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卷 第九百三十一章 沈老弟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院落里的人全都不知道天火老妖在和沈風用傳音交談。 .

    面如死灰的武明城,臉上恢復了一些神采,原本他清楚將來嚴如韻絕對不會放過他。

    可眼下看到郭鋒滕和郭長恆將矛頭直指沈風,他知道這小雜種會比他先一步走上黃泉路。

    藥帝這次應該不會再讓天妖殿和仙蓮妖宮下不來台。

    之前,在主院落之中,藥帝拒絕收徒的事情,如今在此處院落里傳開了。

    武明城眼眸里彌漫著滔天怒意,身子顯得非常的緊繃,恨不得立馬看到沈風被拍成血霧。

    “噗通!”

    嚴如韻毫不猶豫的再次跪了下來,懇求道︰“師父,這件事情並不是他們說的這樣”

    只是她的話還沒有說完,陳瑞豪便開口打斷了︰“如韻,我知道這次的事情是語菡考慮不周,你畢竟是我們仙蓮妖宮的長老,而你的祖輩們也全部是仙蓮妖宮的人,你理應站在我們仙蓮妖宮的角度去看待這件事情。”

    陳語菡看到自己父親示意的目光之後,她心里面憋著一股惱怒,看似極為歉疚的對嚴如韻,說道︰“嚴長老,對不起,這次的事情,我之後一定會給你一個交代。”

    眼下。

    郭長恆和陳瑞豪等人心里面有一股無處釋放的怒火,如果在主院落之中,天火老妖沒有說再也不收徒之類的話。

    他們或許會看在嚴如韻成為天火老妖關門弟子的份上,暫時不在這里對沈風發難,可如今,在天火老妖出爾反爾的打臉之後,他們心里面的怒氣幾乎攀升到了巔峰,想把沈風當做是一個釋放怒氣的口子。

    被陳瑞豪打斷之後,嚴如韻顯得越發焦急,在她還想要繼續說出下的時候。

    天火老妖擺了擺手,說道︰“你無需再多言,這件事情為師自有分寸。”

    在周圍不少人眼里,他們覺得嚴如韻太愚蠢了,才剛剛成為藥帝的弟子,就想要為一個認識沒多久的人求情,一般做師父的絕對不會喜歡這種徒弟。

    他們看到天火老妖不想听嚴如韻把話說完,自以為看透了這老頭的心思,斷定這次天火老妖百分之百會給郭長恆等人一個面子。

    站在人群之中的蠍帝,完全顧不得思考任何問題,他的身影直接掠出,瞬間來到了沈風的身旁,身體內洶涌的氣勢隱隱涌動著,吼道︰“想要對付我蠍帝的恩公,你們得要從我的尸體上踏過。”

    在場的不少人知道沈風是跟著蠍帝而來,他們原本以為沈風只是蠍帝的晚輩,眼下听到蠍帝稱呼沈風為恩公,他們臉上頓時布滿了驚訝之色。

    要知道蠍帝可是堂堂二星仙帝,沈風這個仙尊期的家伙,何德何能成為蠍帝的恩公?

    嚴如韻看到蠍帝一臉赴死的表情,她咬了咬嘴唇之後,從地面上站了起來,身影快速退到了沈風身旁,鼓足勇氣將目光看向天火老妖︰“師父,如若您要任由天妖殿和仙蓮妖宮的人對他動手,那麼恐怕我無法成為您的弟子了,我會和他同生共死。”

    此話一出。

    沈風對嚴如韻投去了一抹贊賞的目光,這丫頭倒真的是一個有情有義的主,成為藥帝的關門弟子,這等于是一步登天的事情,想要放棄這份機緣,不是一般人能夠做到的。

    嚴如霜還沒有從呆滯中回過神來,看到事情又來了一個轉折,心髒猛地一緊,說實話,她真的希望自己姐姐自私一點,不要參與到剩下的事情之中,可她明白如果嚴如韻真的這麼做了,那還是她的姐姐嗎?

