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卷 第九百七十二章 選駙馬之日到來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師父!”

    “師祖!”

    在盧晉石的話音剛剛落下的時候,範松海和齊雨嫣這對師徒,其身影出現在了院落里。

    他們是听到了守門士兵的匯報,立馬得知了盧克宇受傷的事情。

    因為沈風的關系,所以範松海對盧易生等人也十分關注。

    齊將軍近些日子都沒有回將軍府,一年之中留在王城的日子很短,這次回來,他找老友去喝酒了。

    他們這種喜歡飲酒之人,一喝就是好多天的時間,還會互相切磋身手,忘記回家也是十分正常的事情。

    沈風對範松海和齊雨嫣點了點頭之後,他讓盧晉石接著說整件事情的經過。

    今天盧克宇去參加比斗大會才剛剛進場,他的女人王靜雯就受到了幾名修士言語上的調戲,當時盧佩芸正好去幫盧克宇辦理一些手續。

    後來這幾名修士的話語越說越過分,最後忍無可忍的盧克宇直接動手。

    那幾人的實力比盧克宇低,在其動手之後,他們腳下的步子暴退,並且在口中大喊︰“有人擾亂比斗大會。”

    王將軍的兒子王成濤仿佛早有準備,在盧易生等人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這家伙便沖了出來,一個照面就廢了盧克宇的雙腿。

    當盧易生和盧晉石想要動手的時候,王成濤這邊也走出了聖者。

    在場面一觸即發的時候,盧佩芸終于是回來了,才沒有使得盧易生等人也搭進去。

    這件事情是盧克宇先動手,所以在場維持秩序的人,一致認為盧克宇是咎由自取,甚至王成濤還當著盧佩芸的面,一腳狠狠的踩在了盧克宇的胸口,利用腳底涌出的靈氣,重傷了盧克宇的五髒六腑,最後將其一腳踢到了盧佩芸和盧易生等人的面前。

    當時的形勢向王成濤一面倒,如若他們強行動手,那麼只會被廢掉修為。

    最終只能在王成濤戲虐的目光之下,帶著盧克宇匆匆的離開比斗大會的地方。

    沈風听完了盧晉石的敘述之後,很顯然整件事情是早有預謀的,他皺了皺眉頭,問道︰“齊將軍和王將軍之間有恩怨?”

    這次齊雨嫣回答道︰“師祖,您猜對了。”

    “我父親和王將軍是朝中最有權力的兩位將軍,我們兩個將軍府之間一直有摩擦。”

    “這之中還涉及到站隊的問題,當今太子是一個心狠手辣的人,我父親覺得將來徐氏王朝落到此人手上,有很大的可能會走向滅亡。”

    “我父親更看好三皇子,所以他平時比較偏向三皇子,也一直希望當今聖上能重選太子。”

    “而王將軍府自然是太子的堅定支持者,這次盧克宇肯定是以我們將軍府的名義參加比斗,所以才會被王成濤故意針對。”

    範松海氣急敗壞的喝道︰“簡直是豈有此理!”

    “師父,您放心,這件事情我一定幫您處理好,給盧克宇討回一個公道來。”

    齊雨嫣抿了抿嘴唇,道︰“師父,如今醉心姐選駙馬的日子將至,哪怕你將這件事情對當今聖上提起,他肯定也會往後拖延。”

    “再說,太子勢大,當今聖上對太子又極為疼愛,這件事情拖到最後,很有肯定會不了了之。”

    範松海怒火中燒道︰“我就不信老夫我豁出這張臉,他還敢給我把這件事情拖著。”

    話音落下。

    他給盧克宇檢查了一下身體情況,臉上的神色是越來越凝重,道︰“王家那小混蛋,竟然下手如此重,這種心狠手辣之人,留在這個世界上也只會禍害人間。”

