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頁 書架
關燈
護眼
字體︰
正文 第1145章 怎麼辦
上一頁 目錄 下一頁
    “我明白了,恩人。”

    姣靈很快就穩定了情緒,“現在恩人需要我做什麼,盡管說就是。”

    周舒點點頭,緩緩道,“姣王妃,我們幾天後就會去流雲宮,到時想辦法救你出來,但我們對你那邊的情況還不了解,你有什麼可以告訴我們的?盡量把一切都告訴我,我們好決定怎麼去做。”

    “這樣麼”

    姣靈整理了一會思緒,緩聲道,“恩人,我被旋安關在流雲宮最里面的蟬月宮,那里四周都被封閉住了,外面布置了三重陣法,用來遮擋星光月光,因為他知道,如果有足夠的星光,我就有可能出去,而沒有了星光,不擅修行的我手無縛雞之力,沒有一點逃脫的可能。”

    周舒輕輕點頭,似有所思,“嗯。”

    姣靈神色平靜,接著道,“這段時間里,旋安給我服食了幾十顆玄蛛果,還有一些纏心藻,玄蛛果改變了我的容貌和形體,而纏心藻讓我每天里有九個時辰都會心中絞痛,心仿佛被海藻纏死一般,那些時辰里我動彈不得,連思考都做不到,等于是個死人。”

    周舒聞聲一怔,不覺微嘆,“你受苦了。”

    她說的輕描淡寫,但想一想就能知道那是怎樣的難熬,每天有四分之三的時間處于完全的劇痛中,除了痛苦沒有別的感覺,這絕不是普通人能忍受的,想都不願意去多想。

    朱大山不由握緊了拳頭,眼中透出些狠意來,雖不出聲,但心中止不住暗罵。

    “恩人,這不算什麼,我還忍得住。”

    姣靈嘴角浮起一絲偏執的笑容,“旋安他想逼我自絕,再昭告東海,說我生了重病自絕而死,這樣他就不會失去他在海族中的聲望,即使沒有了聖女,流雲宮也能保持四宮的地位,但我偏不讓他如意。”

    周舒沉聲道,“我們會救你出來的。”

    “恐怕很難。”

    姣靈淡淡的道,“不止每天都要來探視的旋安,蟬月宮外還有近百名守衛,都是流雲宮中的精英,守在宮外日夜不離,他們不會害我,也不會讓旋安害我,但也絕不會放我離開,除了守衛之外,蟬月宮里面也布置了許多陣法,陣符全掌控在旋安那里,只要他神念一動立時就能發動,到時整個蟬月宮都會覆滅。”

    “這家伙,也忒殘忍毒辣了吧,關一個不會修煉的弱女子,用得著這麼多手段麼!”

    听到這些,朱大山再也忍不住了,大聲道,“下次再看見他,老子一定把他脖子擰下來!”

    “這位既和恩人在一起,我也稱你為恩人吧,多謝你的好意,姣靈很感激。”

    姣靈緩緩道,“不過幾位恩人一定要來的話,請一定想一個萬全的方法,千萬不要傷了自己還有我,不管多麼痛苦,姣靈都可以忍下去,但姣靈沒有完成自己要做的事情前,絕不能死。”

    她的聲音很是溫柔婉轉,但也很是堅定。

    “我明白。”

    周舒溫聲道,“姣王妃,如果不能絕對安全的救出你,我們也不會動手。”

    “多謝恩人。”

    姣靈輕聲道,“姣靈也是這個想法,不要為一時的屈辱而影響以後,這樣不好。恩人,我的時間不多了,很快又要受到纏心藻的困擾,有什麼話請快些說。”

    “知道了。”

    周舒輕輕點了點頭,“姣王妃,我能通過清歌貝繼續和你聯系吧?”

    姣靈緩聲道,“現在我身體狀態不如之前,但在流雲宮的五萬里內,只要恩人在這個時候每天的日入和黃昏之間拿出清歌貝,我都能感覺得到,也都會想辦法和你聯系。”

    周舒沉聲道,“好,我明白了,姣王妃,你等著就好。”

    “幾位千萬要小心。”

    姣靈不再說話,那清歌貝也黯淡下去,光輝不再,恢復了從前模樣。

    幾人凝視著清歌貝,一時都沒有說話。

    過了一會,李傲劍才搖頭道,“是有些不容易,守衛倒不礙事,只要旋鄖掌握了局勢,多半都會倒戈,只是布置在蟬月宮里面的那些陣法,如果都是被旋安掌握的話沒有修為的姣王妃很難安全逃出來。”

    “該死的旋安!”

    朱大山恨恨的罵了一聲,想了半天,卻是沒有主意,只嘟嚷道,“難救也要救。”

    李傲劍難得的沒有調侃,只是點頭同意,“是,雖然我沒有見過這位姣王妃,但光從聲音就知道她絕對是一個好人,而且值得我們尊敬,從道義上講,這樣的人無論如何都不該受苦,一定要救。”

    朱大山連忙道,“我也是一樣的感覺,難得我們想得一樣。”

    兩人互相看了一眼,不由都往周舒看去,周舒仍然注視著清歌貝,似有所思。

    朱大山禁不住道,“想到什麼辦法了?”

    周舒輕輕搖頭,“暫時還沒。”

    李傲劍想了想道,“速殺旋安如何?在旋鄖出現的時候,旋安多半會震驚,這時候就是個破綻,如果我們三人合力,有沒有可能瞬間就斬殺了旋安?”

    “是個辦法。”

    周舒抬起頭,緩緩道,“不過希望不大,我們合力肯定能殺了旋安,但在幾息之內不太可能做到,而只要幾息的功夫,他就能發動陣法殺死姣靈了。”

    朱大山蹲下身,擰緊了眉,“唉,那如何是好?”

    李傲劍又道,“那就說服旋安,讓他自己把姣靈放出來?這有些異想天開,除非除非我們不支持旋鄖,繼續讓旋安當宮主,似乎才有一點可能。”

    “這不行。”

    朱大山連忙搖頭,“我們不能不守信。”

    李傲劍淡淡的道,“我知道,只是說說罷了。”

    周舒依然搖頭,“當不當宮主,現在已經不是關鍵,他和姣靈的理念完全不合,仇怨不可能化解,哪怕我們不守信義,讓他做宮主,他也會想辦法逼死姣靈的,只是早晚而已,而他當不上宮主,則會魚死網破,不管怎樣,他都想要姣靈死,絕不會把她放出來。”

    朱大山坐下又站起,不住撓頭,“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該怎麼辦呢?”

    ps︰謝謝天空是蔚藍的,nuli8888的一直支持,感謝收藏訂閱投票的書友