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卷 第八百零二章 怎麼能死在這里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對于沈風能夠承受天水風暴。

    趙誠武此刻心中釋然了,沈風作為曾經的逍遙仙帝,絕對會有一些過人之處,哪怕是修為降到了玄仙期。

    但是。

    趙誠武可以清楚的感覺到,沈風在承受了天水風暴之後,身體里受了極為嚴重的內傷,他幾乎可以確定只要再施展一次六星仙術,他肯定可以送這位曾經的逍遙仙帝上西天。

    倒是趙乘濤和洪彬言在得知沈風的身份之後,他們兩個的表情變得不自然了起來,同時身體也有些僵硬,眼眸里浮現了絲絲恐懼之色。

    正所謂人的名,樹的影!

    對于這位曾經的仙帝期強者,趙乘濤和洪彬言十分發慌,要知道在如今的中界,可是有不少沈風曾經的臣子和舊部,一直在暗地里發展勢力,哪怕是降妖趙家也無法將其找出來,徹徹底底的鏟除。

    趙誠武看到趙乘濤和洪彬言不堪的模樣之後,他冰冷道︰“你們兩個少給降妖趙家丟人!”

    “剛剛我倒是說錯了一句話,逍遙仙帝從來沒有成為過中界的傳奇,他只是來自于仙界的蠻荒之地,從來沒有在中界出現過,又何來他的傳說!他也根本沒有在中界,站到一個時代的巔峰。”

    “就這麼一個曾經蠻荒之地的仙帝,如今修為只有玄仙期的家伙,你們有什麼好怕的?沒看到他在我的一招天水風暴下,狼狽的像條喪家之犬嗎?”

    在趙誠武的一番訓斥之下。

    趙乘濤和洪彬言終于是回過了一些神,他們知道趙誠武說的沒錯,縱使沈風作為逍遙仙帝有不少底牌,但他如今畢竟只有玄仙期的修為,根本不會是他們的對手。

    “誠武師兄,你教訓的是!什麼所謂的逍遙仙帝,在如今的中界根本沒有他的立足之地了。”趙乘濤點頭說道。

    洪彬言也說道︰“誠武師兄,這次我們賺大了,如果將逍遙仙帝的腦袋帶回去,那麼我們豈不是立了大功!這些年逍遙仙帝的舊部一直糾纏不休,一旦逍遙仙帝的頭顱出現,恐怕能夠徹底瓦解他們。”

    沈風听著趙誠武等人的對話,他可以清楚的感覺到,這三個人沒有把他放在眼里。

    他看著面前結界中的天靈雀,由于身體內的傷勢非常嚴重,哪怕是要將手掌握成拳頭,他的手臂也有些在發顫。

    天靈雀方才剛剛恢復記憶,正處于迷迷糊糊的狀態,在發覺它和沈風的處境之後。

    它眼眸中露出了一抹凝重,這麼久的歲月過去了,它沒想到曾經跨入仙帝期的沈風,如今的修為只有玄仙中期了。

    眼下要怎麼對付趙誠武、趙乘濤和洪彬言這三人?尤其是它感覺得出沈風的狀況很糟糕,而它自己也很虛弱,根本發揮不出任何的戰力來。

    正當這時。

    趙誠武動了,身子立馬消失在了原地,將仙尊中期的速度,發揮得淋灕盡致。

    哪怕沈風如今施展六星仙術御風踏天,恐怕以他現在身體嚴重受傷的情況,也無法將巔峰速度發揮出來。

    甚至靈氣一在經脈之中流轉,他全身頓時被一股劇痛給吞噬,身體變得非常的遲緩。

    剛剛在沒有展開極致防御情況下,承受了趙誠武全力施展的天水風暴,看來對沈風的身體真的造成巨大的影響。

    如果剛剛沈風不去顧及天靈雀,那麼他肯定不會受這麼嚴重的傷勢。

    天靈雀想要御動周身的結界,擋在沈風的身前,它如今唯一的依仗便是這結界。

    只可惜它的結界太小,根本無法徹底擋住趙誠武。

    而沈風靠著自己也躲避不了。

    只見趙誠武凌厲的一掌,直接拍在了沈風的肩膀之上。

    “砰!”

    沈風的肩膀頓時凹陷了下去,整個人倒飛了出去,將遠處的一棵參天大樹給撞擊的爆裂。

    與此同時,從他的嘴巴里不停的吐出鮮血。

    天靈雀想要第一時間沖到沈風身旁,可趙乘濤和洪彬言抓準了時機。

    兩人手掌同時向天靈雀一探,從他們的手掌之中爆發出了強悍的力量,頓時將天靈雀困在了能量罩之中。

    天靈雀周身的結界強大,可根本沒有任何的攻擊力,想要靠著自己沖破能量罩,完全是不可能的事情。

    它之前能夠在趙誠武等人手里逃走,運氣佔了很大一部分。

    “混蛋,真是虎落平陽被犬欺,如果是在當年,你們這些垃圾還不夠我塞牙縫的。”天靈雀極為憤怒的吼道。

    但趙乘濤和洪彬言只當沒有听見,眼眸里的目光不禁看向了趙誠武。

    只見。

    趙誠武在看到遠處的沈風倒在地上,好像再也無法從地上站起來之後,他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道︰“逍遙仙帝也不過如此!”

