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九百零一章︰壓榨神選者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繼承了前任一切資源的丁逸,倒是不用自己辛辛苦苦的去搜尋世界來進行連接,一想到前一任主人辛辛苦苦的跑遍那麼多的世界,中間不知道發生過多少倒霉的事情。

    作為輕輕松松繼承這一切的丁逸,有種佔了很大便宜的感覺。

    意念掃過下方的這座城市,城市的規模很大,相當于前世一個省的大小。目前這座亡者之都內擁有神選者26萬7980人,其中高級神選者不到百人,只有86人。中級神選者三萬多,最多的還是初級神選者,足足有二十幾萬。

    所謂的高級神選者、中級神選者、初級神選者,這是上一代亡者之都的主人定下的一個等級劃分。

    只要通過第一次任務,順利完成的被選中者就會成為初級神選者。

    初級神選者在經歷了十次任務之後就可以申請接取一次升級任務,升級任務同樣是在異世界進行,但是升級任務是一般多為單人任務。

    通過者,自然晉級中級神選者。

    而失敗者......

    運氣好的能夠保住一條小命,但是也意味著首次升級失敗,接下來需要完成二十次任務才能再次接取升級任務。

    而且對于失敗者而言,他們今後所經歷的任務都會比其他神選者困難兩倍,而且獎勵只有正常的一半。

    不過這已經是運氣好的了,運氣差的早就死在升級任務當中。

    他們這些活下來的雖然今後的二十次任務要比其他神選者困難兩倍,獎勵還只有正常的一半,可至少他們還活著,總比那些死了的要好的多。

    同樣的,中級神選者想要晉級高級神選者也是如此,只不過任務的次數變成了一百次,完成一百次任務他們才有資格接取升級任務。

    如今的亡者之都里那麼多的初級神選者,不是他們的任務次數不夠,而是他們自覺沒有能力完成升級任務,所以就一直拖著。

    但在亡者之都當中,許多的兌換都是有著身份要求的。

    有很多東西根本不是初級神選者有資格兌換的,哪怕他們有足夠的榮譽點和榮譽憑證,也沒辦法兌換這些東西。

    而且就算他們請其他的中級神選者或是高級神選者幫忙兌換也行不通,使用這些東西和兌換它們都有著同樣的要求。

    這些初級神選者即便拿到了東西也用不了,只能爛在手里或是以低廉的價格賣給中級神選者或是高級神選者。

    亡者之都有初級神選者二十幾萬,其中絕大部分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提升實力了。

    他們不是沒有榮譽點,也不是沒有榮譽憑證,只是他們身份不夠,有這些也沒用。

    “二十幾萬的神選者,差不多一天只能產生三縷造化之力,僅僅夠本體使用半個小時左右。”了解了目前亡者之都的情況,丁逸也知道自己該怎麼做了。

    首先神選者的人數必須得提升。

    其次這些佔著茅坑不拉屎的初級神選者必須得想辦法解決,他們不是害怕完不成升級任務或是死在升級任務里麼,那麼丁逸就定制一條新的規則好了。

    沒有接取過升級任務的初級神選者,在完成二十次任務之前必須接取升級任務,如有違者︰抹殺!

    這條丁逸新定制的規則也是很快發布了下來,每一個神選者右手手背上都有一個只有神選者才能看到的神紋。

    就在丁逸將這條新的規則發布下去的時候,每個神選者的神紋內都顯現出了這條新的規則。

    這些神選者們也都看到了,頓時許多初級神選者的臉上都露出了絕望之色,這些初級神選者都是已經完成了二十次以上任務的神選者,他們以為自己馬上就要被抹殺了。

    不過很快,這些初級神選者的神紋當中便是傳來了一條訊息。

    是要求他們立即接取升級任務的訊息,如果下一次任務開始前還不去接取升級任務的話,他們就真的要被抹殺了。

    亡者之都規定每個神選者必須每個月進行一次任務,如果不想接受任務的話就必須支付一筆極其昂貴的榮譽點。

    很少會有人選擇支付榮譽點來躲避一次任務,畢竟那可不是一筆小數目,哪怕是對于那些高級神選者而言,這都是一筆不菲的榮譽點。

    將新的規則頒布了下去,丁逸意念連接亡者之都的核心,將無數道接引指令傳達了下去,這足足一百萬條的接引指令傳達下去,勢必意味著在短期內亡者之都的神選者數量將出現一個井噴式的遞增。

