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卷 第六七四章︰無量劍境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齊千鈞對葉贊十分信服,因為盡管不知道這東西是什麼,但還是很快的將其穿戴到了自己的身上。也好在,這東西有著自動快速穿戴的功能,否則別看好像是個構架一樣的東西,但旁人還未必知道怎麼穿。

    由于沒有貼身穿戴,而是穿在了外衣的外面,因此齊千鈞穿好這裝備後的樣子,其實是顯得有些搞笑。

    首先額頭上,是一個頭環似的金屬圈,兩邊有兩條路線延臉頰向下,與脖頸上的類似項圈的金屬圈連接。而後又從項圈這里,延伸出幾條線路,左右連接著類似肩甲的東西,並向著兩條手臂繼續延伸。手臂的上臂和小臂,都各有兩道金屬環,線路一路接連這四道金屬環,最終連接到了手掌的裝備上。

    手掌上的裝備,不是什麼手套式的,而是好像一個骷髏爪子似的,扣在了手背上。同時,手心處還有一個裝置,就像是硬幣大小的半球,除了與手背的裝備相連之外,也有一條線路連接到了手腕的圓環上。

    而身體這邊,胸口有一個好像護心鏡一樣的東西,實際上就是整個裝備的能源核心,里面放置了處理過的元神。幾條線路從這能源核心延伸出去,就好像一只巨大的蜘蛛似的,分別向上連接脖頸的金屬圈,向下連接腰部類似腰帶的金屬圈,再向下就是延伸到腿部的裝備了。

    腿上的裝備和手臂的類似,只不過到腳上就比手掌的裝置簡單了一些,只是在靴子底部有個類似掌心的那種發光半球,顯然最好是不要踩在地上。

    整體從外形來說,如果有科技世界的來人看到這東西,第一個反應就是想到影視特效技術中用到的,一種原始的人體動作捕捉設備。在早期的科技世界,影視中涉及到非人角色時,為了解決動作的靈動性問題,往往就會用到人體動作捕捉設備。

    當然,齊千鈞身上這套裝備,可不是用來捕捉動作,則是一個能量傳輸的系統。或者可以看成,這是一個體外的經絡系統,元神級的法力從能源核心中流出,根據齊千鈞自身的需要,通過“體外經絡”傳輸到需要的地方。

    就比如說,齊千鈞要施展一個法術,本來是依靠自己的元嬰法力,法力通過體內的經絡凝聚到手中的法訣上。而有了這個體外的供能裝備,元神級的法力就能夠通過體外傳輸線路,一樣凝聚到齊千鈞手中的法訣上。

    不過,這里有一個局限,那就是齊千鈞不能只依靠外部能源來施展法術。也就是說,這個外部能源,只能是輔助齊千鈞,以提供更多法力的方式,來增強施展的法術威力。

    齊千鈞穿好裝備好,很快就通過附帶的使用指南,知道了這件裝備的使用方法,頓時滿臉驚訝的向旁邊的葉贊看去。他還真的是沒有能說過,僅僅是憑借著一套裝備,就能讓自己的實力有如此大的提升。

    這個世界,能夠大幅提升人實力,甚至讓人能跨越一個大境界的東西,當然也不是說就絕對不存在。比如說法寶,一件強力法寶絕對可以讓人實力大增,當初五宗會武結束後,金大勝就靠著九重塔,才在鬼梟道人手下撐到了莫如是來援。

    可是,九重塔是什麼級別的法寶?盡管不是正版的九重塔,可在法寶中也依然是上品級別的。而修道者的境界越高,想要通過法寶增強實力就越難,或者說對法寶的要求就越高。

    還是說九重塔,金大勝在金丹時期,可以靠著上品法寶九重塔,擋下元嬰境鬼梟道人。但是換成元嬰對元神的話,一位元嬰境靠著一件上品法寶,卻絕不可能與元神大能抗衡。要是換成極品法寶的話,或者還能掙扎一下,和元神大能手下多撐一段時間。若是再升一個台階,變成元神境對法相境,那極品法寶也就難有什麼作為了,或許要換成傳說中的仙家法寶才行。

    而現在,齊千鈞身穿戴的這套裝備,別說是什麼極品法寶了,根本連法寶都算不上,嚴格來說就是一件法器而已。可是,就憑著這樣的一件法器,居然讓只是元嬰境的齊千鈞,一下子擁有了元神級別的力量,這怎麼可能讓人認為是理所當然呢。