    陷入悔恨中的章運鴻和章白輝,見嚴如韻不知死活的威脅藥帝,他們心里面真是樂開了花,如果讓嚴如韻順利成為藥帝的關門弟子,今後他們也許要為自己的所作所為付出代價,他們當然很希望這件事情被搞砸。

    眼下面對嚴如韻的威脅之後,在他們看來,藥帝幾乎是不會再承認嚴如韻這個徒弟了,同時,他們也覺得嚴如韻簡直是腦袋被門夾了。

    當然,武明城、郭鋒滕和陳語菡也不希望嚴如韻成為藥帝的關門弟子,他們嘴角露出了一抹旁人不易察覺的笑容。

    陳瑞豪皺了皺眉頭,道︰“天火前輩,你不要動怒,讓我們來幫你拿下蠍帝。”

    轉而,他目光淡漠的盯著沈風,繼續道︰“所有事情全部是這小子引起的,今天是天火前輩你的壽宴,我會把他帶離城主府之後,再取走他這條狗命。”

    伴隨著蠍帝站出來,然後一連串的打斷,天火老妖連說話的機會也沒有,此刻,听到陳瑞豪的話後,他的眼楮不禁微微一眯,身上隱隱散發出一種恐怖的氣息。

    何繼川、鳳芸萱和柳葉生這三人,以為自己的師父也對沈風和嚴如韻等人動怒了。

    其中何繼川說道︰“師父,這丫頭不配做您的關門弟子,至于這什麼狗屁的蠍帝和這小子,讓我們幾個來拿下,這里是我的城主府,理應有我來處理此事。”

    話音落下。

    他腳下的步子想要跨出,一旁的陳瑞豪等人沒有搶著動手,這里畢竟不是他們的地盤。

    所有人在看到何繼川率先要動手之後,他們也沒空去管蠍帝為什麼要喊沈風為恩公。

    今天過後,蠍帝和這小子將不會活在這個世界上。

    只是在何繼川剛剛跨出一步的時候。

    天火老妖干枯的手掌陡然間搭在了他的肩膀上,促使他的身子再也無法動彈分毫。

    “繼川,你給我退下!”天火老妖話語中充滿了不容拒絕。

    何繼川一愣之後,點了點頭,在自己師父松開後,他腳下的步子退後了兩步。

    見天火老妖跨出步子,不緊不慢的朝沈風走了過去,所有人以為今天藥帝破天荒的想要親自動手,由此可以看出他心里面的怒火。

    對于親自走來的藥帝。

    嚴如韻和嚴如霜身體越發僵硬,蠍帝的呼吸也變得沉重了起來。

    武明城、郭鋒滕和陳語菡嘴角的笑意越來越明顯,而郭長恆和陳瑞豪臉上沒有太多表情變化,以為是嚴如韻的話觸怒了這老頭,原本他們還想要利用嚴如韻這枚棋子,現在看來這個想法要泡湯了。

    何繼川、鳳芸萱和柳葉生等弟子,對自己的師父可以說十分了解,照理來說,他們的師父不該會如此被激怒到親自動手。

    當所有人都以為蠍帝和沈風會死在藥帝手上,而嚴如韻和嚴如霜也不會有好下場的時候。

    沈風跨出了兩步,拍了拍蠍帝的肩膀,示意他稍安勿躁。

    下一秒鐘。

    讓所有人目瞪口呆的事情發生了。

    只見藥帝天火老妖臉上露出了一抹久違的笑容,道︰“沈老弟,你想要讓我安安穩穩的過完這場壽宴,可有些人卻不想讓你如願啊!”

    沈小子和妖老頭,只是他們私下里互相的稱呼。

    一般情況下,天火老妖會稱呼沈風為老弟,而沈風自是稱呼他為老哥。

    精神始終緊繃的蠍帝,腦袋里瞬間變得一團亂。

    接下來。

    沈風和天火老妖來了一個擁抱,他們之間的這份情誼,絕對是親如兄弟,所以他們是不折不扣的忘年交。

    這一刻。

    何繼川、鳳芸萱和柳葉生等天火老妖的徒弟,他們差點被自己的口水給嗆死,眼珠子瞪得巨大無比。

    所有人預計的那一幕沒有發生。

    時間仿佛這一瞬間停止了,畫面仿佛定格了,很多人能夠清楚的听到自己心髒的狂跳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