    “先來一百萬,等這些神選者經歷過幾次任務後再來接引更多的新人。”丁逸心想道。

    想要維持本體修煉的消耗,亡者之都的神選者數量絕對不能小于五百萬,且不能出現像原來那樣大部分初級神選者停滯不前的情況。

    只有這樣,亡者之都每天產生的造化之力才足夠丁逸的消耗。

    好在目前亡者之都還有不少的造化之力存留,足夠丁逸本體修煉幾個月的用度了,但在之後要是造化之力的生產跟不上消耗的話,那麼丁逸本體的修煉進度就得減緩了。

    這是丁逸不願見到,也是決不允許出現的。

    “必須得給這些神選者一些壓力,原來亡者之都連接的那些實力高等級的太少,必須得連接更多新的世界。”丁逸意念連接著亡者之都,亡者之都的所有情況他都一清二楚。

    目前亡者之都連接的世界一共有九萬多個,很多神選者都經歷過同樣的世界,不過亡者之都不愧是造化靈寶,這些連接的世界它可以無限復制,不會出現一個世界只能使用一次的情況出現。

    “上一代主人連接新的世界還得自己去找,但是我卻可以直接世界構建這些世界出來。”丁逸想到這里,也是不由地笑了起來,這一點還得多虧了交易城的存在。

    丁逸完全可以復制交易城所連接的那些世界,在亡者之都這邊再重新構建出來,因為有完整的世界體系構架,所以構建起來絕對是百分百成功,不會出現無法構建的情況出現。

    目前交易城連接的世界都超過幾十萬了,其中不乏一些武力指數極高的世界。

    類似七龍珠,或是某些仙俠類的世界,交易城都有連接。

    丁逸的意念沉浸在世界的構建上,同時他之前傳達下去的接引指令也是開始出現了回應。

    一個個亡靈被接引到亡者之都當中,他們原本死亡的身軀開始重塑,然後亡者之都直接將他們分成一批批的丟進不同的世界接受第一次的任務考驗。

    整整半個月,丁逸才是完成了整整三十萬個世界的構建。

    如今亡者之都所連接的世界已經達到了三十九萬多個,其中不少神選者已經經歷過了部分新的世界,一些新的兌換項目也隨之出現在了兌換商店的列表之中。

    忙活了半個月,丁逸終于是搞定了這一切。

    現在他只需要看著這一切有條不紊的運轉下去,然後就會有無窮無盡的造化之力供他享用。

    “貌似沒什麼事情做了。”突然空下來的丁逸,竟然有種不習慣的感覺,他自嘲地笑了笑,跟著意念連接亡者之都的核心,將一幕幕神選者在不同世界冒險的畫面呈現在自己的腦海當中。

    就好像看電影一樣,丁逸看著這些神選者在自己構建的世界中掙扎求生,不少倒霉的神選者要麼損失慘重,要麼干脆直接隕落在了這些世界當中。

    其中武力指數最高的部分世界目前還沒有神選者來開啟,哪怕是那些高級神選者,其實他們的實力也就相當于歸真境的高手,連破道境都不到,進入那些世界完全就是十死無生的情況。

    “還是給他們的壓力不夠。”丁逸看了不少神選者在這些世界的經歷,發現現在的亡者之都對于這些神選者來說還是太過于仁慈了。

    它缺少一種競爭意識。

    丁逸思考了片刻,想到了一個主意。

    很快,一條新的規則發送到了每個神選者的神紋當中。

    現開通【死亡挑戰台】功能,亡者之都十個區內,每個區都將出現一座【死亡挑戰台】,所有神選者可花費一定榮譽點向其他神選者進行挑戰,被挑戰者可選擇接受挑戰,也可支付雙倍數量的榮譽點來拒絕接受此次挑戰。

    如挑戰被接受,雙方將進行一場不死不休的死亡戰斗,直到其中一方死亡戰斗才會結束,獲勝者將獲得失敗者的所有榮譽點和榮譽憑證。

    挑戰者只允許在同等級或是向更高等級的神選者發起挑戰,不得向低于自身等級的神選者發起挑戰!

