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六百五十五章 意外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大堂之上。

    黃飛虎站立在原地,緊閉著雙眼,沒有在望向外面,只是耳中仍然回蕩著黃天祿、黃天爵和黃天祥三人臨走時候的聲音,眼角抽動不止。黃飛豹有些不明白的望著這一切,張口想要問個明白。可是當他轉頭移到黃飛虎方向的時候,腦海靈光一閃,似乎突然明白了什麼,最終還是沒有出聲。

    不知過了多久,大堂之上再度傳來腳步聲。黃飛虎睜眼一看,黃飛彪正從外面走了進來,正神情復雜地望著他。

    “都送走了嗎?”黃飛虎微不可及的避開黃飛彪的目光,沉聲說道。

    “都送走了,我看著他們出的城,由黃忠和黃義他們護衛著。我已經告訴他們,一路疾行,不能在路上耽誤片刻。”黃飛彪收回目光,平靜地說道。

    黃飛虎點點頭,沒有說話,他也不知道自己該說些什麼好。這時,門外突然傳來一陣急匆匆的腳步聲︰“家主。”

    “進來。”黃飛虎坐直了身,威嚴地說道。

    一個黃家家將神色慌張地走了進來,大聲說道︰“啟稟家主,城門不知為何突然關閉,情況似乎有些不對。”

    “四邊的城門都關閉了嗎?”黃飛彪神情一變,大步上前問道。

    “四城門均已經關閉,現在情況未明,城門那邊的人手還沒有傳來進一步的消息。”黃家家將大聲道。

    黃飛彪還想在問,卻被黃飛虎揮手制止了,道︰“你下去吧,如果有進一步的消息,立刻回報。”

    “諾。”黃家家將大步退了出去。

    “大哥”黃飛彪望著黃飛虎,欲言又止。

    “四城門守將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應該是周起、吳勻、鄭蓋和王處四人吧?”黃飛虎絲毫不見慌張,沉穩地問道。

    黃飛彪立刻接口道︰“不錯,正是周起、吳勻、鄭蓋和王處四人。其中周起負責東城門,吳勻負責西城門,鄭蓋負責南城門,王處負責北城門。因為四人的位置十分重要,因此早就已經全部換了我們的人。周起和吳勻是兄長多年的部將,而鄭蓋是童老將軍的女婿,王處是趙伊將軍的親佷兒,都是我們這邊的骨干,可以信任。”

    “那麼說,不是他們的問題,那就是其他的問題。”黃飛虎目光,撫須說道。

    黃飛彪沒有接口,現在情況未明,真的是兩眼瞎,根本弄不清楚具體情況。

    黃飛虎神情微凝,一連串的命令從他口中發出︰“飛彪,你立刻去聯系趙伊、李如、孫瀆幾位將軍,看他們那里是否準備妥當。如果準備妥當,立刻前來武成王府,大家合兵一處。”

    “諾。”黃飛彪看著黃飛虎神態,心中稍安,立刻匆匆而去。

    “飛豹,你立刻率五百家將前往東城門處,搞清楚具體情況,務必要掌握住東城門。如果掌握了東城門,你就全權負責那里,沒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得進出。如果有意外情況,立刻回報。”黃飛虎大聲令道。

    “諾。”黃飛豹眼楮一亮,大踏步走了出去。

    黃飛虎望著遠方,眼楮中爆發出了強烈的斗志︰“來吧!就讓我來看看,你是如何將我打敗的。神武侯!”

    城外軍營,中軍大帳內。

    童鋒已經命人敲起了聚將鼓,一聲緊似一聲的聚將鼓在軍營里響起。無數的將領們听到聚將鼓,無不全副武裝的披掛趕往中軍大營,整個軍營中立時是肅殺一片。

    聚將鼓敲響就意味著將有重大軍事行動,三通鼓不到者,無論何人均可依軍法立即格殺。別看大商好象日落西山,可是軍隊中卻還是一如既往的精銳,沒有一個人敢輕易觸犯軍法,拿自己的腦袋去試軍法刀鋒。

    三通鼓還沒響完,所有有資格的將軍都已經趕到中軍大帳,沒有一個人敢懈怠,這是拿自己的項上人頭在開玩笑。軍帳中擠滿了大商的將校軍官,每一個人都自覺的站倒屬于自己的位置上,挺胸抬頭,一臉的肅穆狀。

    童鋒高坐在主位上,雖然他現在的職位只是一介小兵,卻沒有任何一人敢出聲反對。三通聚將鼓完畢,中軍校尉一一點名,所有人均已經到齊,沒有一個人缺席。

    童鋒也不耽擱,當即高聲說道︰“如今朝歌內有人意圖叛亂,本座欲帶兵進朝歌城平亂,不知諸位將軍有何意見?”

    滿帳一片沉寂,似乎被童鋒的話驚呆了,沒有任何一人發言。屬于黃飛虎、趙伊一方的將軍興奮地望著另外一個方向,那里正是屬于秦雲一方的將領,都是由神武軍中抽調出來的將官。平時兩方雖然稱不上有什麼大的摩擦,可是彼此看不順眼,互相挑釁一下的情況還是有的。

    可是出乎意料的是,這些從神武軍中抽調出來的將官沒有一個神情大變,甚至連眉毛都沒有動一下,每個人都安靜的站在那里,平靜的甚至有些詭異。

    “既然如此,本座也就不客氣了,這次平叛的重任老夫就一肩扛了。”童鋒大聲說道。“不過,老夫丑話說在前頭。我們軍中有些將領也跟那些意圖叛亂的賊子有些關系,在這之前,還望這些人暫時留在軍營中。老夫保證,只要你們不跟那些叛賊牽牽扯扯,老夫就絕對不會追究。”

    “老將軍放心,如果那些人真的敢有什麼異動,末將第一個砍了他們。”千牛將軍風成大聲說道,不善的目光掃向神武軍一方,眼中殺機閃爍。

    千牛將軍風成是黃飛虎的心腹部將,奉黃飛虎之命配合童鋒,一同掌握大軍,清除軍中的隱患。這個時候他不站出來,那還要等到什麼時候站出來。

    “好。”童鋒欣慰地說道。“難得風將軍如此深明大義,老夫甚敢欣慰。”說話間,童鋒已經再度大喊一聲︰“來人啊!”

    頓時,帳外一大群甲士立刻涌了進來,將帳內的人團團包圍住。刀槍出鞘,寒芒閃現,每一個人的身上都被兵器抵著,隨時有可能被開一個大大的血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