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卷 第680章 好大一口鍋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隨著陳海凶目掃過,陳家眾人內心全部一顫,大族老也是胸口起伏,眼看陳家族長似還要開口,他猛的一瞪眼。

    “族長!!”大族老的聲音帶著怒意,陳家族長面色變化,沉默下來。

    “白總管,此事是我陳家這兩個小輩無禮,該殺!”大族老深吸口氣,抬頭看向白小純。

    “不過既然白總管已拿了我陳家千年底蘊現在的陳家,真的沒什麼了,還請白總管放我們一條活路。”大族老語氣悲壯,抱拳一拜。

    白小純沉吟一番,實際上陳家到了這里,也差不多了,雖陳家當年追殺自己,可如今的教訓也都不少,白小純正琢磨時,忽然目光落在了陳家族長的臉上,看到了這陳家族長目中一閃而過的怨毒。

    這怨毒,雖被陳家族長極力隱藏,可白小純習慣察言觀色,還是看了出來,這就讓他的心,也立刻就警惕中硬了下來,已有決斷,可表面上卻露出了遲疑,似有些為難的模樣,目光掃過陳家族人,重點的,在陳家眾多族人里的女子身上停頓。

    但凡是女修,稍微有點姿色的,都被白小純仔細的上下打量,此刻所有人都在注意白小純,立刻就看到了白小純的舉動,那陳家大族老一愣,他倒是從來沒想過,這白浩居然還有這種嗜好

    “也對,此人畢竟年輕”大族老想到這里,立刻轉頭交代下去,很快的,那些被白小純打量過的女子,一個個都面色蒼白的在家族的命令下,走了出來,齊齊站在了白小純的面前。

    甚至還有一些族女,不在人群內,也都被族人找到,送在白小純的前方,漸漸地,那里站著的陳家族女,就超過了數百人之多,燕瘦環肥,姿態萬千。

    “白總管年少有為,更是人中之龍,身邊要有侍女才好,這些族女都是我陳家嬌女,大人若有看好的,那是她們的福氣”陳家大族老見狀開口,目光微微閃動,若是白小純真的將他陳家的族女帶走了,這反倒是一件好事想到這里,他也心頭一熱,心中有了期待。

    白小純干咳一聲,內心暗罵巨鬼王這個老色鬼,可卻沒辦法,只能硬著頭皮一擺手。

    “這些嬌女就算了,不過听說陳族長艷福不淺,還不把你夫人請出來讓本總管看看”白小純內心感慨,更有郁悶,可卻沒辦法,這是巨鬼王點名的,他只能這麼開口了。

    此刻話語一出,陳家眾人全部傻眼,一個個目瞪口呆,甚至還有人失聲嘩然,就連陳家大族老也都呆住,古怪的看向白小純。

    而那陳家族長,更是再也無法忍住,猛的抬頭,發出一聲大吼。

    “白浩,你欺人太甚!!”

    白小純有些心虛,心底不由得再次暗罵巨鬼王,但此刻卻不能退步,于是眼楮猛的一瞪,他身邊的陳海此刻也是吸了口氣,看向白小純時,目中帶著怪異,更有敬佩,一步走出後,直接右手抬起,向著陳家族長鎮壓。

    “大膽!”

    轟鳴中,陳家族長噴出鮮血,身體連連後退,看向白小純時,那目中露出血光,可他內心深處,卻並非如此憤怒,而是快速計算,琢磨著這白浩既然看中了自己的夫人,那麼一旦帶走,對自己這里就絕不會再出手了。

    畢竟搶奪他人妻子,這已經是讓人指摘了,若再殺了自己,那就是千夫所指。

    若能不死,他自然不想隕落,甚至此刻腦海還在琢磨,如何利用此事,讓自己在家族內的威信更大一些。

    “可那畢竟是我的夫人,我要讓人覺得自己是受辱到了極致,可卻為了家族,忍辱負重,如此一來,就可化解大族老對我的不滿,甚至可讓所有族人,從此對我這里極為信任!!”想到這里,陳家族長咬破舌尖,噴出一大口鮮血,抬頭時死死的盯著白小純,整個人好似受傷的野獸,仿佛要不顧一切的爆發出來。

    那目光,帶著瘋狂,讓人看到後,忍不住心里一顫,而陳家族人,更是內心深處,怒火燃燒。

    白小純也被這目光嚇了一跳,欲哭無淚,琢磨著自己也委屈啊,這口黑鍋,自己是替巨鬼王背著的又想實在不行就算了,這種事情,有些過了大不了回去讓巨鬼王自己來處理

    于是正要收回之前的話語,可就在這時,陳家族長看出了白小純似在猶疑,他立刻急了,不再繼續演戲,而是猛的大吼一聲。

    “罷了罷了,為了家族來人,去將夫人請出!!”陳家族長身體顫抖,好似一下子蒼老了不少,其他陳家族人,一個個心中悲憤,似忘記了恐懼,看向白小純時,目中仿佛噴火,這一幕,自然被陳家族長察覺,他內心冷笑,控制身體搖搖欲墜,表情苦澀中深深的低下了頭,但目中卻有得意之色一閃而過。

