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一千四百零七章 必須憋住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若果真如此,飄然的修為提升,將變得十分困難,或許終其一生都不能再進一步。ap;

    飄然的善解人意,既讓逸塵欣慰,又讓他傷心。

    啥叫你願意我就沒意見,這是個傻丫頭!

    明明是憋不住也得憋著,還偏偏不能說出來嘛。

    隱藏秘密是一件痛苦的事情,逸塵此刻就被這個痛苦包圍。

    “我們先回飄府吧。”

    看著一臉幸福的飄然,逸塵想說出真相,可後果太嚴重,只好打碎牙往肚里咽了。

    辜負了兩個人的獨處時光,再繼續下去,逸塵不知道自己會不會瘋。

    回到飄府,或許是一個解決辦法。

    “听你的。”

    飄然還在想著,逸塵能強忍沖動,卻只是為了給自己一份尊重。

    此生能夠擁有這樣的男人,還有什麼不滿意的。

    草兒的話,雖然還在耳邊蕩漾,但飄然沉浸在自己營造的幸福氣氛中,早就不介意無痕會不會來搶逸塵了。

    要是逸塵知道,飄然此刻的想法,恐怕是哭笑不得了。

    既然要避免肌膚之親,兩人之間就得悠著點,別弄得不好擦槍走火,倒楣的可就是逸塵了。

    還好,這樣的尷尬並沒有延續多長時間,飄府的臨近,讓飄然轉移了目標,逸塵則徹底放松下來。

    “小姐回來了——”

    “小姐回來了……”

    還沒進入飄府大院,一路上就有弟子喊著迎著。

    飄然從小就喜歡和這些弟子在一起玩,雖然身份不一樣,可彼此之間心無芥蒂,大家玩得非常開心。

    只是苦了逸塵,除了達到一定修為的弟子,可能和逸塵有過極少的接觸之外,絕大多數飄府弟子,對逸塵都很陌生。

    一行人圍著飄然,甚至強行將逸塵和飄然隔開,有幾位還一臉敵意的瞪了瞪逸塵,似乎並不歡迎這位不之客。?ap;?  ?

    “逸公子……應該叫姑爺才對。”

    就在逸塵被冷落得郁悶至極的時候,小靳出現了。

    “姑爺?小靳,誰是姑爺,誰家的姑爺?”

    “哪里有姑爺?”

    還不等逸塵答話,一群弟子就七嘴八舌的質問起小靳來。

    自從飄然進入玄天宗,飄府弟子是難得見一回飄然。

    前段時間飄然回府,還沒有待上幾天又匆匆離去。

    緊接著就是飄遙失蹤,壓抑的氣氛籠罩著整個飄府,誰都在為飄遙的事情擔憂。

    王子殿下大婚之日,飄遙夫婦親率飄府獸陣,卻把所有弟子都留在家中。

    雖然最終飄遙夫婦安然歸來,但弟子們心里都存有一份感激。

    寧願自己涉險,也要給弟子們安全,飄遙夫婦的這份心思,所有的弟子除了感激,就剩下慶幸了。

    只不過,到目前為止,他們根本就沒有听說過什麼姑爺。

    “當然是飄府的姑爺了,你們沒看見逸公子和小姐一起回來的嗎?”

    小靳晉升到戰帥強者以後,被寧嵐正式提升為飄府馭獸師,正是春風得意。

    見一群師弟們,一點眼力價也沒有,不由得鄙視起來。

    “有這回事,我們怎麼不知道?”

    “這樣啊,小姐也沒說呀……”

    弟子們嘴里說著,立馬就呼啦啦的圍攏過來。

    一個個的瞪大眼楮,把逸塵從頭到腳,仔仔細細的打量著,眼里露出疑惑的光芒。

    “這不是忙嘛,我告訴你們,他叫逸塵,是我的……飄府姑爺。”

    飄然沖破弟子們的包圍圈,挽起逸塵的胳膊,略帶羞澀的說道。

    “這下信了吧?”小靳滿臉興奮,頓時感覺自己高人一等。

    “小姐,你都是戰王強者了,姑爺有沒有比你差多少?”

    “師尊師娘和小姐,全都是戰王強者,不知道姑爺的修為……”

    弟子們胳膊就沒有搭理小靳,而是好奇的向飄然打听著。®. ® &reg

    整個夏離王國的江湖勢力,恐怕也沒有像飄家這樣的,一家三口個頂個的戰王強者。

    即使是曾經不可一世的馭獸府府主家里,也就秋不凡一人是戰王強者,而秋葉落和秋韻在子女中算是佼佼者了,也不過是戰帥級別的修為。

    “姑爺當然也是戰王強者了。”

    受到忽略,小靳一臉的不高興,見弟子們胡亂打听,又搶在飄然的面前說話,以先是自己的‘博學多聞’。

    “不會吧……”

    “看不出來啊……”

    弟子們把目光投向飄然,希望從她那兒得到正確的答案。

    如果逸塵真是戰王強者,那麼飄府今後將遠遠出原來的馭獸府,甚至一躍成為夏離王國的最強江湖勢力。

    由于逸塵收斂了氣息,弟子們無從判斷逸塵的修為,各種猜測隨之而來。

    “一群笨蛋!前段時間,飄府許多弟子同時晉級,就是得益于姑爺的五階靈草……”

    越是被忽略,就越要顯擺,小靳就屬于這樣的人。

    “小靳說的沒錯,救我爹爹脫險的那個人就是逸塵,而且,我爹娘晉升王者,也是逸塵提供了能量支持。”

    這一次,飄然給了小靳的面子,接過他的話頭,很驕傲的告訴弟子們︰

    “逸塵是戰王強者,是比我一家三口實力更強的戰王強者!”