    “別那麼驚訝,這也只是讓你多了一些法力而已,並不代表你就能夠與真正的元神抗衡了。當然,對付一下神秘勢力的水貨元神,以你的天賦再加上這份法力,應該還是沒什麼問題的。”見齊千鈞滿臉驚訝,葉贊笑著解釋道。

    就像葉贊所說,擁有了元神級的法力,並不代表就有了元神境的實力。元神境界,一是擁有了神念,二是凝聚了自身大道,而這些都不是這套裝備能提供的。因此,齊千鈞靠著這套裝備,其實也就是欺負一下水貨元神。畢竟,在法力級別相同的情況下,齊千鈞的天賦和經驗,遠不是那些水貨們可比的。

    真要說起來,齊千鈞在這套裝備的幫助下,可能發揮出來的實力,甚至比那些元神機械戰士還要更強一籌。人工智能雖然計算力強大,但與人相比還是死板了一些,比如只會進行計算結果的最優選擇。而人有時卻會兵行險招,看起來好像做出了一個最差的選擇,結果卻有可能獲得巨大的收獲。

    雖然听了葉贊的解釋,但齊千鈞還是相當的激動,在向葉贊拱手道謝之後,立刻開始一個人在旁邊熟悉起這裝備的力量。畢竟,突然間得到龐大的力量,如果不先熟悉掌握的話,可能真正戰斗時不但無法發揮出應有的作用,反而還會給自己帶來掣肘。

    葉贊沒有去多關注齊千鈞,而是重新將目光放到了青虹真君和彭公的戰斗中。

    彭公在變身之後,雖然沒有達到法相境界,甚至都不能說什麼半步法相,但實力也的確是有著翻天覆地的變化。他那金光四射的肉身,真就好像釋教中的不壞金身一般,青虹真君的劍光斬上去連個白印都留不下。

    這個時候,就見彭公頂著劍陣那無窮劍光的絞殺,揮手將墨玉九星竹抓在了手中。隨著法力的注入,那墨玉九星竹也是形象大變,變成了一根通體金光四射的巨竹,在彭公的手中仿佛一根金色大棍似的。

    而彭公也的確是,把這墨玉九星竹當成了大棍來用,雙手抓著墨玉九星竹,向著面前的劍陣就是一個力劈華山。就听到“轟”的一聲巨響,那墨玉九星竹幻化出百丈金色棍影,重重的就轟在了劍陣當中。

    這一棍,頓時就把劍陣砸得劍光四射,更有無數劍光在那棍影中消散無蹤。整個劍陣的運轉,在這一棍之下也是瞬間停止了運轉,劇烈的顫動著仿佛下一刻就要徹底解體似的。

    受這一擊,青虹真君臉色也是為之一變,手上的劍訣也是快速變換。隨著他的劍訣,那劍陣中的千萬柄飛劍,如同當初分裂的場景倒放似的,不斷的兩兩合一。剎那之間,千萬柄飛劍合為一柄飛劍,並閃電一般向著彭公就射了過去。

    面對彭公那防御力強悍的肉身,只靠著劍陣中的劍光去消磨,顯然已經不太現實了。因此,青虹真君只能換了手段,將所有力量重新凝聚成了一體,想要以集中的力量去攻破對方的防御。

    不得不說,青虹真君果斷的改變手段,也的確是起到了不錯的效果。那看起來略顯單薄的一柄飛劍,在尖嘯聲的伴隨下從彭公身邊掠過,瞬間就在彭公的“金身劃出了一道傷口。

    見這情況,青虹真君精神一振,抬手向著彭公那邊一點,就見那柄飛劍頓時盤旋著向彭公再次殺去。

    顯然,彭公的肉身再強悍,也終究還是有極限的,而這個極限也沒達到阻擋青虹真君這一劍的地步。然而,就在青虹真君以為,自己哪怕是把對方零割碎剮,最後也一定能將對方斬殺的時候,卻見彭公身上又起了變化。

    就見彭公的身上,剛剛被青虹真君劃出的傷口,流出了一縷金色的血液。但是緊接著,那金色的血液就凝固了,而後快速的失去光彩化為了飛灰。而當那金色血液變成的飛灰飄散開,露出來彭公的皮膚,那道傷口卻也隨著飄散的飛灰不見了蹤影。

    除了強悍的防御力,竟然還有強大的恢復力!