    白小純張著嘴,半天一個字也沒說出,只能嘆了口氣,心底悲催,這口黑鍋背的冤啊一想到這件事以後說不定會被千夫所指,背上個奪人妻子的罵名,怕是唾沫星子都會把自己淹死,他就眼淚要出來了,可他心底即便委屈的不得了,偏偏這事還不能說出去,只能天知地知巨鬼王知,想到這里,他悲壯的仰天長嘆一聲,很快的,就有陳家族人帶著一個女子,來到了廣場上。

    那女子看起來三十多歲的模樣,肌膚勝雪,容顏絕美,更有成熟風韻,只不過此刻似很驚恐,勉強鎮定,她一出現,就連陳海也都忍不住多看了幾眼,目中露出恍惚之意,似明白了為何白總管非要此女。

    白小純心底愁苦憤懣,目光一掃,這女子雖是絕色,可他卻絲毫沒有在意,眼下實在尷尬,于是重重的咳嗽了一聲。

    “那個打擾了”白小純轉身就走,在這里停留,他都覺得不好意思,尤其是想到從今以後自己的名聲算是徹底毀了,他就更嗚呼哀哉了。

    陳海臉上帶著一絲古怪的笑意,周一星也是吸了口氣定了定神,二人互相看了看後,走向陳夫人那里,客氣的就要帶走她。

    陳夫人來的時候,已經听人說過這件事,此刻面色蒼白中,她猛的看向陳家族長,看到了自己這夫君的神色上露出的痛苦,但她的目中,反倒露出怨毒,她太了解自己這個夫君了,外人看不出他在演戲,可她豈能看不出來,沉默後,她竟仿佛忽然獲得了自由般的抬頭,深吸口氣,微微一笑,轉身毫不猶豫的直接隨著陳海與周一星,離開陳家。

    她的絕情一幕,立刻就讓陳家不少族人,都露出更強烈的怒意,暗自的侮辱之言,在各自心中都升起。

    很快的,四周數萬魂修,齊齊飛出,而陳家族長看到這一幕後,內心更為得意,只不過一個夫人而已,與他的命以及換來的好處比較,微不足道。

    此刻半空中,白小純緊繃著臉,怨氣很深,正心煩時,陳海快步帶著陳夫人追了上來。

    “白總管,她她要見您。”將陳夫人送到白小純身邊後,陳海趕緊後退,心底對于白小純的大膽,很是羨慕,那女子,他也是我見猶憐啊。

    白小純一听傻眼了,轉頭看向陳夫人,張開口正要說些什麼,可陳夫人卻抬起螓首,目中帶著堅定與果斷,緩緩說道。

    “多謝大人,使妾身脫離苦海,可妾身有一個請求,希望大人能同意!”

    白小純一怔,看了看陳夫人後,雖對方話語如此,可他內心還是有些愧疚,點了點頭。

    “你說吧,只要我能做到,我可以考慮。”

    “還請大人幫我殺了陳世山!”陳夫人咬牙切齒一字一頓的開口,說完後長舒了一口氣,陳世山,正是陳家族長!

    “什麼!”白小純睜大了眼,看著陳夫人,有些吃驚,這一幕與他所想的,有些不大一樣。

    “陳世山此人,心胸狹隘,性格殘暴,以活嬰煉寶,人神共憤,更是為了能完美駕馭此寶,不惜將我與他的骨肉,煉成主魂,我無力阻擋,悲憤至今,對他已徹底心寒”

    “今日大人將我帶走,對妾身來說是我夢寐以求的解脫,所以我不恨大人,甚至心中感激更多,而大人位高權重,未來更是不可限量,按照道理,不會對我升出興趣,敗壞名聲,所以想必一定有苦衷與用意,而妾身這里,可以保證,未來一切,不管所處何地,地位如何,也都尊敬大人,听從大人!”陳夫人輕聲低語,可這言辭中透出的睿智與果斷似有著一絲莫名的力量,讓白小純動容,認真的看了陳夫人一眼。

    說心里話,對于那以十萬活嬰煉寶,天地不容的陳家族長,若有可能,白小純也不願放過,尤其是現在听說竟然以自己骨肉煉寶,已經是禽獸不如了,與白家族長沒什麼區別,白小純沉默片刻後,他抬頭向遠處的陳海傳音。

    陳海一愣,深深的看了看白小純後,轉身離去,不多時歸來後,他的手中,多出一個頭顱,正是陳家族長!

    這頭顱的目中,帶著無法置信,更有不甘心似直至死亡,他都無法理解,為何白浩,居然還敢殺自己!

    看著陳家族長的頭顱,陳夫人頓時情緒異常激動胸口劇烈起伏著,卻又不停深呼吸努力平復著,向著白小純彎腰,深深拜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