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卷 第六百八十四章 年後的第一個新菜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幾個小姑娘的驚訝倒是影響不了熟客他們的,只是有些感慨,當初他們也是被這樣震驚過來的。

    比如陳維就突然感慨的說道“居然又過了一年,老了啊。”

    關鍵陳維自己覺得自己老不要緊,還跑去問姜嫦曦。

    “時間過得真快,又一年過去,感覺又老了一歲,對吧。”陳維對著姜嫦曦耿直的說道。

    “並沒有覺得,我還是一樣的年輕貌美。”姜嫦曦沒好氣的白了陳維一眼,肯定的說道。

    “額,好吧,烏海你覺得是不是老了。”陳維搶食之心不死,故技重施的問道。

    然而還在品味美食的烏海,自然還是相應不理,對于陳維的話毫無反應。

    “陳維你是不會成功的。”姜嫦曦淡定的說道。

    “他要是理我,我就成功了。”陳維也不在意被看穿了目的,自然的說道。

    “然而烏海並不會理你。”姜嫦曦不咸不淡的說道。

    “為什麼?”陳維問道。

    “很簡單,因為他是個吃貨,還是個虔誠的吃貨,除了他吃完了要搶東西

    ,在吃飯的時候他是不會理人的,就像袁老板做菜的時候不會理你一樣。”姜嫦曦道。

    陳維想起往常烏海的樣子,心里一下子認可了姜嫦曦的話。

    但袁州不願意了,心里腹誹“我這專注是作為廚神的必須課,烏海那家伙明明是豬,眼里心里只有吃的,能一樣嗎。”

    嗯,在袁州心里,烏海就是豬,特別在免費的時候特別豬,吃的多還吃的快。

    比如現在拿著免費餐票的烏海。

    時間過的很快,一眨眼就到了初三,有好幾家公司已經開始正式上班了,當然這里面就包括了伍洲的it公司和馬志達的公司。

    而姜嫦曦公司的員工也有人開始回來上班了。

    袁州則準備出個新菜,畢竟是新的一年了。

    “現在是蓉派川菜整個菜系,選擇的余地倒是大了很多。”袁州看著林良滿目的菜名,認真的考慮著。

    袁州雙眼快速的看著菜單,突然定在一處,心里一下就確定了下來。

    因為這道菜,袁州自己都沒吃過,是以中午的時候,他就直接吃的這道菜。

    “老板過年好。”暮小雲和周佳異口同聲的對著開門的袁州鞠躬問好。

    “過年好。”袁州點頭。

    “你們怎麼過來了。”袁州在心里算了算時間,發現並未到上班時間。

    “學校開學早,我就早點過來了。”周佳清秀的小臉上很是真誠。

    “今天不去走親戚,所以過來看看。”暮小雲隻果般的小臉有些微紅。

    “那行,進來吧。”袁州看了看明顯說謊的兩人,並未多說,招呼人進門。

    “呼。”兩人對視一眼,松了口氣。

    其實兩人這麼早來就是在群里知道,袁州今天開始基本就要正式營業了,所以周佳急急忙忙趕上蓉城,而暮小雲則直接沒去拜年,所以才都過來了。

    不過到的時候也已經中午了,能趕上中午營業時間也不錯了。

    “今天出新菜,東坡墨魚。”袁州看著進門的兩人,突然出聲說道。

    “年後第一道新菜,大家知道了肯定很高興。”周佳立刻高興的說道。

    “嗯,就是,我去群里通知。”暮小雲立刻拿出手機。

    “砰”袁州拿出一個裝著溫熱水的盆子,里面有干淨潔白的帕子,這是用來擦拭桌椅的。

    自從入冬以來袁州拿出的帕子都是溫熱的,一點不冷。

    “謝謝老板。”周佳笑眯眯的道謝。

    “嗯。”袁州點頭,然後回到廚房開始準備食材。

    袁州忙著廚房的事情,而暮小雲則認真的做著新菜的宣傳,這次還略微不同,連菜名都提前說了。

    是以,這次暮小雲格外賣力,而周佳則認真的擦拭桌椅。

    暮小雲這一確定菜名的新菜信息一發出去,立刻引起了吃貨們的高度注意。

    讓本來初三來上班的人心里都興奮起來了,幾乎都想著“早來上班還是有好處的,這不可以第一時間吃到袁老板的新菜。”

    在姜嫦曦的公司,來上班的人當中有個是袁州小店的忠實顧客,幾乎每個月都會去一次的,這次新菜一出來他當然也觀注的很,這人就是耿肖。

    “東坡墨魚?墨魚?這不是女神最愛吃的魚嗎?”耿肖雙眼一亮,立刻想起了姜嫦曦身邊的助理妹子。

    沒錯,公司里姜嫦曦不是女神,她是女王,而她身邊的助理妹子湯敏則是公認的女神。

    畢竟湯敏長腿細腰臉蛋漂亮,性格還溫柔,所以女神這一稱呼流傳甚廣。

    耿肖立刻起身,腳步一刻不停的走到湯敏的辦公桌前。

    “湯敏,上次那個地產公司的事情謝謝你,不如今天中午一起吃個飯吧。”耿肖是銷售部的,他要找理由謝湯敏還是很容易的,這不隨口就來了一個。

    “不用客氣,這是我的職責本份。”湯敏客氣的笑道。

    眼看湯敏要說出拒絕的話,耿肖立刻接過話頭“是這樣的,袁老板今天出了個新菜,是烏魚做的,看起來很不錯的樣子。”

    一听是烏魚,湯敏頓了頓,然後點頭了。

    畢竟湯敏是真的愛吃烏魚,這種魚刺少,而且肉質緊致,口味鮮美,用來做魚片之類的最好不過。

    “好的,那就麻煩你了。”湯敏客氣的道謝。

    “不用客氣,大家都是同事,一起吃個飯而已。”耿肖態度隨意的說道。

    這下湯敏更加放松了些,笑著點頭。

    “那行,中午我過來叫你。”耿肖說完就走,毫不停留。

    追人是要看時機和本身的識趣的,要是現在就死纏爛打那可不行,而耿肖顯然深諳此道。

    背對湯敏的耿肖露出一個笑容,心里對自己剛剛的表現很是滿意“這算是建立第一步聯系了。”

    想著,耿肖都很感激袁州,畢竟是袁州提供的這個約女神吃飯的機會的。

    在川省烏魚因為其體色烏黑,有時候又被稱為黑魚、烏棒或者是墨魚。

    然而袁州所做的東坡墨魚和耿肖以為的烏魚會是同一種魚嗎?有意思的事情要發生了。

    ps立正稍息,求不打臉,菜貓捂住臉了,隨便打,菜菜的菜貓只寫出來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