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0759章 師徒相得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林海文要讓他們把這個癥結拿出來說清楚!

    想要和稀泥蒙混過去,開什麼國際玩笑?你當我林海文得到的是善人谷麼?林海文這幾天沒有做什麼突兀的回應,讓不少人有些吃驚,那不是他認了,而是他在思考阻力如此巨大,他要實踐自己的理念,就必須有更大的動作,更大的手筆。要能夠把這塵封的、頑固的風氣,給震碎,弄裂,重新劃定青年展的天清地濁,三綱五常!

    常碩听到林海文“裝傻”的問題,心里一動,突然明白過來。他張張嘴,驀地有些哽咽這個學生,太理想化了,越發理想化了。

    以前林海文從來沒有這樣的,他听林作棟說過,當年《明月幾時有》《月下獨酌》寫出來的時候,林海文最關心的就是稿費。包括後來寫《謳歌》,也完全是為了融洽體制,電視劇戰火十部曲是為了抵抗央視,晚會中一首首主旋律歌曲,是為了符合晚會的風氣取態。舞台節目、寫歌、編劇,則是為了發展敦煌不得不為全是有目的的,通通在追求名利。

    但常碩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的,也許是《華南周刊》記者的群體陷落?編劇圈的虛假掛名事件?樂軍等人的自我炒作?似乎又都不是。當常碩開始有所感覺的時候,是林海文對油畫流派風格的選擇,他對極端抽象主義毫不留情地排斥,甚至在格哈德那等人面前,也毫不妥協。但這種感覺真正明顯,已經是陶瓷那會了華國陶瓷,那是他頭一次真切感受到林海文的行事里頭,有一部分單純到理想化的東西存在,他確實想要把華國陶瓷從落後時代中給拔出來,重現輝煌。

    這里頭利益、名望,已經不是全部。

    而這一次,青年展的問題上,他看到這個趨勢越來越突出了。

    林海文的“惡霸”屬性,已經不再在局限于,那些擋在他獲取名利路上的人或者現象,它開始延展到不符合他理念的,更寬泛的事情上了。

    比如這一次的青年展。

    他已經走到足夠高的地方了,華國文藝圈,廣泛的專業影響力一項上,他已經舉目無敵,地位上,也不再遜色。利益,身為超級富豪,藝術圈首富也足堪當之。林海文會走出這一步,常碩並不覺得意外吃飽喝足後,自然要追求點精神享受。

    只是這條路,恐怕更加艱難。

    目下,他不過是拿一個展來改變,就幾乎遇到整個美術圈的抵抗。以後要是別的,更大的問題呢?或者更敏感的一些問題呢?常碩感動中,也充滿擔憂。

    但他絕對不會成為自己學生的障礙他為之感到驕傲。

    “呵呵,”常碩笑了一聲,氣氛為之一緩︰“這次是我請大家聚一聚,主要就是為了青年展的事情,海文呢,如他所說,他是頭一次承擔這麼重的任務,組織這麼大的活動。偏偏呢,又不願意循規蹈矩,亦步亦趨,想要做一些實事。但是呢,各位都不太配合,加上諸位又位高權重的,能夠左右業界。我想著,不交流,那要麼海文認了,哈哈,這個可能性不大。剩下要麼就是看大家手段,最後是海文灰頭土臉,還是各位聲名掃地,狼狽不堪太難看了,是不是?”

    和緩的氣氛大概只存了五秒鐘,就隨著常碩的話消失掉了。

    這不是將相和,而是鴻門宴啊。

    “那常先生的意思是,要麼我們自己把名單改了,要麼就等著林先生出招了,是麼?”耿琦冷笑一聲,不再掩飾什麼。

    林海文沒有料到常碩會說出那麼一番話,常老師是很超然的,他跟付遠不對付,是風格之爭,但他個人在國內畫壇,確實是有超然地位的不論從藝術成就上,他作為古典畫派的旗手之一,還是在國際上,他作為一張華國文化名片,都鑄就他這種特殊地位。

    不容易的。

    但現在,他就這麼輕飄飄地介入進來。

    林海文沒讓常碩再說什麼,他的事情,自己來︰“耿副院長這話不對,用不著等我出招,我現在就可以告訴你們,如果你們的名單不變,那17個獲獎名額里,一個老師都不會有!!”

    “你以為你是評委會主席,就能決定所有獎項?呵,無知。你當中河和文化部會看著你胡來?”耿琦氣兒都粗起來。

    林海文笑笑︰“你相信不相信,那是你的自願,我做不做得到,那是我的本事。而且,耿副院長,我林海文,有想做而做不到的事情麼?你見到過麼?你覺得你剩下這三十年,有機會見到麼?”

    這話,狂的,鋪天蓋地,無邊無際了。

    耿琦憤怒至極的啟示都為之一頓。

    林海文有要做而做不到的事情麼?有麼?耿琦這麼一想,似乎真沒有,遠的不說,近期那些大師瓷名家,現在不就七零八落死在那兒了麼?陶瓷公盤的動靜,他也有所風聞,等到公盤開幕,那幫人的日子只會更慘。

    這就是上一波和林海文對抗的人的下場。

    林海文要笑不笑地看著耿琦,那股樣兒,可恨啊,結果他們恨著恨著,林海文他還笑起來了。

    這人特麼是不是真的精神變態啊,越遭人恨越開心的那種,他們不是常碩,沒法理解林海文這一路上,心路歷程的變化,自然也就猜到林海文的目的所在。在他們看來,這林海文要不是真喜歡被人罵,有快感,就絕對是腦子有問題了。

    你要支持學生,你支持好了,你弄學生展去嘛,干嘛非得來破青年展的規矩和慣例這一破,誰知道後面會有什麼連帶變化,變化難道不是最讓人頭疼的事情麼?偏偏你林海文就要去做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情,有毛病?

    林海文說完話,看到惡人谷的提示,尤其耿琦那個明晃晃的1000點,他微微一笑,很可恨。

    惡人值300,來自京城冷和平。

    惡人值300,來自臨安季仲德。

    惡人值1000,來自桐城耿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