就已經發白的頭發,現在更進一步的白了。

    他將流逝的生命力,都融入了這一招之重,一招就要讓楚雲凡死,他對自己太有自信了,他可是堂堂滋生神通級別的強者。

    楚雲凡算什麼!

    “這就是你最強的一擊了麼?那我就破你最強!”

    楚雲凡大喝一聲,五指捏拳,化出了一個巨大無比的修羅,一拳轟了出去。

    “轟隆隆!”

    這一拳,直接轟進了這一朵巨大無比的花朵之中,一瞬間就湮滅了一切。

    楚雲凡所轟出的修羅部,明顯比起之前要強上許多,而此時飛花宗副宗主才發現,楚雲凡居然還有保留。

    此時的他終于大驚失色,然而這一拳的拳勁已經轟到了他的身上。

    “ !”飛花宗副宗主一瞬間就被轟飛了出去。

    他的全身上下居然出現了寸寸裂縫,此時他腦海之中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逃跑,此時唯有逃跑才可以。

    什麼擊敗楚雲凡,什麼滋生神通強者的尊嚴,統統都是狗屁!

    他奮力燃燒起了體內的法力,瘋狂的朝遠處逃去。

    但是此時根本來不及,楚雲凡的速度更快,魔臨人間圖一下子就爆發了出來,然後巨大的血色骨爪捏拳,以修羅部狠狠的轟落了下去。

    “修羅部!”

    “修羅部!”

    “修羅部!”

    楚雲凡一下子轟出了三拳,全部轟到了他的身上,而飛花宗副宗主也終于堅持不住,直接從高空之中落下,身體轟的一下子炸開,化成一團血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