    神紋上突然出現的新規則,讓不少早就不滿于不能在亡者之都內殺害其他神選者規則的神選者們大聲叫好,這部分神選者顯然都是對自己的實力很有信心,既然高等級的不能向低等級的發起挑戰,那麼在同級之中,他們難不成還會怕了別人?

    而對于一些實力弱小,又或者是早前得罪過其他神選者的人來說,這絕對不是一個好消息。

    他們要麼支付雙倍的榮譽點,要麼接受挑戰,沒有第三個選擇。

    對于丁逸來說,他可不管這些神選者是怎麼想的,對于他來說這不僅僅可以增加神選者們彼此間的競爭意識,還能趁機撈一筆榮譽點,進一步提升造化之力的生產效益。

    “這下子就差不多了。”丁逸心滿意足地笑了笑,這下子這些神選者非得加倍努力不可,要不然哪一天被其他比自己更強的神選者挑戰了,不是支付高額的榮譽點就是接受這個死亡挑戰。

    通過亡者之都的核心,丁逸也是清楚的看到了這些神選者在這條規則頒布前後的表情變化。

    “生氣就對了,憤怒可是前進的最大動力啊!”丁逸笑呵呵地自言自語道。

    斷開了腦海中的這些畫面,丁逸想了想自己這具分身也不能一直閑著。

    現在亡者之都也已經算是步入了一個正軌,他也不需要時時刻刻的盯著了,另一個分身在地球那邊每天直播,吃吃喝喝玩玩樂樂,他這邊也不能一天到晚待在這片死氣沉沉的地方吧?

    “要不然我去混在那些神選者當中玩玩?”

    想到就做,丁逸意念一動,很快就找到了一支剛被拉入亡者之都的新人隊伍,這些新人剛被丟進某個世界當中,此刻還在昏迷之中。

    “六個新人一個資深者,那我就當個新人好了。”丁逸心想道。

    他伸手一劃,面前的空間瞬間打開一個門戶,他一步跨入其中,門戶也是隨之關閉。

    ......

    荒郊野外,距離官道不遠處的一顆大樹下,橫七豎八的躺著好幾道身影。

    就在這時,其中一道身影突然坐了起來,他警惕的打量著四周的環境,發現並沒有什麼危險後才是松了口氣。

    “還好,沒把我丟到那種危險的環境。”這男的嗅了嗅周圍的空氣,跟著說道︰“古代的空氣質量就是好,這一次我可是購買了一份世界情報的,加上又是帶新人的任務,應該可以趁機找一些支線完成一下。”

    說著,他看了看眼前地上躺著的這些男男女女。

    一共七個新人,加上他也就是八個人。

    七個新人里面有兩個女的,其他五個都是男的。

    “也不知道亡者之都是怎麼挑選這些新人的,據說現在亡者之都里男女比例都快100︰1了,也不知道多挑選些女的進來。”這人嘴里嘀咕著,一邊從自己的儲物道具里拿出一把椅子坐下來,手上還拿著把手槍。

    按照他以往的經驗,這些新人一醒來肯定會不相信他所說的一切,相比起那些玄乎的能力,還是拿把槍出來更能威懾住他們。

    這也是他,曾經一個新人的經驗。

    當初他們那次的資深者就是用一把槍鎮住了他們那批新人。

    “嗯?”男子正想著往事,突然耳朵里听到一聲,跟著目光看了過去。

    “這麼快就有人醒了麼,看樣子這批新人的資質不錯啊!”

    他的目光落在醒過來的這個新人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