    盧易生和王靜雯等人從範松海的話語中,能夠听得出其無能為力的語氣,他們將希望的目光看向了沈風。

    盧佩芸臉上布滿了自責,她認為沈風也不會有辦法。

    只是沈風在思索了數秒之後,從血紅色的戒指里拿出了一個洗澡的木桶,隨後,手指一彈,又將療傷聖藥仙靈之水裝滿了木桶。

    感覺到從仙靈之水中冒出的氣息之後,範松海和盧易生等人全部瞬間怔住了。

    沈風隨口說道︰“我正好獲得了一些仙靈之水,先扶著他進入其中浸泡,至于感謝的話不必多說,我好歹也為這小子證婚了,他如今被打斷雙腿,這筆賬,我會幫他討回來。”

    聞言。

    盧易生和王靜雯等人還是連連感謝之後,他們才將盧克宇小心翼翼的扶進了木桶之內。

    盧佩芸驚訝的合不攏嘴巴,用傳音問道︰“這仙靈之水該不會也是你撿的吧?”

    沈風隨意用傳音回了一句︰“不錯,你很聰明。”

    盧佩芸的表情變得古怪了起來,她很懷疑這個世界上真的有這麼運氣好的人?

    沈風是對自己的眼光有信心,在他眼里範松海等人都不是有心計之人,所以也不必麻煩的躲躲藏藏,直接將仙靈之水拿出來算了。

    盧易生和範松海等人很識趣的沒有問仙靈之水的由來。

    齊雨嫣忽然嘆了口氣,有感而發的自語道︰“這次醉心姐真可憐。”

    聞言。

    沈風問道︰“難道說這次是徐氏王朝擅自幫徐醉心選駙馬嗎?”

    之前,範松海原本想要對沈風說一下徐醉心的處境。

    只是沈風在得知徐醉心閉關之後,沒有表現出什麼情緒變化來,甚至不再提起徐醉心,所以才讓範松海猜不出沈風和徐醉心之間,到底有沒有關系?

    後來範松海又沉浸在了向沈風的提問之中,各種陣法疑難充斥他的腦袋,竟然讓他忘了這件事情。

    听到沈風的疑問之後,齊雨嫣點了點頭,道︰“師祖,這次的選駙馬,完全是當今聖上一手安排的,當然其中也不乏有太子的影響。”

    “我好像听說,王成濤不僅參加了比斗大會,他還會參加駙馬之爭。”

    “他的修為在仙尊巔峰,這次盡管有不少天才會來,但真正頂尖的天才幾乎沒有,這次畢竟是選駙馬,名義上算是入贅,所以頂尖的天才又怎麼會入贅呢!哪怕只是名義上的,他們也不會來湊熱鬧。”

    “況且醉心姐在徐氏王朝內的處境很不好,這王成濤肯定是在太子的授意下,才參加駙馬之爭的。”

    沈風對徐醉心有些好感,盡管這丫頭太大智若妖了一些,但是一個心地善良的人。

    既然這丫頭是被逼的,而且沈風需要獲得引源石,那麼不如幫這丫頭一把,順便給盧克宇出口氣。

    他對著範松海,說道︰“有辦法讓我參加駙馬之爭嗎?”

    範海松想要勸說,雖然沈風是仙尊巔峰,但在他眼里,沈風的戰力不會太強,畢竟其肯定把精力放在陣法上了。

    齊雨嫣和盧佩芸也都是這個想法,只有盧易生和盧晉石等人,眼眸中露出了激動的光芒。

    見範松海猶豫的表情,沈風繼續說道︰“我清楚自己的能力。”

    “如若你有辦法的話,那麼就給我去辦好這件事情。”

    看到沈風一臉堅決的表情,範松海真不知該如何拒絕,只能等到駙馬之爭的時候,萬一沈風遇到危險,他第一時間不要臉皮的阻止比斗。

    在範松海答應之後,齊雨嫣是更加沒有勸說的權利了。

    時間快速流逝。

    很快,選駙馬之日到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