    隨後。

    他的右手掌隔空朝著沈風一探,手掌頓時化為了爪子。

    周圍的空間一陣搖晃,從他身上蕩漾出了一陣陣連綿不絕的靈氣漣漪。

    “虛空神爪!”

    緊接著。

    “轟!”的一聲。

    天空之中頓時凝聚了一個巨大的爪子虛影,這爪子內充斥著無比澎湃的能量,仿若能夠直接捏死一名仙尊中期的強者。

    這虛空神爪同樣是六星仙術。

    趙誠武控制著天空中的巨大爪子虛影,朝著地面上的沈風抓了過去。

    這巨大的爪子虛影,直接將沈風抓在了手里,提到了半空之中。

    天靈雀看到氣息極為虛弱的沈風,它瘋狂的開始在能量罩之中撞擊了起來,吼道︰“混蛋,你們這些混蛋,當年我天靈雀苟延殘喘的活了一次,今天如若沈風要死,我也沒有活著的理由了。”

    說話之間。

    它不顧一切的撞擊著,可每撞擊一次,它周身的結界便薄弱一分。

    漸漸的、漸漸的。

    它周身的結界越來越薄弱,直接最後“砰!”的一聲,在不停削弱之下,它周身的結界終于是潰散了。

    它周身結界的防御力的確很強,但每受到一次撞擊,就會薄弱上一些,在一次次不顧一切的撞擊之下,最後自然是會崩潰的。

    可天靈雀在沒有了結界的保護之後,它依舊在不停的撞擊能量罩,對于沒有修為的它來說,身體立馬變得鮮血淋灕了起來,但它絲毫沒有停止下來的意思。

    天空之中。

    被爪子虛影抓住的沈風,嘴巴里的鮮血一直在溢出來,他這次可以肯定,哪怕是施展八劍合一,恐怕也要不了趙誠武的性命,況且他現在也根本施展不出八劍合一了。

    看著在能量罩之內,沖撞的鮮血淋灕的天靈雀,沈風知道天靈雀一點都沒變,還是和當年一樣,哪怕是知道幫不上任何忙,可它卻還是要不顧一切的盡自己所能。

    頭上不停有鮮血滑落,沒入了沈風的眼楮里,使得他看出去的世界變得猩紅一片。

    趙誠武感覺自己隨手都能夠捏死沈風,他倒也不介意好好的折磨折磨這位曾經的逍遙仙帝︰“你的很多臣子和舊部,都認為你重現出現之時,就是我們趙家滅亡的日子,看看你現在的窩囊樣,你根本不夠資格成為我們降妖趙家的敵人。”

    “你放心好了,我們降妖趙家會利用你的頭顱,將那些你的臣子和舊部全部引出來,到時候將他們給一網打盡。”

    聞言。

    沈風臉色變得猙獰了起來,降妖趙家把他的小世界給毀了,奪了他大徒弟藍冰菡的蓮花之心,將他的二徒弟左妙音逼入了帝滅山脈,不知殺了多少和他有關的人,如今在中界還有很多曾經他的朋友、臣子和舊部等等,在充滿希望的等他回來,難道他今天要死在這里嗎?

    他不甘心啊!

    鮮血依然在他身體內沸騰,狂暴的怒火不停的涌了出來。

    渾身鮮血的沈風忽然聲嘶力竭的吼道︰“我說過要屠盡降妖趙家,我現在怎麼能夠死在這里?我沒有食言的習慣!”

    忽然之間。

    他身體內的鮮血在瘋狂的旋轉起來,心髒跳動的頻率陡然之間上漲。

    丹田內那詭異的黑點,終于是在自主旋轉了起來。

    有濃郁無比的戾氣,在狂暴的從黑點內溢出來,呼吸極度虛弱的沈風,猩紅的眸子盯著底下的趙誠武,道︰“你的老祖當年逼得天靈雀封印天地間,逼得妙音那丫頭進入帝滅山脈。”

    “今天我就為他們討回一些利息,先取了你這條狗命,等將來再將那條老狗送去閻王殿和你會合!”

    趙誠武臉上面帶不屑,根本沒有感覺到沈風身體內的變化。

    他看著氣息時斷時續的沈風,嘲弄道︰“什麼逍遙仙帝!在臨死之前也只會逞口舌之力!看我將你全身的骨頭捏碎之後,你還有沒有力氣再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