    要知道,青虹真君那一劍劃出的傷口,可不是像普通利器割傷那麼簡單。那傷口中,還會留下青虹真君的劍氣,哪怕是用什麼珍貴的靈藥,也不可能那麼容易就止血愈合。可是彭公的傷口,只是流出,或者說是滲出那麼點金色的血液,而後一眨楮的工夫就什麼事都沒了,仿佛就根本沒受過傷一樣。

    而這個時候,彭公當然也沒有傻站著挨打,見圍困自己的劍陣已經沒有了,立刻就揮起那墨玉九星竹變化的大棍沖了過來。原本還在千丈外,只是剎那就沖到了青虹真君近前,手中長棍當槍直向青虹真君刺去。

    那墨玉九星竹,雖然變成了通體金光四射,但是原本的形態並沒有太大變化。隨著彭公這一招直刺,墨玉九星竹前端的九片竹葉,也是立刻隨著之一抖,九道金光從竹葉上射出,匯聚在頂端形成了一道一丈多長的金色槍尖。金色的槍尖,散發著無比銳利的氣息,仿佛就是天也能被捅個窟窿,瞬間就到了青虹真君的眼前。

    青虹真君見狀倒也不慌,手中立刻掐起一個法訣,頓時身周圍的天地一陣變化,頭頂的天空被無窮劍光取代,腳下則是殘劍如草一望無際。

    這是青虹真君的道境,整個天地都仿佛是由劍構成的,因此稱為無量劍境。

    而隨著這無量劍境的展開,原本已經來到青虹真君近前的彭公,也是一下子不自主的拉開了與青虹真君的距離。與此同時,眾人腳下的大地,那如同草原一樣的無窮殘劍,紛紛從地面上飛了起來,快速匯聚成一柄巨劍向著彭公就刺了過去。

    剎那之間,無窮殘劍匯聚的巨劍,就與彭公手中的墨玉九星竹,劍尖對槍尖的撞在了一起。

    “轟隆隆隆”一連串的爆裂轟鳴響起,那柄巨劍由劍尖處開始崩塌,成千上萬的殘劍四面飛射。而那彭公手持著墨玉九星竹,則是凌空一路頂著四射的殘劍殺來,眼見著就推到了巨劍的中部。

    但在到了這個位置後,彭公的推進卻是突然停了下來,任憑口中咆哮連連卻也再難寸進。

    再看青虹真君,此時手中劍訣立刻隨之一變,殘破的巨劍瞬間完全崩潰,卻在當中顯露出了一柄斑駁的青銅古劍。正是這柄青銅古劍,頂在了墨玉九星竹的槍尖之上,擋住了彭公的前進。

    巨劍解體,獨留下了那柄青銅古劍,但同時就在地面上,伴隨著轟鳴聲飛起兩道由無數殘劍組成的巨龍,一左一右向著彭公就撲了過去。彭公若是收手,必將受到青銅古劍的攻擊,而不收手就只能硬扛兩條殘劍巨龍的攻擊,顯然是陷入了進退兩難的境地。

    彭公沒的選擇收手,反而是咆哮一聲催動法力,竟是將那青銅古劍頂得瞬間遍布裂紋,仿佛下一刻就要崩裂成碎片似的。

    不過這時候,兩條殘劍巨龍也仿佛二龍戲珠一般,一左一右的撲到了彭公的身上。當然,說撲到身上有些不適合,畢竟彭公的身體也不過三丈多高,而兩條殘劍巨龍都有著千丈身軀。因此,從遠處看上去,倒像是兩條殘劍巨龍撞在了一起,就像是一場無比慘烈的交通事故似的,先是龍頭隨萬千殘劍的崩射而消失,接著頸部身軀直到龍尾。

    兩輛大貨車面對面全速撞在一起,兩輛車都瞬間撞散架了,兩車中間的人還能活嗎?

    換成是別人,可能早就成肉醬了,那麼換成是彭公呢?

    待到一切恢復平靜之後,兩條殘劍巨龍對撞的位置,露出了彭公那金燦燦的身軀。顯然,彭公並沒有被撞成肉醬,只不過看起來也是比較狼狽了,身上就好像被刮去了一層皮肉,身體和四肢也都夸張的扭曲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