    “哇,這麼厲害!”幾乎是異口同聲,弟子們驚訝的看著逸塵。

    不像剛才那樣敵視,而是帶著崇敬的目光。

    既然飄然都承認了,那一定不會有錯,雖然看不出逸塵那兒像戰王強者,但弟子們心里都不再有疑問。

    “怎麼樣,沒騙你們吧,我就是在飼養場里突破的……”

    和這些修為較低的弟子們相比,小靳算是幸運多了。

    區區一個飼養員,成天跟猛獸打交道,時間長了,小靳覺得自己都快變成猛獸了。

    幸好有逸塵配制的營養餐,讓猛獸們恢復獸性和斗志的同時,還‘福澤’了小靳一把。

    從戰將九品,一躍成為戰帥強者,小靳的身份,也迅由飼養員變成了真正的馭獸師。

    “飼養場里突破,猛獸變成了魔獸,哈哈……”

    小靳的一再表現,惹得弟子們的同仇敵愾,一致出言譏諷。

    逸塵和飄然在弟子們的擁簇中,來到了飄府大院,卻沒有現飄遙夫婦。

    “小靳,我爹爹娘親呢?”飄然找了一圈,還是不見爹娘的蹤跡。

    “師尊和師娘去馭獸府了。”

    小靳本來就是去告訴飄然和逸塵的,卻被弟子們的一番‘圍攻’給打亂了。

    “去馭獸府干什麼?”

    飄然條件反射般的問道。

    從得知飄遙失蹤,並遭到‘唐狼’襲擊開始,飄然就對馭獸府三個字特別敏感。

    秋不凡和秋葉落兩父子,已經成為了夏離王國朝廷的階下囚,至今的馭獸府基本上是一個空殼子。

    雖然夏侯炎法外開恩,並沒有將秋不凡的九族誅殺,但那些為虎作倀的馭獸府弟子,一個個的都受到了應有的制裁。

    有不少膽子小一點的馭獸府弟子,以及秋不凡的遠房族人,都趁著國王陛下沒有改變主意,趕緊作鳥獸散,遠離馭獸府。

    飄然不知道,自己的父母去馭獸府的目的是什麼。

    “接收馭獸府的所有猛獸……”

    小靳告訴飄然和逸塵,粉碎了秋不凡的逼宮陰謀之後,曾有人提議,讓飄遙接任秋不凡的馭獸府府主之位。

    但是,飄遙毫不猶豫的拒絕了,並懇求朝廷寬恕和善待那些,沒有參與到逼宮陰謀中去的秋氏家族後人。

    朝廷感念于飄遙夫婦沒有居功自傲,反而不接受封賞,便同意暫不設立馭獸府府主的名頭。

    不過,朝廷將馭獸府原有的,沒有跟隨馭獸府馭獸師,去攻打王宮的猛獸,全部交由飄遙夫婦處理。

    對此,飄遙夫婦欣然接受,並從今天起,6續接管馭獸府的猛獸。

    飄遙夫婦和小武等幾位修為較高的馭獸師,一同前往馭獸府查看猛獸,以便確定接下來飄府獸陣的猛獸之選。

    經過和馭獸府獸陣一戰,飄府猛獸的數量銳減,正需要大量的補充新鮮血液,馭獸府的猛獸正好可以用上。

    如此一來,飄府獸陣一旦重新演練,猛獸的基本實力,就提高了一個檔次。

    若是勤加演練,並完善陣型,飄府獸陣的威力,將更加不可阻擋。

    “要不,我們也去幫忙。”逸塵向飄然問道。

    馭獸府的猛獸數量,百倍于飄府,就算飄遙夫婦修為高深實力強勁,也得花上很多天,才能完全搞定這些猛獸。

    “姑爺,師尊吩咐過,你們就在飄府歇著,不要去馭獸府了。”

    小靳搶在飄然的前面,把飄遙的意思表達出來。

    雖然飄府處在馭獸府的地界之內,但距離馭獸府的中心,還有三百里的路程。

    飄遙不願意讓逸塵和飄然來回奔波,便特意囑咐小靳,要把逸塵和飄然二人留在飄府大院。

    “也好,明天我們就去後面的山洞,我幫你進一步穩固火之烈焰。”

    既然飄遙專門交代,自己就沒有必要跑過去添亂了。

    飄府的那個山洞,是寧嵐閉關沖王的地方,地理位置非常好,適合飄然的火之烈焰融合。

    “嗯,按你說的辦。”

    飄然對逸塵充滿信心,只要是逸塵說的,就一定是對的。

    看起來,飄然對逸塵唯唯諾諾,一副毫無主見的樣子,但實際上,飄然是對逸塵完全信任,這才不需要過多提出反對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